圆角望 / 文心 / 烟雨人生 | 墙上的远方

0 0

   

烟雨人生 | 墙上的远方

2019-08-21  圆角望

多年前,过春节时村里家家贴年画。年画贴在墙上,屋里似乎亮堂了许多。从我上中学开始,家里买年画的事,归我管。

我买的年画,多是风景照。纸张挺括光滑,印制精良:黄山奇松、华山险峰、西湖春色、南海云霞……我买过一套《北京风光》,两张,每张上六幅风景照,有长城、故宫、天安门、颐和园十七孔桥、北海白塔、天坛祈年殿等。每幅图片下方,附有文字介绍。印象最深的,是天坛祈年殿。画中蓝天辽阔,三层蓝顶彩绘大殿明丽、庄严。我看了又看,心里喜欢。

多年来,一听到别人提起北京,我首先想起的,就是天坛公园的祈年殿。祈年殿是刻在我心中的北京符号。圆形的大殿,伞状的蓝顶,蓝顶中间那个突起的金色圆珠,固执地占据了我的记忆。祈年殿,令我联想起田野上的稻垛。稻垛圆柱形,顶呈伞状。我想,祈年殿是不是仿照稻垛建成的?

我二十多岁时,离开山村到县城工作。三十多岁时,离开县城到省城工作。到省城工作后,才有机会去远处走走,见识当年年画中的景致。每次到北京,都要挤时间看看“北京风光”。记忆中贴在墙上的那套年画,成了导游图。一个下雨的日子,我打着伞,在颐和园寻找十七孔桥。某年荷花开放的时节,去了北海公园,在北海中划船。抬眼望白塔,一支桨脱手掉进水里,没入水底。

寻访天坛公园的祈年殿,是在一个春天的下午。那时我已经四十多岁,距贴那年画的时间过去了三十来年。我在天坛公园流连。走过一片紫色的二月兰。穿过一片白色的丁香花。站在祈年殿前,仰起头,仔细端详祈年殿,从不同角度拍照。以祈年殿为背景,给一位西班牙女孩拍了一组照片。祈年殿上空的蓝天,和年画中的蓝天一样。我走进了当年的年画里。手扶白色石栏,绕着祈年殿转悠,把栏杆拍遍。现在,手掌还记得栏杆上的凉意。

我终于明白,当年贴在老屋土墙上的那些年画,原来是一个山村少年心中的远方和梦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