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源书屋 / 老北京 / 老北京酒馆里,都是爷!讲究~!

0 0

   

老北京酒馆里,都是爷!讲究~!

2019-08-22  颐源书屋

“哥们,走着,咱今晚喝两盅?”

“得嘞,”

模拟北京人邀酒的场景。

老北京的男人们,

都喜欢闲着没事儿闷两口酒。

一来为了解馋,

二来就是闲聊瞎扯,解解心里烦闷。

约上三五知己,叫上三两下酒菜,

就是一份难得的珍馐。

过去的老北京人在哪都能喝两杯,

四九城的马路边儿、犄角旮旯的胡同里,

当然最喜爱的还是那不起眼的小酒馆儿。

当年老北京的“酒腻子”红火了不少小酒馆儿。

早些年的小酒馆儿规模一般都不大,

只卖酒不卖饭,

也只有男人出入,罕见女性。

冬天人们躲进满热、酒气、烟熏火燎的小酒馆,

与桌前喝着热酒的三哥二大爷打招呼。

父辈们对银锭桥附近的“集香居”大加赞许。

那是个有小二楼的酒馆儿,

老板姓杨,酒客都亲切称之为“小楼儿杨”,

此地还吸引了不少文人墨客。

后来酒馆竞争越来越大,

渐渐有了下酒菜儿,

物质缺乏的民国时期,

别说是个铁蚕豆,

就是个铁钉儿一个大盐粒儿都能喝的有滋有味儿。

不过村长是没见过,

村长最常见的还是花生米、拌西红柿、

拍黄瓜、松花蛋、小葱拌豆腐、开花豆儿...

除了这些素菜,

还有很多冷荤也非常受欢迎,

猪头肉、酱牛肉、肉皮冻儿、

粉肠儿、猪耳朵.....

三两毛一盘,都是奢侈的。

小时候爷爷辈儿的每天基本都是一天三顿酒碗不离手,

还记得村长小时候,

姥爷每顿饭前都要喝两盅,

一杯小酒,一小盘花生米,

喝一口啧一声,听得村长都馋了。

其实对于老北京人来说,

喝酒就是个形式,

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在北京的酒馆里,您看到听到的更多是北京爷聊天。

从家长里短到国家政策,

谈笑风生,十分惬意。

可惜现在已经没有老北京酒馆儿的踪影。

除了小酒馆儿,

还有当时老百姓消费能力所及的“二类酒”,

他们大部分都是晋人经营的“大酒缸”,

还记得那时候为父亲打酒的事吗?

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攥着父亲给的五毛钱,

哼着最喜欢的歌蹦蹦跳跳去打酒。

老北京人都好喝二锅头,

50多度的红星、60多度的老白干喝起来才够味儿,

像现在的那些连40度都不到酒,

都不合咱的口味儿,没劲儿!

70年底初红星二锅头一瓶才1块3,

那时候还是“百泉”,纯粮食酿造。

牛栏山二锅头,清代时候便有了,

每年土地解冻后,

往北京贩酒的运酒车能蜿蜒数里。

莲花白菊花白是曾经一代酒友的回忆,

菊花白是老北京特色酒之一,

以前是皇帝的帝王酒,老爷子们纷纷慕名购买。

莲花白是80年代小酒馆里最火的酒,

现在已经买不到了,

即使能够买到,也不是原来的味道了。

聊到喝酒就不得不提北京爷酒桌上的规矩,

倒酒的时候谨记“酒满茶半”“歪门邪道(倒)”

碰杯的时候也要注意酒杯的高低,毕竟长幼有序。

给长辈敬酒时要注意双手托杯,

平辈儿之间到没那么多规矩。

当然,敬酒您得实在,不能一个劲的说,

到最后没喝几口,这是耍鸡贼!

一两回这样,再第三回谁还跟您一起喝酒?

用年轻人的话来说:您这样会没朋友的!

北京的老少爷们儿都爱喝酒却不酗酒,

他们更多的是享受喝酒的乐趣!

一个人也能把酒喝得津津有味,

就如李白所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当然咱北京爷喝的不是寂寞,

是李白那种喝寂寞了还能做首诗的乐观。

中国的酒文化流传至今没有丢失,

其中肯定有咱北京爷的功劳。

在北京爷眼中,

喝酒不仅是在喝酒,也是一种娱乐一种享受,

更是一种生活态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