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老年435 / 红楼梦 / 红楼梦:贾府首席大丫鬟鸳鸯的一生

0 0

   

红楼梦:贾府首席大丫鬟鸳鸯的一生

2019-08-23  快乐老年4...
红楼梦:贾府首席大丫鬟鸳鸯的一生

红楼梦里,鸳鸯是个清清白白的正经人。作为贾母的首席大丫头,她手握重权,又深得贾母欢心,却不骄矜妄为。贾母爱她沉稳大方,连凤姐都敬重她。

一、鸳鸯对宝玉的感情

贾宝玉也曾扭股糖似的猴在鸳鸯姐姐身上,用手摩挲人家白腻的脖颈。以至于鸳鸯嗔问袭人,也不管管你这将要托付终身的人。

始终不觉得,鸳鸯姐姐有做姨娘的“志向”。

拿宝玉来说,鸳鸯是伺候贾母的人,她对袭人说的嗔怪话“也不管管他”,倒像是个宝玉长辈的样子,因为看不上熊孩子胡闹而说几句。宝玉在贾母身边长大,鸳鸯比他大几岁,想必了解这孩子的种种:虽然顽劣不堪,却也温暖宽厚——鸳鸯对宝玉的情感是否有几分元妃对亲弟弟的亲近感?

鸳鸯过去对宝玉是不避嫌的。哪怕宝玉“猴”到身上,讨胭脂吃,她也只是嗔怪袭人几句,并不真心恼。可是后来与贾赦撕破脸之后,借宝玉之口说出,她“总不与宝玉说话”,甚至宝玉在她就走,这可真是让人惆怅。宝玉与鸳鸯的温情生生被贾赦那番“自古嫦娥爱少年”的混账话给毁了。

可叹鸳鸯抗婚时父亲就得了痰症,“不得治了”。后来在第五十四回中又得知,母亲也没了。鸳鸯哥嫂又只知趋炎附势,尤其其嫂是个“专管六国贩骆驼的”势利眼。家生子又怎样,鸳鸯一样孤苦无依。

红楼梦:贾府首席大丫鬟鸳鸯的一生

二、鸳鸯真的爱贾琏吗?

若说鸳鸯对贾琏有几分绮念,貌似还说得过去。一来鸳鸯在贾母身边多年,见多识广,成熟稳重,同为青年公子,她不太容易对宝玉这种小孩子动心。

而贾琏好歹是荣国府管家的少爷,虽然王熙凤强势,但是外面很多事她无法抛头露面,还是贾琏在打理。贾赦也不时要贾琏出去办事,例如林如海病危到过世,带林妹妹回乡奔丧,及几次去平安州这些事,都是贾琏在做。

平心而论,贾琏在贾府诸多不肖子孙之中,还勉强称得上务正业了。虽然庸俗好色,人品倒还不算太坏,能力也不差。

有一次,贾琏就找鸳鸯借贷贾母的东西拿去典当,以便应急,鸳鸯竟然答应了。很多人据此猜测鸳鸯对贾琏有情,可是我觉得未必。鸳鸯如此谨慎一个人,她不可能做欺瞒贾母的事。这件事情她势必已经私底下回过贾母了,贾母素来偏爱凤姐贾琏,于是便默许了,鸳鸯才会把贾母的东西倒腾出来。

后来,作者借平儿之口,也将这层意思表达出来了:“鸳鸯借东西看的是奶奶,并不为的是二爷。一则鸳鸯虽应名是他私情,其实他是回过老太太的。老太太因怕孙男弟女多, 这个也借,那个也要,到跟前撒个娇儿,和谁要去,因此只装不知道。纵闹了出来,究竟那也无碍。”

那么,鸳鸯是否想过要给贾琏做姨娘呢?我觉得没有。鸳鸯是个心高气傲的好姑娘,她看不大上宝玉,觉得他难以成为袭人的终身所靠。对袭人等人的姨娘梦有本质上清醒的认识:“你们自为都有了结果了,将来都是做姨娘的。据我看,天下的事未必都遂心如意。你们且收着些儿,别忒乐过了头儿!”

是啊,做姨娘能如何呢?赵姨娘儿女双全,“熬油似的”在这屋子里熬了这些年,却依然是半个奴才,被王熙凤处处弹压。周姨娘无所出,活得如同一个影子,一声叹息……

红楼梦:贾府首席大丫鬟鸳鸯的一生

三、鸳鸯对命运的清醒认知

对于“小老婆”的命运,鸳鸯是知晓的。对她嫂子那一番直指人心的怒骂“成日家羡慕人家作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热了,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就封自己是舅爷了。我若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

鸳鸯早看清楚,做小老婆的下场,不过如此。

平儿和鸳鸯是好朋友,平儿也曾对凤姐说,平常“背着人说起话来,听他那主意,未必是肯的”——其实平儿亦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她就心甘情愿做贾琏的小老婆?还不是王熙凤逼的。

而鸳鸯因为是贾母首席大丫鬟,最得宠,最得脸,亦最得力,贾母不威逼她,她怎么可能要自己往火坑里跳?

鸳鸯不喜欢宝玉,顶多拿他当弟弟,她亦不可能喜欢贾琏,想做贾琏的姨娘。鸳鸯若不出众,贾母就能如此器重她?鸳鸯的心胸气度,能不了解王熙凤?王熙凤给贾琏平儿,就已经形同虚设,如何容得下鸳鸯?

综上,鸳鸯没有袭人之流的姨娘梦,无论对宝玉还是对贾琏。

那么,鸳鸯对自己的将来是如何打算的呢?

红楼梦:贾府首席大丫鬟鸳鸯的一生

四、鸳鸯的最终结局

用大老爷贾赦的话说,仗着老太太疼她,“聘到外头做正头夫妻去”,我觉得这个靠谱。

鸳鸯是家生子,奴籍难脱,按理也就是到了年龄由主子做主配小子去。可是鸳鸯是个例外。贾母的疼爱,是可以替她安排一个不同的人生的。鸳鸯对此应该有过期待与憧憬。从她对小伙伴袭人平儿等准姨娘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她与她们不同,她有对自由平等的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贾母如何打算我们不得而知,这个老太太福寿双全,审美情趣高,懂得享受生活,又不乏睿智。她也知贾家一天天走向日薄西山,她也无法力挽狂澜,她既心存幻想,也充满忧患。

我相信她不是一味享受的老封君,她受得起泼天富贵,她亦应耐得住凋敝败落。然而,在无力改变家族命运的情况下,她又有不愿意面对现实的一面,及时行乐的思想泛滥,喜欢带着孙子孙女游玩取乐。

对迎春被贾赦嫁给孙绍祖这件事,她并不愿意,可是却也不愿意置喙。黛玉是她最疼爱的外孙女,是早逝的心爱的小女儿的遗孤,她视为仅次于宝玉的掌上明珠,可是,我们同样也看不出来她对黛玉终身大事的明朗态度。

自己的亲孙女和亲外孙女的婚事她都没有及时表态,黛玉尚且不知所终,况鸳鸯一个丫头?对于鸳鸯的终身大事,尤其是在鸳鸯誓死抗婚贾赦之后,我以为,贾母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打算的。最好的结果不过是自己百年后给鸳鸯一份厚厚的妆奁银子,使她脱了奴籍,到外面自寻婆家罢了。

可是,想想鸳鸯当时已失了父母,哥嫂又那样,谁能为她做主?贾母一死,她是否能逃出贾赦的手掌心?就算时过境迁,贾赦放下了,鸳鸯是否也难脱“青春已大守空闺”的命运?

现实是,贾府之败落势不可挡,主子们尚且难逃抄家入狱为奴的命运,鸳鸯这样忠义的丫鬟,“粉身碎骨浑不怕”,以身殉主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毕竟,不妥协,不苟且,是鸳鸯姐姐身上最明艳的一抹底色。

作者:杜若,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