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TED 造就 一席 / 世界是无限可能性,是你把它固定成现实

0 0

   

世界是无限可能性,是你把它固定成现实

2019-08-23  lindan9997

造就

发现创造力昨天 22:17

500

造就第451位讲者 光子(王健)

《世界边缘的秘密》作者

创想基因执行董事长

人的大脑就像一个黑箱,里面有着接近1000亿个神经细胞。这些神经细胞有机地连接在一起。而它们之间的连接叫突触,数量大约有100万亿个。

500

所以,大脑的结构是极其复杂的。但是再复杂的结构,你都可以把它想象成一大堆错综复杂的导线,这些导线之间有各种神经电现象,你可以把它看成一个整体的系统。

现在有个问题,除了这些导线以外,还有没有意识这个东西单独存在?

每个人都在做决定,都在思考,但是我们的意识是独立存在的吗?还是这些导线的一部分?意识究竟是什么?

大脑=意识吗?

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问同样一个问题,大脑是不是就等于意识呢?

500

我希望通过一个故事,来给大家更多的思考。

这个故事发生在多年以前荷兰的一家医院里面,已经过午夜,病房里面很宁静。值班的是一个只有26岁的实习医生,叫诺梅尔(Pim Van Lommel)。宁静很快就被紧急发生的状况打破了,因为一个心脏病人的心脏骤停。

心脏如果停了,没有血液去给大脑供氧,大脑就会死亡。所以整个病房里面乱作一团。诺梅尔很快给病人实施了两次电击,希望让心脏重新起搏,但是未能成功。大家急得团团转,乱成了一团麻。

500

一段时间以后,所有的体征都消失了。没有脑电图,也没有心电图,身体也变得冰冷,没有呼吸,没有心跳。

这个可怜的26岁的实习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病人在他眼前死去了。他非常沮丧地记下死亡的时间。有人在尸体上面盖上了被单。

就在这个时候,病人的喉咙里面突然咕噜了一声,大家定睛一看,病人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你们可以想象当时那种欢欣鼓舞的气氛。

但是病人的表情特别奇怪,完全没有那种死而复生的欣喜,他很迷惑地说:“No,你们为什么把我给拽回来了?”

大家特别奇怪:“我们没有动你,你一直躺在那里。我们怎么把你拽回来了?”

那个病人说:“我刚才去了一个很美丽的地方。”

500

原来这个病人有所谓的濒死体验“Near Death Experience”,或者简称NDE。

病人说:“我当时没有死,我发现自己渐渐飘了起来。我可以往下看见我的身体,看见你们在抢救我。我可以说出每个人在干什么,我飘到天花板那么高的时候,看见有一个黑色的隧道。我就沿着隧道往前飘,看见隧道的尽头有一团光,非常温暖。我没有任何病痛,感到无比的和祥,感到无限的爱。那团光跟我有交流,跟我回顾了一生,结果被一下被你们给拉回来了。我当然就很不高兴。”

诺梅尔受过很好的医学训练,他听到这个的时候,觉得完全是胡言乱语。因为大脑里面已经完全没有神经电现象,身体已经冰凉,心脏已经停止跳动。这个人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不应该有意识,更不应该有记忆,这完全是一种错觉或者幻觉。

500

但是因为这个经历,导致他以后的十多年都不得安宁。他遇上每个心脏病死而复生的病人,他都会去问:你有没有这个感受,我曾经遇上一个病人有这样的感受。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决定自己掏钱进行研究,一研究就是十年。

他和十家荷兰医院签约,追踪334名因死而复生的心脏病患者,进行长达八年时间的采访。他收集到大约18%的病人,也就是62位,全部有濒死体验。因为证据如此的震撼确凿,全世界最顶尖的医学杂志之一《柳叶刀》就登了这篇文章,把所有的数据登出来了。今天NDE濒死体验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是非常活跃的研究领域。

500

500

《柳叶刀》刊登了梅诺尔的论文

很多人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心里肯定还是有疑惑:也许真的是幻觉呢,也许真的是错觉呢?所以有非常多的现象值得我们研究。

意识如何反作用大脑?

意识和物质之间的互动是很神奇的。意识如果不存在,它不可能对物质有任何的反作用。我可以至少举一个例子,说明意识对大脑是有反作用的。

500

这个例子发生在长期冥想的人身上,冥想就是打坐,各个文化里面都有冥想这种方式。

今天的科学已经发展到你可以不打开人的大脑,就可以用MRI核磁共振看大脑的结构。有人对长期冥想的人做了研究,发现他们的大脑结构某些方面居然发生了永久的显著的变化。

如果大脑是一大堆的导线,只是在那边互相放了一通电就结束了,导线的形状不会改变。那当然我们可以肯定只有导线,没有别的东西存在。但是现在导线之间的连接、形状改变了,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

500

所以大脑和意识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等同的关系。大脑也许支撑着意识,但是意识对大脑也有反作用力。

意识到底是什么?

那么意识究竟是什么呢?

整个人类今天都没法回答你,这是整个人类面对的最前沿的问题,但是我们已经知道它不是什么。

首先它不是物质,其次它不是能量,我们看到的整个世界都是物质和能量。意识不是物质和能量的话,那它必然是世界以外的我们还不懂得不知道的一个东西。

这个问题为什么重要?因为这个发现可以颠覆我们人类整个传统的世界观。

传统的世界观是怎样的呢?

大脑在观察着世界。

今天我们发现:意识并不等于大脑,而大脑是世界的一部分,意识在观察着包括着大脑的世界。那现在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了,世界究竟是什么呢?

500

大家都好像很清楚世界是什么,我坐在皮沙发上,皮沙发软绵绵的,我可以摸到它的量度,这就是世界。

但是我要再问皮沙发是怎么组成的呢?

大家就开始运用中学学的知识解答,皮沙发是原子组成的。

原子是什么组成的?原子核和电子。

电子是由什么组成的?基本粒子。

那基本粒子是什么?

……

到最后,能回答的人很少。

500

我可以告诉大家,量子物理学家今天是怎样回答的。量子物理学家的回答是:所有的基本粒子在没有被观察的时候,全部是几率波。

什么是几率波?

几率波不是一个实体,几率波是一堆可能性。

从数学上来说,几率波代表着在空间中间某一点,某一个基本粒子出现的可能性的大小。它本身是一堆数字,你可以想象它是一大团数字的烟。世界是基本粒子组成的,包括你的身体、你的大脑、皮沙发、墙、天、地,全部是基本粒子组成的。

而基本粒子在没人观察的时候,全部是几率波,几率波是按一定几率分布于所有的空间的。所以整个世界就成了混沌一团,成了“数字的烟”。

500

我们通常认为,我们看见的世界是真实的。但是我们看见的世界,是因为意识的观察而得到的,在没有观察的时候,它只是一团“数字的烟”(几率波)。

所以量子物理对今天人类的世界观有着非常深刻的颠覆性影响。你的身体,我的身体,你的大脑,我的大脑,全都在这一团“数字的烟”里。  那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如果我们都是互相连接的,而且我和整个世界都是在一大团东西里面,我为什么觉得我跟世界是分离的?

我跟那个墙就有距离,我跟那沙发也有距离,这是怎么回事?  有一些人认为,我们所看到的距离是一种幻想,这些人里面,就包括哈佛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Jill Taylor。

500

有一天早晨,她本来是正常地起床去上班,结果突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首先是身体不利索了,无法活动;其次说不出话来,失去了语言的能力。但是更加神奇的是,她看所有的文字,只看见形状,她不能理解那文字的含义。

她是个博士,但是她看一个基本的名片,都无法理解了,所以她没办法打电话出去求救,因为她不知道上面的号码、数字是什么意思。

后来她被救回以后,人们才发现她的左脑发生了脑溢血,刚才提到的这些功能,包括语言的功能、行动功能、阅读功能,全部是在左脑的。所以脑溢血一发生,就导致整个左脑暂时丧失了功能,就是右脑在起作用。

但是她被救好了以后呢,给大家说了一个非常奇妙的感觉,她在那一段时间里面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边界了,她觉得自己和整个宇宙是连在一起的。也就是我刚才讲的这种感觉,居然在她左脑脑溢血的时候发生了。  她认为,人的左脑和右脑有着不同的功能,右脑本能地就能感受到,我和整个世界是连接在一起的。但是左脑是负责逻辑的,它说,不,你这样会撞上车的,墙离你有那么远,汽车离你有那么远,沙发离你有那么远。它不断地在压抑右脑的感知。

500

所以有了左脑,才能在现实世界里生活,但是右脑的感觉对Jill来讲是一种更真实的感觉。她认为,我和世界之间有着看不见的联系。

我对这个联系,对意识是什么、意识的机理,进行了多年的研究。我发现我们并不是一堆偶然发生的细胞,我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这个世界也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是一个横平竖直的永恒的一个盒子一样的地方。我们是在体验生命的生灵,而这个世界是一大团可能性,在我们来之前和走之后,它就是一团几率波,是巨大的可能性。

我们在这干嘛呢?我们在把这个可能性,变成我们所感知的现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