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关桥 / 诗词 / 她是沈眉庄原型,纳兰曾为她写诗:人生若...

0 0

   

她是沈眉庄原型,纳兰曾为她写诗: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2019-08-23  杨关桥

有人说《甄嬛传》里的女子在历史上都有原型,但不一定都是清朝的。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沈眉庄,一生爱菊,本人也跟菊花一样高洁、孤傲,她为了避祸,曾寻找太后保护,依靠太后生存。

▲《甄嬛传》沈眉庄剧照

这种做法在历史上是有原型的,她就是汉代著名才女班婕妤,为了远离后宫纷争,免于被害,她选择了依附王太后,保住自己性命。

她本人也跟沈眉庄一样,美丽优雅、端庄贤淑、出生名门、才华横溢、清高孤傲;

遭遇也一样,帝王薄情冷心,一颗痴心错付,换来的是心灰意冷;

唯一不一样的是二人结局,沈眉庄最后移情别的男子,生命虽短暂,但也真正快乐过;而班婕妤一生深爱一人,半生忧患半生孤寂,悲哀地过了一生。

也许在爱情里便是这样,爱到末路,决绝转身、永不向后看的人,总是容易遇到新的快乐;而痴情专一、频频回头的人,总是要抱憾终身。

一、中选

公元前32年,汉成帝刘骜继位,成为新一代君主。

那一年,班婕妤(名不详,婕妤是帝王妾室的封号)16岁,她父亲是左曹越骑校尉班况,在汉武帝时抗击匈奴,驰骋疆场,立下汗马功劳,是功勋之家。

班家在整个汉朝都极为显赫,大名鼎鼎的班固、班超班昭都要叫她一声祖姑。

班婕妤出身显赫之家,自小就受到极好的教育,她工于诗赋、学富五车、文采出众、聪慧异常,而且生的花容月貌、秀丽端庄,是一代绝色佳人。

新王继位,充实后宫,班婕妤也成为了中选之人。

入宫前,母亲给她讲了樊姬的故事。

樊姬是楚庄王的王后,起初楚庄王热爱打猎,沉迷其中,无心治理国家。

樊姬苦劝多次无果,最后她决心不再吃禽兽肉,以此来规劝丈夫。

楚庄王被她的决心所打动,果然放弃了打猎,花更多的心思在治国上,最后成就了一代霸主。

母亲说,“班家世代贤良,你生的貌美,能得君主宠爱,但切忌恃宠而骄,能学樊姬固然好,学不了也不可红颜祸国。”

班婕妤暗自记下母亲的话,承诺到,“我一定好好辅佐君主,让他成为一代贤主。”

母亲点了点头,其实她明白,班家能够屹立不倒,跟家风严谨、行事端正密不可分,班婕妤受家族教养,是宁可失了性命,也绝不肯做有辱门风、祸国殃民之事的。

到了拜别之日,母亲还是红了眼眶,一入侯门深似海,此后相见,只怕遥遥无期。

母亲忍不住又嘱咐了一句,“花无百日红,若你有一日失了君主宠爱,也切不可自暴自弃,保全性命要紧啊。”

班婕妤深深点了点头,“我会的。”

班况安慰妻子道,“女儿自小聪慧,保全性命不是难事,放心吧。”

只是妻子还是担忧,“我们把她教养地太过端庄,孰不知夫妻之道,太讲道理反而失了亲密,难免生疏,一旦陷入爱情,这种生疏会带来无尽苦痛啊。”

班况看着女儿已走远的背影道,喃喃道,“若是明主,不会苦痛;若非明主,苦痛胜过丢了性命。”

谁能想到呢?此后种种,班婕妤虽保全了性命,却换来一生苦痛,班况竟一语成箴。

二、恩宠

班婕妤入宫第一夜,也是她的新婚之夜,就见到了丈夫刘骜。

这当然是无限恩宠,同一批入宫的美人里,她是头一份。

这跟沈眉庄的经历也是契合的,甄嬛托病避宠,眉庄便是理所当然的第一人,因为实在美貌且气质出众。

班婕妤悄悄看了看刘骜,剑眉星目,很是俊朗,她红了脸庞,这便是她的夫君了,是她日后要辅佐的君主了。

那是班婕妤最为美好的日子,她学识渊博,绝非庸脂俗粉可比拟,刘骜十分喜爱她。

她受到的几乎是专房之宠,自她进宫,刘骜便再也不去其它女人那里了,日日夜夜流连在班婕妤住处。

她初入宫时只是少使的位分,很快便晋升为婕妤。

未经情事的班婕妤一上来受到的就是天大的恩宠,别说是她,哪个女人能拒绝帝王的这般爱慕?

她毫无疑问地沦陷了。

除去帝王的眷顾,老天爷也格外眷顾她,还没多久,她就怀孕了,刘骜高兴极了,更是处处贴心,生怕她有半点闪失。

可惜的是,这个孩子生下来还没多久就夭折了,班婕妤十分难过,刘骜轻轻地抱着她说,“想哭就哭吧,别哭太久,伤身子。朕会陪你一辈子,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班婕妤再也忍不住,抱着爱人,大声哭了出来。

只是彼时她还不知道,失去孩子,只是她一生苦痛的开端。

三、辞撵

失子之后的班婕妤一直闷闷不乐,刘骜为哄她开心,想了很多办法,更加频繁地往她住处跑,恨不得时时跟她待在一处,宽慰她。

时间慢慢过去,班婕妤也逐渐从伤痛中走了出来。

这一日,刘骜忽生了一条妙计,他让人打造了一辆豪华宽敞的步撵,想着以后无论去哪里都可以带着班婕妤,与她同住同游,岂不美哉?

刘骜打造好步撵,兴致勃勃地去找班婕妤,他笑的开怀,信心满满地问她,“可愿与朕同乘?”

没想到班婕妤思虑了一会儿,就拒绝了。

她说,“我看到古代留下的图画,圣贤之君,都有名臣在侧。

夏、商、周三代的末主夏桀、商纣、周幽王,才有嬖幸的妃子在坐,最后落到国亡毁身的境地。

我如果和你同车出进,不就跟他们相似了吗?”

刘骜满腔情意被这一段话扑的所剩无几,他承认班婕妤是为他着想,可心里难免失落,他看着班婕妤端正的脸庞,突然生了几分厌倦。

身边的人却各个为班婕妤叫好,都说她贤良,甚至连自己的母亲王太后听了此事,都十分欣赏她,夸她是,“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

刘骜无奈,碍于情面,只好照例赏赐了班婕妤。

只是刘骜心内终究有了嫌隙,何况他根本不是什么贤主,就算是真的贤主,谁又会喜欢一个时时给自己“逆耳”的女人呢?

《甄嬛传》里,甄嬛也遇到过同样情况,帝王爱她,抱她回宫,此等宠爱也不压于同乘步撵了。

甄嬛也惶恐不安过,说的也是义正言辞,但皇帝坚持之下,甄嬛便不再说什么了。

这是甄嬛的高明之处,贤明的女人自然让人敬仰,但是贤明过头了,未免不讨喜。

家国天下是大臣该操心的,再不济也是皇后的事情。皇帝每天面对大臣的忠言逆耳,能不厌烦吗?

他的后宫不需要那么多忠臣,前朝就够多了。

只是班婕妤不懂,她名门大家的教养,让她处处行的正、坐得端,也同样要求丈夫成为一个这样的人。

那时候的班婕妤总以为自己做了一件正确无比的事情,丈夫也一定能够按照自己期望的成为一代明君,孰不知,她早已在一次一次的拒绝中,失了君心。

四、失爱

拒绝步撵之后的很长时间里,班婕妤再也没见到刘骜。

“也许他在忙,毕竟是一国君主,处理政事是需要很多时间的,虽然他没有来陪我,但是只要他花心思治国,那我也是无怨无悔的。”

班婕妤总是这样开导自己。

纵然早已有无数消息来到她耳边,他并没有处理政事,反而在纵情欢娱,而且还在阳阿公主府迷上了一对舞女,但是深爱着男人的女人,总是有100种方法可以自欺欺人。

直到她亲眼见到那对姐妹花与刘骜在一起的欢淫。

赵飞燕能做掌上舞,弱不禁风,娇羞纤瘦,舞姿轻盈,天下无双;

赵合德丰腴魅惑,温柔可人,占尽风流,美艳无比。

这二人生的倾国倾城,而且极其善于揣摩男人心思,她们的日子过得十分糜烂,把刘骜迷得七荤八素,什么家国天下,治国贤君,早抛之脑后了。

▲《母仪天下》赵飞燕剧照

刘骜与她们日日夜夜欢歌艳舞,整个后宫都是这对姐妹花欢娱的笑声,班婕妤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失宠失爱下的巨大悲痛,让她第一次尝到了心如刀绞的滋味,皇宫的笑声宛如一把尖利的匕首,一刀一刀刺进她的心脏。

她想问问刘骜,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就不喜欢她了?

在她苦痛纠结的时候,许皇后找上了门,皇后雍容华贵的面孔后,是无尽的疲倦,她说她找了个方法,能够让赵氏姐妹一起死去,问班婕妤要不要跟她一起?

班婕妤拒绝了,她受到的教养,让她不屑后宫争宠,更不能动手杀人。

没多久,许皇后的阴谋就被赵氏姐妹揭发了,原来她是信了巫蛊之术,扎个小人写个生辰就可以诅咒人去死。

多么荒唐啊,这么低级的争宠之法,她不信刘骜能够相信。

然而刘骜信了。

且赵氏姐妹记恨她与许皇后亲近,还把她一起诬告在内。

许皇后被处死了,接下来就是她了。

她看着那个曾经对她无限宠爱的帝王,看着他威严的面孔冷面绝情地盘问,只觉无限悲凉。

她心如死灰,真想认了这罪过,不过一死而已,她失了丈夫欢心,整日痛苦煎熬,不知活着还有何意义?

“若你有一日失了君主宠爱,也切不可自暴自弃,保全性命要紧啊。”母亲的话响在耳侧。

班婕妤擦干了眼泪,她答应了母亲要活下去的。

“我知道人的寿命长短是命中注定,人的贫富也是上天注定,非人力所能改变。修正尚且未能得福,为邪还有什么希望?

若是鬼神有知,岂肯听信没信念的祈祷?万一神明无知,诅咒有何益处!

我非但不敢做,并且不屑做!”

班婕妤掷地有声,她向来聪慧,这种情况下,说什么话能够自救,她心内清楚明白。

赵氏姐妹还想反驳她,然而刘骜却打断了她们,或许是他想起了曾经的温柔,或许是他毕竟爱过她,对她的品行了如指掌,总之他信了她。

她如此聪慧,如若她肯争宠,又有赵氏姐妹什么事呢?

可她终究太过爱他,不忍心断送他的天下,只好一次又一次拂逆他,纠正他的错误,让他厌倦了她。

那对姐妹花,却是蛇蝎心肠,她们从来不爱他,只爱自己、爱权势、爱金钱。

可他不是明主,他眼瞎心瞎,什么也看不清。

五、避祸

她自救成功,彻底得罪了赵氏姐妹,班婕妤明白以后的日子再不会好过,不把她害死,她们是不会停手的。

第二天一大早,她跪在了帝王门前,自请去太后宫中陪伴太后。

刘骜高高在上地看着她,她一如从前般美丽,可他却好久没听她说过话了,那些逆耳忠言,她早已不说了,她总是缄默。

他想挽留她,却终究什么也没说,挥挥手,让她走了。

还能说什么呢?她想要的一代贤主,他给不了;他想要的温柔可人,她也给不了。

他不是贤主,她无法祸国。

终究不是一路人,终究要越行越远。

太后居住在长信宫,皇帝不常来,他来了,她也不见他,不过徒增伤悲罢了。

长信宫的台阶很长,很长,她拿着扫把,一阶一阶地打扫,秋天落叶纷飞,她总是扫了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度过了无边暑热,迎来了秋风萧瑟,宫女们用来扇风的团扇被随手丢弃了。

她捡起来,姣好的扇面,上面还有精心绣的鸳鸯,她已经很久没有为那个人落过泪了,那天,她却抱着一把团扇,缩成一团,在长信宫的一个角落里,悄悄地哭了起来。

那个时候,她刚失去儿子,也是苦痛不堪,他抱着她,对她说,“朕会陪你一辈子,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这一刻,她如此怨恨他,君无戏言,他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她觉得自己就是这把团扇,有用的时候,就被捧在手心里,没用的时候,就被随手丢弃了。

她想,她再也得不到他的宠爱了,可她明明还这么爱他。

那天,她哭着写下了那首流传千古的《团扇歌》。

团扇歌

西汉·班婕妤

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意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此时,她就象搁置在箱匣中的团扇一样,被人遗弃,幽居冷宫。

六、离世

那是公元前7年,长信宫中一片缟素,刘骜死在了赵合德床上,那一年,他不过44岁。

赵合德畏罪自杀。

赵飞燕假惺惺哭了几句,扭头便扶植新帝继位,继续享荣华富贵,可也没过多久舒心日子,就历经王莽篡位,她也被废自杀。

新帝是刘骜的侄子刘欣,之所以是侄子,是因为赵氏姐妹为讨刘骜欢心,想永葆青春,便乱食药物,终难以有孕,后宫中但凡有孕的女子,都被暗害。

刘骜一代君王,死到临头,居然连个子嗣都没有,何其悲哀!

没有人在乎班婕妤的想法,她早已被所有人遗忘,一个人在长信宫里孤独终老,似乎就是她的结局了。

那一日她哭着晕倒在地,她怨他恨他,可她还是爱着他的,或者对他总是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毕竟在爱情初始,他那么宠爱她,听过她的劝告,也决心成为一代贤主。

她哭过后,禀明了太后,自请去成帝陵守墓。

王太后知她一片痴情,更知她心内孤苦,不愿她孤零零一人守一片死墓,但也知她心意已决,便含泪允了她。

那是公元前2年,班婕妤已陪伴陵墓里的石人石马五年了,这里每日都是冷清清的,她却觉得十分安心,没有刘骜和赵氏姐妹刺耳的笑声,只有清风细雨,是另一种平和。

她又看见刘骜了,他坐在步撵里,笑的很开怀,他伸出手,问她说,“可愿与朕同乘?”

后来无数次梦回过去,她都想答应他的。

如果答应他,就能不被他厌弃,能与他永远在一起,共守他的江山,那她为何不答应?

如果答应他,他就能一直陪伴她,不去阳阿公主府,不认识赵氏姐妹,不变成一个荒淫无道的君主,那她为何不答应?

如果答应他,她就能做夏天的团扇,永远被他捧在手心,能为他解暑纳凉,那她为何不答应?

她知自己时日到了,是刘骜来接她了,她伸出了手,“我愿意”。

她轻轻说出这句话,眼角落泪,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七、结语

1600多年后的清朝出了一位词学大家,名纳兰性德,他借她的典故写了一首诗,前两句尤其出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清·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无数人吟咏这两句,为自己错过的恋情而难过伤悲。

这句话如此美,可背后的故事也着实悲。

其实那一句“我愿意”原本也没那么重要,因为刘骜和班婕妤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三观不同,就算她答应了与他同乘步撵,以后也无法答应与他夜夜笙歌。

她大家的教养,让她始终会成为一个正直、端庄、直言进谏的女人,她迟早是要惹怒他的。

可见,情之一事上,遇见渣男,容忍无用,懊悔更无用,决绝地转身离开才是再遇幸福的最重要手段。

可惜她被困于深宫一角,就算转身了、不爱了、放下了,离开却也是绝无可能。

沈眉庄能够再遇爱情不过是影视剧的美好祝福罢了。

深宫里的女人,无法再与世上其它优秀男子往来,只能守着与帝王的一段恩宠,艰难度日。

最多的还是如班婕妤一般,被人抛弃后,痴情却又哀怨地走完一生,十分悲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