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cjl / 心脑血管,心... / 镇肝熄风汤方歌方解,组成,临床应用

0 0

   

镇肝熄风汤方歌方解,组成,临床应用

2019-08-25  高山流水c...

镇肝熄风汤

出自《医学衷中参西录》

【组成】 怀牛膝 一两(30g) 生赭石 一两(30g),轧细 生龙骨 五钱(15g),捣碎 生牡蛎 五钱(15g),捣碎 生龟板 五钱(15g),捣碎 生杭芍 五钱(15g) 玄参 五钱(15g) 天冬 五钱(15g) 川楝子 二钱(6g),捣碎 生麦芽 二钱(6g) 茵陈 二钱(6g) 甘草 一钱半(4.5g)

【用法】 水煎服。

【功用】 镇肝熄风,滋阴潜阳。

【主治】 类中风。头目眩晕,目胀耳鸣,脑部热痛,面色如醉,心中烦热;或时常噫气,或肢体渐觉不利,口眼渐形歪斜;甚或眩晕颠仆,昏不知人,移时始醒,或醒后不能复元,脉弦长有力。

【方歌】 张氏镇肝熄风汤,龙牡龟牛治亢阳,代赭天冬元芍草,茵陈川楝麦芽襄。

【方解】 本方所治之类中风,张氏称之为内中风。其病机为肝肾阴虚,肝阳偏亢,肝风内动,气血逆乱,并走于上所致。肝为风木之脏,体阴而用阳。肝肾阴虚,肝阳偏亢,阳亢化风,风阳上扰,故见头目眩晕,目胀耳鸣,脑部热痛,面红如醉;肾水不能上济心火,则心中烦热;气为血之帅,气逆则血逆,肝阳上升太过,血随肝阳上逆,气血逆乱,并走于上,则见肢体渐觉不利,口眼渐形歪斜,甚或眩晕颠仆,不知人事等,发为中风,即《素问·调经论》所谓“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气复反则生,不反则死” 。本证以肝肾阴虚为本,肝阳上亢,气血逆乱为标,但以标实为主。治以镇肝熄风,引血下行为主,佐以滋养肝肾之法。方中怀牛膝归肝肾经,入血分,性善下行,故重用以引血下行,并有补益肝肾之效,为君。配伍代赭石之质重沉降,镇肝降逆,合牛膝以引气血下行,急治其标;龙骨、牡蛎、龟板、白芍益阴潜阳,镇肝熄风,共为臣药。玄参、天冬下走肾经,滋阴清热,合龟板、白芍壮水以涵木,滋阴以柔肝,上能清肃肺气,有清金制木之用;肝为刚脏,性喜疏泄条达而恶抑郁,过用重镇之品以强制肝阳下行,势必影响其升发条达之性,故又以茵陈、川楝子、生麦芽清泄肝热,疏肝理气,以遂其条达之性,有利肝阳之潜降,以上俱为方中佐药。甘草调和诸药,合生麦芽能和胃调中,以防金石、贝壳类药物碍胃,为使。本方配伍,重用镇潜诸药,配伍滋阴、疏肝之品,镇潜以治其标,滋阴以治其本,疏肝以顺其性,标本兼治,以治标为主。诸药合用,共奏镇肝熄风,滋阴潜阳之效。

方中茵陈,张锡纯谓“茵陈为青蒿之嫩者”。为此,后之医家有的改用青蒿,有的仍用茵陈。从该书“茵陈解”及有关医案分析,当以茵陈为是。

【运用】

1.辨证要点:本方是治疗类中风之常用方。临床应用,无论是中风之前,还是中风之时,抑或中风之后,皆可运用。以头目眩晕,脑部热痛,面色如醉,脉弦长有力为辨证要点。若属气虚血瘀之中风,则不宜用本方。

2.加减法:若中脏腑昏迷者,宜配合安宫牛黄丸清热开窍;心中烦热甚者,加石膏、栀子以清热除烦;痰多者,加胆南星、竹沥水清热化痰;迟脉重按虚者,加熟地黄、山茱萸以补肝肾;中风后遗有半身不遂,口眼歪斜等不能复元者,可加桃仁、红花、丹参、地龙等活血通络。

3.现代运用:本方常用于高血压、脑血栓形成、脑出血、血管神经性头痛等属于肝肾阴虚,肝阳上亢者。

 【附方】

建瓴汤(《医学衷中参西录》) 生淮山药 一两(30g) 怀牛膝 一两(30g)生赭石 八钱(24g),轧细 生龙骨 六钱(18g),捣细 生牡蛎 六钱(18g),捣细 生怀地黄 六钱(18g) 生杭芍四钱(12g) 柏子仁 四钱(12g) 磨取铁锈浓水,以之煎药。功用:镇肝熄风,滋阴安神。主治:肝肾阴虚,肝阳上亢证。头目眩晕,耳鸣目胀,健忘,烦躁不宁,失眠多梦,脉弦硬而长。

建瓴汤与镇肝熄风汤均用怀牛膝、代赭石、龙骨、牡蛎、白芍,故均能镇肝熄风,滋阴潜阳,以治肝肾阴虚,肝阳上亢之证。但后者配玄参、天冬、龟板、茵陈、川楝子等,故镇潜清降之力较强,用于肝阳上亢,气血逆乱而见脑中热痛,或面色如醉,甚或中风昏仆者;而前者有生地、淮山、柏子仁等,故宁心安神之力略优,用于肝阳上亢而见失眠多梦,心神不宁者。

【文献摘要】

1.原方主治

《医学衷中参西录》卷7:“治内中风证(亦名类中风,即西人所谓脑充血证),其脉弦长有力(即西医所谓血压过高),或上盛下虚,头目时常眩晕,或脑中时常作疼发热,或目胀耳鸣,或心中烦热,或时常噫气,或肢体渐觉不利,或口眼渐形歪斜。或面色如醉,甚或眩晕,至于颠仆,昏不知人,移时始醒。或醒后不能复元,精神短少,或肢体痿废,或成偏枯。”

 2.方论选录

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卷7:“风名内中,言风自内生,非风自外来也。内经谓‘诸风掉眩,皆属于肝’。盖肝为木脏,于卦为巽,巽原主风。且中寄相火,征之事实,木火炽盛,亦自有风。此因肝木失和风自肝起。又加以肺气不降,肾气不摄,冲气胃气又复上逆。于是脏腑之气化皆上升太过,而血之上注于脑者,亦因之太过。……是以方中重用牛膝以引血下行,此为治标之主药。而复深究病之本源,用龙骨、牡蛎、龟板、芍药以镇熄肝风,赭石以降胃降冲,玄参、天冬以清肺气,肺中清肃之气下行,自能镇制肝木。……从前所拟之方,原止此数味,后因用此方效者固多,间有初次将药服下,转觉气血上攻而病加剧者,于斯加生麦芽、茵陈、川楝子即无此弊。盖肝为将军之官,其性刚果,若但用药强制,或转激发其反动之力。茵陈为青蒿之嫩者,得初春少阳生发之气,与肝木同气相求,泻肝热兼舒肝郁,实能将顺肝木之性。麦芽为谷之萌芽,生用亦善将顺肝木之性,使不抑郁。川楝子善引肝气下达,又能折其反动之力。方中加此三味,而后用此方者,自无他虞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