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良光 / 文件夹1 / 《十七首诗》(节选)

0 0

   

《十七首诗》(节选)

2019-09-17  范良光
序曲 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摆脱令人窒息的旋涡漫游者向早晨绿色的地带降落万物燃烧,他察觉——用云雀飞翔的姿势——稠密树根 那无数盏灯在地底下摇晃但地上苍翠——以热带风姿——站着 举着手臂聆听无形的抽水机的节奏他坠入夏天坠入夏天眩目的坑洞坠入在太阳火炉下抖颤的 湿绿脉管的棋盘于是停住 这穿越瞬间的直线翅膀张开 急流上鱼鹰的栖歇 青铜时代的小号 不安的旋律 悬挂在深渊上空 晨光中,知觉把握住世界 像手抓住一块太阳般温暖的石头 漫游者站在树下当穿过死亡的旋涡 可有一片巨光在他头顶上铺展? 1.《致梭罗的五首诗》(一)又有人离开沉重的城市 那贪婪的石环水晶清澈的盐 是海水围攻所有真正的 难民的脑袋 (二)寂静随缓慢的漩涡从大地 中心上升,生根,长大用树冠茂盛的阴影遮住男人 温暖的楼梯 (三) 脚随意地踢一只蘑菇乌云在天边扩散树弯曲的根 像铜号吹出曲子树叶惊恐地飞散 (四) 秋天疯狂的逃亡是他的轻大衣飘动直到平静的日子 成群地走出灰烬和霜 在泉中洗脚 (五) 看到间歇泉逃离枯井的人 无人相信时像梭罗一样 深深潜入内心的绿荫 狡猾,乐观 2.《果戈理》夹克破旧,像一群饿狼 脸,像一块大理石碎片 坐在信堆里坐在嘲笑和过失喧嚣的林中 哦,心脏似一页纸吹过冷漠的过道 此刻,落日像狐狸悄悄走过这片土地 瞬间点燃荒草 天空充满了蹄角天空下 影子般的马车 穿过父亲灯火辉煌的庄园 彼得堡和毁灭位于同一纬度 你从斜塔上看见这身穿大衣的可怜虫 像海蜇在冷冻的街巷飘游 这里,像往日被笑声的兽群围住 他陷入饥饿的利爪 但群兽早已走入高出树木生长的地带 人群摇晃的桌子 看,外面,黑暗正烙着一条灵魂的银河 登上你的火马车吧,离开这国家! 3.《石头》我听见我们扔出的石头 跌落,玻璃般透明地穿行岁月深谷里 ,瞬息迷惘的举动叫喊着 从树梢飞向树梢在比现在更稀薄的空气中静哑像燕子,从山顶滑向山顶 直到它们沿着存在的边界到达极限的高原那里,我们所有作为 玻璃般透明地落到仅只是我们自身的深底4.《联系》 看这棵灰色的树天空穿过它的纤维流入大地—— 大地狂饮后只留下 一朵干瘪的云被盗的宇宙 拧入交错的树根挤成苍翠——这自由的瞬息 飞出我们的体内,旋转着 穿过命运女神的血液前进5.《早晨与入口 》海鸥,太阳船长掌着自己的舵 它下面是海水 世界仍打着瞌睡像水底斑驳的石头 不能解说的日子日子—— 像阿兹特克族的文字音乐我被绑在它的挂毯上高举手臂——像民间艺术里的形象 6.《昼变》林中蚂蚁静静地看守盯视着虚无但听见的是黑暗树叶滴落的水珠夏日深谷夜晚的喧嚣 松树像表盘上的指针站着 浑身是刺蚂蚁在山影中灼烧 鸟在叫!终于,云的火车 慢慢地起动 7.《悲歌》(一)出发点像一条战死的巨龙躺在烟雾的沼泽躺着我们松林覆盖的海岸远方,两只汽轮从迷雾的梦中呼唤这是下层世界 平静的森林,平静的水域 兰花的手从松土中伸出 在另一头,远离这一航道 但悬挂在同一倒影之中船像云朵轻轻挂在自己的天空 围着它头部的水静止不动但风暴在席卷! 烟囱里的烟波涛般翻滚 太阳在风暴的手中抖动——风狠狠地抽打登船者的脸 哦,朝死亡的左舷攀登 一阵突起的对流风,窗帘掀动 寂静如闹钟振响 一阵突起的对流风,窗帘掀动 直到听见远处的门关上 在另一个遥远的岁月 (二)哦,地面灰如柏克斯登男尸的大衣! 岛在昏暗的水烟中漂浮 宁静,就像找不到目标的雷达 一圈又一圈地旋转 有一条转瞬即逝的十字路 距离的音乐相互交融 万物汇成一棵茂盛的树 消失的城市在枝杈上闪耀 如同八月夜晚的蟋蟀这里处处都在演奏如同深陷的甲虫被泥苔包围的游子 在这里酣睡树汁把他们的思想运往星辰山的深处,这里是蝙蝠的洞穴 这里,挂着密集的岁月和行动 这里,蝙蝠收起翅膀酣眠 有一天它们将飞出去这密集的一群! 从远处看像渗出洞口的黑烟 但这里弥漫着夏天的冬眠 远处是水声黑暗的树上 一片叶子翻转 (三)夏天的清晨农民的耙触到一堆尸骸和烂衣—他躺着,而泥炭已经清理 他起身,踏上被照亮的道路 每个县都有金黄的种子 围着旧债旋转田野 石化的头颅漫游者走在途中 山用目光追踪他脚步 每个县都有射手的箭 在翅膀展开的午夜喧响 往昔在跌落时生长 比心脏的陨石更黑 精灵的遁逃使文章贪婪 旗帜猎猎作响,翅膀围着猎物拍打这自豪的征程! 信天翁在这里衰成 时间嘴里的云朵文化是捕鲸站那里,陌生人 在白色墙面和游戏的孩子中漫步 但每一次呼吸都能嗅到 被绞杀的巨人的气息 (四)天上的松鸡来去轻盈 音乐,我们影子里的无辜 如喷泉的水柱上升群兽因水柱而石化成百态 带着森林模样的琴弦 带着暴雨中帆模样的琴弦—— 船在暴雨的马蹄下颠簸—— 但内部,万向节处,欢乐 黄昏,无人拨弄的弦 奏出万籁静寂的世界 森林在雾中静立 水的苔原倒映着自己 音乐那喑哑的一半出现像松油香 缠绕被雷击倒的松树 地底的夏天在每个人的怀里 路口处,影子脱身而去 向巴赫号角的方向奔跑 宽慰在恩赐中降临把自我的外衣扔在此岸波浪冲撞着,退回到一边冲撞着 ,退回到一边 8.《夜晨》月的桅杆腐烂帆皱折一团 海鸥醉醺醺飞过水面渡口沉重的四边形发黑灌木在黑暗中悬荡 走出房门黎明敲打着 大海的花岗岩大门太阳喷吐着火 走近世界半窒息的夏神 在水烟中摸索 9.《愤激的沉思》风暴让风车展翅飞翔在夜的黑暗里碾磨着空虚——你因同样的法则失眠灰鲨肚皮是你那虚弱的灯朦胧的记忆沉入海底在那里僵滞成陌生的雕塑——你的拐杖被海藻弄绿走入大海的人返回时僵硬10.《风暴》突然,漫游者在此遇上年迈高大的橡树——像一块石化的长着巨角的麋鹿面对九月大海 那墨绿的城堡 北方的风暴正是楸树的果子 成熟的季节在黑暗中醒着 能听见橡树上空的星宿 在厩中跺脚尾声 十二月,瑞典是一艘被拖起的破旧的船它的桅杆斜向黄昏的天空黄昏比白天更长——通向这里的路充满了石头 中午时光出现 冬天的斗兽场拔地而起 被非现实的云朵照亮刹那间 白烟从村庄凶猛上升云高远地垂挂 海在天树的根旁挖掘走神地仿佛在聆听什么 一只看不见的鸟穿越灵魂 那背转的黑暗的半边用喊声唤醒睡者折射器开始转动捕捉另一个时辰 这是夏饱食光和溪流的山嗷嗷叫喊举起透明手上的阳光……然后一切消失 如同黑暗中断裂的电影胶片此刻金星焚烧着云朵 树、篱笆、房屋在膨胀,在黑暗无声的雪崩中成长 那靠夜的X光底片 过着轮廓生活的隐秘的风景在星光下变得越来越清晰 一个阴影拖着雪橇穿过房屋 房屋在等待 18点,风 像一队骑兵轰响踏过黑暗中村庄的小路哦,黑色的 焦虑在怎样的喧嚣,平息! 被绑在静之舞中的房屋 站在这梦般的骚动中风一阵阵地飘过海湾 飘向甩动身体的开阔的水面 星星绝望地在空中招展 飞云让它们时隐时现飞云只有遮挡住光才能获得生存就像缠住灵魂的 旧时的云朵我经过马道听见轰响中 病马在踩踏大地 这是风暴中的启程始于一扇甩动的破门始于手中摆动的马灯山里惊叫的动物起程雷霆的声音 越过牲口棚在电话线里咆哮在夜得瓦片上面 尖利地打着口哨树无奈地扔掉枝杈 一个曲子从风笛中飘出 一个进军的风笛的曲子 轻松,一支浩荡的队伍,一座进军的森林 船头波涛汹涌,黑暗移动陆地,水并肩行进死者已步入船底,他们与我们结伴同行一次海上游行,一次不是逐猎而是平安的漫游 世界不停地拆除自己的营帐风在夏日攥住橡树的船帆把地球扔向前去 小湖黝黑的怀中逃亡的睡莲 滑动着隐秘的手脚 冰川期的石块滚入宇宙的大厅 群乌在黄昏的光中 从地平线升起古老的村庄正走在图中骑着季节喜鹊般尖叫的轮子向森林深处挺进 当岁月蹬掉脚上的靴子 太阳摇晃上升,树摇落身上的叶子 用饱满的风自由杨帆 针叶林的礁石在山脚下站着 但夏日温暖的波涛到来 缓缓地漫过树梢作短暂的休息重新退回—— 光秃的岸仍在,最后上帝的精气像尼罗河按照不同时代文献统计的节奏涨潮,退潮 但上帝万古不化 所以很少受注意 他从边沿横穿过进军的队伍 如船穿过迷雾 而不被雾所发现寂静信号是提灯淡淡的辉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