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1208 / / 探春与王夫人,三观不同者总有割席的一天...

0 0

   

探春与王夫人,三观不同者总有割席的一天丨大家

2019-10-20  cat1208


贾赦看上了贾母的丫鬟鸳鸯,要他老婆邢夫人去说合,鸳鸯不肯,告到贾母那里。贾母震怒了,偏偏贾赦夫妇皆不在现场,她便骂另一个儿媳妇王夫人:“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个毛丫头,见我待她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她,好摆弄我!”
慈祥如贾母,原来也绷着“总有刁民想害朕”这根弦。
王夫人不明所以,也不敢分辩,其他人同样不敢作声。李纨则是一听鸳鸯哭诉,就觉得“儿童不宜”,把黛玉探春等人都带了出去。
有心的探春却在窗外听了一耳朵,想“王夫人虽有委屈,如何敢辩”。其他人,比如薛姨妈宝钗凤姐李纨宝玉等,都和王夫人关系太近,不好帮腔,这正用得着女孩儿之时,没有谁比自己更合适。
王夫人是探春嫡母,但探春毕竟是贾政之妾赵姨娘所生,这里面是有点尴尬的,可正是这点尴尬,让她避开“帮亲不帮理”的嫌疑,最适合帮王夫人解围。
于是,她走进屋里,陪笑道:“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便知道,也推不知道。
一句话点醒贾母,贾母大笑起来,检讨自己是老糊涂了,凝固的气氛瞬时间缓和下来。
在贾母已经愤怒到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探春敢于上前,是她的勇;她用半开玩笑的方式说出常识“便知道,也装不知道”,这画面感足以把爱听段子的贾母逗笑,这是探春的智。这一番即时表现证明,这个三姑娘智勇双全,有胆有识。
一场风波就此烟消云散,大家该干嘛继续干嘛,但对于探春,这应该是一个关键时刻,一直很努力地朝王夫人靠拢的她,在这个节骨眼上立了功。
她和王夫人心里都是有数的。

王夫人与探春的关系,是《红楼梦》里值得玩味的一笔,它颇具典型性,是许多有志青年和道德大佬都会出现的交叉与分离。
探春与王夫人关系的发展分三步,第一步是试探期。
前面说了,探春与王夫人的关系天生尴尬,再怎么说,探春的娘,是王夫人极度看不起的赵姨娘。但是,这里有点特殊情况,就是探春自己也看不起她娘。
并非探春势利。赵姨娘在荣国府口碑极差,小丫鬟都瞧不起她,管家娘子们更是拿她当个傻子待。一向做事也不怎么得体,被称之为尴尬人的邢夫人,曾对庶出的迎春说了句公道话:“你娘比赵姨娘强十倍”同样是妾,周姨娘就比赵姨娘省事得多。
似乎只有贾政还挺喜欢赵姨娘,日常起居都是由她服侍,贾政的品位为何这么坏?我有点怀疑他不是喜欢赵姨娘,而是由淡淡的厌倦感生出的一种佛系他这一生身不由己,努力过,也知努力无益,最终只是空度日而已,这一个和那一个又有什么区别。王夫人是一整个人形妇德模板,周姨娘不争不抢,就只能是赵姨娘了。
但探春不佛系,她跟赵姨娘的关系最紧密,这就太痛苦了。只是,按照当时的规矩,妾不过是替大老婆生娃的工具,探春算是王夫人的孩子,而王夫人与赵姨娘,实在是有云泥之别。
如今眼明心亮的读者大多不喜欢王夫人,但是在荣国府,尤其在抄检大观园之前,王夫人的形象无可挑剔。

经典电视剧《红楼梦》,周贤珍饰王夫人

贾母住在贾政这边,本身就是对王夫人的极大认可。迁怒王夫人又醒转过来之后,她对薛姨妈说:“你这个姐姐她极孝顺我,不像我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连深为王夫人嫌憎的赵姨娘都说“分明太太是好太太”,她纵是不得已,也说明王夫人“好太太”人设,已经立得很稳定了。
平日里王夫人吃斋念佛,穷亲戚上门,她叮嘱王熙凤多少照应着点。她宁可自己省着点,也不想让那些侄女外甥女受了委屈。老有人说王夫人对黛玉深怀恶意,但袭人建议王夫人“变个法子把二爷弄出这园子”,两年间她未有行动,一般的母亲只怕都没这么沉得住气。
王夫人出身名门,大权在握,又是荣国府的第一号道德家,很像江湖上那些德高望重的大佬,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最容易被这类人吸引。探春于是以被赵姨娘所生为耻的同时,也很以是王夫人的孩子为荣。
有次宝玉跟探春说,她给自己做鞋的事被赵姨娘知道了,赵姨娘抱怨得不得了,说“正经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得见,且作这些东西”。意思是同父异母的宝玉,算不得探春的正经兄弟。

探春立即沉下脸,说这话糊涂,自己不过闲来无事做一双,爱给哪个哥哥兄弟都随自己的心。言下之意,宝玉贾环在她心里一个样。

宝玉随口道:“她心里自然又有个想头了”,探春把脖子一扭,说道:“连你也糊涂了!她那想头自然是有的,不过是阴微鄙贱的见识。她只管这么想,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

“阴微鄙贱”这四个字很重,探春是被宝玉激怒了,宝玉居然用了“自然”二字,他不觉得赵姨娘很奇葩很大逆不道很匪夷所思吗?后来李纨说探春自然是想拉扯赵姨娘嘴里怎么说得出时,探春也是当即不给面子地说:“这大嫂子也糊涂了!我拉扯谁?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他们的好歹,你们该知道,与我什么相干?”
她强行把王夫人当亲妈,把王夫人的兄弟当自己的亲舅舅。王夫人是她的心理盾牌,当她不可避免地被赵姨娘所滋扰时, 只要祭出王夫人这面大旗,就能让赵姨娘羞愧遁逃。
那么王夫人这边呢?感觉可能更复杂一点。
探春本人出类拔萃,王熙凤说她和贾环是“一个肠子居然爬出两样人”,贾环随赵姨娘,特点是“小”,小格局小心眼小奸小坏,探春的特点则是大。
她“素喜阔朗”,住处也没有隔断,放着一张花梨木大理石大案,墙上挂着一大幅米芾的《烟雨阁》,对联则是“烟霞闲骨骼,泉石野生涯”。案上有大鼎,紫檀架上是大观窑的大盘,盘子里放的还是“大佛手”。
屋如其人,探春的居处显示出她不是闺阁之秀,有林下之风。但她同时也有一些小情致,比如喜欢柳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儿。宝玉给她送荔枝,用了个缠丝白玛瑙碟子,说是这盘子放荔枝好看,探春见了也说好看,叫连碟子放着,似乎这荔枝欣赏价值大于品尝价值。
大观园诗社,也始于探春的灵感,她的诗也许没有黛玉写得好,但活在大观园里,她与黛玉宝玉一样,追求有诗意的人生。
除此之外,她格局宏大,见识不凡,从贾母到邢夫人再到下面的小厮都对欣赏有加。对于王夫人来说,小妾的孩子出色不算令人开心的事,好在这孩子一心朝自己靠拢。但是也不能太过亲近,否则那个可恶的赵姨娘又要翻腾些事情出来,宣示主权,怕被人摘了桃子,王夫人只能“面子上淡淡的”。
探春与王夫人的关系因此微妙,探春坚持不懈地朝向王夫人这缕阳光,王夫人却是若即若离,其实内心有点无措。这次王夫人被贾母冤枉,探春挺身而出,一定会让王夫人心怀感激,真正接纳探春。

这就走到两人关系的第二步,蜜月期。
没几个月,赶上王熙凤生病,王夫人对只会做好人的李纨不放心,将理家大任交到了精明强干的探春手里。探春感激这知遇之恩,后来跟赵姨娘吵架时还说:“太太满心疼我,因姨娘每每生事,几次寒心……太太满心都知道。如今因看重我,才叫我照管家务……”
她抱着要将太太的事情办好的决心来理家,替王夫人节省每一个铜板。

探春与赵姨娘

赵姨娘的弟弟去世,管家娘子吴新登家的帮她申请带有抚恤金性质的赏银,欺负探春对规则不够熟,不说该赏多少。李纨比照彼时和赵姨娘一个待遇的袭人,说袭人的娘去世时赏了四十两银子,建议也赏四十两,吴新登家的忙答应了,接了对牌就走。
探春却想起,袭人是从外面买来的,赵姨娘是自家奴才生的,亲属丧葬费标准不同。家生妾的亲属生前享过贾府的福,外面买来的却没占到便宜,要多给一些补偿。袭人母亲去世赏四十两银子,赵姨娘的兄弟去世只能赏二十两。

赵姨娘得知后气恼非常,大闹一场,她原指望闺女出息了她能沾光,但闺女出息后到从头到脚看不上她,她就要亲自拆台。不合适的母女关系带来的痛苦,不比不合适的夫妻少,夫妻可以离婚,起码心理上可以切割,母女之间血肉相连,千丝万缕,在劫难逃。
还好探春顶住了,首战告捷之后,她又搞起了改革,减免重叠开支,在大观园搞大包干,干得轰轰烈烈。底下人对此十分拥戴,被她的改革冲击到自身利益的宝玉都表示赞赏,称之为“大好事”。
更难得她的“前任”王熙凤也不觉得被打脸,王熙凤很现实,一直想省钱而被各种力量掣肘,现在探春冲锋在前,替她扛住压力,她复出后可以坐享改革成果。
但是王夫人那边怎么想呢?书中并没有透露,从王夫人一贯言行来看,只怕不会欣赏。
王夫人很在乎“体统”二字,王熙凤建议裁掉些丫鬟,王夫人悲从中来,说:“你这几个姊妹也甚可怜了。也不用远比,只说如今你林妹妹的母亲,未出阁时,是何等的娇生惯养,是何等的金尊玉贵,那才像个千金小姐的体统。……我虽没受过大荣华富贵,比你们是强的,如今我宁可省些,别委屈了她们。”
少用几个丫鬟就关乎体统,现在大观园都被探春承包出去了,岂不更是体统无存?一旦这消息传出去,说堂堂贾家,跟奴才学省钱,让贾家的脸面朝哪里搁?
更何况改革一定会打破旧有秩序——莺儿与春燕姑姑的纠葛就是一个例子,触犯一部分人的利益,对于不愿意面对下坠事实的王夫人,应该是很大的冲击。
探春并不是一个不讲体统的人,只是她对体统的理解不同,在她眼里,体统首先意味着生而为人的尊严。
当王夫人派人抄检大观园,就挑战了她的“体统”的底线: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丫鬟视为犯罪嫌疑人,搜查她们的私人物品,在探春眼里是一种丑态。

抄检大观园,探春作为反抗者出现

探春平时管教丫鬟很严厉,吃饭的时候,房间里鸦雀无声,她发号施令毫不客气。但她的严厉是一种上级式的严厉,不容许他人践踏丫鬟的人格,也不容许他人无端侵犯自己地盘上的管理秩序。
那个夜晚,别人都做了沉默的大多数,只有探春率领一众丫鬟秉烛而待,拒绝被抄检,还无所畏惧地说:“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该怎么处置,我自去领”。
这是探春第一次提到王夫人时,不再努力靠近,而是分庭抗礼。王夫人曾以名门正派外加道德面孔吸引了她,代表着与赵姨娘完全不同的形象,但此刻,探春应该能发现,名门正派与道德面孔若是遇上傲慢与愚蠢,会变成更大的恶。
她痛心地说:“这样的大族之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探春这几句话沉痛苍凉,是否在理家的过程中看到了更多?同时直指王夫人的这种折腾纯属作死。
当此际,王熙凤很聪明地选择了沉默,周瑞家的很机智地提出告辞,唯有那个王善保家的不懂得阅读空气,上前去翻探春的衣服,挨了探春一耳光。探春怒骂道:“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
王夫人的道德清洗,被探春定性为生事,她是唯一替晴雯她们公开抱不平的人。王夫人得知后作何想?也能遥遥感到那一耳光的威力吧,有志青年与道德大佬到底走到了这一步。
探春和王夫人的分歧,是三观的分歧,是对于“人格”“体统”这些词的认知分歧。王夫人也许永远都不能明白,探春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反应,她们眼里的世界是不同的。
之后探春和王夫人几乎没有更多交集,但可以想象,两人之前的经营在那个夜晚坍塌了。以王夫人的修养,未必会对探春怎样,探春,估计也会待王夫人一如前,只是彼此的心已经远了。可正是这种坍塌,让探春对人生能够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我们也得以看到探春真正的神采,忍不住要在心里叹一句,好一个三姑娘。

奴去也,莫牵连

《红楼梦》开篇,作者写道:

“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哉?……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

他说得很清楚,他要写一部他心中的《列女传》,写下这几句话时,他心中应该会飘过三妹妹探春的身影。只可惜红楼未完,我们不知道探春的后来如何,远嫁是一定的了,但愿远嫁的她,能获得更大的天地,立一番事业,如她当初所愿。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本文原标题:探春和王夫人,由远及近,再由近到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cat1208 > 《趣》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