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生活空间 | 一个人的“编年史”

0 0

   

生活空间 | 一个人的“编年史”

2019-10-21  圆角望
鲁杰算了一辈子账,去年退休了。我和朋友上门道贺,意外发现,30多年间,鲁杰私底下一直记着另一本账:随杂簿。
随杂簿是个系列,一年一本,每本大致内容分为:看电影看戏记录,借阅、购买书刊记录,稿件发表记录,信件往来记录,存款缴费记录,借款借物记录,亲友互请记录,请人代办事记录,回家记录,理发、洗澡及其他记录。
前段时间,家乡的媒体记者去采访发现,小到一只烧饼,大到烟酒,他都不分巨细记录下来。1981年,刚刚参加工作那年,随杂簿上记道:4只烧饼0.20元、购计划大米10斤1.26元、电影票0.20元、《电影评价》第12期0.30元、双沟大曲1瓶2.22元、香烟两条8.80元、购计划内粉丝0.3斤0.17元、购云片糕10条3.30元、给父亲红包2元……对比30多年后随杂簿的记载事项,可以感知一个小城家庭的所有变化。
鲁杰说,记账的习惯,他是从父亲那里偷学到的。父亲退休前在县饮食服务公司,两三百个员工的单位,他是人秘股长。老家许家河的左邻右舍,近亲远戚进城办事,都要绕道他家蹭饭。其实,每次鲁杰的父亲都是自己掏钱买单,而他工资也就60多元。大儿子结婚时,这个在乡下人眼里做着大官的角色,一分钱也拿不出。只好觍着脸,跟同事、朋友借,一圈下来筹齐600元。鲁股长退休的第二天,有人就上门要债。父亲双手递给鲁杰一个账本,欠着谁的,借的时间,一目了然。他是弟兄姐妹里唯一顶替进城的,一大家子人都认为他有这个义务:替父还债。
鲁杰一上班就开始还债,同时也学会像父亲一样记账。这一记,就认认真真记了38年。厚厚一摞随杂簿,是一场文字的“马拉松”,是一部个人“编年史”,也可以说折射了改革开放对普通家庭的影响。
做了近二十年的会计,鲁杰学会了打“倒算盘”:要不是顶替,家里本来会让他到小街上修钟表的。而进城之后,文字和摄影的爱好,让他有机会遇见志同道合的朋友。每位朋友的名字,都依次亮相在他的随杂簿里。他们的故事每每带给他慰藉、感动,还有温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