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惠铃 / A05小说/故事... / 薛芳丽:父亲

分享

   

薛芳丽:父亲

2019-10-23  冬天惠铃

父  亲

作者:薛芳丽


父亲这个词,在我能理到解最深刻含义的时候,是在初二时学习朱自清大师的《背影》这篇课文学时,在这之前,对于父亲,我大多都停留对他的误解中。
从我记事起,记得父亲最大的爱好就是抽烟。那会爷爷一个人在桃川中心小学门口租了间小屋子,每天做新鲜的豆腐拿去街上卖点钱或换点粮食再变换成钱补贴家用,父亲就在家里和母亲一起种几亩薄田。无论是晨起,中午,晚上,亦或是饭前,饭后,又或者在地里干着活,肩上挑着担,他指间的烟从未断过,那白色的烟雾,时而从鼻孔,时而从嘴边,缭绕的飘进尘埃里,然后消失不见。原本他的食指和中指间,就被农村的活磨成了粗糙的厚茧,加上长久的烟熏,犹如土地上干裂了无数个缝隙一样泛着黄色......
那时候农村的家庭,都是男人当家做主,我家也不例外,父亲虽然赚不来大钱,但家中的事情都他说了算,所以,希望得到他的偏爱也是有的。我在家中排行老二,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个妹妹,出生在四周都是大山的农村里,小时候吃的苦,我至今记忆尤新。由于我性格自小像男孩多些,虽也调皮捣蛋,但也能帮父母做家务,不像姐姐和妹妹,自小体弱,很少下地,放学回家割猪草,天不亮起来跟父母下地给庄稼施肥,艳阳下面蹲在地里拔草......,虽苦,但我也是乐在其中。在农村,能干农活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但父亲并没有表现的有多么爱我疼我。
后来,因奶奶和二婶脾气不合,奶奶回来跟着我们一起过,爷爷过去跟着二伯了,爷爷的手艺教给了父亲,也教给了二伯,但父亲年少不懂事,放弃了以做豆腐来营生的机会,自爷爷走后,父亲就迷上了打牌,从那会起,我所有的记忆都变的极为不好。
有着金钱交易的打牌,曾经毁了多少个幸福的家庭,毁了多少有志青年的人生,差点,也毁了我的家庭。由于年青的父亲沉迷于打牌中,家中的重担一下子全落在了母亲的肩上,那会就是地里收成收回家,还要给国家上缴,剩下的也就够一家人一年的口粮,每每到家中要用钱的时候,就是全家被乌云笼罩的时候。记得每年开学,父亲都是东家借了借西家,有些人熟知他好打牌,都不愿意再借他了,每当他带着愁云回家时,都要跟母亲吵一架,这种艰难一直持续到了我上初中。
我们姐三个都大了,上初中后家里的生活压力更大,父亲多少有些收敛了,不再没日没夜的在牌场不回家了,也不在隔三差五的约几个牌友在家里彻夜通宵了。他开始上山采药。靠山吃山,大山里的宝太多了,就是人要勤快些。父亲在不同的季节,去采不同的药材回来便卖,农闲时间,母亲也一同上山,两个人一起,力量要大许多,慢慢的,生活开始有了一些改变。而我,也在放假的时候,跟着大人早上两三点起,走四五个小时的山路去采药,因而,我深刻的意识到我在某种程度上见证了家庭由坏到好的变化,因为这其中的苦,是真的苦。
父亲每天都凌晨就起,背两个馒头,一壶水就走了,一出门就是一天,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到家,有时候会住到山里,三五天后才回来一回。大山里的湿气很重,当然野生动物也很多,他经常也是会遇到蛇啊各种危险的生物,但他都是以讲笑话的语气,轻松的讲给我们听。我知道,他是想减少家人的担心。后来,我学了《背影》这篇课文后,当父亲每天离家的那些瞬间,看着他的背影,我觉得父亲是深爱这个家,深爱我们这几个孩子的。
在家里条件慢慢好转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特别不幸的事情。在我准备去县城上高中的那个夏天,父亲送我去学校后,坐了一个便车回家,结果路上发生了事故,他的腿从膝盖往下粉碎性骨折了,一车四五个人,属他伤的最重。家中仅有的一些积蓄,全部给了医院,那会经济条件有限,在医院不到一个月,父亲便要求回家养伤了,我知道,他是觉得再住下去,会成为家人的负担。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父母都没有人告诉我,说怕我知道了分心,影响学习。当我得知后,去医院看到父亲的样子,我都没敢叫一声爸,就转身出了病房,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母亲在一旁也抽泣着安慰我。这件事情过去了许多年,我的内心依然责怪自己,如果不是送我去上学,家庭也不会生此变故,但父亲却说即使不是去送我,也可能在别的地方会发生这种事情,这都是命。
后来,我高中毕业,没有考上本科就放弃了学业,上大专只会给家里带去更大的经济负担,所以决定出去打工,记得在我走的前一晚,父亲在他们屋里抽了大半宿的烟,整个屋子呛的人直流泪,那会我在想,等我赚到了钱,定要给父亲买条好烟。
现在,父亲已经年迈,抽烟的喜好一直没变,虽然医生提议让他戒烟,家人亲人劝他戒烟,但他一直没有戒了,后来想想,算了,他愿意抽就抽吧,这一辈子,他也就跟烟打的交道最多了,让他戒了,岂不是会变得更孤单。
谁的年少不曾犯错,父亲在年轻时候对于家庭犯下的错也在中年之后慢慢弥补了,想想这些年,他为这个家的付出,在他瘦弱的背影里都化作了对家人的爱和包容。他用他的肩,为家人撑起了一片天地。
我爱我的父亲,一直爱!

作者简介:薛芳丽  太白县桃川镇白杨塬村人,曾在太白中学就读高中,曾经也是文字爱好者,喜欢在文字中寻找对生活的感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