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味道 / 老街诗词闲话 / 观宋填词92 暂时得近玉纤纤 李邴木兰花写...

分享

   

观宋填词92 暂时得近玉纤纤 李邴木兰花写出士大夫的婉约之情

2019-10-28  老街味道

前言

李邴(1085-1146) 字汉老,号龙龛居士。济州任城人,是宋徽宗崇宁五年(1106)的进士。担任翰林学士的时候,曾参加宫内曲宴,徽宗令他做诗,赶上高丽使者入朝进贡,宋徽宗特意将李邴的诗词展示给他们看,高丽使者记录下来带了回去。

靖康以后,高宗继位,李邴被召任兵部侍郎兼直学士院。 苗傅、刘正彦兵变的时候,李邴算是为宋高宗立下了汗马功劳。

绍兴五年(1135)时,高宗下诏征询治国的方略,李邴进呈战阵、守备、措画、绥怀各五件事项。对于当时的名将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吴玠、岳飞等人颇有赞许。只不过他的五个方略并没有被采纳。

李邴后来与吕颐浩不合,提举杭州洞霄宫。又因兄李邺失守越州受连累落职。闲居泉州十有七年,62岁时卒于泉州城中。

一、《木兰花 美人书字》

古人诗词有个特点,诗和词常常呈现出两副面孔。因为词以婉约为主,所以常用来表达诗所不能言的情。 作诗的时候,是一幅正襟危坐的士大夫面孔,填词时,又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生模样。

李邴也是如此,他的词中既有旷达豪迈之词,也有婉约深情的作品,例如这首《木兰花 美人书字》:

沈吟不语晴窗畔,小字银钩题欲遍。云情散乱未成篇,花骨敧斜终带软。

重重说尽情和怨,珍重提携常在眼。暂时得近玉纤纤,翻羡缕金红象管。

前两句是一句话,写美人在窗下沉吟不语,准备把满腔的心事”题欲遍“。三四句写出心情散乱,所以”未成篇“,以至于下笔虽有骨力但是依然倾斜而柔软。

经过上阕的铺垫,下阕带出”未成篇“的原因,因为有重重的情和怨,在这情和怨中,当年的珍重提携的旧事彷佛历历在目。

第七八句诗人写道,虽然我能看到眼前美人所写的纤纤字迹,但是何如那只象牙笔(缕金红象管)那么幸福,可以和美人更亲密的接触。

这首词的题目是《美人书字》,不知道是不是后人补上的。这首词读完七八两句后,会觉得前六句都是诗人在看到美人笔迹时候的想象。如此的章法布局,显示出诗人调度安排的巧妙。

二、 《念奴娇·素光练静》

好的词未必能一下子说出他的好处,但是读过便有神清气爽之感,彷佛感冒后的鼻子一下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老街读李邴的这首 《念奴娇·素光练静》就有这种感觉。

素光练净,映秋山、隐隐修眉横绿。鳷鹊楼高天似水,碧瓦寒生银粟。千丈斜晖,奔云涌雾,飞过卢仝屋。更无尘气,满庭风碎梧竹。

谁念鹤发仙翁,当年曾共赏,紫岩飞瀑。对影三人聊痛饮,一洗离愁千斛。斗转参横,翩然归去,万里骑黄鹄。满川霜晓,叫云吹断横玉。

鳷鹊楼在金陵,卢仝屋,典出韩愈《寄卢仝》诗:“玉川先生(卢仝号)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

对影三人,化用李白李白《月下独酌》。结尾五句化用了苏轼《念奴娇·中秋》后五句: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虽然李邴词承袭前人过多, 创作起来应该比前人简单些,也许是东坡词太熟了吧,感觉李邴的这首《念奴娇》也不错。

老街感觉填词可以关注一下此处:韵脚处用意象鲜明一点的名词更好一些。例如秋碧虚、银粟实;历历虚、梧竹实;何夕虚、千斛实;另外李邴的黄鹄、飞瀑等意象也更加清晰,历历在目。所以李邴词画面感更强,彷佛把读者带入了他所营造的一个境界里,不过苏轼的词更有超逸绝尘之风。

结束语

《木兰花》这个词牌比较特殊,《花间集》中有《木兰花》、《玉楼春》 两调。 李邴的这种七字八句的《木兰花》就是《玉楼春》体。

结束时,依照惯例填一首《玉楼春》:

又系兰舟杨柳畔,水巷谢桥寻已遍。欲题重忆不成篇,斜倚栏干莺语软。

横笛一声空有怨,恍惚离人凝泪眼。当时携手玉纤纤,细雨斜风浑不管。

@老街味道

观唐习律42 蓝田日暖良玉生烟 原来是戴叔伦评价诗歌的名言

七言绝句的第3句为什么不押韵 句句押韵不行吗?

观唐习律41 戎昱一首咏史诗 让唐宪宗的大臣们闭上了嘴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