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 / 七级课程笔记 / 黄简讲书法:709草书释读3

0 0

   

黄简讲书法:709草书释读3

2019-11-02  田牧

书法七级课程草书9草书释读3﹝黄简讲书法﹞

  1.6.“口”的其他写法

  上一课有个思考题,题目是:“古”字章草两种、今草两种,请分析每个字的取势,然后评论依照哪一种学习比较好。

  这题目关键是第一个“古”字。“古”字从十口,上面是“十”,下面是“口”。

  草书中“十”字的一竖写得很长,一直伸到下面,连通下面“口”的左竖一起写了。这样一来,“口”字只剩下横竖横。组成草字“古”,就是十字势加奋笔势移位。这就是古人所谓“解散隶法”。有些书说“解散隶体”,差一个字。把隶书结构拆散了,不是从十口了。

  皇象《急就章》把“古”字两个笔势分得很清楚。如果你忠实地照他写,理解笔势很容易。《文武将队帖》就没有这好处,线条也好嫌臃肿。

  今草智永的“古”字,把十字势拿掉后,剩下的能不能称之为奋笔势?从字形来看,说它是节耳化势更合适。

  孙过庭《书谱》有十个“古”字,都是取节耳化势的。怀素这个可说是十字势加奋笔势。有同学问,怀素“古”能不能只算一个奋笔势移位?一笔写属于长运,现在很多人喜欢一口气写到底。其实有章草根底的人,写草书是分笔势写的。智永、孙过庭看起来写得快,他们的根底是章草。今草入门选智永《千字文》较好。

  把皇象和怀素放在一起比较,可以看到,怀素专意在连,而皇象却在于分笔势。这是两种草书风格,也可以说是两个流派。

  如传为张旭的《古诗四帖》,就是着意连的作品,一笔不止写一个字,而往往写一行。


与之相反的一种创作,如祝枝山(祝允明)的草书,大量用点,不令字和字独立分开,字中的一个笔势的虚笔也不写,看起来就是一些点的集合。

  清代黄慎也是善于用点的,一眼望去犹如天女散花。其实他的草法是很严格的,只是强调分,不强调连。

  我现在就“解散隶法”这一点做深入研究,可以发现“口”字也往往用点来表示。有人写“口”用四笔围,汉简中常见到。如果把四笔解散,缩小为点,就得到四点。四点可组成什么笔势?

  我们以前讲过如群鹊势是四点,上一下三,如果倒过来,上三下一,这是群鹊倒笔势。

  皇象《急就章》“吾”字,下面的“口”就是群鹊倒笔势。邓文源临本第四点有点像一横,这还是群鹊倒笔势。但写四点到底有点麻烦,今草不用四点。王羲之《十七帖》写“吾”字的“口”,改用节耳化势。《初月帖》这个“吾”,下面“口”用了两横。其实只是节耳化势的快写。当然从形体上说,可以归入奋笔势。

  我们知道篆书“口”字,是用三笔写成的三笔围。这一写法保存在一些隶书作品中,“口”也用三笔写。如果把“口”字三笔解散,缩短为点,调动次序来写,从左到右,可改组为一个连波势。

  皇象《急就章》“合”字,下面“口”就用了三点。这个三点连波势,是解散隶法得到的新字形。如果三点跟上面一横联系起来,可组成群鹊势,那这个草书“合”字,就是交争势加群鹊势。

  这个是什么字?下面一个连波势,如果你把它换成“口”,马上可以看到,这是“唐”字。不过你换了之后,它就不是草字了。上面三个字是章草,今草可看智永写的,比草草更为省略,少了一点。

  这个又是什么字呢?我们还是把下面连波势换成“口”,马上就看出来了,这是“舌”。注意这只是给你识别用的方法,下面这个不是草字。草书“舌”来之于篆书,把上面曲线拉直就是一横,所以上面是两横一竖,有点像“干”字,下面加一个“口”,写成连波势,就是章草。同样道理,如果你写今草,下面可以省一点。

  提醒各位,连波势可以表示“口”,但也可以表示其它。如这几个字都有连波势,都不是表示“口”的。不要随便把连波势换成“口”,否则你会得到错误的结论。

  两笔写口,如这两个“以”字左边的“口”,都是两笔,铁围势。铁围势右旁这一笔缩短、缩小,如《张表碑》这个“口”,逐渐变成三角形、玉函化势。面在写“以”字,左边就是玉函化势。

  如果解散这个铁围势,左右两笔都缩小为点,而且分开,就得到羊角势。“口”字在草书中也经常用羊角势来表示,其实是铁围势的一种变化而已。

  譬如“启”字,下面是口字形。智永和孙过庭都用羊角势表示。

  

  像这些字中间的“口”,也是用两点羊角势来表示的。

  不论小口、大口,原来都是上下左右四条边。铁围势两笔,第一笔写左下两边,第二笔写上右两边。但有些人写口字形,围法不一样。第一笔只写左边,第二笔写余下的上右下三边。这样写的结果,看起来好像节耳势。在汉代隶书作品中,也不乏其例。节耳势本来像英文字母“P”,这个像“D”。解散散这个节耳势,两笔分开独立,可视为两撇,那就是向背势。

  汉简中很早就有用向背势表示“口”。向背势是两撇,或两点。这跟羊角势不一样,向背势两笔方向是相同的。

  画出中线,看起来就比较清楚。二级课程讲过,羊角势两笔是相对关系,还有个特征往往是上开下合。而向背势是相顺关系,两笔可横排,也可直排。所以同样一个“绍”字,用羊角势写,和用向背势写结果很不同。我也讲过,身背势是两撇,7-7;如果是9-9相顺,这是布棋势。如智永《千字文》中的“磻”字。其中的“口”两点都是向右的,可归入布棋势。

  提醒一下,一个“口”字形,用两笔围住,这是铁围势,每一笔写两条边。刚才说另一种两笔围一个“口”,可称为铁围化势。如果只有一笔来围,如怀素“国”字中间的“口”,还是铁围化势,都不起新名字了,简单点。

  小结一下,上一课草书“口”字形讲了六种变化。我说过,草书“口”字写法特别多,今天又补充了几种,我们一起回顾。

  今天又讲了六种,分别是:群鹊倒笔势、连波势、羊角势、奋笔势、向背势和布棋势。这么一看,光“口”字就有十二种变化。可见草书之难,掌握不易,要下功夫。

  1.7.多个“口”

  了解了“口”的写法,接下来就可以用了。所谓多个“口”,就是一个字中出现两个“口”,或者三个、四个,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写。

  两个“口”,最容易想到的就是“回”字。“回”字本来是回转的意思,犹如水中的漩涡。小篆“回”写大口套小口,但古文还保持原来写法。草书“回”出自小篆,大口用铁围势,小口用两点羊角势。但这种写法容易跟“四”相混,当然“四”字扁一点。比较安全的写法是中间多加一点,这一点是起区别作用的。草书中容易混淆的字,往往其中一个加点以区别。如隶书中“士”和“土”容易混,也会在“土”字上加一点。王羲之写“回”,中间也有显著的一点。

  这样一来,大口还是铁围势,里面小口是飞带势。

  再来看看迴转的“迴”,多了一个走之旁,这样一来没有容易相混的字了。智永关中本,“迴”中间还是有一点的,墨迹本“迴”中间没有加点。有学者认为,墨迹本是唐人临本,可以举出很多例子,有兴趣可能找来看看。

  孙过庭写“迴”有一点,他是学大王的,章草根底也好,前面说过了。怀素这个写法不够规范,最好不要学。

  并列的两个“口”还有,如“让”字。这个字笔画很多,自然要想点办法。取“口”字最简单的草化,每个“口”用一点替代,左右呼应,这是羊角势。余下的笔画怎样分笔势,可以有不同分法,等下我写在思考题中,请名位考虑。

  “坐”字,现在左右写两个人,隶书有写两个“口”的。如果每个“口”用羊角势两点,那就有了四点。古代“三”表示多,所以只要写三点就可以。智永《千字文》中的“坐”字,就是这样的。

  “严”,这字也有两个“口”,笔划多。隶书写法上面还多一竖,《乙瑛碑》就有。两个“口”各用一点,正好和中间一竖组成顾盼势。至于下面部分,后面课程会讲到。

  两个“口”竖排,构成“吕”字。“吕”字在甲骨文、金文中只是两个圈,并不是嘴巴。照《说文》解释是背脊骨,当然还有其他说法。到小篆,两个圈中间加了一小竖,表示彼此有联系。这样一来,隶书也分两种,或同金文,或同小篆。草书是不写中间一竖的,只写两个“口”字形。索靖《月仪帖》有两个“吕”字,一个“口”用奋笔势,另一个用节耳华势。不过他写节耳化势,一点放平了,看起来也有点像奋笔势。怀素写“吕”,规规矩矩写两个节耳化势。

  今草可见智永《千字文》墨迹本或关中本,整个“吕”字写成竖笔势两开。其实是上面的“口”用一撇,下面的用奋笔势,连在一起就是竖笔势两开。

  “宫”字,在甲骨文、金文中可以看到,这是一栋房子,里面的方块就是室,有时候两个室重叠,表示两室相连。秦以前普通人住所也可以称“宫”,假如“黄简艺术工作室”在那个时候,简称就是“黄宫”。但秦汉以后只有皇帝居所可以称为“宫”,令人扼腕。智永《真草千字文》中的“宫”字,下面“吕”,这次老老实实写了两个节耳化势。

  三个“口”,最常见就是“品”字。汉魏两晋书法作品中,我只找到索靖写的这一个。但这个“品”写法有点疑问,左下角的“口”似乎是竖横。索靖会把捺笔写得很平,如这个“人”字的一捺。如果据此推理,这个左下角的“口”就是竖加捺点。这显然不是常规,只能视为偶然发生的孤例。宋代米芾《论草书帖》有一个“品”字,上面的“口”用一点替代,下面两个“口”各用两点。这个草化方法不算好,因为下面四点可以省略为三点。北宫故宫祝允明《牡丹赋》中有一个“品”,下面正是用三点表示两个“口”。

  “操”字右上角是个“品”字,智永写过这个字。上面“口”用一个三角形,玉函化势。下面两个“口”各用一点替代;但两个点连写就是一横,第六课“草书规则”讲过。如果把下面“木”字那一横也拆出来,和三个“口”可组成一个三开竖笔势。那这个“操”字,左边提手旁是戈法,右旁上面是三开竖笔势,下面是顾盼势。怀素《小草千字文》的“操”,三个口各用一点,组成鸡头势,下面的“木”是群鹊化势。就取势而言,不如智永好,看起来有点像“采”。

  四个“口”,如“器”字。这个字中的“口”为器具之口,有犬守着。草化是每个“口”都用一点替代,中间“犬”字的“大”,本来是横、撇、捺,草变为横、撇、横,成为奋笔势一开半。“犬”字的一点,跟右上角的“口”那一点结合,所以右上角这个“口”和其他三个不同。今草根本省略“犬”字一点,如智永所书。

  今天就讲这些,谢谢各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