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州医学生活馆 / 疑难杂症偏方 ... / 解建国应用虫类药治疗疑难顽怪病经验介绍

分享

   

解建国应用虫类药治疗疑难顽怪病经验介绍

2019-11-08  河州医学...

第 1267 期

作者 / 1曹鹏 2赵莹莹 指导:解建国 1大连医科大学 2大连市中心医院

编辑 / 许奇 ⊙ 校对 / 钱秀华

解建国教授为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中心医院中医大科系主任,出生于医学世家,为首届国医大师张学文教授直嫡真传弟子,国家级名老中医、并授予“中医大师”称号,现为国家级重点示范学科带头人,博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长期从事中医药治疗疑难顽怪病的临床及科研工作40余年。解教授常教导我辈:治疗疾病尤其是久病、疑难怪病、顽固性疾病,根据不同体质及病程酌选虫药,常收事半功倍之功,正如叶天士所言“久则邪正混处其间,草木不能见效,当以虫蚁疏通逐邪”。笔者师从解教授攻读硕士学位,今将解教授运用包括虫部、介部的虫类药治疗疑难顽怪病经验进行总结,以飨同道。

中医对虫类药物的应用有着悠久的历史,其实,所谓的虫类药物并非仅指“虫”,而是对动物类药物的总称,《本草纲目》就把动物分为虫、鳞、介、禽、兽五部,其药源广泛,疗效独特。虫类药性偏辛咸,辛能通络,咸能软坚,因而具有攻坚破积、活血化瘀、熄风定痉、通阳散结等功效,并可祛风、利湿、行气,以分消有形之邪。解教授不仅喜用虫部药,而且擅用介部药,其中虫部药包括全蝎、蜈蚣、地龙、僵蚕、九香虫等,介部药包括龟甲、鳖甲、穿山甲、牡蛎等,常获良效。

1 虫部

1.1 全蝎、蜈蚣:全蝎味辛咸性平,有毒,入肝经,功能息风止痉、攻毒散结、通络止痛;蜈蚣味辛性温,有毒,入肝经,功能息风止痉、攻毒散结、通络止痛。治疗风寒湿痹日久不愈,筋脉拘挛,甚则关节变形之顽痹,解教授常在附子、黄芪、桂枝、川芎、木瓜、桑枝、杜仲、桑寄生、续断等药中加用全蝎、蜈蚣。因顽痹日久不愈致肝肾亏虚、气血不足,故以杜仲、桑寄生、续断补益肝肾而强壮筋骨;黄芪、川芎益气活血,寓“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之意;桂枝温经散寒,通利血脉,更取辛温大热之附子,附子常用量25 g起,以温散走窜,祛寒除湿,蠲痹止痛;“久病入络”者加入全蝎、蜈蚣搜风通络止痛,临床获效实佳。

在治疗顽固性偏正头痛时,解教授喜用全蝎、蜈蚣。曾治顽固性头痛20余年的患者,辨证为肝郁肾虚,在疏肝解郁、补肾活血的同时加以全蝎、蜈蚣,取其“迅速飞走诸灵”之性,获得良效;在治疗瘰疬结核时,常在茯苓、竹茹、浙贝母、玄参、生牡蛎、白芥子等祛湿化痰、通络散结之品中加入全蝎、蜈蚣,以消坚化毒散结,盖“虫蚁搜剔之品,其穿透筋骨,通达经络,破瘀消坚之功远非草木之品所能及”;在治疗风中经络时,常以补阳还五汤为主方加入蜈蚣、全蝎,能搜剔络中风邪瘀滞,通行血脉;在治疗痉挛抽搐时,加全蝎、蜈蚣以息风止痉。

此外,解教授喜用蜈蚣于妇科各疾病中。如治疗月经量少,用益母草、王不留行的同时加用蜈蚣以加强活血通经之力;在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腺肌症、子宫肌瘤等疼痛甚、瘕块大等顽症患者的辨证处方中加入蜈蚣以散结聚,破瘀血,止顽痛。正如《医学衷中参西录》所云:“蜈蚣,走窜之力最速,内而脏腑,外而经络,凡气血凝聚之处皆能开之”。

1.2 僵蚕:僵蚕辛咸微温,入肺、肝经,僵而不腐,得清化之气,治风化痰,散结行经。在治疗眩晕、顽固性头痛时,辨证为脾虚痰湿中阻者,常于半夏、白术、天麻、茯苓、白扁豆、泽泻、车前子等祛湿化痰之品中加入僵蚕、全蝎、蜈蚣、地龙等,取《临证指南医案》“虫蚁迅速飞走诸灵,俾飞者升,走者降,血无凝着,气可宣通”之义。飞者升,如僵蚕;地行者降,如地龙、全蝎、蜈蚣。全蝎、蜈蚣等性降爬行而下走,能攻坚破积;僵蚕味辛气薄,僵而不腐,得清气为最,可升阳中之阳,又可降浊清滞,化瘀散结,故善治痰浊瘀血互结顽症。

僵蚕气味薄、浮而升,兼有化痰之功,故在治疗咽痛时加入僵蚕以化痰散结止痛,如属痰湿中阻者,加入滑石、白豆蔻、苍术、茯苓等,如属风热上攻者,加入桔梗、生甘草等。解教授曾治疗一患者自诉无明显诱因咽痛如人掐多年,多方求医无效,辨以祛湿化痰为主,加入僵蚕以其性偏浮、升且走窜之性化痰止痛,药进七剂后咽痛明显好转。治疗皮肤瘙痒症时,在土茯苓、苦参、荆芥、防风等祛风除湿之品中加入僵蚕以祛风通络、脱敏止痒。

另外,僵蚕味辛气薄,苦燥恶湿,故能胜风除湿,清热解郁,解教授常将僵蚕运用于治疗临床症状表现为全身乏力、头重如裹、肢体困重、脘腹痞闷、纳食乏味呆滞等一派湿阻之征合并疑难病证的疾病,常合用白豆蔻、藿香、泽泻、薏苡仁、半夏等祛湿化痰之品。

1.3 地龙:地龙味咸寒,入肝、脾、膀胱经,性善走窜,具清热熄风、通络、平喘、利尿之功效。解教授治疗癌症患者时常加入地龙,曾治疗一喉癌术后患者,在桔梗、木蝴蝶、射干、玄参等清热化痰、凉血利咽等药中加入地龙,取其苦寒清热、咸寒散结之功。现代药理学表明,地龙有抗肿瘤的作用。治疗肝阳上亢引起不寐,在柴胡、白芍、酸枣仁、琥珀、夜交藤等疏肝柔肝、安神解郁之品中加入地龙,取其清热平肝镇静的作用。曾治疗一顽固性失眠10余年的患者伴有烦躁、头晕、便溏,解教授辨其为肝阳上亢,以生白芍、天、酸枣仁、地龙、夜交藤、车前子各25 g,夏枯草、陈皮、砂仁、琥珀、龟板各10 g,川芎、柴胡、小茴香各15 g,怀牛膝20 g,药进七剂后睡眠质量改善。治疗风痰眩晕、头痛时,常以半夏白术天麻汤为主方加入地龙取攻冲走窜、通畅经络之性以祛瘀涤痰、通窍镇静。治疗中风后经络不通、半身不遂或骨髓纤维化引起的双下肢无力致行走困难或进行性延髓麻痹引起的吐词不清吞咽困难时,常加入地龙,取其力善专走、通经活络、周行全身以行药力之功。

1.4 其它:九香虫,味咸温香散,能“壮脾肾之元阳,理胸隔之凝滞”,功善理气止痛、散寒行滞、温肾助阳。在治疗肝胃不和之脘闷腹胀、胁肋作痛、胃脘疼痛时,解教授喜于党参、白术、茯苓、陈皮、木香、砂仁、紫苏等理气健脾之品中加入九香虫以温通行滞、理气止痛;另外,在治疗肾阳不足引起的肾虚阳痿、腰膝酸痛时,常加入九香虫以补肾助阳、壮阳起痿。

蝉蜕为土木余气所化,其体轻浮、其气轻虚,故能疏散风热,清热透疹,又善清肝经风热,能祛风解痉,镇静安神,解教授认为,蝉蜕质体轻清,甘寒清热,走于上,启闭开窍效果甚妙,故临床常用于治疗耳鸣。

水蛭,味咸苦气平,咸入血走血,苦泄结,咸苦并行,张锡纯认为,水蛭能“破瘀血而不伤新血,专入血分不损气分”,解教授多用其治疗妇人恶血、瘀血、月闭、血瘕积聚,并配伍路路通、泽兰等活血利水通经之品,正所谓“血蓄膀胱,则水道不通,血散而膀胱得气化之职,水道不求其利而自利矣”。

在治疗皮肤病时,喜用乌梢蛇配合土茯苓、苦参、荆芥、防风治疗各类皮肤病血热毒蕴型者,乌梢蛇有搜风活血除湿之效;治疗风邪引起的皮肤病,乌梢蛇具熄风止痒、走窜搜风之力。曾治疗顽固性牛皮癣20余年的患者,解教授以祛风化湿凉血为法,加入乌梢蛇、僵蚕、鳖甲、龟甲,服药7剂,瘙痒明显减轻。

五倍子,为盐肤木叶上的虫瘿,主要由五倍子蚜寄生而成,《本草纲目》将其归于虫部,解教授在治疗习惯性流产、胚胎停育等各种不孕症时,喜用五倍子、枸杞子、菟丝子、五味子、覆盆子合用,尤其是针对肝郁肾虚型,配伍柴胡、当归、白芍、香附、郁金、桑寄生等疏肝补肾之品,临床常获喜效。

例1:顾某,男,66岁,因右上肢静止性震颤2年就诊。2年前无明显诱因突发右上肢静止性震颤,今年3月22日因急性脑梗塞于瓦房店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入院,出院后震颤未加重。症见:患者面部表情呆滞,右上肢筋脉拘急,肌强直,震颤,静止时明显,激动或紧张时加重,随意运动时可减轻或暂时消失,伴有失眠多梦,急躁易怒,腰膝酸软,咽干不欲饮,舌红、苔黄腻,脉弦细。诊断:颤证。辨证:气虚血瘀,肝肾阴虚风动。治则:益气活血,滋养肝肾,熄风定搐。处方:炙黄芪80 g,川芎、地龙、赤芍、茯神、白术、车前子、生白芍、天冬、玄参各25 g,全蝎、僵蚕、龟板各10 g,蜈蚣1条。服药21剂后,震颤较前明显好转,嘱调方继服1月:炙黄芪80 g,生白芍40 g,天冬30 g,川芎、地龙、赤芍、茯神、白术、车前子、玄参、泽泻各25 g,全蝎、僵蚕、龟板、鳖甲各10 g,蜈蚣1条。

2 介部

2.1 龟甲、鳖甲:龟甲甘咸寒质重,入肝、肾、心经,为滋阴益肾、养血补心之佳品。鳖甲,入肝、肾经,既善滋阴清热、潜阳熄风,又擅软坚散结。解教授认为两者功效相似,临床上常取单味药或两药相须为用。在治疗癌症时,解教授常喜用龟甲、鳖甲,如解氏肝癌1号和2号方即柴胡、当归、白芍、西洋参、炙黄芪等疏肝、益气的药物中加入龟甲、鳖甲、鸡内金、牡蛎等咸寒质重之品以软坚散结。在治疗怪证如无明发热时,喜用银柴胡、胡黄连、知母、黄柏等清虚热、凉血之品中,加入龟甲、鳖甲、白芍以滋补肝肾退虚热。

曾遇一患者1年来自觉七窍冒火、身体燥热、欲躺地为快的患者,解教授用生地黄、熟地黄、石膏、黄连等清热泻火、凉血生津之品加入龟甲、鳖甲以滋阴清热,7剂药后初诊诸症便有改善。在治疗阴虚血热型肾炎时,在熟地黄、山茱萸、杜仲、茜草等滋肾、止血药中加入龟甲以益肾清热止血;治疗阴虚血热型崩漏、月经过多时,加入龟甲以滋补肾阴固冲任,又能清热止血。在治疗心虚之惊悸、失眠时,加入龟甲养血补心合煅龙齿、龙眼肉、远志、琥珀等药物相须为用进一步促进安神的作用。

解教授在治疗肝肾阴虚型眩晕、头痛时喜用龟甲、鳖甲滋补肝肾、育阴潜阳以壮水助阳。在治疗气阴两虚引起的顽固性汗证时,常在黄芪、白术、防风、麻黄根等益气固表止汗之品中加入龟甲、鳖甲,以其咸寒直入阴分、滋阴清热、入络搜邪;在治疗难治病表现为手足瘈疭时,解教授常辨其为肝肾阴虚致水不涵木、虚风内动,常以龟甲、鳖甲潜镇之品以滋阴潜阳、重镇息风。

2.2 穿山甲:穿山甲咸、寒,入肝、胃经,功善活血化瘀,通经下乳,消肿排脓。解教授在治疗月经量少甚或闭经时,常加入穿山甲、路路通、泽兰以活血通经。另外,解教授治疗小儿病时,常加入穿山甲、龟甲、鸡内金三药。龟甲滋补肝肾、安神潜阳、敛汗;鸡内金补脾消食,《本草纲目》言“治小儿食疟,疗大人(小便)淋漓、反胃,消酒积,主喉闭、乳蛾,一切口疮,牙疳诸疮”;穿山甲,性喜走窜,能“宣通脏腑,贯彻经络”,健脾助运,消积杀虫,宁神益智,《日华子本草》言“治小儿惊邪,痔漏、恶疮、疥癣”。三药合用,补先后天,标本兼治。

2.3 牡蛎:牡蛎咸涩微寒,质重沉降,入肝、肾经。牡蛎有生用和煅用之分,生用既为平肝潜阳之要药,又长于软坚散结;煅用既能收敛固涩,而止滑脱,又能制酸止痛。在治疗脂肪瘤、肌瘤、结节、各类癌症时,解教授常喜用浙贝母、玄参、生牡蛎以消痰软坚散结。治疗顽固性汗证、遗精、滑精时,常使用煅牡蛎并与煅龙骨相须为用,共奏收敛固涩、止汗止遗之效。另外,解教授还常将煅龙骨、煅牡蛎合用治疗心律失常,曾治疗顽固性心率失常表现为心率过速的患者,将煅龙骨、煅牡蛎用至60 g,进14剂药后心率恢复正常。

例2:汤某,女,4岁,因梦呓1年初诊。患儿1年前无明显诱因晚上睡眠时频繁地说梦话,并偶伴有哭闹、烦躁不安。曾于大连市某医院就诊,西医建议补钙,服用补钙剂1年,未有改善。诊见:患儿形体消瘦,面色无华,纳可,五心烦热,耳鸣,大便干燥,每天1次,寐差,多梦。舌红、苔薄,脉细。诊断:梦呓。辨证:食积内热。治则:消食化积,滋阴清热安神。处方:太子参、龟板、槟榔、陈皮、胡黄连各5 g,穿山甲、灯芯草各3 g,鸡内金7 g,焦山楂、酸枣仁、生地黄各10 g,蝉蜕2 g。服药各3剂,晚上说梦话次数较前减少,睡眠质量较前改善。嘱巩固继服7剂。

I 版权声明: 本文摘自《新中医》2015年第5期第22-24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