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最好DOC / 11001个人原创... / 淡蓝的海水

0 0

   

淡蓝的海水

原创
2019-11-09  有你最好D...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变透明,世界是否都已让黑色的思想禁闭。如果有一天我可以飞,世界是否都已让沉重的喘息推挤? ——题记

四年前的一个夏日夜晚,一个叫可轩的男孩在他最爱的淡蓝色海水中,结束了自己原本充满活力的生命……

有时候,回忆应该像垃圾一样丢弃 。

六年前,我认识了一个有着天使般脸庞的男孩,他叫可轩。我很喜欢他纯黑色的眼眸,因为他看起来很亮,就如天上的星星般散发着一种耀眼的光芒,使人醉心。

我们的关系在夏日那燥热的空气中如茶花般开的很盛,却也清醒……

我们常常在清晨一起去山顶看日出,在傍晚时,互相依偎着听潮汐,他常常在我耳边清唱那首《ALWAYS MY LOVE》,绵绵的,甜甜的,感觉就像围巾般柔软…那是段至今让我无法忘记的美好回忆。可在一年后的一个清晨,可轩却因血癌晚期住进了医院,在那白的刺眼的房间中,他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双眼也再没有了那慑人的光芒。可轩不止一次的拉着我的手,吃力的告诉我他想去海边,他想念那淡蓝色的海水。可我望着他,却也无能为力。看着他那苍白的脸,我的心在滴血,我多想能够帮他分担痛苦呀!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我给他带去了一本《挪威的森林》和一支新鲜的黄玫瑰,我微笑着告诉他,我从小就很喜欢黄玫瑰,因为它是完美的诠释。我看到了从可轩眼中一闪而过的兴奋。

那天夜晚,我们互相依偎着睡着了,我能感觉到来自他灵魂深处最原始的呼吸,一阵一阵起伏不定。午夜,我被窗外的冷风吹醒了,睁开眼,却发现身旁空空如也,我嗖的一下站起来,但却没有再追出去。因为我预感到可轩得到了完美,那是个醉人的完美,一个让人心碎的完美…

在床头《挪威的森林》中,我找到了一张纸条,上面是可轩熟悉的笔记:“我会站在星星上,微笑,让我永远照耀你”,将那张纸又拿到鼻尖嗅了嗅,可以闻到一股清晰的苏打水的味道,转过头,窗外的一切都没有变,只是我的灵魂飞走了,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一滴眼泪划落下来,带着我的所有疑问…

不知为什么,自那以后,我便开始相信这世上有天使,我能感觉得到他常常落在我的肩头,对我微笑。我轻轻的唱起了那首《ALWAYS MY LOVE》……

对于这样一个我,当自己想起来时,也不禁怀疑面前的这个我的灵魂深处,是否还躲藏着另外一个我?

两年后的一个下午,在我的窗前,我遇见了这样一个男孩,他轻轻抬起头望着我,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我看到了他的眼睛,一双眼眸闪亮如夏夜的星星。我从里面听到了清澈的,没有附加任何感情色彩的灵魂的声音。好像可轩。

窗外的光线越来越柔和,很快黄昏就来了,玫瑰色的空气中参杂着一种喜悦又哀伤的气味。我交握双手伏在桌上,静静等待预感中属于我们的故事。

在后来的接触中,我知道了他的名字,翔野。我们一起上课,一起下学,每天都看似很快乐,那是一种隐藏着某种不安定因素的快乐。每当到了夜晚,我总有种想哭的冲动,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透过眼皮,看以看见台灯照在上面的橘黄色的光线,再睁开眼睛,觉的有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是有天使来过了吗?

我终于知道,自己是无法忘记可轩的,无法忘记他的一切,他的声音,他的气味,他的皮肤,他的笑,我看见透过眼皮的红红的阳光,感觉翔野像一尾鱼般悄然划出了我的视野。听见窗外的鸟叫和属于清晨空气中的花香。吃早餐时,杯盘轻轻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来往小巷中上班的人和车。然后我又朦朦胧胧的睡去,梦见了那双清澈的眼睛和冒着白色气泡的淡蓝色海水。

坐在窗前,我轻轻翻开那本《挪威的森林》,当最后一页纸从手中划落时,我仿佛看见了可轩的笑脸。啪的一声,整个人,慢慢慢慢的沉下去,沉到哪里也不知道,只知道很黑,很暗,想哭,或许还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大概是用了全部的精神在看吧,觉得自己仿佛顺着文章淡蓝色的泡沫水被洗涤了。我真的像翔野所说的那样,失去了爱与被爱的能力吗?

夜晚,我又感觉到了海水那柔柔的触感,昏黄的色彩和泥土味道得空气。我突然很想像可轩那样将自己浸没,也许真到那时,我才可以寻回可轩,寻回我的灵魂。

其实有时候觉得痛苦并不是真的很痛,痛苦只是一个笼统的形容词而已,里面包含的东西真的很多呦!甚至回有许多快乐与甜蜜呢!也许有一天,我真的会承受到一种巨大的,像是痛苦的情绪,可到那时,我已经学会说“不怕”了,是真的不怕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