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赵 / 读书 / 唐伯虎,世人只把风流韵事附会在他身上,...

分享

   

唐伯虎,世人只把风流韵事附会在他身上,却不知他被学渣毁了一生

2019-11-09  古稀老人赵

唐伯虎,世人只把风流韵事附会在他身上,却不知他被学渣毁了一生


秋风起,秋雨落,秋意浓,扇子已是无用之物。收拾屋子,发现一把从苏州带回来的纸扇,我一向是没有买旅游纪念品的习惯的,能让我买下它,纯粹是因为扇子上有一首《桃花庵歌》,而且书法还不错,十块钱,也不占地方。

提及唐伯虎,每个人都会笑着接,点秋香呢。这位风流才子的形象更是让星爷演绎得深入人心。正史中对唐伯虎的记载,不过寥寥二百来字,而且还是附在《明史.徐祯卿传》的后面,然而在野史、在民间,他是个响当当的人物。相传他刻有一枚“江南第一才子”的印章,还传他有九个老婆,还扮成小书童混进华府带走秋香,其实这些都是演绎出来的,不过他的才华是实打实的,他诗书画三绝,有明一代少有人及。真实的情况就是,这位玩世不恭又才华横溢的疯癫人物,一生被厄运撞得七荤八素。

1470年,大明王朝迎来它的第九任君主,我们将历史的镜头转向苏州,一个富庶繁华的江南城市,当时苏州城共有六个城门,其中阊门也就是西门,是苏州城最繁华的商业一条街CBD中心。这一年是庚寅年,二月初四,时令已近惊蛰,万物从沉睡中苏醒,在阊门的弄里,一个婴儿发出他抵达人间的第一声啼哭,出生的年份就是他的名字——唐寅,寅年肖虎,长子为伯,是为伯虎,九个月后,另一个婴儿也在苏州降生,他就是唐寅一生的挚交文徵明。多年后,这两个人将分别占据江南四大才子的重要席位。

唐寅的父母是一家小酒馆的老板,彼时的阊门,楼阁林立,商贾云集,酒肆的生意很好,唐寅的童年在殷实的家境中成长,然而在封建时代,商人是最末的阶层,社会地位低贱,父母能做的也就是在经济上提供好的教育条件,希望儿子能考取功名光耀门楣。好在唐寅聪慧异常,也很争气,但在家学熏陶上,还是远不能和祖辈父辈都是名臣大儒的文徵明祝枝山之流相比。可想,在少年读书时代,唐寅的读书环境是往来无鸿儒,有的是酒肆大堂的喧闹,三教九流的来去,他一定穿过肉山酒海,路过贩夫走卒,还要在忙碌时进厨房帮忙打下手。关于这段记忆,唐寅自己是这样记述的:“计仆少年,居身屠酤,鼓刀涤血。”因此,在他的成长中,闭门读书与鼓刀涤血一直是齐头并进的事,左手风雅右手世俗,成年之后的唐寅放浪不羁,不拘礼法也就能窥探一二了。

唐伯虎,世人只把风流韵事附会在他身上,却不知他被学渣毁了一生

波澜不惊的成长生活在24岁时被打破了,连遭了父母妻子儿子妹妹相继去世这一系列重大人生打击,痛定思痛,他开始改变过去随心所欲的生活,在好友祝枝山的劝说下,他潜心读书,并在之后的乡试高中解元,第二年,唐寅赴京准备参加会试,他踌躇满志,志在必得,一切好像快要到达人生的巅峰。然而,命运的阴霾已经弥散开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正在等着不谙世事的唐伯虎。

会试途中,唐伯虎结识了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同路赴京赶考的江阴巨富之子徐经,这位徐经,就是后来著名的旅行家徐霞客的曾祖父。在京中待考的日子,徐经花重金结交唐伯虎,承担了唐在京中的一切开销,两人经常切磋学问,谈论试题,他们还遍访京中名流,包括当时的主考官之一程敏政,事实上,程敏政对唐伯虎的才情早就有所耳闻,也十分赏识他,而徐经拜访程敏政的目的绝不是唐伯虎仰慕前辈那样简单,他通过贿赂门僮买题,至于有没有泄露给唐伯虎真相就不得而知。那一年的科考试题异常怪癖,许多人都交了白卷,考官们在众多的试卷中看到了有且仅有的答对的两张——唐伯虎和徐经,程敏政听闻,喜出望外,一时激动而说了耐人寻味的话:“答对的一定是唐寅的!”而狂放的唐伯虎曾酒后狂言一定会高中状元,人狂没好事,狗狂挨砖头,其他举子垂头丧气,失魂落魄,唐寅却喜形于色,口出狂言,举子们怒了!加上考前他俩多次拜访程敏政,一时间坊间争相传谣,流言四起,群情激愤,很快就传到朝廷——主考官泄题。

此事的真相究竟如何,在当时和后来,都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有的说,试卷糊名主考官根本不可能点卷,有的说唐伯虎眼高于顶绝不会行贿买题,还有的说,其实就是明朝官场倾轧有政敌要打击程敏政,等等。不管如何,这事闹大了,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皇帝亲判,结局是:三人都下大狱受审,程敏政就地免职双开滚蛋,三年后郁郁而终,徐经削除仕籍,失意寡欢,客死京师,时年35岁。唐寅削除仕籍,出狱后被任命为到地方作小吏,但他以此为耻,坚决拒绝。这场“弘治春闱案”,彻底断送了唐伯虎的仕途。按照现代学者的研究,事情应该就是一个学渣的舞弊,连累了一个学霸,还毁掉了一个政治新星的前途。

唐伯虎,世人只把风流韵事附会在他身上,却不知他被学渣毁了一生

回到苏州的唐寅,生活窘迫,他闭门谢客,以“六如居士”自称。“六如”取自《金刚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空幻不实的,先有亲人离世,后有名利突降,最终仕途功名转头空,有与无之间,如梦如幻,如泡如影。也有人对六如做它解,但不管怎么说,在这稍纵即逝琐碎无常的尘世,是释家的空幻为唐寅开辟了一条安宁的路径,在沉痛悲凉的岁月中,带给他一丝慰藉。

对于一个满腹才华又狂放自大的人来说,仕途被判死刑,够残忍的。然而平静的闲居生活真的这么容易吗?老天爷似乎不肯放过唐伯虎。生活没有着落,还是要找点依靠,恰逢此时,江西的藩王宁王正在大举招揽人才,听说唐伯虎有才,欲招入麾下,行,作个幕僚也好,起码生活有保障了,说不定还可以施展才华。正当唐伯虎对生活有了希望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宁王要举兵造反!悉破秘密的唐伯虎一心想要逃走,可逃走谈何容易!被逼无奈,只好装疯甚至在大街上裸奔,宁王觉得实在太丢人,这样唐伯虎才得以脱身。

唐伯虎,世人只把风流韵事附会在他身上,却不知他被学渣毁了一生

先遭家难,功名受挫,跟错主子,九死一生,历经坎坷,唐寅心灰意冷了,他花了三年时间,在苏州城西北建成桃花坞,他拜师学画,潜心创作,此时,唐寅年已不惑,他在庭院里种了数十株桃花,养了一池金鱼,对他来说,最好的人生不过是读书作画,赏花观鱼了。可以说,唐寅是中国历史上典型的怀才不遇际遇坎坷的知识分子,世人只把风流韵事附会在他身上,把这位才气和傲气逼人的艺术家弄得俗气了,虽然他靠这点俗气家喻户晓,虽然他确实是放浪,虽然他确实混迹于花街,但他要是知道你只八卦,没有好好地看他的画,读他的诗,肯定要生气。

唐寅自称“桃花仙人”,他在《桃花庵歌》这样写:“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整首诗几乎不需要翻译,采用大量口语,不拘礼法,尤其“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两句广为流传,很多人读这首诗都解读成安贫乐道的旷达胸怀和诗酒逍遥的人生境界,其实我觉得这种淡然和看穿恰恰是对生活的无奈的抵抗,是用血和泪换来的生命之重,绝不是轻松的。时间是衡量人类一切希望和欲望的尺度,其结局也仍然不免要归结到虚无,归结到不可抗拒的人生宿命。

唐伯虎,世人只把风流韵事附会在他身上,却不知他被学渣毁了一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