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庐剑客 / 待分类 / 夏雨

分享

   

夏雨

2019-11-21  青庐剑客

       今年这个夏,就笼在一片清凉的雨声里。虽然有时也会天晴,但晴总不过三两日,便会一下就又两三天,下下停停,停停下下,但是决不象秋天的雨水那样痴缠,沾着些愁云让人惨凄欲绝的。相反,它下得爽爽净净痛痛快快,把那一片时时欲来的暑气轻巧巧的挡在了门外,让世界总是一片清凉凉的样子。

  而雨声,是最让人爱,也是无处不在的。最爱的东西无处不在,这本身当然就是一件足够欣幸的事情了。而夏日的雨滴,大则轰轰,中则唰唰,小则沥沥,正是雨的三个音部,等到雨打在房顶,枝头,草底,水面,或者柏油马路上雨伞上善感的心上,就会变幻出哆瑞咪发嗦啦西多种音符,用无数双看不见的纤素手把那无数根雨丝弹奏出一片繁密的交响,天地之间,心里身外,竟全是一片雨的倾诉了。这雨声所带来的美感,是带着水凌凌的一丝凉意的,也是于凉意里带着一缕暖洋洋的温情的,那一份雨情雨意,也是那些绮窗绣帘挡也挡不住的,还是呢,可以让你在一片雨声里眠着,也可以让你在一片雨声里醒着的。

  

  这样的夏日,是好久不曾有过的了,这让我仿佛回到2003年,好象也是这样一种情景的,叮叮咚咚叮叮,把漫长的夏日奏成一部抒情的长曲。而今人事依旧,雨声依旧,算来竟已是隔了十五年的烟雨了。十五年,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短,是暗自流逝了无痕迹的,但你若要非要找时,痕迹总会有吧,只是不在眼前,而在你的心底,额头,镜中,所以是属于那种不找也罢的。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当年蒋捷是坐在秋风里、僧庐下听雨,这就有些太过悲凉的味道了。这悲凉是夏雨里奔跑的少年们所不会懂得的,但又何必要他们懂呢,但愿他们永远也不要懂吧。雨如针线,是被谁的手捏着,最善于牵引人物,穿透时空的,把你的心事啊情事都一颗颗地串起来,从从前串到今日,从北国穿到南方,直串成一串绝好的故事,只让你做了这故事的主角。这故事啊,有多少荡气回肠,只有你知道,有多少委婉曲折,也只有你知道,就连许多最细微的情节,本已是遗忘了的,可经这雨声只那么轻轻地一带,就会重又牵牵连连枝叶婆娑地记起来,渐渐清晰、鲜艳、生动,越是细微的细节,就越发是耐人寻味,越发是令人忘情了。

          

  想来,这雨总是情的。它让我独坐窗前,把我的前生后世事,都细细地,做一番打理。

  这夏天的雨。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