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不疑 / 生活兴趣 / 专门聊聊历史上的“蓝青峰”,揭秘《邪不...

分享

   

专门聊聊历史上的“蓝青峰”,揭秘《邪不压正》背后的家国往事

2019-11-24  知行不疑
蓝青峰,历史真有其人吗

钱钟书先生有句名言:“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悠远君却以为,如果不认识下蛋的鸡,那吃鸡蛋的乐趣都要减少了一半。能认识下蛋的鸡实在是一件必要而又有趣的事情。

姜文的《邪不压正》,是以民国北平为舞台上映的一部大戏,源于一位海外作家张北海的小说《侠隐》。影片中的蓝青峰是个关系复杂、身份模糊,但却坚决抗日的人物,张北海在一次采访中亲口承认,书中“蓝青峰”这个人物就是以他老爹为原型创作出来的。这个历史上真实的“蓝青峰”到底是个什么人呢?悠远君用一篇文章让你看懂蓝青峰这个人,同时揭秘隐藏在《邪不压正》背后的家国往事

中国的山西有个五台县,近代以来出了两位鼎鼎大名的人物,国民党那边五台县名人是阎锡山,也就是影片中蓝青峰口中的老西,共产党那边五台县名人叫徐向前,共和国十大元帅之一。张子奇,张北海的父亲,蓝青峰的原型,名气没有这两位大,却也是五台县走出来的历史风云人物。

要说张子奇与阎锡山的关系真叫不浅,1894年出生的他,不仅是阎锡山的同乡,也是阎锡山曾经任教的山西陆军小学学生。武昌起义爆发时,年仅十六七岁的张子奇,就跟着阎锡山在山西太原起事响应。这正是影片中那霸气侧漏的句子“大清是叫我们给推翻的”来源

上图为上世纪三十年代阎锡山在老家五台县拍的全家福,现在阎锡山旧宅已经成为旅游景点。

只是乡亲关系也不是能包办一切的,张北海转述家人的回忆:当阎锡山在民国初年变成了一个军阀后,张子奇又开始反阎了,十八岁头上就已经有了不知几百大洋的悬赏(从年龄段上结合当时的历史,悠远君推测,是阎锡山拥戴袁世凯复辟,所以张子奇反了这位老乡亲,当然推测是否符合历史原貌,尚需要史料来验证)。于是张北海的祖父筹了一笔钱,赶紧让儿子逃命,这一逃就逃到了日本,还在早稻田大学就读拿了文凭,多年间仅偷偷回国一次,与张北海的母亲结婚,就连张北海的大姐张文英也是在日本出生的。

他一生真实的面貌,就像影片中的蓝青峰一样神神秘秘,扑朔迷离,悠远君推测就是儿子张北海也不能了解全貌。

上图中的三位人物,都与张子奇有着不同时期的联系:从左至右,分别为冯玉祥,蒋介石,阎锡山。

从日本回来后,张子奇于1933年参加了冯玉祥组织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传说他曾经考察过苏俄,是否就发生在这段时间呢?尚不得而知。但也是这段时间前后,他引导中共内蒙古特委书记郑丕烈叛变,投向了军统。而当1936年西安事变发生后,张子奇又在西安现身了,与著名的托派张慕陶一起反对和平解决西安事变。

张慕陶及家人旧照。1933年1月,他被中共派到冯玉祥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中工作,可能这一时期与张子奇结识。

因为与冯玉祥的渊源,由西北军余部整编的29军众位将领都与张子奇极为熟稔。张自忠就任天津市长后,张子奇被任命为天津电话局长,时间大概在1936到1937年七七事变之前,正是《侠隐》故事发生的年代,而张子奇最小的儿子原名张文艺的张北海,也正是1936年出生于北平。为了庆贺他出生,冯玉祥将军特别赠送了一块欧米茄怀表作为贺礼

这一时期,蒋介石南京政府已经在日本逼迫下签定了《何梅协定》,中央军退出平津,华北“自治”,宋哲元的29军成为了这一地区的实际掌控者。等到七七事变爆发后,7月28日中午,29军在南苑作战失利,副军长佟麟阁、132师师长赵登禹先后阵亡,消息传入北平城,29军首脑宋哲元、秦德纯、冯治安、张自忠等人举行紧急会议,作出了宋哲元率二十九军主力撤出北平的决策,并留下张自忠代理市长在北平做最后的维持。日军于8月8日进入了北平城,司令官香月清司立即下令搜捕张将军。这正是影片中蓝青峰念念不忘要营救张将军的历史背景

1937年春,29军在北平举行军事会议,前右起:张维潘、张自忠、宋哲元、刘汝明、石友三,后右起:冯治安、赵登禹、何基沣。

要说张子奇一生中最值得称道的事迹,就发生在卢沟桥事变前后的平津地区,1937-1939年这个时间段。1937年日军进入北平城后,经张子奇帮助从京津沦陷区逃往大后方的,除了张自忠将军外,还有二十九军高层干部的众多眷属。不过这只是他当时的秘密工作之一

张自忠将军在抗日战场上壮烈牺牲后,忠骸移厝重庆雨台山,至友及旧部冯治安、张子奇、刘振山、黄维纲、邢仲采等人最后亲视封墓。注意:这里排在冯治安之后的就是张子奇。

日本占领平津地区的同时,天津市区在租界外的电话分局全部被日军接管。电话三局位于英租界内,珍珠港事变前,尚未与英美等国撕破脸的日本人,无法动用武力进入租界,实施自己垄断天津电讯业的企图。张子奇和另外一位军统特务,利用电话局地下室的一间小屋,与重庆保持着秘密电台的联络。同时,又和中共的地下组织一起,来了一次小小的国共合作,坚决拒绝日军接管电话局。1938年10月,一起参与抗交电话局的总工程师朱彭寿被日寇绑架并惨死敌手,张子奇看到自己已无法在天津立足,就于1939年初乘坐外国轮船经香港前往西南大后方,受到了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接见。当年在天津的抗日精英中已经有“天津三宝”之说,“天津三宝者,电话局长张子奇,电报局长王若僖,英租界工部局的李麻子(汉元)是也。”这三个人都是抗日的中坚分子。

天津电话局三局的建筑已经被拆掉了,这里附上一张英租界的老照片,大家自己脑补吧。

抗战胜利后,张子奇以天津副市长,军统局设计委员的身份出任天津敌伪财产清查委员会主任,说白了,就是做了天津地区日伪产业的接收大员。说起抗战后的接收大员,了解那段历史的人会立刻联想到另外四个字“五子登科”。

最早“五子登科”是一个民间故事,说的是五代后周时期燕山府窦禹钧,五个儿子都品学兼优,先后登科及第,故称“五子登科”。《三字经》中以:“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的句子来颂扬他,这里寄托了一般人家期望子弟成才得取功名的向往。而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接收要员们往往借收复之机大捞一把,“金子、房子、票子、车子、女子(汉奸的妻妾)”是接收大员巧取豪夺的对象,被讽刺为新“五子登科”。那个年代的影片不少也揭示了这一现象。

《一江春水向东流》是由蔡楚生、郑君里导演并编剧,白杨、陶金、舒绣文、上官云珠等主演的故事片。该片于1947年在中国上映 ,主要讲述了一个家庭在中国抗日战争巨变之时发生的悲欢离合的故事。

这期间的张子奇,曾协助王世襄从两个日本人手中为国家追回过一批珍贵的文物。尔后,却因为民族资本家孙仲山而栽了跟头。1947年,张子奇以查处敌伪产业的名义,向天津市法院提起对孙仲山的公诉,法院立刻以汉奸嫌疑查封了孙仲山位于天津的住宅,逮捕了大中银行天津银行的经理、孙仲山第五子孙经纶,将其羁押在了天津警备司令部,还下令查封了北平、天津的大中银行。

孙仲山可不是一般的民族资本家,是从四川长寿走出的一代侠商。学徒出身,却凭10吊钱闯天津,之后靠经营面粉成巨富。自清末民初时起,就横跨政商两界,晚清曾得那桐、袁世凯、端方、盛宣怀等人提携。民国年间六十大寿时,段祺瑞、吴佩孚均赠了寿匾。顺带提一句,他除了办大中银行,还办过重庆留法预备学校,邓小平曾在此就读。

位于重庆的留法预备学校旧址

张子奇在天津的作为一传到远在上海的孙仲山那里,他马上赶往南京向财政部进行交涉,并与交通银行接洽合作,确保了大中银行转危为安,同时又向南京政府司法部状告张子奇坑害大中银行一案

到了1948年初,经过了三个月的关押,并没有能查出孙经纶的任何罪证,孙经纶被保释,对孙家的起诉撤销,被查封的资产也全部启封。虽然讨回了公道,但依然给孙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这之后张子奇被免去了天津市副市长的职务。到 1948年底,平津战役即将揭开序幕,张子奇偕同家人离开北平、天津,转居南京,再迁居到了台湾。像那个年代的人一样,他想着有一天叶落归根,即使今生不能回到家乡,死后也要安葬在五台山金岗库村老家。但去世后,仍健在的太太做下了决定,还是安葬在了台北。

蓝青峰的人物原型——张子奇的人生故事书写完了,民国的江山在他们手里打下来的,也在他们手里亡掉了。他儿子的人生故事,却又延续了下去,和父亲相比,儿子的人生飘泊故事并不逊色,走过的山路过的水,比父亲还要多还要远。

原文为原创,首次发表于我本人的公众号: 悠远说

不知真实的历史故事与电影中的比较,哪种让你感觉更精彩?

欢迎关注公众号悠远说, 更欢迎大家分享文章。谢谢大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