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居士 / 景点旅游 / 一花五叶法禅意 四寺五祖弘佛性(下)

0 0

   

一花五叶法禅意 四寺五祖弘佛性(下)

原创
2019-11-27  平面居士
 秋高气爽,菊黄桂香。

一晚好睡,次日卯辰间,神清怡情,心花开爽。再乘陈师傅的“五菱”,沐浴晨风,沿路满面都是成熟的味道。约莫20分钟,小车跐溜,就来到东山脚下。

下车便是平敝旷阔东山大道。那一高两低金色刹顶形同亭阁式的三座宝塔,气宇轩昂的建筑就矗立在东山脚下。五祖寺游客服务中心营造得殿宇崇宏,法相瑰丽,一点也不落伍于九洲大地其它显要庙宇壮丽伟观。一座金碧辉煌的集园林、曲廊、茂林,水池、亭阁为一体的禅文化、食宿与休闲大型综合体,让人感到是脱离了梵境步入了富丽现代物欲世界。
图片

图片

图片

五祖景区只要15元购买上下山交通费用,包括信男善女斋饭都是免费的。在等待第一班上山交通车前,听雨晃荡到中心广场东首,那里有座建于北宋1121年的“释迦多宝如来宝塔。”

    五级八角粗石塔体,通高6米余。多宝如来宝塔坐落于近年修葺的石基上,孑然独立,野草零乱,显得凄凉而寥落。图片

图片听雨40年前,来五祖寺游玩时,没上山汽车,自然是徒步。于时,行走该是东山古道,必定迈过一天门,二天门,也观看过三千佛塔和七宗禅园,而以古山门为对称点的东、西塔林因不在视线内应没有面临。果真当时这些古建造有其形制,不是后来仿建的话,听雨是在无意中面见。可如今想来,记忆都被风吹雨打去,不能搜刮到丝毫残存。

二祖慧可洛阳武牢人,540年承继达摩禅宗衣钵后,是为躲避其它宗派的忌恨和毒害,而辗转千里来到舒州司空山。筚路褴褛南下至皖南以启山林,个中原由非是“衣冠南渡”。由于隋文帝、唐德宗对慧可创立中国禅宗的历史地位高度的评价。禅宗扎根于南方,“一花五叶”,发展日盛,慧可功不可没。正如赵朴初所说的那样:“没有慧可,就没有中国的禅宗。”

三祖僧粲谒拜二祖,当有四十开外的年龄,大约在552年这位身患风疾的中原白丁,经慧可大师开示、醍醐灌顶,在司空山三祖洞安心修禅数十年,承接衣钵,传灯化物,弘扬禅说,606年示寂时将锡杖递给了道信。

592年年仅12岁,出生湖北本地司马道信,来到古皖国皖山南麓谷口凤形山山谷寺(三祖寺前身),一面稚气虔诚匍匐于莲花座下,稽拜僧粲大德,研习禅宗。首提“游化为务”的传法方式,开创了“农禅并重”的禅风。26岁时被三祖授以袈裟食钵,道信在双峰山下接过禅旨,汤去三面,宣化承流。唐太宗李世民慕四祖名望,多次派使者迎其入宫,道信坚辞不去,被赐以紫衣。由此,四祖攒足了名望,随而,禅教兴发,受粉开花。图片
图片

图片五祖寺院交通车在新修的柏油路上几个打弯,就将香客游人送到东山山腰五祖寺门前。

图片“上承达摩一派,下传能秀两家。”高大台基上五祖寺山门殿高昂,中间的空门紧闭,无相、无作门洞开。山门面左石栏杆中有一棵青檀,植于1700年前晋朝,说来神奇,此株青檀因其能发出叹息声曾数次躲过劫难。寺院内五祖殿东面也有一棵青檀,说是弘忍五祖所莳,年轮比山门外寻棵小340年左右。青檀又称油朴树有除湿消肿药用,而今两棵青檀仍林柯如盖,枝叶繁茂。五祖寺一共有六棵。
    在青檀树东下方也有座飞虹桥,不过它的两边青砖雕花拱劵门楣却刻写的是的禅意的“放下着”、“莫错过。”从西边“莫错过”桥门走过,顶面台阶上是求儿塔。说是求儿得子者背向塔身正中洞口,将钱投入洞中就可得子。飞虹桥,始建于元代,横跨谷涧,状如飞虹,单孔发券,长33.65米,高8.45米。如四祖门前不同的是该桥两侧由青砖砌壁,桥上完全是座条形通透的房屋。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飞虹桥右前方几米,是古山门。一座用青麻石柳筑而成的单拱劵,初垒为唐855年,城楼式样,现拱劵仅存一层劵石,两端劵肩也仅与起劵线齐平。听雨拙眼,从风化和被雨雪风霜侵蚀程度看去,只多也就百年上下。

山门楼后是高悬宋真宗“敕赐”真慧禅寺---天王殿。单檐歇山顶,黄墙灰瓦,彩绘檐梁,斗拱厚重。与其后身大雄宝殿一起重修于1986年。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寺庙通常的布局,天王殿后身同一对称轴线上是主殿---大雄宝殿。五祖大雄宝殿重檐翘角,淡兰色门、檐,建筑面积865.7平方米,是中南地区最大的一座,在全国佛教丛林中堪称“一枝独秀”。引听雨注意的是门前碑首镌刻两条螭龙的“天下禅林”石碑,以及大殿左墙上“作狮子吼”牌匾。让人记起了迎江寺中乾隆题写的“善狮子吼”匾额。

一排黄壁小瓦马头墙,一溜檐红墙花格窗。那形如皖南民居的青砖瓦房,隐若相识,也唤醒了听雨封存四十年的记忆。

“酉来卯叶”,毗卢殿门上题刻之意是佛法枝繁叶茂(佛经写于贝叶上)。麻城殿是五祖遗存下来的正殿,它位于大雄宝殿后身,真身殿前排。殿的东首是观音殿、伽蓝财神殿;西首是圣母殿、方丈院、地藏殿和流响。麻城殿紧后就是真身殿,它的东西两边分别是大小寮,僧人们的歇息处。图片

图片湖北麻城与五祖寺相距两百多公里。唐时,一个五祖寺高僧在麻城显示了法术,折服了当地百姓。于是信众背负砖瓦,送到黄梅,筑起了毗卢殿,这就是毗卢殿又名麻城殿的来由。现今,在大雄宝殿和毗卢殿前就见到堆放的写有名姓的小青瓦,听雨猜想当是檀主们为兴振佛寺所捐出的敬献,象征意义大于物质作用。

真身殿一正两厢二层花格窗铺面形式,清代木结构建筑,门上方挂有“真身殿”匾额,中间为主殿,两厢为钟鼓亭。殿内地面仍是陈旧驳落的石板,斑剥不整,大小不一。香案上存放着据说是某居士奉敬的一组“五具足”(香炉一尊,烛台和花瓶各一对),价值5W金色景泰兰花瓶,雍容华贵,非同寻常物品。门前两旁大柱上塑有金色巨龙,门头上横梁雕成空心二龙戏珠,屋顶上有九龙盖顶,两侧均用雕花砖砌。正殿北墙木质欢门后面为“法雨塔”,五祖真身即藏于此。图片

图片

    在真身殿和老祖寺,都恭听了两位老年女居士向听雨滔滔宣讲的关于五祖弘忍大师的传奇身世。圣母殿,说是武则天所赐名,是为纪念五祖弘忍母亲周夫人所建。弘忍601年出生于黄梅县濯港,悲催的命运如摩西诞生于埃及和古罗马创始人罗慕路斯和罗慕斯出生于台伯河时同出一辙。后面的桥段耳熟:这位仿同于耶稣母亲玛丽亚不婚而孕的女人,不堪世俗及家人的唾弃,无奈将弘忍放进水沟,任其自生自灭。第二跑去再看,见小弘忍啼哭声洪亮,仍浮于水面,又将弘忍抱入怀中。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七年后,弘忍被四祖收纳为徒,从此,弘忍就走上了光大禅门嗣业。图片

乌台诗案,苏轼贬谪黄州,常举足登临东山,与五祖寺主持师戒关系莫逆,如同法印大师一般,品诗谈禅,啜茗取笑。某日,苏学士酒醺回寺,敲门问沙弥“秃驴何在?”沙弥脑袋灵光,随口一句:东坡吃草。苏轼不仅不恼,反而冁然一笑。后来,东坡流泉石壁上便留下了苏轼“流响”和“法泉”石刻。

图片
    五祖方丈室有“六祖慧能坠腰石”和“宋代五祖寺玉印。”来前见过介绍说:慧能个小力弱,乍来时,五祖安排其在柴房打杂。舂米踩不起来碓杆,就在腰间系一块石头。六祖显名后,有人在石头上刻着“六祖坠腰石”、“龙朔元年”。据说广东韶关六祖祖庭南华寺也有一块六祖附腰石,孰真孰假网上能查到相关考证。另一件文物是以汉白玉雕刻的“天下祖庭大满身宝印”。印身为正方体,印座上刻有“宋真宗皇帝于景德年间敕雕”字样。 

听雨但见圣母殿右方的方丈院不见方丈室,方丈院前篱笆扉和院门都紧闭,门都进不了,休谈观看千年“文物。”图片

图片也许听说过慧能和神秀,他俩分别为南禅宗和北禅宗创始人。一个是来自南粤的目不识丁的苦孩子,一位是学富五车的中原富家子弟,两人俱是慧根显盛、灵性通透。唐代某年,五祖令高足各应一偈。神秀口颂:身为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慧能唱喏:菩提本无树,明镜也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慧能领悟高出一筹,对佛意禅机参悟更精到、更深透。尽管胡适等大师对慧能仅凭一偈而承接五祖衣钵表示怀疑,可慧能被奉为六祖祖是不争的事实,广东韶关南禅寺以六祖祖庭而声名显赫,为僧人俗子所向往,确立了在震旦佛教宗派显要位置。

真身殿拐过东边的一小巷,在殿的后身,迎面石阶右栏杆望柱上刻“通天路”三字。此处的篁筱茂竹,夹着陡峭踏道,登上的轩砌。正面有三间破落的瓦房落坐在山脚与覆钵式宝塔之间。泥抹的黄色墙面近半已脱落,露出了乱石垒砌的墙体,细心凝神才能看清门楣上依稀有“祖师殿”三个字。殿内光线幽暗,简陋的佛堂里有一瘦小老媪,听雨一打听是个虔诚居士,十多年居守着这几间几乎坍塌的民房,延续着那摇曳不定的点点香火,时而敲击着钟磬,让寒酸的禅房断续飘出来的隐约的梵音呗曲。门前的石体覆钵式宝塔,3.5米,刻着“五祖大满宝塔”,也就是五祖宝塔,相传建制于1932年,后来弘忍真身被火化之后,其若干舍利子,葬于此塔之下。图片图片


图片
    
   

祖师殿后有条登东山峰顶的小径。这条羊肠小道,除少量光滑石背路段或陡急拐弯处有人工凿出简陋脚踏石槽外,基本就是上山僧俗们,脚步踩出来的山野小路。图片
图片

图片在这条自然踏出的山径之上和沿途两边有象石、讲经台、般若亭、舍身崖及其下方“桃源洞”和“授法洞”、洗手池、莲花池等等。

图片在东山峰顶白莲峰,古时有一株白莲,是弘忍大师亲手栽种,存活了几百年。明清以后,莲池荒废。1976年,修建白莲峰电视差转台时在莲池取土,挖出七颗古莲子,植入池内,第二年居然芙蓉满池。

白莲峰斜向东北方走去,不远有一块巨石,石上有一个洼陷,长宽不到两尺,深不足一尺。久旱不干,久雨不满,池中始终只有半池水。这个池子名叫“洗手池”,说是弘忍初建寺时,在白莲峰上的一块自然岩石上凿的。洗手能除晦气,从“文革”时期开始,它也失灵了——常常干涸。图片图片

        听雨攀上顶峰时,但见在白莲峰上,正在营造一座金壁辉煌,由黄铜打造的金顶大殿和“禅定八景”等文化景观工程,投资1.5亿。

在金顶工地,一位中年打工妇女,向山峰西北指着说前面还有好玩的地方。顺着她指的方向,听雨顺山势曲折而下,步入了一段已放弃建造停工的没有游人的西栈道,碎枝乱叶布满其中,栏杆也出现倾斜或断裂。走过一二公里抵达栈道尽头,一方玻璃观光平台和一条琉璃索道也已弃用,锈迹斑斑,建筑垃圾遍布。原想从此路下山,不料此路不通,只能沿着来路,匆忙下山。
图片

图片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