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辽宁本溪高明达 2019-11-29

过去,本溪市有本溪钢铁公司、本溪矿务局、本溪合金厂、北台钢铁厂等多家国有大型企业,企业职工达数十万之多;还有本溪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等几家大制药厂;以及住在市内、郊区,在市内以及郊区上班的各级政府、事业单位等公务人员;在本溪周边地区,还有本溪钢铁公司和本溪矿务局的大小分厂或工矿企业;遍布市区及城乡。

像本钢的歪头山铁矿,南芬露天铁矿、选矿,牛心台煤矿,田师傅粘土矿等。这些厂矿的工人有的住在市内,有的住在城市的周边村镇,本溪市的工业人口估计在全国能排在首位。

本溪市平山区的桥头镇属于郊区村镇,离市内大约有30华里左右,有5万人居住,就有3万多人在本溪市的各个企业、厂矿、政府、事业单位等上班,农业人口非常少。

那时候,本溪地区的农业人口依靠国家的返销粮生活。就是农民一年打下的粮食不够自己吃,依靠国家政策从其它地方调拨粮食,农村才有一年的基本口粮。农村有很多城镇“人口”,在市内或企业上班。

这些上班族上、下班距离远,本溪是山区,公路交通不便,主要是依靠铁路部门的客运通勤车运送。那时候,管坐火车上下班的工作人员叫“通勤职工”。

“通勤职工”在从南至北的铁路线上比较多,从本钢的南芬铁矿到歪头山铁矿这一线,途经七八个火车站。车行十分、八分钟到一站,整个行程大约要1个多小时时间;还有从西到东一线,就是从寒岭、北台、到本溪;本溪经温泉、小市等站到田师傅这一线。

从南到北这一线,“通勤职工”比较多,铁路运输比较繁忙。火车从南芬站发车,分为甲乙两条铁路线。一条途径金坑、桥头、福金沟、本溪、威宁到石桥子、歪头山,这是乙线;另一条在本溪站分开,经本溪湖、火连寨,到石桥子、歪头山,这是甲线。

沈阳铁路局的铁路职工,也有从本溪到沈阳、苏家屯通勤上班的。所以,这一线的铁路,每天都有来回数趟铁路“通勤车”,运载“通勤职工”。

其实,铁路运送本溪“通勤职工”上下班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日伪时期就已经开始了。1905年,“日俄战争”日本战胜了俄国,便开始在东北不闲着的到处探矿、找矿、建矿、建厂,开发东北的各种资源。他们在本溪湖成立了煤铁公司,建矿挖煤,修建炼铁厂。

那时候,日本人在本溪湖上班,在郊区桥头镇开设了日本人的住宅区,修建了河边别墅、民宅和花园、水上公园等生活设施。白天坐火车到本溪湖煤铁公司上班,晚上坐火车回到桥头镇居住。桥头镇也有一些在日本公司工作的百姓也跟着“通勤”上下班。

20世纪70年代,在桥头镇戴家堡子村有一位70多岁的尹大爷,他给我们讲述过这段历史。早先,他在桥头的日本商人家做仆人,烧锅炉。17岁的时候,日本商人把他安排到本溪湖铁路学开火车,当了一名铁路火车司机,他每天就从桥头坐火车到本溪湖上班。

建国后,1953年,国家大力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本溪市作为一座工业化城市,曾一度被国务院列为“直辖市”,市政建设直接归国务院冶金部领导。大规模的工业化建设,使本溪市的工矿企业不断扩大增多,“通勤职工”也越来越多,并形成了铁路运输繁忙的产业化规模。在本溪市周边的镇、乡、村,几乎都有在工矿企业上班的职工。

铁路车站除本溪站外,其它都是小站。一间小小的售票兼候车室,甚至不过二、三十平方米;两排椅子,能坐20人就不简单了;车站站台只有一到两个。

有时候,只一个站台,两边、双向都来了列车,不熟悉的人或者着急的人,甚至会上错车。我们单位就有,连我都坐错过车。掐着时间到火车站,买完车票一看车来了,不见火车头朝哪个方向?直接上车,等车一开,看方向不对?知道自己上错车了。

别看站小,各个小站的站台上都是人挨人的人满为患。列车上更是拥挤不堪,我们现在有时候看印度国家的火车上到处是人,甚至连火车头、车厢门口站的都是人。这种画面在当时铁路运输的本溪“通勤列车”上也是常见现象,见怪不怪。

通勤职工都是一伙一伙的,有的是一个单位的,有的是家在一起住邻居街坊。为了不耽误个人休息时间,一伙一伙的“通勤职工”都有分工。像“值班”一样,今天你先到车站,上车占座位;明天是我“值班,”先上车占坐席;后天轮到他“值班,”提前从家走,先上车占坐。那时候,哪排队上车啊!都是相互拥挤,像打“打仗冲锋”一样冲上火车,胜者为王。

上车后,啪!两条腿一拦,一人横上两排坐,不让别人坐,等自己的伙伴。车快开了,人上来齐了,开始铺开“战场”打扑克。车厢里喧闹非凡,打扑克的,聊天的,吸烟的,干什么的都有。

“通勤职工”手里都拿着一个网兜或袋子,里面是饭盒,饭盒里放的是米和菜,也有带现成饭菜的。带米的到单位,把米淘一淘,放在锅炉上。中午到饭点了,饭熟了,菜也热了。

到了下午或傍晚,“通勤职工”再次聚集在火车站,继续乘车回家。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个甲子过去了,“通勤职工”大军在铁路,从上世纪的5.60年代,到21世纪的2018年,逐步消失在铁路运输的视野之中------。

时代的列车还在前行,铁路运输也在变革,不管社会如何走向?我们追随的是社会发展的脚步。铁路“通勤职工”消失了,伴随而来的是一种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我记住了这个日子,不管是不是从这一天开始的?还是结束的?2018年的9月20号,早上我依然乘坐6点05分开的4322次列车,这是唯一一趟铁路原通勤列车去沈阳,但这趟车已经不在歪头山站停车了?这就预示着:铁路已经不再赋予本溪“通勤职工”上下班的运输任务,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结局。在沈丹铁路线上,运送一座城市“通勤职工”的历史结束了,这段历史将成为当地人永久的怀念和记忆。

目前,铁路仍然担负从本溪到北台的“通勤职工”运送任务;担负着本溪铁路“通勤职工”从本溪到苏家屯和沈阳上班的输送任务。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日伪时期盖的本溪火车站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1973年盖的本溪火车站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2013年盖的本溪火车站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日伪时期盖的本溪火车站站台上的老旧天桥 本溪八大怪之一“天桥没有盖儿”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经过天桥上下班的“通勤职工”陆续下车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挤上车站天桥上下班的“通勤职工”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本溪火车站的天桥旧照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本溪钢铁公司在本溪是最大的国有企业 过去号称30万职工队伍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坐落在本溪市区的本溪钢铁公司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从火车站就可以看到本钢的厂区 过去每天有上万人的通勤职工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本溪是山城 公里交通过去不便 铁路运输量大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本溪在群山环抱之中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过去的本溪市平山区桥头镇民居 这里有上万人在本溪工作上班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20世纪30年代日本人在本溪市桥头镇盖的别墅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日本侵略时留下的桥头住宅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这趟列车原来通勤职工最多 特别是本溪到歪头山上班的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检票时我发现怎么没有了通勤职工的队伍?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列车通过本溪太子河大桥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没有了通勤职工 列车上乘客稀少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有个别铁路职工在沈阳苏家屯上班通勤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过去这些座位都是满的 现在空着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列车通过沈阳浑河大桥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沈丹线“通勤职工”大军消失了 一个时代正在结束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列车在前行 时代在进步 生活和工作方式都在变革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我们追随的是社会进步的脚步

消失在沈丹铁路运输线上的本溪通勤职工大军 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