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756228 / 待分类 / 生命不仅仅如此 122

0 0

   

生命不仅仅如此 122

2019-12-06  772756228

    昨天自己忘记了今天是“家庭妇女日”,只有老老实实再写一篇。明天是家庭妇女的日子了哈,后天见!

    写得匆忙,一定也有错字,不再花费时间仔细修正了,大家一起挑挑……

   

    轻轻唱响了《清静经》。午饭时间了。

    在山上的生活每天都是几乎一模一样的。简单、单调到如果不是亲自“身入”,想一想都会害怕:由一日“三餐”——我们是辟谷功,划分了上午、下午的练功,抄写经文,和晚上道长的讲课。

    所有人们日常喜欢的,习惯的,不知不觉难以割舍的比如像逛街,看电影、电视,尽兴喝酒聊天欢聚,K歌,等等一切的城市的、乡镇的生活,都悄然隐遁在竹影山雾之外了。没有人讨论,疑虑“我们是不是应该这样生活”,但是每一个人都在这样看似单调的日子里面,怡然自得,每一日都过得有滋有味。偶尔听见有仙友打电话,都是“你们来,感受一下,特好……”,而不是“……我都待不住了……尽快下山”之类。

    在午饭的《清静经》轻柔唱响的时候,我再一次看见了每一个人面容之上日益沉着的宁静,安逸,生命自在的和谐。每一个人,每一张面容都是很美的,我才知道,“好看”,“难看”的,根本不是五官长相,是不同的人心里洋溢出来的东西。就像动物的脸,小猫小狗的脸,没有一张不是好看的,“美丽”的。人的脸其实也一样,宁静祥和的,就美丽,充满欲求的就比较丑陋,越离谱的欲求,可能越狰狞……以后要好好观察,“看相”,呵呵!

    大家跟随道长下楼。途中多思多虑的无话不说有提问了——

    无话不说:“道长,再怎么着,我是俗人。俗人就得面对生死,面对生死我就无法克制喜怒哀乐,这个是情不自禁。虽然道理我们都懂,就是庄子说的那一套我们都明白,但是明白了也不管用。人死了是很正常的,但是我们的情感怎么办?”

     道长:“你还是没有真的明白庄子说的。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宇宙中,信息是不灭的,就是说,我们是不死的,无非生的形式发生转变了。宇宙的大道理是,一切都会创生,一切也会消亡,‘天生天杀,道之理也’,我们之前讲过。作为一个修行的人,应该和道的显现同步,否则就游离在这个道体以外了。我们在道的种种呈现方式中感受到的好、坏、是非,是因为个体我与整体产生了排斥。像你说的一个人死了,其实我们都知道人死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是我们不喜欢,就像我们厌恶战争,厌恶疾病。我们从来没有深深地思考,疾病和战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有发生的这些都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我们以自己的观点,生出了很多情绪。我们不愿意看见我身边的亲人离去,尽管我知道这个离去的意义是非常积极的。但是我们因为有情,而不能够接受。这个有情就会生出很多的东西,会有贪求之心,总想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总想保留住本来该失去的东西。我们始终在一切正常应该有的现象,现实之中趋吉避凶,于是万有的痛苦产生了。”

    道长停顿。倾耳听着——

    道长:“你们听到了吗?你们每天都在抄写的清静经,抄的时候明白了吗?‘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惊其神;既惊其神,即著万物;既著万物,即生贪求;既生贪求,即是烦恼;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

    道长以一种没有抄写过“清静经”就根本无法跟上语速、无法听懂的速度,道出了这一节。

道长:“说的就是这个。道的目的不是要帮助我们在我们的生命中去找回一个更好的东西——不是的,修道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你能够回避苦难或者躲离死亡,让道来救助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修道的根本问题是要帮助我发现我自己,认识我自己,认知到这个宇宙中个人也好,宇宙也好,生命也好,他的根本的位置、根本的价值、根本的意义。于是我们在明白它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进入一个圆满的幸福状态。这个时候就是相比一般的人讲,要自信一些,充实一些,塌实一些。我们不能够、不可能去改变明天,或者下一分钟会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们可以改变我们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下一分钟要发生的事情。修行不是改变我们的生存环境,是改变我们面对依旧还是原来那个环境,还是依然要发生的那些事情时我们的心态。使我们能够在生活的各种现象面前,各种特殊景遇面前,都保持一种幸福和愉悦的心情。平和的心态。因为我们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状态,为什么我要去做。让我们明白本身的事情和我到底有什么样的关联?一切发生的事情和我们都是有关联的,无非我们有限的认知还不能够知道罢了。人要明道,悟道。”

    餐厅。坐下。

    面对正在陆续饱满的餐桌,小洁有所感悟:

    “道长,平时我们常说要惜福。珍惜,惜福,也是悟道吧?”

    道长:“我们还经常说‘要积德’。为什么说要惜福、要积德?我们常常以为自己看了一本书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远没有。你真的是你吗?我真的是我吗?”

    道长指着我们,也指问他自己。没人回答。原先可能我们会张嘴就说“是啊……”,但是,这些天的一点点进步,是知道了事情好像都不是这么表面,这么简单的……

    道长:“都以为我就是我,我是我的,这是人很大的一个错认,一个悲剧。你以为这几十公斤的身体就是自己的?这样认为是我们把自我狭隘住了,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有限的我,与无限的我隔离开了,我们也把宇宙的能力割断了。大部分人最关心的,都是自己身体的健康,比如说我们得了病,我们不知道我们得的这个病是很渺小,很简单的,如果说调动我们的潜能,或者与宇宙的能力比较起来,这个病太容易就解决了,但是我们把这种关系割断了。然后我们被我们自己欺骗了,被我们第一个层面的有意识欺骗了,而无意识、潜意识、和原意识,真正相关说明实相的,无法显现出来。在这种情景下,我们对我们自身由于缺乏认识,导致缺少了把握。我们常常觉得个体的我在获得东西,在学习到东西,在思考到东西,这些都是一个假象。我们有那么主动、那么智慧吗?比如说我们做成了一件事情,但是我们真的认为我们有能力做成一件事情吗?我们可以去采访成千上万个成功人士,他们都会说,‘要是当时错过了那个机会,没有见到那个人……最大的客观是:你不是你认识到的你,我也不是我自以为的我。”

    我:“那这个‘我’到底是谁呢?”

    道长:“这就是最重要的。认识自我是最关键的,这个‘我’是谁?有一个简单的道理我们要明白:生命的认知还有一个漫长的路程。东方的实证科学是从生命的内部揭示生命的状况,与西方惯常的从外部揭示身体的结构成为相辅相成的文化的互补。

    菜,上齐了。像一道无形的口令,封住了这个又一次被挑开的话题……

    这几日,大家从“无拘无束”的状况,渐渐过度到了有一些规矩了。比方吃饭,刚来几日一直是山下的习惯,边吃边说,滔滔不绝。道长一直奉陪,他的修为和发自内心的慈善,从来没有当面呵斥,或者修改我们“不要这样”,“不可以那样”,只是他自己吃得非常非常少。不知不觉中,分不清是哪一天,哪一餐了,好像大家恍然都意识到了,“悟到”了这个现象,吃饭的时候话语骤然少了。道长真正开始“吃饭”。

    但是每日餐后在饭桌边再聊一会儿的习惯,依旧在那时自然而然地延续着。

    大约40分钟之后。大家见吃的最悠缓,最规正的道长彻底放下了筷子(我们这些人,无论道长如何苦口婆心再三提示,还是改不了多年红尘积习,最细嚼慢咽的吃饭典范,也是道长吃饭速度的一倍之快!呵呵,这个计算法是要倒过来想的。其实应该说是道长吃饭速度的一半。说不清楚了……),重捡话题:

    “道长,我们从生命的内部揭示生命的状况,与西方的文化互补之后,就能够知道我是谁了吗?

    道长沉思。

    道长:“东方的证验学、我们东方的文化,与西方的实证科学,这两者是阴阳互补、缺一不可的。但是从另一个宏大角度来看,真理、真相也罢,文化也罢,科学也罢,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东方科学和西方科学,也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可能这样表述更加准确一点:文化在东方,或者文化在西方。任何东西只要它一旦存在,它就是世界共有的东西。这是一个原点。生命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我们有两个方式,一个是通过外在的努力去认知它,一个是通过内在的方式去了解它,这两者之间是同样一个东西的体和用,是我们人为地把它分开了。”

道长再次陷入沉思。

道长:“好好修行吧。最终你们自己都会知道,生命是什么,你是谁,我是谁。”

    像留下了一个科幻悬念,午餐结束了。

 

    我乖乖会房间练辟谷功。可能会早一点知道“我是谁”?

    之后又洗了好些衣服。有给狗狗洗澡弄湿了的衣服,有练功汗湿了的衣服……边干活边想道长半吞半吐的话,完全忘记了我已经是十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吃了。去三楼小露台晒衣服,看见飘洒了多天雨的天空,似乎晴朗了,有了一线的阳光。

    睡仙功之后,浑身的通畅疏朗。瘦到了真正的仙风道骨!一丝多余的脂肪都没有了,却是头脑清醒,充满活力,内心愉悦。我像是裂变出了另一个自己。而另一方面,在洗手间的镜子里面,我看见了瘦原来是这么难看的一个现实!

    小男也仿佛瘦成了一个中学生,薄薄的成了“一片”!胖子也有明显的变化,他完全成了瘦子,小腹平坦。

    我问胖子感觉怎么样?他说“幸福啊!”。

    胖子与小男的双脚,原先的皮肤都是非常的枯燥干裂,现在都变得平滑红润了。道长说,双脚这样明显的变化,证明的是内脏和循环系统的调整得到了好效果。那些调整和变化是我们自己看不到的,但是通过我们的手、足,可以看到悄悄改变的现象。

    我手心、手背的红斑点已经发展到了登峰造极。我心想,这是不是我身体内在的调整也应该是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了吧?

    窗外有虫子啾啾地叫。秋天的感觉渐渐浓郁。

    这十天过得真快啊!快得远远超乎我的估量。我原先以为会是“难熬”的……现在辟谷结束的日子还可以说“远没有到来”,我已经开始怀念辟谷的这些仙风道骨、不食五谷杂粮、只饮白水的日子了!真干净啊!

    真自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