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水无涯 / 唐诗宋词的故事 / 第2章——14张籍《节妇吟》

分享

   

第2章——14张籍《节妇吟》

2019-12-07  乐水无涯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张籍《节妇吟》)

    ——拒绝高官收买的张籍

《节妇吟》

张籍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

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

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垂,

       恨不相逢未嫁时。  

        张籍(约公元767~公元830年),唐代诗人。字文昌,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人,郡望苏州吴(今江苏苏州)。先世移居和州,遂为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人。世称“张水部”、“张司业”。张籍的乐府诗与王建齐名,并称“张王乐府”。著名诗篇有《塞下曲》、《征妇怨》、《采莲曲》、《江南曲》。

       这首诗是“寄东平李司空师道”,即是一首拒绝李师道而写的名作。安史之乱以后,藩镇割据,李师道正是当时藩镇之一的平卢淄青节度使,又冠以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头衔,权势极大,炙手可热。割据一方的藩镇,常常用各种手段,勾结、拉拢文人和中央官吏,一些不得志的文人和官吏也往往愿意依附他们,不过韩愈就非常反对文人独立品格的丧失,并曾作《送董邵南序》一文婉转地加以劝阻。张籍是韩门大弟子,他同样主张统一、反对藩镇分裂。这首诗便是诗人借用抒发男女情事之诗,委婉地表明自己的态度。题为《节妇吟》,即用以明志。

    汉乐府的《陌上桑》、《羽林郎》是历史上比较著名的婉拒诗,这首《节妇吟》似乎是从中脱胎而来,但却更为委婉含蓄。这里的“君”,喻指李师道,“妾”是自比。“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一句表明我已委身于朝廷,将要效忠于皇帝,你又许我金银富贵,将二人微妙的关系形象具体化,即明知我是有夫之妇,还要对我用情,语气中带微辞,含有一定的谴责之意,直接道出李师道的别有用心。

    第二句却笔锋一转,“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似乎妇人对“君”还是有情谊的,即为你情意所感,忍不住亲自把君所赠之明珠系在红罗襦上。表面看,是感谢李师道的知己,但是细细品味则能感觉到就是委婉的拒绝,我们的关系就只能到此了。妇人又说自己家的富贵气象,丈夫是执戟明光殿的卫士。既是表明心意,也略带警告地说:我夫君也是不好惹的,你最好小心点,不要太过分。通常在古典诗词中,以夫妇比喻君臣,这两句明确了自己的立场,自己是唐王朝的士大夫,心满意足,没有二心。

    感念您的一番美意和日月纯真之情,这是客气话,后面这半句才是重点。“我与丈夫誓同生死”,八个字斩钉截铁地申明己志,同时也规劝李师道,您就不用费心了!

    人总是迫于压力,委曲求全地在现实中行走。李师道位高权重,诗人毕竟还要为官生存,不敢去得罪,也不能得罪。所以,最后还要以深情语作结,一边流泪,一边还珠,言词委婉,似乎是自己生不逢时,有情有义却无缘无分。“一波三折”之后告诉李师道:感谢你的一番'好意’,但是我不得不拒绝。这就是张籍所要表达的,表达得十分委婉,恐怕李师道读了,也只能是深感惋惜,却又无可奈何,下次见面,还要眉目传情,只恨上天不公,没有让“有情”人终成一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