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天98 / 时代楷模 /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

0 0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2019-12-13  一中天98

01

蒋雯丽的父亲是工程师,在新疆工作,妈妈在安徽蚌埠铁路系统工作。蒋雯丽的妈妈去新疆探亲时怀上了她,因为经济不富裕,多张嘴养活不起,所以他们本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但在那个提倡多生孩子多光荣的年代,必须夫妻双方的单位签字,才能做人工流产。

妈妈决定留下她,生她的那天自己去了医院,在医院门口买了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刚吃完一根油条,觉得要生了,赶紧喝完豆浆,拿着一根油条跑进医院。1969年6月20日,蒋雯丽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小时候的蒋雯丽

蒋雯丽有两个姐姐,爷爷给大姐起名安第,二姐叫全第。 不过爷爷给第三个女孩起名文丽,文静又美丽的意思。大姐二姐也改名叫文娟、文媛。

蒋雯丽的妈妈没有生下儿子,自然不会得到公婆的喜欢,在生下文丽后,就带着孩子回到自己的父亲家。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蒋雯丽三姐妹

文丽的姥爷生于1886年,是中国最早的火车司机之一,给冯玉祥、白崇禧、李宗仁等大人物开过车,因为车开得稳当,李宗仁将军还赏过姥爷30块大洋。

姥爷有四个孩子,前三个都死于结核病,只有文丽的妈妈活了下来。

幼年的文丽有一头卷发,她常常想自己的头发为什么是卷的呢?想了半天恍然大悟:肯定是爸爸妈妈在新疆吃了很多羊肉,羊毛不是卷的吗?

文丽上了幼儿园,从早哭到晚,一直哭了一礼拜。姥爷把她接回了家,从此担当起照顾外孙女的职责,文丽也成了姥爷的小尾巴。姥爷去理发,她跟着;姥爷去会朋友,她跟着;姥爷去上厕所,她还是跟着。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我们天上见》

到了姥爷领工资的日子,姥爷把她举到窗口前,领来38元2角的工资。文丽的妈妈和姥爷都在铁路工作,每月两人工资加起来将近100元,在70年代也很奢侈了。

妈妈的工资全交给姥爷管理,姥爷就是在最困难的时期,烟酒茶糖都不会少,还要喝鸡汤吃红烧肉,还要买花买鱼,100元钱不够花,离发工资前的一个礼拜还要向别人借钱。

姥爷特别爱养花,养了一院子的花,修剪精美的盆景整齐地摆放在台阶上。院子里还有三个大鱼缸,里面养着颜色各异的金鱼,文丽每个星期都给三个大鱼缸来一次大换水。文丽用“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来形容她家的小院。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文丽与姥爷在家里的小院

姥爷喜欢广交朋友,每天的中饭、晚饭都会多放一副碗筷,以招待赶着饭点儿来的朋友。那个年代家家都不富裕,能吃饱饭就不错了,有一位五大三粗的叔叔天天到她家蹭饭,一顿吃好几碗饭,文丽心里很反感他,觉得这个人没脸没皮。

姥爷笑着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谁都有困难的时候,添双筷子,我们饿不死的。”

姥爷的朋友有画家、教师、京剧演员、会计、工人、工程师等,他家几乎天天高朋满座,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谈时政,谈文学,谈艺术,分享社会上的小道消息。

因为蒋雯丽的爸爸是工程师,所以他们家才有资格订《参考消息》。那时候唯一一份能够了解到世界上所发生的事情的报纸,就是《参考消息》。 文丽每天去取《参考消息》,拿回家里让大家传阅。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电影《我们天上见》

每逢大年三十,姥爷的朋友全集中在他家过年,文丽长大后才知道只有他们家是这样过年的。他们把姥爷当成自己的父亲,而姥爷也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儿子。

过年的时候,爷爷奶奶给他们每个孩子两元钱,姥爷给他们每人五元钱。七元钱在那个年代,真是富翁了,可以买不少好吃的零食。

文丽穿的都是大姐二姐的旧衣服,所以非常渴望拥有一件新衣服。终于有一天,文丽拥有一件新棉袄,又舍不得穿,盼到大年初一的早晨才穿,不小心一下子倒在融化了的雪地上,新棉袄粘上了一大块湿泥。

文丽大哭着回到了家,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人生的意义有时候很大,有时候很小,在这个时刻,文丽因为棉袄被弄脏了,觉得人生毫无意义了。

姥爷戴着老花眼镜,托着文丽的棉袄在炉火上烤,边烤边用小刷子一点一点地把泥刷掉。这件棉袄文丽穿了很多年,直到几十年后,炉火边那情景依然清晰地浮现在她的眼前。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文丽

02

那时是上山下乡的年代,姥爷担忧起文丽的未来,他的朋友曹老师劝他放宽心:“唐大爷,您老不用担心,我敢跟您打保票,到小文丽长大的时候,孩子们就不用再去上山下乡了。”

文丽的邻居有一个亲戚是蚌埠市体操队教练,姥爷请邻居帮忙,把她送去那个教练的麾下。姥爷希望她成为一名体操运动员,这样可以不必上山下乡了。

教练让文丽劈叉,从没练过功的她当然劈不下去,教练的两双大脚压在她瘦弱的两条小细腿上,咔嚓把她的腿掰直了,文丽眼泪哗哗流,歇斯底里的叫声响彻了天空。姥爷不忍心看下去,狠狠心走了。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我们天上见》

成为体操冠军是文丽的第一个理想,但教练对她很冷淡,从来没有教过她一次,文丽最终没有被吸收为市体操队的正式队员。正式队员都有体操服,文丽只能穿着自己的运动服和白球鞋,文丽缠着姥爷帮她缝一件体操服,姥爷给她买了一件蓝色的小号游泳衣,文丽便穿上了游泳衣练体操。

练体操的经历对文丽的演艺生涯有很大的影响,教练不管她,她就在旁边看,自己模仿着做,侧手翻空手翻都做得有板有眼,使她从小练就了很强的模仿能力,无形中培养了做演员的天赋。

在家里,父亲和叔叔抬着两个竹竿作为单杠,文丽就在杠子上翻出各种花样。姥爷就在床上看,非常开心。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我们天上见》

文丽对没有正式成为一名体操队员耿耿于怀,多年后她终于有机会问那个教练,教练说:“你的腿太长了,你肯定要长大个子的,做体操运动员是不合适的。”

这位教练确实有眼光,现在的蒋雯丽身高1.69米,的确不适合当体操运动员。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我们天上见

文丽6岁的时候,突然吵着要上学,妈妈说你还没到上学的年龄,7岁就可以上学了。文丽表现出倔强的一面:“我不管,你不让我去上学,我就去跳河!”

妈妈被吓着了,于是文丽成了铁路第二小学一年级分校的插班生,当时学校已经开学三个多月了,汉语拼音都学完了。文丽通过自学,只用了一个月汉语拼音就学会了。由于她没上过幼儿园,不知道该如何融入集体,与同学们打成一片。她对学习的热情和兴趣也没了。

那时候家家有好几个小孩,没有家长接送孩子上下学。只有文丽快90岁的姥爷是唯一一个每天接送孩子的家长。 姥爷说:“学校离家太远,不放心。”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我们天上见》

因为铁路二小离家太远,妈妈不忍心让姥爷每天辛苦接送,就把文丽转回了铁路四小,后来又转到了离家很近的延安路小学。

文丽转了好几个学校,在每个学校待不了多久就走了,所以从来没有被集体接受过。她的成绩报告单的评语里,永远都有这样一句话:不热爱集体,不团结同学。

文丽经常被同学们孤立和欺负,姥爷把全班同学请到家里,先热情地用糖果招待他们,接着发话:“听说,有一个女同学欺负我们家小文丽,你们回去告诉她,以后要是再这样,我就要去找你们老师了。”从此以后一切都变了,同学们热情地拉她一起跳皮筋,给她点心吃。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我们天上见》

姥爷生病住院了,文丽从小到大吃姥爷做的饭,现在轮到她坐在姥爷的病床边,一口一口地把饭喂到他嘴里。

姥爷生命的最后一天,双眼无神已经不能说话,却紧紧握住她的手,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珠,慢慢地滑了下来。

姥爷的遗言是不能火葬,那是1979年,政府不允许土葬了,于是他们一家将姥爷秘密土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爸爸和叔叔们用铁锹往棺材上填土。文丽站在那儿,看着坑里的土越埋越多,越埋越高。有一个声音对她说:“文丽,你的童年结束了。”

姥爷像一棵大树,孩子像一棵小树,小树慢慢成长,最后大树倒下了,小树长大了。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文丽与姥爷

03

1984年,蒋雯丽高考成绩离大学分数线差5分,虽然她是蚌埠市运动会跳高冠军加了两分,还是不够,最终上了一个技校——安徽水利电力学校。1986年蒋雯丽毕业后分配到蚌埠自来水公司,成了一名工人。

她的工作是去泵房看仪表。这个工作表面看上去很轻松,其实很危险,氯气一旦爆炸,人就没了。她扪心自问:我就这样过一辈子吗?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我一定要改变我的命运。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戴眼镜的蒋雯丽在蚌埠自来水厂

蒋雯丽有点文艺细胞,被赶鸭子上架负责单位的文艺演出,参加了省里乃至全国城建系统的汇演。在一次演出中,一位舞台总监告诉她:“你跳的舞蹈基本功不行,但表现力不错,不妨去试一试报考北京电影学院。”

蒋雯丽萌生了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念头,看到招生广告后赴京赶考。她事先没有找人辅导,无知者无畏,所以很放松。初试勉强过关,第二关是特长展示,她跳了舞蹈《乌苏里船歌》,尽管基本功不好,但她的表现力和想象力比专业演员有过之而无不及。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认出蒋雯丽和许晴了吗?

第三关有个题目是“讲一段你最难忘的故事”,蒋雯丽眼前马上浮起姥爷去世前的那一幕,如同打开了阀门,积攒多年的情感如潮水般涌出:

“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是我见姥爷最后一面的那一天,那一年我12岁。我是姥爷从小带大的。当时姥爷生病住院好几个月,我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他了。

有一天晚上,我妈妈要陪着几个阿姨看姥爷,我也跟着去了。在医院病房见到姥爷,我吓了一跳,我上次见他不是这样,这次他躺在白色的床单上,输着氧气,嘴巴周围都涂着紫药水,不知道为什么,姥爷的嘴巴张着,眼睛是睁着的,却浑浊得一点神也没有,好像已经不是很清醒了。

我当时就傻了,就蹲在他的床旁边直流眼泪。后来阿姨就跟我说不要流眼泪,如果流眼泪就千万不要把眼泪滴到他身上,这样对他不好。后来阿姨们要跟姥爷告别,她们跟他说话,姥爷什么反应也没有。她们一个一个跟姥爷握手,他的手一动不动没有知觉。我是最后一个跟姥爷握手的,当我的小手握上姥爷的手的时候,姥爷的大手突然紧紧握住了我的手,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姥爷知道是我。第二天姥爷就去世了。”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我们天上见》

蒋雯丽完全忘记了是考试,有灵魂出窍的感觉,仿佛时光倒流,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和姥爷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夏天的时候姥爷给她扇扇子,冬天的时候姥爷先起床,把她的小棉裤在炉子上烤热了,再叫她起床上学……

蒋雯丽讲得感人肺腑,声情并茂,催人泪下,深深感染了现场的每一个人。多年后她回顾那次考试:“我觉得冥冥之中是姥爷保佑我考上了电影学院。”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我们天上见》

接下来的小品考试题目是:“唐山大地震时,你正在外地出差,得知你的家被夷为平地,所有的亲人遇难,你回到家后来到你们家的废墟前,脚下是一片瓦砾,你这时的表现是怎么样的呢?”

蒋雯丽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德拉克罗瓦的油画《墓地上的孤女》,觉得那个女孩的状态就是该表现的状态,在别的考生倒地痛哭时,她找了一个角落,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目光呆滞。半晌,她慢慢地抬起头,仰望天空,两行热泪流了下来,此时无声胜有声,打动了主考官。她的这次考试被当作经典范例,至今仍然被电影学院教授上课时作为例子来引用。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考场上的蒋雯丽受到名画的启发表现出色

蒋雯丽大学第一年就开始拍戏,她拍的第一部电视剧《悬崖百合》就获得了飞天奖优秀女演员的提名,此后获奖不断,凭《牵手》《金婚》《幸福来敲门》《正阳门下小女人》成为中国唯一获得飞天金鹰白玉兰二轮满贯的演员,同时还凭《立春》获得金鸡奖影后,可以说是中国最优秀的女演员之一。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2009年,是姥爷去世30周年,蒋雯丽第一次当导演,拍摄了《我们天上见》纪念抚养自己长大的姥爷。蒋雯丽花了5年时间写剧本筹拍这部影片,北京人艺表演艺术家朱旭扮演了姥爷,还原了上世纪70年代,文丽与姥爷相依为命的日常生活,没有任何跌宕起伏的情节,就像一幅白描画。

影片中麦乳精、搪瓷杯和牙膏、蒸汽火车头等都勾起了各个年龄层次观众浓浓的怀旧情绪。不少观众表示,看完电影也开始想念自己逝去的亲人。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我们天上见》

2013年,蒋雯丽出版了散文随笔集《姥爷》,记录了内心深处的童年故事。她说:“姥爷和我,一个90岁,一个7岁,在70年代末,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他扶持我长大,我陪他走完人生的路,我想把这种生命传承的爱写出来。”

蒋雯丽和姥爷在70年代的生活,姥爷每月工资38元,抚养她长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