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gk4fz0yyf5h / 工笔画 / 行走的虎王 ——中国实力派画家军中虎王邵...

分享

   

行走的虎王 ——中国实力派画家军中虎王邵叶道的绘画艺术

2019-12-17  mengk4fz0...

朱希彬/文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在古老的中国画坛上,曾出现过无数名人骚客、昂首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今天,在这古老画坛上,又绽出一朵艺术奇葩,军中虎王邵叶道以“虎”画在中国画坛迅速崛起,并以独特的视角把:“把将军的风采与“虎”的精神有机地结合,构成一副前无古人的旷世之作,体现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意境美。”并将艺术与爱国、爱军之情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携其“虎”画,“扬民族精神,壮华夏声威;颂将军伟绩,树我军丰碑”而笑傲画坛,深为世人所瞩目。

他以雄强、搏大、奔放,洒脱多变,构图严谨的绘画风格笑傲画坛,且他才力、学养过人,于山水、人物、花卉、仕女、翎毛无所不擅,工笔写意无一不精。其师承多门,兼蓄并存融汇贯通。深得书画界60多位大师与我军800多名将军的呵护与追捧。

虎画篇:雄强博大 妙造自然

从艺四十余载,邵叶道以“虎”画在中国画坛迅速崛起,深为世人所瞩目。四十年如一日,从知虎、爱虎,直到画虎的邵叶道勤于探索、精研画理;锲而不舍、独辟蹊径,最终赋予“虎”以人文精神和某种人格化的底蕴与象征。

他的虎画始终突出一个新字,不管是画面的构成还是形和色,他都是出奇制胜,以“破旧”的心态入手,在“立新”中完成创作;他反思师承,从被人们奉定问则的陈法中挣脱出来,通过技法层面的突破去带动艺术语言的开拓。自此,属“虎”的叶道创作了一种独特而新颖的“画虎”艺术语言:不以强势的大线和泼洒的墨色取胜,而以出神入化的精微笔法与自然氛围的生态和谐见长;用色淡而厚,摒弃线条勾勒,把山水画中的皴擦技艺溶入没骨法中;对虎的神态精心刻画,工而不板,细而不腻,不强化光影而富有立体感,用皴擦与丝毛结合成功地表现了虎之皮毛的蓬松与亮泽;对虎的眼眶则注重用曲线勾勒而成眼帘,并用西法点睛,突出高光,以致画上之“虎”形神兼备、呼之欲出。

他笔下的“虎”更是独具个性、神态各异:它穿芦荡而轻捷机敏,汲清泉而憨态怡然;它行夜色,著苍凉,出涧谷,闻啸声;它卧荆棘,藏深沉,显儒将风范;它动山林,抖雄风,威镇四野……邵叶道先生的“虎”,威武、正气、雄伟、勇猛,亦不失安详与仁厚;邵叶道的虎,或蹲、或扑、或卧、或行,行者生威,静者寓雅,尽显王者风范。傅奎清首长评价说:“虎的威猛之态,勇猛之势、拔山之力,阳刚之气、矫健之美,无不象征我军将士的雄壮威武,借虎而抒发了军人的豪迈之情。”

有专家这样评价:“观其画,如沐虎威;观其画,如入山林;观其画,屏声息气;观其画,心旌震撼!”

在突出“虎”的主题表现的同时,邵叶道创造性地将冰雪山水融入到虎画作品中,不仅营造出了虎的生存环境,还给人一种奇异之美;既保留了中国画的“留白”传统,又使画面显得丰满滋润,鲜明地表达出画家圣洁崇高的艺术追求,白色的雪景与虎的皮毛的橙色景物点缀其间使画意变暖,让人们深切地体会到画家着力追求冷中寓暖,刚中含柔、清中见奇、朴中蕴美的艺术格调,进而使人领略到“虎踞群山,冷韵幽香”的隽永意味。画中的虎或置身于长白山林海雪域,或长啸于祁连山雪峰,或徜徉于春雪将溶的山涧小溪,将观者带入一个雄阔浑厚的艺术世界。从意境的开掘到情绪的渲染,从落笔看墨到定格赋彩……无一不是认真考虑,兢兢业业,无不表现出画家更加纯熟的艺术表现力保持传统追求传统的时候又新意迭出,充分表现出一个艺术家绘画创作的严谨态度和不倦的进取精神。

中国美术学院前院长肖峰先生盛赞称邵叶道的虎画:“将虎的精神和将军的气度、风采完美结合起来,体现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意境美”。中国著名古字画鉴定家、辽宁故宫博物馆馆长杨仁凯先生评价曰:“叶道作画别具风格、善能传神、独开生面。他善于在旧法的基础上摄取新法,体现自然。”著名美术评论家、博士生导师王伯敏先生认为:“叶道画虎,得虎神至为难得。”南京艺术学院教授、著名画家陈大羽称邵叶道的虎画是“笔墨传神、气概豪迈”。九十年代初,中国水彩画鼻祖画坛世纪老人李剑晨先生看了邵叶道的虎画,欣然为之补景,并“一锤定音”挥毫题词:“军中虎王”!启功先生评价邵叶道“画虎师虎入神韵”。著名书画家、艺术评论家钟艺称赞邵叶道为“当今中国艺术史上绝无仅有之一人”。

山水篇:峭岩奇峰 诗意山水

嵩华之秀,玄牝之灵,皆可得之于一图。

四十多年来,邵叶道在专攻工笔画的同时深入研究现代山水画并细心揣摩;他遍游大江南北,深入秀丽山川,将大自然的神隽之美尽收眼底并融会于心,溢于笔端。他在探索中创造了自己在山水画作上独特的艺术语言——采润、清新、空灵、气韵生动、恬淡优美的水墨风格;而且寻找了适合于发扬这一特长的主要对象—云壑、流水、飞瀑、小桥、奇峰、冰雪。

云林雪瀑,是大自然造就的没的源泉,他们能给不同的审美主题一各异的审美感受。宋代山水画大师郭熙认为:“山,以水为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采,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得烟云而秀媚。”这是人格化的审美观。邵叶道对此也深有感悟,因而他的创作总离不开这些素材,他将这些素材加以裁剪、创造、并予以精心的提炼而成为一系列的佳作。而他的山水画,与他人的不同之处在于将传统与现代完美地结合。大胆采用西画的表现手法,把注重内在精神气质的中国山水画与侧重外在形式的西方绘画有机融合,他用绚丽的色彩和多变的水墨成功地将大自然的阴柔之美与阳刚之美相交辉映,进一步丰富了彩墨山水的多元审美情趣。

含道应物,澄怀味象。邵叶道对此也深有感悟。他把山水作为传达情感的载体,抒发内心的情绪,用笔墨的浓淡、点线的交错、明暗虚实的互映、形体气势的开合,去创造一幅意境幽深、气象万千的胸中丘壑。他借笔墨抒写自己胸中浩荡之思、奇逸之趣。他笔下的彩墨山水画,是对自然的向往与回归,是对人生世界的彻悟。他以独特的审美理念和绘画艺术语言为观者创造了一个典雅明净、苍茫、雄奇、婉约的山水世界,为南派山水续写了一副崭新的画卷。

中国山水画是最空灵的精神表现,它是最超越自然而又最切近自然,是世界最心灵化的艺术。邵叶道笔下的山水画境界之所以引人胜读,正是他以独到的发现、独到的移情为读者展现了一副美丽的画卷,壮丽、清幽而沉稳,有一种超凡脱俗的静气和强烈的个性,使他形成区别于其他画家的独特风格。而正是这种超然的静气使得所有观其画者都能体味到那清幽明净、心神愉悦、返璞归真、天人合一、神游仙境般的感觉。

在山水画创作中,不能“得其形而遗其气”仅作到外表的形似,必须达到“气质俱盛”。对意境和笔墨美的追求是邵叶道山水画的又一特色。邵叶道的彩墨山水,在画法上虚实结合,造型上形神兼备,在意境上更是把诗情与神韵、现实与理想相交融,将山水的神气行于理法之中。品其画,令人回味无穷,在超然的静谥中给人无尽的平和与愉悦之感。

山水画讲因心造境,都是强调心的作用。常言说,静观自得,静观是种精神,在静观中将自然中的一山一水,用一条线、一方空间、一种笔法升华为一种境界。境界是人格的体现,是学养的体现。邵叶道山水画的诗意美和笔墨美为人们描绘出一种舒缓悠长的旋律和深远沉稳的节奏,精心营造心灵回归的家园。他的山水画不强调惊人之笔,也不特别强调逼人的气势,却强调整体的和谐,隽秀的神韵,以及由此生发出来的动情力。这恰如江南的山水,不以崇高震憾你,却以诗情陶醉你,也正因如此,邵先生的画总是那么秀美清润,那么耐人寻味。所表现的自然、人生蕴藉含蓄,富于隐喻象征之意,回味绵长,使画家的审美旨趣与审美心理得以沟通和联系。

花鸟篇:彩墨丹青 江南雅风

花鸟鱼虫,历来是历代画家笔下所表现的主题。工笔花鸟,不仅仅是人们对自然主义的描摹,它是画家本身对大自然和一种独特的感受和观察,并在生活中构思酝酿,然后依靠构图、造型敷色等艺术处理表达出一种美好的意境来。工笔花鸟的绘画传统,源远流长,可谓名家并立,风格纷呈。它注重对审美客体的细致的再现,风致的保留“第一自然”的造型特征和色彩特征。而在造型与色彩上,工笔重彩是通过“增”与“减”来实现对于“第一自然”的变化。

《宣和画谱.花鸟叙论》中说:“绘事之妙,多寓兴于此,与诗人相表里焉”。“精于形象而意味横生”是一幅优秀的中国工笔花鸟画最基本的要点,这就要求中国工笔花鸟画画家能有“度物象而取其真”、“物之华,取其华,物之实,取其实”的塑造能力。邵叶道的工笔花鸟画,根据不同物象,不同季节,不同的感受,采用不同的表现手法来表现主题。而中国画的命脉“用墨”在他的画里则表现为“用色”,“用笔”,体现为线条的勾勒,用笔圆转,力量均匀,柔中有骨,流畅而有节奏。他以双勾重彩的艺术语言表现了工笔画特别的意蕴。

对于传统艺术的认识,是邵叶道创作的高起点;前辈大师的艺术影响使他具有了不同俗流的艺术理念;自然的美景和对生活的领悟是他创作的永恒动力。对于古画的研读和临摹是他多年来不曾懈怠的日课,黄筌的精谨细腻,徐熙的萧淡洒脱,崔白的疏通清隽,赵佶的典雅宏丽,都带给他无尽的艺术享受和对传统绘画精神的感悟。邵叶道的每一幅工笔花鸟画的创作,都是经历了由外至内,因物动情,进而由内向外、寄情于物的思考酝酿过程,所呈现的是天趣与人的精神,是寄造化而移精神。邵叶道的工笔花鸟画在学习宋代徐熙、黄筌,明代吕纪、边文进,清代恽南田等名家的技法的基础上,深受现代花鸟画大家陈之佛先生的影响,并得到了当代著名工笔花鸟画家喻继高的悉心指导和高度评价。在继承和发扬的基础上不拘于传统,且有新的创造,通过多年的探索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作品朴实大方,既不趋向华丽富贵的皇家气象,也不迫近清冷萧淡的隐逸风尚,集宫廷画、文人画与民间绘画的精华于一体。形象生动、线条刚健有力,设色清雅秀美,极富装饰性。每幅作品都是一丝不苟、千雕万琢的精致。在他的每一幅作品中,都充满了对自然生命的关爱和雍容大气的清雅大方。他运用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给画中大自然的寻常之物注入了新的生命力,使整个画面生机盎然,洋溢着催人奋进的感人力量,使观者能在这些画中感受到理想欲望和对生命的爱恋之情。他的画能博能秀,能纵能矜,典雅而活泼,清丽而恬静,具有温文尔雅的艺术气质和俯仰自如的大家风采。

写实、浪漫、婉约、典雅、温馨、大方、活泼、借物喻事是邵叶道花鸟画给人的整体印象,也是邵叶道花鸟画的精髓。对于物象的细致观察和敏锐的艺术悟性,使得邵叶道的作品有着集“写真”与“写意”为一体的特征。对于写意众家逸笔墨趣的长期研究,使他的作品绕开了工笔花鸟画“板”、“僵”、“平”的创作误区,具有浓烈的写意性和蓬勃向上的生气。他笔下的形象,除了形态和色彩的区别,还有着对于质感的细微描绘和神韵的深层表达。如不同花种花瓣的薄厚,质地的韧嫩;不同禽类翎毛的纹理、都刻画得惟妙惟肖。在那一朵朵、一簇簇的雍容美艳之间,似乎能嗅出花瓣馨香的浓淡;在那一只只、一对对佳禽的憩飞偃笑之中,约略能听到细羽轻扑的声音;而在鸟啼花笑之间所展现的明丽晴和的意境与含蓄清雅的韵致,正是其艺术的最大魅力,让人看后爱不释手。他的画面浓郁而不热烈,色调清淡而不清冷,始终把握着画面的平衡与和谐。那清丽的碧荷、典雅的玉兰、茂盛的芙蓉、相依而嬉的鸳鸯、欢快畅游的小鱼……无不让人犹入婉约、清新、瑰丽的诗境。

善长工笔绘画的邵叶道的写意花鸟作品同样不俗:他笔下的写意牡丹,取法于元代钱先、陈琳、王渊,张中等名家。尤宗北宋花鸟大家赵昌,清代恽寿平,注重写生,构图新颖,色彩艳而不滞,明丽秀逸,形象生动多姿,画风独具,画家所绘牡丹多为野外之花,与竹林为友,山石为伴,尽现牡丹身处恶劣环境而能极尽其艳,笑迎春天,表现出一种自信的乐观精神,无不让人浮想联翩,触景生情。他以很强的概括力和强烈的绘画装饰效果,在唯美的追求中把中国传统的牡丹绘画表现提高到了新的水平。

邵叶道笔下的牡丹,花盘盈尺、敷彩粲然,“大气”逼人,画面洗练高雅,清新艳丽。行笔流畅、泼辣,使线简洁,潇洒自如,灵动而准确。并在坚实的造型能力上展开笔墨意趣,便于发挥,强化其精神性,使作品极具浓郁,温和、淳雅的笔墨韵味。造型上求似求真,喜欢赋鲜艳明媚的色调,爱描绘盛开的花朵与饱满的自然生命,生动地刻画出牡丹活泼奔放的生命气息,使观者通过一花一叶而感受到大自然的情趣和生命的律动。对于色彩的运用,邵叶道有着及其锐敏的感觉和独到的见解,他的画是“写”,而不是“染”,不是“涂”,不是“敷”。这样的表现手法使色彩的本身充满了笔意和变化,色与墨具有了同一性。在色彩与空间的把握,擅长对光感的理解和运用,笔下所绘牡丹无论多少花瓣,多少层次,总是了了分明,毫无画糊之感。通过光,强化层次,层次分明则使之立体感增强,使花朵如绣品一般,鼓突、挺拔、层次分明而极富刚性及动感。因而,他笔下的牡丹才极尽其艳,“大气”逼人。

邵叶道的花鸟画,无论工笔或是写意,品相之高一望即见,悠然清新之气扑面而来,都给人一种超然脱俗、雍容华贵、天生丽质、富丽堂皇的视觉享受,洋溢着欣欣向荣、朝气蓬勃的生命气息。或大气艳丽或淡雅清秀,都展示出了既浸染了画家的个性追求和情怀,又具有时代共性的新的相貌。他把花鸟世界画的一尘不染,澄明透亮,表达出对生命气象的赞美;他以主动的意识在花鸟画这种绘画形式中,探索跨形式跨技法的融合之路,形成了亦工亦写,见笔见墨,同时又有富丽堂皇的花鸟形式,推进了当代花鸟画的发展,开拓了花鸟画审美新的境界。

人物篇:妩媚纤柔 高贵典雅

艺术在至高境界与道法合二为一,有雄阔伟岸的性格与品德,才能有纵横的笔墨。

邵叶道以画虎见长,兼涉山水,花鸟,工写兼备,收放自如,其师承多门,兼蓄并存融会贯通。被誉为“中国画坛绘画的多面手”。他着眼于中西方绘画的相通之处,在两者的契合点上参悟因革,尊重传统而不缚于墨守成规,间途城外而不流于亦步亦趋。创作高扬写实精神。为中国人物画的创新作了富有成就的探索。其工笔人物画刻画入微,布置谨重,人物清丽莹洁;他的写意人物作品也能别创新意、含蓄、虚豁、自然大方。

邵叶道的人物画,极注重人物心灵的卓越表现和对人性的深刻关注,他笔下的人物造型丰腴饱满,端庄秀丽,呼之欲出,唤之欲来,具有鲜活的生命和灵魂。画家善于用妩媚纤柔、富有张力的线条和雅丽滋润的色彩表现人物的天生丽质和娇嫩的肤色,衣裙的质感。以画家特有的敏感与细赋刻画人物,善于以人物的神志,动态中表现美,更敏于捕捉细微的既区别于他人又足以揭示个人个性和气质的体态特征,把人与自然融合的熨贴、美妙,把握准确,传神到位。将一个个高贵典雅的古代和现代人物呈现在人们面前。

邵叶道的天赋和秉性,和对美的追求,使他对美与崇高的事物满怀挚爱;对女性题材的偏爱更是如此。他力图以艺术的形式和独特的绘画语言去表现青春少女心灵深处那绚烂缤纷的幻境,把她们在一片纯情中流露的那种至真、至善、至诚、至美的情感永驻人间,以此唤醒人们更加珍爱世间美好的事物。而在继承传统并立足时代,但不因袭前人,倾心于对时代女性的深入观察,敏锐发现,细心品味,则使他能以美学与文化的层面上把握,表现特定时代女性的心灵美,气质美,形象美,进而使其作品蕴含丰富的审美意韵。从他的画里,我们更可以感受到画家对生活的理解和对艺术的追求,在这种理解和追求中不断吸取传统的绘画艺术语言,立足于中国传统工笔人物画的用笔用线,并结合现代绘画艺术的表现手法,着眼于用色和画面意境上的开拓,善于用意境衬托来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和高雅的气质,形成了自己脱俗共赏,富有个人风格的绘画风格。

工笔和写意是中国画的两大基本表现方式,前者以线为主,要求笔墨精细,神形兼备,工整艳丽;后者则以意为先,破形取神,洒脱飘逸,气韵生动。邵叶道的工笔重新人物画在传统勾勒填彩的基础上,注重人物生存环境的描写,随机生发,强调主题与客题的自然天成,表达出一种超乎想象外的主题情感。它将客观物象作为表现和描绘依据的因素,但又不强调客观物象的视觉真实及它的自然属性。因而有更多的机会去选择、去创造、去表现自己的艺术绘画语言,在传统向现代的发展程式中去更进一步探索工笔画所具有的无限丰富与可能性。

邵叶道的画作《碧云高鬓独立愁》、《落花人独立》、《香影春韵》、《春风何意醉琼枝》、《华容月貌思乡愁》、《听涛》、《秋风幽人》等作品,浓重地染上了他的幻想、理想和美好期望,在一笔一画,精雕细刻中充分抒发、倾吐,寄托了对美的向往。他把工笔和写意有机地结合,以表现审美对象。用细腻而富有弹性的线条,准确地捕捉一瞬,刻画审美对象的心灵和表现;而对环境的叙事则注重其对审美主题的渲染和烘托,故意用写意,因而使作品中人物雍容华贵、丰满娇媚、端庄秀丽、贵而不俗的气质雅致地表现出来,给人以视觉和心灵上的享受,更体现出画家独特的匠心和审美意趣。而画中的落款题跋,往往代表主人赋予审美对象的心声;一句好的诗句能表现作者的内涵的学养,亦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同时填补画面的空白,平衡画面的结构。

人们喜爱真、善、美的艺术,而我们从邵叶道的工笔人物画中更体会得到真、善、美的存在,并感到一种充满活力的想象和对生命的感动!

作者简介:朱希彬,字文棣,笔名飘萍,号“牡丹王子”,甘肃民乐县人,中国美术家协会甘肃分会会员,美术、书法评论家。现供职于鑫报、大西北网,编辑、记者。师从我国著名军旅画家、国家博物馆专职画家、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军中虎王伏虎将军邵叶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