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造物中国 / 故宫雪景又刷屏了!可是你连雪的名字都不...

分享

   

故宫雪景又刷屏了!可是你连雪的名字都不知道

2019-12-17  物道

      物道君语:

      故宫又下雪了。

      “雪一片一片一片……”

      很多人匆匆跑去故宫看雪,却扑了一场空。

      因为,周一故宫闭馆。

      雪都被锁在故宫里了。

      被锁住的不仅仅是雪的美,还有她们美丽的名字。

      今日且随物道君,一起踏着故宫的雪,听听古人给雪起的名字:不着雪字,却尽得风流,每一个都美得让人窒息。

      明朝画家徐渭写过一首《梨花》:

      “朝来试看青枝上,几朵寒酥未肯消。”

      寒酥,喻指雪花。

      或许是天上的仙女们在吃午后茶点,一杯热茶,一口雪花酥。樱桃小口轻咬,簌簌落落地掉了点细碎。它们纷纷落入凡间,落到枯枝上,落到房顶,落满青山……便变成寒酥。

      下雪时,我也要张开嘴,好好品尝这一口寒酥。

      何为粟?谷子也,去壳后为小米也。

      何为银粟?银色的小米。

      出自宋朝杨万里的诗:

      “独往独来银粟地,一行一步玉沙声。”

      细细点点的雪花,在天地间纷纷扬扬,只想问一句:“你饿了吗?”

      《世说新语》里记载着这么一个故事。

      一日下雪天,谢太傅把家人们叫到一起,和子女们讨论诗文。

      突然,外面下起了大雪。太傅便高兴地问:“白雪纷纷,像什么呢?”

      他哥哥的长子,也就是他侄子胡儿说:“就跟把盐撒在空中差不多啦!”他哥哥的女儿说:“不如比作风吹柳絮呢。”

      太傅也听乐了,将雪花比作撒盐和柳絮,有雅有俗,却也生动有趣。

      还有人将雪花比作散盐,想来也确实如此。尤其是北风起时,真是随风飞散如飘絮。

      南朝沈约有一首诗,名为《雪赞》:

      “独有凝雨姿,贞晼而无殉。”

      雨滴凝结在一起,便成了雪。

      这或许是雪花最为帅气的名字。“寒英”二字,还指寒天里的花,如梅花、菊花。

      但将它比作雪花,是宋朝范仲淹。他在《依韵和提刑太博嘉雪》写道:

      昨宵天意骤回复,繁阴一布飘寒英。

      裁成片片尽六出,化工造物何其精。

      不愧是带过兵打过仗的诗人,在他眼中,片片雪花亦是英姿飒爽,大有花木兰之感。

      唐代徐彦伯的《游禁苑幸临渭亭遇雪应制》:

      “琼树留宸瞩,璇花入睿词。”

      璇,是洁白无瑕的美玉。璇花,意为如玉的白花。

      中国人自古以来,偏爱着玉。君子如玉,自是非常高的评价。

      而将雪比作玉,美哉。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玉沙、玉尘、玉蝶、玉龙、玉蕊、玉鸾、玉絮……

      这些名字,均是以玉为雪命名。

      我偏爱玉沙、玉蝶和玉蕊三个。

      苏轼的诗里云:“天风淅淅飞玉沙,诏恩归沐休早衙。”

      雪落纷纷,不大,只做沙字。

      还有玉蝶,是元朝华幼武的《春雪》:“剩喜满天飞玉蝶,不嫌幽谷阻黄莺。”

      玉蝶,仿佛看见雪花在林间翩飞之姿。

      “琼英与玉蕊,片片落阶墀。”

      琼英与玉蕊皆是指雪花。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琼芳、琼花、琼妃、琼苞、琼琚、琼瑶、碎琼、琼粉

      “琼”字,是美玉之称。

      古人爱雪,觉得雪有玉之清洁,但还远远不够,还有花朵之美丽。

      于是,有了“琼芳”。

      宫城团回凛严光,白天碎碎堕琼芳。

      ——李贺《十二月乐辞·十一月》

      花开花落亦有时,琼芳却能年年冬日见。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有了“琼花”,那是杨万里的《观雪》诗:

      “落尽琼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无香。”

      好一句天不惜,人间自有万人惜。

      还有“琼妃”。

      元朝张可久的《霜角·新安八景·黄山雪霁》曲:

      “云开洞府,按罢琼妃舞。”

      原来雪花是琼妃在起舞。

      或许以后,再遇到名字里有“琼”字的姑娘,可知不仅是美玉,还有雪之高洁。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宋朝的范成大,有一天在雪后写道:

      瑞叶飞来麦已青,更烦膏雨发欣荣。

      瑞雪兆丰年,雪乃祥瑞之叶。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唐代张说的《奉和圣制应制》:

      “欲验丰年象,飘摇仙藻来。”

      水藻一般飘摇,又是天上来,只能是仙藻了。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岑参有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儿时读此诗,摇头晃脑,以为真是梨花开。

      直到长大后,有一天睡醒推窗一望,雪花垂满枝头,真以为是花开了。

      忽想起汪曾祺的话:“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雪开六瓣,以“六”命名。

      纳兰性德《清平乐》里云:“六花斜扑悚帘,地衣红锦轻沾。”

      元稹《赋得春雪映早梅》曾是:“一枝方渐秀,六出已同开。”

      花朵常常是五瓣,唯有雪花,是六瓣。

      或许只因它从天上来。

      但对于广东人来说,雪还有一个怪名:“犬狂”。

      杨万里的《荔枝歌》里云:“粤犬吠雪非差事,粤人语冰夏虫似。”

      因为,雪在广东非常罕见,太过稀奇,狗见了都要吠叫几声。

      除此之外,雪花还有众多美名,如素尘、白灰、乾雨等等,在此不再一一赘述了。

      只渴望能穿越到古代,和古人们一起玩一场对雪当歌的游戏。

      当雪花一片片落下时,我唱“雪一片一片一片……”

      大家双手摊开,静待雪花飘落。

      一朵雪花,落入谁的手,谁便叫出雪的雅称,不得重复。 

      今日赏雪故宫游至此结束。

      请把这篇锦囊收好,来日再一起穿越到紫禁城,一同看雪、听雪、唤雪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