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野生中药材之殇!

 烟云红雨hhj980 2019-12-24

细数我们已经做野生中药材有一年时间了,越来越发现中药材市场的混乱,都在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药材品质越来越差了,。

医药不分家。现在传统中药已经不复存在,医还会好吗?

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骆诗文发出断言:中医将亡于药!

随着中医药的发展市场对中药材的需求比以前大了很多,单纯靠野生药材已不能满足需求种植中药材应运而生中药市场放开以后,药材变成了“农副产品”,没多少人再指导农民种药了。现在种药主要靠价格调节,哪个上涨种哪个,哪种方法长得最大最快就用哪种。例如为了尽早上市,药农采收的天麻里面都是瘪的。桔梗生长两三年才能达标,现在人工种植一年就可以了

内行人都知道这句谚语:“三月茵陈四月蒿,五月砍来当柴烧。”药王孙思邈更在一千多年前直接指出,不按时节采摘的中药材,有名无实,跟烂木头没有什么两样。

一副药需要的药材克数是定量的,野生的和家养的用量怎么控制?

求医问药的人们经常感叹,找到合格的好中药难,找到一位好中医,就更难了。医之用药如用兵,现在不仅须有良医辨证施还要懂药材真假辨别了

我们这里以为地道的老中医说:“不能怨老百姓骂中医。现在中药不灵了。价格涨得那么厉害,假冒伪劣又空前严重,老百姓怎么能不骂?从来没有见过中药材质量像今天这么差,过去三五服中药下去疗效就出来了,现在十服八服也没见疗效。

药也“病”了!

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连治病救人的药都“病”了。骆诗文曾说说:“我搞了50多年中药,现在的中药连我自己都不敢吃。不是危言耸听,很可能吃出问题。我吃中药,都得自己跑到药材市场亲手选药材,自己炮制。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司司长骆诗文搞了50多年的中药还需自己去市场选药材,可见药材市场的混乱程度了。

“一袋袋包装扎实的枇杷叶码得像小山一样,一辆12吨的载重货车整装待发……”这是一名记者在全国最大的枇杷叶收购大户,福建仙游县书峰乡林文喜的收购站,看到的“壮观场面”。但是枇杷叶真正的用法:

今年用的枇杷叶必须是去年从树上摘下来的老叶,树龄至少三五年。用鬃刷把枇杷叶背面的毛刷得干干净净,放在竹垫上晾到八九成干, 做药的时候,拿出来,用药刀切成0.5厘米厚的丝,锅里加炼熟的蜂蜜和适量开水,放入枇杷丝拌匀,用文火炒到枇杷丝既能很均匀地沾上蜜,又不黏手,取出放凉即可。这种批量出来的怎样保证药材的真?

材变“

打磺本来是传统的熏制方法,目前的问题是反复打磺,造成硫超标。更有甚者是直接将硫黄粉洒在药材上面,注重养生的老百姓叫苦不迭,从我国进口药材的韩国商家也是颇为头痛。为了获得二氧化硫不超标的白芷,他们只能每年从中国直接进口新鲜白芷自己加工。当今中国,已经被戏称为“化学大国”,中药商在这方面的“追求”更是孜孜不倦。近年来为了让药材更好看,除了打磺,还增加了用双氧水浸泡天麻漂白,用氧化铁水洗丹参染色,拿洗衣粉搓掉霉斑……

中医毁于中药,也毁于中医整体的大环境。一名中医师理不清中药煎煮使用的方法,一家医院不懂分辨药物成色质量,一个中药企业对药材的好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中医药行业这条大船上的人,如果每天都只想着敲点船上的木头给自己取暖,这条大船总有沉海的一天。中医人连自己的东西都重视,要怎么让寻常老百姓相信中医,热爱中医,使用中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