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类 / 保加利亚小史:曾被嘲笑为野蛮人后代,却...

分享

   

保加利亚小史:曾被嘲笑为野蛮人后代,却一再使拜占庭向其纳贡

2020-01-03  浩然文史

也许,保加利亚一直以来都是我们较感陌生的一个国家。但若结合他的地理和政治环境看:“巴尔干”和希腊是他的近邻,中世纪的“拜占庭”和“奥斯曼”也同他有过长期的交往。同享天时与地利的他们,怎可能不为我们留下一段精彩的历史呢?

一、保加利亚人的族属和原始历史


今日保加利亚国的居民大多受到了周围不同民族的同化,已经不能算是纯种的保加尔人了。原始保加尔人一般被认为具有突厥族人血统。上古时期,曾有一支在欧洲东南部游牧散居的突厥部落,他们的后裔分为成为了今日巴尔卡尔人、保加利亚人、楚瓦什人和塔塔尔人等的先祖。

号称“玫瑰之国”的今日保加利亚

由于地处欧亚大陆的交叉口上,再加上游牧民族享有勇于拓殖的天然勇气,因此,保加尔人从脱离部落伊始就进行着不断地迁徙活动。公元前500年左右,他们曾跨越黑海来到了扎格罗斯山脉地区,与当时的波斯人发生过关系。有部分学者认为,保加利亚人其实是较倾向于波斯化的民族,因为他们比斯拉夫人皈依“一神教”更早。

号称“中亚路障”的扎格罗斯山脉

到公元二世纪时,他们中的一大部分居民已经向西迁移到了更西边的沙漠草甸地区。更晚的时候,他们重新北上返回了高加索和南俄地方。这种类似于做“圆周运动”的移动方式,与原始牧民们更换草场的习惯相当类似。原始牧民为了避免丧失领地,往往会沿着已占领的草原四周进行小范围的移动。这样既能够方便保护部落内部的财产,又能够使牲畜享受到最新鲜肥美的牧草。

公元前六世纪,希腊人逐渐占据了今日保加利亚的大部分土地。之后,罗马人和拜占庭人分别统治了在这块区域上活动的民族。现代保加利亚的疆域古代包括色雷斯、古马其顿和达西亚的一部分。这些地区在希腊时代就已有十分突出的地位。马其顿多山的地形使其采矿业得到了显著的发展。达西亚由于靠海,因此也有相当规模的船队参与海外贸易。色雷斯更是以其四通八达的特性,接纳了来自欧亚大陆的不同民族。

卢浮宫珍藏的色雷斯青铜饰像

七世纪早期,北方的斯拉夫人首先对其发难。他们趁拜占庭人国力转衰之际,迅速占领了达西亚和色雷斯北部。681年,保加尔人又同当地斯拉夫人的七个部落组成了“大保加利亚联盟”。在这之后,这来自北方的萨尔马提亚人相继加入联盟,保加尔人阿斯巴鲁赫被推举为盟主。他们成功地在向南的冲击中打败了拜占庭人。这样一来,保加利亚历史上的第一个实体国家就算诞生了。

此外还想向大家提一点,我们今日谈的这支保加利亚民族仅是古代保加利亚族系的其中一支。在阿斯巴鲁赫带领他的部落南下时,同时还有另外两个支派选择东进或留居黑海。选择东进的那支在首领巴颜的带领下征服了伏尔加河流域的土著,并于9世纪正式建立了伏尔加-保加利亚国家。这两支保加尔人都在蒙古西侵的过程中失去了他们的民族特征,最终同鞑靼人交融在了一起。

同鞑靼人混合后的保加利亚人

二、保加利亚第一帝国的强势和衰落


上文提到了公元681年保加尔-斯拉夫部落对垒拜占庭皇帝时的大胜。也正是在那一年,保加利亚的第一个国王和拜占庭签订了使其蒙羞的国事合约。条约规定:拜占庭帝国承认一个疆域从黑海覆盖到巴尔干的保加利亚国家的存在,并有义务向其提供一年一度的“善后款”。这标志着保加尔人在巴尔干-黑海地区的优势地位获得了肯定。

公元八世纪开始,保加尔人同拜占庭人签订了第一份贸易协定。协约规定了二者每年都要进行两次以上的大宗贸易,这可能是由于“黑海粮仓”的一部分被保加尔人占领所致。八世纪后半叶,随着阿瓦尔人对国家北部的侵袭越来越剧烈,保加尔人同拜占庭增进了友好关系。他们加速与当地的斯拉夫人结盟,最终北上赶跑了阿瓦尔人,免除了来自边境的侵扰。

兼备东西方特点的阿瓦尔人

在奥穆尔塔统治时期(814-831年),保加利亚又同拜占庭签订了为期30年之久的和平条约。在这段时间内,保加尔人逐渐接触到来自东方先进文明的哺育。希腊的文学、诗歌和雕塑艺术大量流向他位居西北的蛮族朋友。公元864年,鲍里斯终于将基督教确立为国教。他们开始接受来自东部的教会使节,并且主动邀请拜占庭人向他们委派主教。

由于长期受到希腊文化的哺育,保加利亚人也乐于接受传教士西里尔创设的斯拉夫字母。他们早于基辅公国成为了斯拉夫文化的第一个中心,那个时代的保加利亚成为了东部欧洲最为强大的国家之一。

公元893年,著名的西蒙大帝开始执掌王权,他在位期间曾数次南侵拜占庭。在897年南征之后,拜占庭皇帝利奥六世被迫求和。西蒙大帝骄傲地提出了一个无理要求:即将拜占庭皇帝的私产作为贡赋缴纳给他。被吓破了胆的利奥六世连声允诺,但事后继承帝位的亚历山大却对此不以为然,甚至单方面撕毁了与西蒙签订的合约。

保加利亚“凯撒”:西蒙一世

西蒙大帝闻讯大怒,便再次率领兵马南下发难。这次,他又一次让这位骄傲的新皇低下了头颅。他先是攻克了守备森严的亚德里亚堡,将守城的士兵用绳索绑起来赤裸地带到君士坦丁堡。这一次,西蒙向新皇帝讨要了“凯撒”的名号,并且开始自称为“希腊人的皇帝”。

好景不长。在西蒙大帝死后,他那软弱贪婪的儿子彼得一世迅速被基辅罗斯打败。拜占庭趁机同罗斯人联盟,于公元971年成功占领了普利斯拉夫。事后,拜占庭人独占了巴尔干半岛的大部分土地,保加利亚由此陷入严重的危机。虽说在此后保加利亚仍然有过间断的反抗,但拜占庭皇帝却用实际行动,在1014年夏天于克列昂全歼了保加利亚残存的部队,保加利亚第一帝国最终灭亡。

拜占庭皇帝:“复仇者”巴西尔二世

文史君说:


保加利亚的骤起骤灭,也如同他的草原血统一样“随风而来、随风而去”。拜占庭皇帝在占领克列昂之后,竟捥出了残存的14000名战俘的眼珠。巴西尔二世命令每一百人的队伍里只允许留存保有一个“独眼者”,让他们携带这些失去光明的战士们回国告罪。据说早已经接到战败消息的“沙皇”萨姆伊儿已经在宫廷内不知所措,当他看到如此残忍的一幕时竟被活活吓死了。巴西尔可能是为了报复西蒙当年侮辱拜占庭人的仇,也可能是出于过分残暴的心理虐待战囚。历史就是如此诡谲多变,昔日的手下败将在今天就可能成为名噪一时的胜利者。

参考文献:

杨燕杰:《第一个保加利亚国家的诞生》,国际论坛,1991年9月刊

蔡佳余:《古代保加利亚和拜占庭的关系研究》,广西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