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野鹤b8ooo1 / 巫音民俗 / 年味儿/主题征文 欢颜-夕颜:儿时的年味儿

分享

   

年味儿/主题征文 欢颜-夕颜:儿时的年味儿

2020-01-03  闲云野鹤b...



文/欢颜-夕颜

又是一年春节到,街上到处张灯结彩,商家们卖力吆喝着,五花八门的零食、腊肉、香肠、春联、福字堆得如小山高,可是我心头却没有一丁点激动,仿佛春节就是一个稀疏平常的节日,吃吃喝喝,走走玩玩,七天就这么过去了。

我怀念儿时的春节,那是一年中一家人完整团聚的日子,那是掰着手指头和脚指头,数了好多个日日夜夜才盼来的盛大节日。

儿时的年味儿,是那一桌桌的饭菜。

外公很早就买好黄豆,大年三十天刚蒙蒙亮,就把堂屋门前的石磨子清洗得干干净净,左手抓把豆子,右手推着石磨,吱吱嘎嘎声开启了团圆饭的动人乐章,外婆才不管穿着红红的大棉袄,坐在灶火旁,熟稔地生火、烧水,近的、远的亲戚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家,淘菜的淘菜、剖鱼的剖鱼、杀鸡的杀鸡、打扫屋子的打扫。我喜欢依偎着外婆坐在火灶边,让旺旺的柴火将我小脸蛋映得绯红,更喜欢站在切香肠腊肉的舅娘边,对她嘻嘻一笑,趁她不注意,拿起菜板上的一节香肠塞到嘴里,一溜烟就跑。

晚上七点,饭菜重重叠叠地摆满了两张桌子,等舅舅在外面放了一串一百响的鞭炮,外公外婆坐了上座,其他人也依次坐下。我们几个小辈坐在一桌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今天不用听妈妈唠叨了。外公和外婆端起酒杯,笑呵呵地说到“开饭开饭,年年有余,岁岁如今,一家子永远幸福。”父母带着孩子们挨着给外公外婆敬酒,小小的堂屋人挨人,板凳挨板凳,挤得满满的,橘黄的灯光照射在每个人的身上,手儿暖暖的,心儿暖暖的,话儿暖暖的,门上大大的福字格外醒目,团圆饭的气氛如同那酒杯里的美酒,香浓而醇美,女人忙着谈论着各家近况,男人互相劝着喝酒,我一边忙着吃平时吃不到的夹烧肉、粉蒸肉、红烧鱼、四喜圆子,一边瞅着大人们,心里嘀咕着:怎么他们还不发压岁钱给我们呢?别是忘了吧?最小的舅舅老是拿香槟酒来让我尝,甜甜的,还真好喝,我豪气云天地学做大人状,一杯喝下去,结果在床上直接睡到第二天早上,错过了长辈们的压岁钱。

儿时的春节,是那一串串响亮的鞭炮。

快到十二点了,我们几个小辈缠着两个舅舅把鞭炮拿到前院里,趁着爸爸妈妈不注意,悄悄地点了一根烟,点燃就赶紧往回跑,什么地滚滚、冲天炮、魔术弹、三角星全都敢放,烟花迷离如星辰,响声震破院子,驱走旧年的一切不如意,预示着新一年的日子红红火火、热热闹闹。正当我放得开心时,爸爸找到我,攥着我往自己家里走,我一点都不愿意,他却说:到家里去放,在六楼,站得高,放得远,还可以看长江对岸的鞭炮。

满脸的不开心却拧不过爸爸有力的大手,我们来到了六楼。还有一分钟到十二点,爸爸变戏法似地从家里拿出一根60发的魔术弹,天啊,这是我看见过的最长最多的魔术弹了,爸爸帮我点亮了引火线,看着一发一发的烟花弹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飞向远方,我哇哇叫个不停,开心又刺激。

十二点了,长江对岸每家每户鞭炮声噼里啪啦响起来,整个渝中半岛成了烟火的海洋,如繁花,似彩霞,映得整个天空明亮斑斓。我早已忘记了先前的不乐,看着对岸美到极致的风景,和爸爸牵着手,许下新年的第一个愿望。

儿时的年味儿,是那一张张崭新的压岁钱。

小孩子最喜欢过春节,除了好吃的好玩的,更激动的就是压岁钱了。为了这一年一次的赚钱机会,我可是期盼了好久。碰见谁都笑开了脸,谁喊我做事跑得比兔子还快,特别是走亲戚时,我是别有用心,穿上新衣服,扎好新头绳,背上前几天扭着爸爸给我买的小包包,妈妈让我招呼亲戚们,我是还未说话先甜甜的一笑,也许他们会看在我笑得乖巧的份上多给我点压岁钱呢?就连路上碰见的熟人,我也比平常殷勤十倍,或许他们有可能看我这么懂事,给我压岁钱呢?我不放过每一个机会,管他笑得像小狐狸,还是算得像小仓鼠,只要收获满满就好。糖果店的零食还等着我去买哩,学校门口的橘子水我还没喝够哩,商店看上的一个发卡,妈妈嫌贵,一直没答应给我买。

到了初七,我就开始清理我的战果了,最多的一年有三十七块钱。我保管在我的百宝箱里,晚上睡觉都要抱着睡。童年的我,压岁钱就是我最大的那个泡泡

初一到初七,走亲戚、爬山、祭祖、烧香,每天都是一大家子在一起。我趁长辈们烧香时偷偷跑到寺庙门口的小摊小贩买馋嘴的零食,被妈妈抓住我也不怕,过年了,她不会吵我的,就算吵我,也有外公外婆、舅舅舅娘们来救我。爬山时走在前面,看见哪棵树上还有残雪,就用力一蹬,雪哗哗哗落下,让后面的姨爹板起脸来,平时我们小辈是最怕他的,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这会儿我可不怕他,刚刚他还笑眯眯地把压岁钱给我了呢。

如今的年味儿,却是越来越淡了。

物质生活提高了,每天都能吃到山珍海味,不再像小时候那样馋嘴了。每年的团圆饭,一家人再也聚不到一起了,不是这家有事,就是那家出去旅游了。鞭炮禁放了几年,再允许放却顾忌多多,高楼大厦,电线缠绕,放鞭炮的心情索然无味;压岁钱,都是我给孩子们发了;聚在一起,也是一边看着春晚,一边玩着手机,大家情愿在微信上抢红包,在朋友圈发着春节的祝福图片,也不愿面对面的交流;孩子们早早回到各自的房间,和同学们打在线手机游戏。到了十二点,都嫌冷,不愿坐电梯下楼。

大鱼大肉堆满了桌子,最后倒进了垃圾桶;灯火辉煌的客厅,暖气开得十足,却始终缺少温暖心房的那盏灯;楼层住得越来越高,心里的失落越来越重;手机功能越强大,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越来越少;开着车出去旅游,热闹的人群里却总觉得心里有一个角落空落落的,似乎差点什么。

传统的习俗在慢慢在流失。意味着团聚的团圆饭,意味着辞旧迎新的鞭炮,意味着新年祝福与希望的压岁钱,全都变了味,我们只是在完成一个形式,而没有真正从内心去感悟,去珍惜。

有时候,真想回到小时候,回到那简陋却温馨的老房子,再过一次那样开心的春节,虽然物质匮乏,但是精神富有,心灵丰足,老的小的在一起,心底踏实膨胀,笑容真实多彩。

如今,我们有大把的金钱买各种各样的年货,吃各式各样的美味,但是,走在熙攘的人群里,穿着时髦的新衣服,我却觉得依然那么孤独,脑海里时常闪现那个小小的我,她简单,单纯,开心,容易满足,大家庭的温暖怀抱着她,过年的欢乐围绕着她,她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幸福的光芒,流淌着岁月的美好。

时代在进步,我们却迷惘了初心;科技在发展,我们却忘记了守旧。我们不断适应快节奏、高速度,但是却忘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大道至简,大爱至真。

梦中我又回到了儿时,外公外婆站在堂屋门口满脸笑容地看着我,我把鞭炮放在地上,点燃一个,飞快跑到他们身边,捂着耳朵,等待着盛放那一刹那,笑颜如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