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馆员 / 养肝 / 中成药-肝硬化腹水用药

0 0

   

中成药-肝硬化腹水用药

2020-01-07  图书 馆员

中成药-肝硬化腹水用药

五苓胶囊

主要成分:泽泻、茯苓、猪苓、肉桂、白术(炒)。

功能主治:温阳化气,利湿行水。用于阳不化气、水湿内停所致的水肿,症见小便不利,水肿腹胀,呕逆泄泻,渴不思饮。

用法用量:口服。一次3粒,一日2次。

药理毒理:本品对水负荷小鼠和大鼠具有明显利尿作用,不影响尿中电解质浓度。能对抗HgCl2所致大鼠急性肾衰的尿量减少和尿蛋白增

朱良春治疗肝硬化腹水用药经验及思路精要

谭××,男性,55岁,工人。住院患者,病历号:0065071。

该患自1997年10月发现肝癌以来,曾先后两次手术治疗,一次介入治疗,一次聚焦刀治疗和化疗,病情反复并进展。2001年1月,因肝内肿块逐渐增大,腹部膨隆,肝区胀痛,遂以肝癌收入我院肿瘤科治疗,入院后经检查诊断为肝癌晚期,恶性腹水。住院期间曾反复接受介入治疗和腹水穿刺放液治疗,先后3次住院治疗,癌灶稳定,恶性腹水有一定疗效但难以巩固。于2001年7月初出院后腹水再次增多,并伴皮肤、巩膜轻度黄染,腹胀满,少尿,双下肢水肿,舌淡胖有瘀斑,苔白微腻,脉弦滑。辨为肝脾两伤,血瘀水停之证。请朱老指导治疗。

朱老指导如下:

恶性腹水类似于中医学的“鼓胀”病,是继发于各类不同恶性肿瘤的恶性腹水,标志着肿瘤已进入晚期。恶性腹水的疗效及差,易反复增多,消耗机体气血津液。无论是中医或西医的治疗方法,均是以减轻症状为主。治疗应调养肝脾、化Y消积、疏络行水, 该例患者反复西医方法治疗,正气大伤。临床表现为:皮肤、巩膜轻度黄染,腹胀满,少尿,双下肢水肿,舌淡胖有瘀斑,苔白微腻,脉弦滑。辨为肝脾两伤,血瘀水停之证应是正确的,可参考我《朱良春用药经验集》一书中的“鲤鱼消水有殊功”一条中所列举的药方;同时还应参考《医学微言》一书中的“复肝丸治疗早期肝硬化的临床体会” 一条中的“复肝之法”,或许对你的临床思维有利。

随即给患者拟方如下:北沙参、丹参、泽兰、泽泻各15g,制黄精、石见穿各20g,生牡蛎30g(先煎),路路通、炙蛰虫各10g,日一剂,煎服;另选鲤鱼一尾,重约1斤,去鳞及内脏、不加盐,加赤小豆60g,煮服。用以调养肝脾、化Y消瘀、疏络行水。12剂后上症减轻;再服7剂,水肿、黄染腹胀等症消失,经B超检查腹水基本消失,水退后再给与肝复散(红参、紫河车、鸡内金、参三七、郁金、姜黄、地鳖虫)以扶正巩固疗效。此后腹水持续约1个月未见增长。

〔按〕朱老对肝硬化和肝硬化腹水的治疗颇有独到之处。朱老认为早期肝硬化属Y积、痞块范畴,肝硬化腹水则应在鼓胀门中辨证施治。如喻嘉言在《医门法律》中说:“凡有瘕、积聚、痞块,即是胀病之根,日积月累,腹大如箕,腹大如瓮,是名单腹胀。” 王肯堂曰:“气血不通,则水亦不通而尿少,尿少则腹中积水而为胀。”因此,我们认为肝硬化腹水和由肝癌引起的癌性腹水,是气血郁滞、凝滞脉络,由于瘀结日久,肝脾损伤所致,属本虚标实之证;标实是因气滞、血瘀、水停等;本虚是因肝郁脾虚、肝脾阳虚、肝肾阴虚等。因此,腹水初起,正气未大伤之时,应以治标为主,兼以扶正;当正气渐虚,脏腑功能不足之时,应以治本为主,兼以治标;水退后则应治以复正,以助气血和脏腑功能恢复。

朱老所拟的消除水肿的汤方,功能扶正祛邪,可调养肝脾、化Y消瘀、疏络行水,因此对肝脾两伤,腹中有Y块癖积,水邪停聚之病证有殊效。水退后再给与“肝复散”以复肝护肝,巩固疗效。学生在临床治疗肝硬化腹水或癌性腹水时,遵老师的学术思想、理法方药,或原方不变,或随证加减,细细研究,获益颇多。老师治疗肝病腹水常使用的药物,扶正类有北沙参、制黄精、生白术、红参、紫河车、参三七、鲤鱼等;功邪类有石见穿、生牡蛎、路路通、炙蛰虫、守宫、柴胡、丹参、泽兰、泽泻、白商陆、地肤子、急性子、鸡内金等。细观老师所选用的药物,多具有抗癌的药理作用。尤其在辨证使用化Y消瘀、疏络行水之法时,配合使用鲤鱼汤以补土、消水治疗腹水,并用复肝之法以巩固疗效,其构思之慎密,方法之精巧,对后学有很大启迪作用。

治疗感冒的最佳方法

通常感冒发烧治疗方法就是输液,(或吃药片)冰冷的水把寒气引向人体深处。虽然暂时抑制了感冒的发作,解除了感冒的表面症状,但是实质上没有消除寒气,那么寒气在体内就会伺机而动,引起诸多疑难杂症---心肌炎、脑膜炎、肾炎、尿毒症等。

汉代中医疗法:

      轻感冒:切几片生姜,煮水喝,盖被发汗,汗出立即就好。

     重感冒,含病毒性重感冒:用桂枝10克、麻黄10克、陈皮5克、甘草5克,杏仁5克,煎汤喝,盖被发汗,汗出立即就好。只要喝一次,最多两次。儿童减量。一定要盖被发汗。寒气随汗而出,免除后患。感冒发烧头疼症状随汗出立即解除。时间,只要半天。而输液需要6天。输液的冷水是要伤肾的,肾虚寒是百病之源。中药并不慢,西药并不快。本方价值连城,得到太容易,你就怀疑,试试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药理详解:桂枝的作用是打开毛孔,麻黄的作用是从里往外发热驱赶寒气,陈皮是调理脾胃,让患者喜欢吃饭、甘草的作用是治咳嗽。杏仁补心的。

本方适合受寒而引起的感冒,夏天热伤风引起的感冒是不适合的。但是夏天吹空调受寒引起的感冒,适合本方。

朱良春治疗肝病顽固胁痛的廉验特色

著名老中医学家朱良春教授临床经验系例之57
邱志济 邱江东 邱江峰(浙江省瑞安市广益中医疑难病诊所 325200)
摘要:肝病胁痛的治疗说易亦难,历代医家各有千秋,吾师朱良春教授有其特色,笔者仿吾师严于辨证,精于用药之特色,临床治疗各种肝病(包括肝癌)胁痛,历年来均收廉验之效。中医方书浩如烟海,雷丰《时病论》云:“甚矣!医道之难也。”陈修园则著《医学实在易》。如何面对难与易?笔者认为如能明彻辨证,则登中医之堂室也,中医之疗效,多在于辨证的本领,而辨证的本领赖坚实的理论基础和临床心悟,才能有选方用药的灵感。清代医家徐大椿之辨证用药“无一病不穷究其因,无一方不洞悉其理,无一药不精通其性”,当为后世之楷模。吾遵师训,每重辨证,凡遇疑难杂病,均注重寻根探源,索隐无遗,用药随机应变,力求继承中有所创新,今略谈体会,旨在杏苑共兴。
关键词:肝病胁痛、加味补中益气汤、邓老验方、滑氏补肝散、朱良春、邱志济
肝主疏泄,肝为气血调节之枢,本节所言肝病胁痛包括西说的各种肝炎,肝纤维化、早中期肝硬化、脂肪肝、肝癌等,其表现在右侧或左右两侧的胁痛症。肝之气血,循经脉而行于左右两胁,《灵枢·经脉》载“肝足厥阴之脉,……挟胃属肝络胆,上贯膈,布胁肋……”。故肝脏患病,包括气滞、血瘀、占位、肿瘤,致肝之经脉气血疏泄,及调节气血的络道受阻,实则不通多掣痛、窜痛、剧痛、攻痛、胀痛、刺痛,虚则不荣多隐痛、痞痛,严用和云:“肝脏既伤,积气攻注,攻于左则左胁痛,攻于右则右胁痛,移逆两胁则两胁痛。”胁痛之辨证,当以证状、体征、舌脉分别湿热浊邪阻络、肝火攻冲、气滞血瘀、痰湿壅阻、肝阴虚损、脾气下陷(阴损及阳)等症型,此外胆胀胁痛,陈发性加剧,伴畏寒发热之急性胆囊炎及胆虚胁痛之慢性胆囊炎乃已在笔者新著《朱良春杂病廉验特色发挥》一书中详述,今选谈治疗顽固胁痛之选方用药发挥和心得如下:
1、占位积聚肝胁痛、扶土抑木辅微攻
笔者临床,历年来所遇肝病积聚症,B超诊为占位,并B超显视肝内光点回声增强、增粗、血管网络不清之早中期肝硬化胁痛久治不愈者。及肝癌胁痛较剧,诸药无效者,均以补益为主,攻邪为辅之治疗大法。阴损及阳,脾气下陷者用补中益气汤灵活化裁,多取著效,此乃肝病“实脾之法”,亦取扶土抑木之意,调和肝脾、补益气血,使正气得复,胁痛自愈。虚则当补,瘀则当攻,但活血通络当以调气为先。实脾之法非专指甘温,当有甘温、甘寒之分,两法各有所宜。何为实脾?其临床体会一是扶土以抑木,二是降胃以开脾,胃降则脾升,脾升则胃降,此所谓枢机之运转。
补中益气汤能醒脾、运脾、扶脾、乃甘温实脾益胃之法中之代表方,此方实脾益胃以升清阳,东垣本治劳倦伤脾而立补中益气一法,乃遵内经劳者温之,损者益之之义。因慢性肝病以正气虚为主要表现,而正虚又以脾虚或脾肾阳虚为多见,肝肾阴虚则次之,如何运用补益法治疗肝病胁痛?乃是治疗肝病正虚邪恋导之胁痛久治不愈的关键,临床所见,占位积聚胁痛(包括早中期肝硬化或合并肝血管瘤、肝癌)多中气不足,用补中益气汤补其中气,扶其脾土,抑其木横,疏其木郁,正合脾土喜甘而恶苦,喜补而恶攻,喜温而恶寒,喜通而恶滞,喜升而恶降,喜燥而恶湿之旨,此实脾升陷之法。盖陷升而枢机运转,气机升降复常;陷升而气血疏泄调节有序,不通不荣缓解,胁痛自愈;陷升而身热可解,自汗可止;陷升而形倦可苏,患者疑愁可解,肝气一舒,胁痛自愈。
笔者历年来用补中益气汤加鹿角霜、炒川楝子、生白芍、乌梅,或加独活少量,治疗占位积聚胁痛久治不愈者,多取速效,亦常用邓铁涛大师验方加减,药用人参(或西洋参)、茯苓、炒白术、炙甘草、川萆薢、乌梅、炒川楝子、生白芍、生麦芽,治胁痛较剧,寒热夹杂者亦多取著效。
曾治丁男,年届天命,患乙肝肝硬化,B超诊为肝多发性结节,锯齿状、占位、肝内光点回声增强、增粗、血管网络不清,胁痛因气急恼怒始,中西药治疗3月未愈,故患者更增疑愁,家属听某医说,占位就是癌症,故亦惊恐非常,经亲友介绍,就诊于笔者,刻下大便秘结,右胁隐痛,时有加重,情绪欠佳,愁容满面,形倦懒言,自汗时有,舌暗紫,白薄苔,纳食尚可,夜寐不安,脉象弦而无力,证属肝病积聚,大怒伤肝,引动宿疾,阴损及阳,脾气下陷,加上终日疑愁,思虑伤脾,忧思伤肺,当以喜胜忧,悦其情志,配合药物治疗,遂告知患者和家属,此症B超诊为占位,决非癌症,胁痛诸证定很快缓解消失,如坚持服中药,结节并锯齿状亦会消失,患者和家属大喜。喜则心气和顺,悲忧气郁易散。
方选补中益气汤加味,药用:生黄芪18g、炒白术、当归各12g、陈皮6g、升麻、柴胡、炙甘草、乌梅各5g、党参、炒川栋子、生白芍各15g、鹿角霜30g,日一剂,水煎服。一剂药后,胁痛减,服完3剂,胁痛消失,诸证大减,去川栋子续服3剂,诸证全除,再嘱续服“消症复肝丸”(见《中医杂志》1995年第4期拙作)2年,B超复查,肝内多发性结节、锯齿状均消失,服药期间照常工作,一切如常。
方选补中益气汤加乌梅、生白芍,取其敛肝舒脾,补肝敛肝之用,清代名医刘鸿恩指出:“盖肝最不平且不可平,乃平之不平,敛之则平。”乌梅、生白芍均在“酸泄”、“条达”之性中寓有“通”性,与川楝子同用取“酸苦泄热”之意,以川楝子反佐甘温,泄其肝阳,并能引药入胁,消其胀痛。“酸中寓通用梅芍”,此与张锡纯所谓“山茱萸得木气最厚,酸收之中大具开通之力,以木性喜条达故也。”其理相同。加鹿角霜之意乃取其咸温涩敛,助阳补虚,软坚散结、敛正不敛邪,且能温煦鼓荡,温而不烈,补而能固,秘摄真元,对虚寒之胁痛,腰痛多有著效。
又治一刘姓男,年届不惑,肝病多年,2月前因肝区剧痛,去沪杭大医院确诊原发性肝癌,因此住院治疗,中西药合用2个月,胁痛仍不止,因不能承受巨额药费,经亲友介绍就诊笔者,来诊时诉发热恶寒,肝区痛剧时,注射杜冷丁等西药亦不能止痛,且身躯转侧时即痛加剧,证见面色苍白,舌瘀紫带青,光红无苔,脉象细数,询知大便秘结,小溲短少,《沈氏尊生书》云:“治积聚者计,惟有补益攻伐相间而进,方为正治。”遂仿邓铁涛大师“四君子加味方”之意,药用:红参、西洋参各10g(另炖汁)、云茯苓、生白术、川萆解、乌梅各15g、生甘草、炒川楝子各30g、生大黄3g、生白芍60g,日一剂,水煎服,2剂后肝区胀痛大减,大小便畅通,再服3剂,肝区胀痛消失,去萆解、川楝子,减其诸药剂量,续服5剂以巩固,继投“消症复肝丸”嘱守服2年,追访4年仍建在。
此方乃“四君子汤”合大剂量仲景“芍药甘草汤”加乌梅、炒川楝子、川萆解、生大黄组成,大剂量芍药甘草汤既能敛阴和阳,又能缓痉挛、止疼痛,更有利尿、通便、柔肝通络,益气和阴,解毒泄火之功,少佐生大黄以解甘草量大之壅,合“四君子汤”平调脾胃,和解肝脾,川萆解升清而降浊,合乌梅、川楝子酸苦泄热,解毒止痛。此案舌脉,证状和上案舌脉证状之异,应作为选方用药的鉴别,上案甘温补阳为主,下案甘缓和中敛阴和阳为主,同治积聚占位肝胁久痛不除,用药当各有妙意所在。
2、顽固胁痛补肝散、调补肝阴用古方
笔者仿朱师之法,推崇张景岳调补阴阳之旨,临床中既重补阳,又擅补阴,力求无所偏倚。实践证明治疗无黄疸型慢性肝炎(包括乙肝、丙肝、甲肝等)以调和阴阳为治疗大法,每收著效,历年来,经治数千例各型慢肝及各型早期肝硬化,均证明慢肝的病因病机是肝之阴阳失调、失衡。盖肝体阴而用阳,一方见肝气的郁而有余,另一方则见肝阴的虚损,故必须重视调补肝阴,凡顽固胁痛用疏肝理气之法不效者,均可考虑用敛肝舒脾、补养肝阴之法。
右胁为肝之所居,左胁亦为肝之经脉所布,肝郁和肝虚均可致胁久痛,因肝气偏盛,肝阴必亏,补阴以制阳之恰当用药不可不究,“肝欲酸”“夫肝之病,补用酸”,笔者临床喜用酸敛补肝之品,如乌梅、山萸肉、炒枣仁、炒山楂、桑椹子、金樱子、生白芍等。但如何选用这些酸敛补肝之品?清代医家徐灵胎云:“一病必有一主方。”吾辈临床中,应力求“一症必有一主方”。笔者喜用《血证论》中之“滑氏补肝散”(炒枣仁10g、熟地12g、白术10g、当归10g、山萸肉10g、怀山药10g、川芎3g、木瓜3g、独活3g、五味子2g)加减化裁,治疗慢肝久病,胁肋隐痛或胀、伴有头晕目眩、神疲乏力、口干便秘、纳差、失眠或多梦、腹胀腰痛、或日晡低热、面青紫、舌红、脉弦细偏数,肝功能反复异常者,均收理想疗效。
曾治马性男,38岁,自述肝病史10年,肝胁隐痛夹胀年余,肝功能检查一直异常,劳累后,胁痛加剧,休息后好转,伴头晕耳鸣、腰膝酸软、阳事不举、纳食不香,夜寐不安。诊见面部两颧、鼻准部隐现血丝缕缕,形瘦面青紫,肝胁下扪及2指,脾胁下扪及一指,肝脾质地均偏硬,B超回声增强、增粗。舌质暗红、小苔,脉弦细带涩,曾去沪杭等地多处求治,中西药屡治未效,患者忧心忡忡,情绪更低,肝气更郁,此证显属虚痛,但证见寒热夹杂,虚中夹实,阴阳失衡,当以敛肝舒脾,补养肝阴,养血柔肝的同时兼顾健脾益胃,扶土抑肝,此所谓肝病治本之法,方选“滑氏补肝散(汤剂)”药用:炒枣仁(捣细)、生白术、制首乌各20g、熟地、山萸肉、怀山药、当归各10g、川芎、木瓜、独活、五味子各3g,日一剂,水煎服,服药5剂,诸证大减,续服5剂,胁痛并诸证消失,嘱其照常上班工作,续投“消症复肝丸”,服2个月,复查肝功能全部正常,再守服4个月,B超回声全部正常,肝胁下,脾胁下均已回缩致稍有扪及,眠食精神体力一切正常。追访5年无复发。
按:肝病的治疗,有仅守疏散一法而统治诸症者,有只顾攻伐,活血化瘀、清热解毒者,因过用疏散攻伐(包括诸种西药抗病毒、消炎)导致变证者屡见不鲜,如胁痛、腹胀、纳呆长期不能消除者,或久治不效者,或气短乏力,四肢疲软,逐渐消瘦者,或长期低热缠绵者等,均应反思治法和选方用药的偏颇和不求其本。肝的生理功能,是依赖肝血的濡养,才能发挥作用,肝为刚脏,苟执疏泄攻伐之法,劫其肝阴,损其肝体,肝用即废,非柔润即致阴阳失衡,此即所谓肝功能异常的一大原因,亦是本文中胁痛久治不愈的原因。
治肝者,要知晓疏肝、实脾、养肝三大治法的阶段性,原则性。所谓阶段性,如肝病初起阶段,此时正气旺盛,肝体未损,可用疏利攻伐之法,此其一,清热解毒之法初用有效。但为何久用相反?时医不究中医之理,自以为中西药混用为高招,治疗正虚邪恋的各型慢肝,亦动即清热解毒,中西药合用,这是在西医抗病毒理论的死胡同里不能自拔,不懂中医的辨证施治之法,身为中医而放着中医药之廉验国宝不究,甚者反大力宣扬和使用进口的干扰素、拉米夫定之类不符合中国国情的天价药,自以为是,妄称停药即反跳的治标之效,中西药混合即中西医结合,是国际最高水平,广告满天飞,致使广大肝病患者蒙受耗费巨资的冤枉,令人可叹!!
所谓实脾,即用甘温或甘寒之法选药,“扶正以抑木,降胃以开脾。”复其脾主运化水湿,脾主统血,脾升胃降之正常功能,脾失去这些功能则为虚。实脾一法,应贯穿肝病证治的始终,也是治疗肝病的关键所在,此即治肝之原则性。盖脾实则无土壅木郁之忧,脾实则气血化源充足,肝体得其滋养而其用自调。故仲圣之“治肝先实脾”乃千古箴言也。
所谓补肝体亦治本之法,补肝体包括滋补肝之阴血,调补肝阳、肝气,肝病日久或误治,肝肾阴虚者屡见不鲜,魏玉璜之名方“一贯煎”(沙参、地、冬、归、杞、楝)既是滋补肝阴的代表方,又可化裁为甘寒实脾的代表方,已故当代肝病大家邹良材自拟“兰豆枫楮汤”(泽兰、黑橹豆、路路通、楮实子)合用“一贯煎”“六味地黄汤”加减化裁,治疗肝病属肝肾阴虚之诸种证型,均取佳效,即是吾辈楷模。

一个治筋骨痛的良方

肝主筋,肾主骨。肝肾亏损,外邪乘虚而入,便会导致筋骨痛。

治宜补肝益肾,兼祛风除湿,温筋散寒,佐以滋阴清热。

《仙拈集》卷一引《海上方》的三仙方,是治疗筋骨痛,无论带有风湿还是疮疡的妙方。

《海上方》是宋代钱竽著述的中医方剂书。而《仙拈集》,属于验方汇编,清代医家李文炳编撰。书中选方大多平易可取,并注明出处。现存十多种清刻本。

三仙方组成:

马齿苋496克 五加皮128克 苍术120克

五加皮辛散发表,苦燥降泄,温能通络,活跃于主筋的肝,及主骨的肾,具有祛风湿,补益肝肾,强筋壮骨,利水消肿的作用。

苍术与五加皮一样,具辛苦温的性味,温燥而辛烈,燥湿,祛风,散寒力强。不过活跃的场所却有改变,属脾胃肝经,治病的方向由此有转变。有“能健胃安脾,诸湿肿非此不能除”之赞。

用于脘腹胀满、水肿,风湿痹痛,肌肤麻木不仁,脚膝疼痛,风寒感冒,肢体疼痛,湿温发热,肢节酸痛等。

相当于两味药,既顾护到与肝肾有关的风湿痹痛,肢体疼痛、利水消肿等,又顾护到了后天之本脾胃,治病的周全度大增。

马齿苋,是与苍术五加皮起到平衡作用的一种民间草药,性味酸能收涩,寒能清热,具有清热利湿,凉血解毒的作用。在本方起到的是滋阴清热之效。

三仙方制法服法:

上药捣烂为末,以水煎汤洗澡。如果着急止痛,可用葱、生姜捣烂,将热汤冲进去,喝上三碗,到温暖处让其发汗,立时痛止。

一个治寒热咳嗽的专方!

正如人体肾虚,可以不单单是肾阳虚,亦或肾阴虚,而是两种情况兼而有之。咳嗽,也无法逃离这种生存模式。

在某些情况下,寒咳和热咳一起扭扭捏捏,却内心坚定地一起报到来啦。

此时,一般外感六邪在体内时间已久,脾肺已伤,正气虚弱,痰涎淤滞而多,故而寒热交杂咳嗽。

清代名医徐大椿所撰《医略六书》,记载了一个补肺宁嗽汤,为邪陷寒热咳嗽之专方。

组成:

人参4.5克,白术4.5克(炒),炙草1.8克,半夏4.5克(制),陈皮4.5克,葛根4.5克,茯苓4.5克,大枣3枚,生姜3片。

主治:内伤邪陷,寒热咳嗽,脉弦浮者。

弦脉,脉管较硬,弹性差,端直而长,就像按在琴弦上。

浮脉,指轻取即得,重按稍减而不空,如水上漂木的感觉。

整个方子,由补气、益气健脾的四君子汤(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和燥湿化痰,理气和中名方二陈汤(半夏、陈皮、白茯苓、甘草)组合,加上升阳解肌退热的葛根,及姜枣而成。

也就是说,

全方以补气升阳为出发点,先增强人体的正气,压缩寒热邪的生存空间。

再辅以调畅气机,祛湿化痰之药,并用散外邪又温肺的姜和益脾和血的大枣作药引,达到正气充足,气机通畅,痰涎自化的目的。

给咳嗽来了个彻底的釜底抽薪。

具体来说:

人参补肺扶元气,

白术健脾益气,燥湿化痰,

炙甘草和中气并益胃,

半夏燥脾湿以化痰,

陈皮利气,调和脾肺,

茯苓渗湿和脾,利湿化浊。

葛根升阳解肌,透发邪气。

多药合用之后,岁月静好,没有咳咳声。

一个问题:补肺宁嗽汤如何服用?

水煎,去滓温服。此为一剂之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