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途 / 吸引力法则 / 中西医或许在这里握手——眠愈假说 第十...

0 0

   

中西医或许在这里握手——眠愈假说 第十系统

原创
2020-01-17  老马途

(一)

从一百多年前西风东渐开始,质疑中医,视中医为伪科学,欲将其彻底取缔的人就不在少数,其中甚至不乏像梁启超、严复、孙中山、陈独秀、胡适、鲁迅、傅斯年、陈寅恪、郭沫若这样的知名学者和政治家。

中医与西医都能治病救人,不论它们各自有着怎样的理论体系,终归都是在人的身体上起作用。为什么中医就不能被包括西医在内的好多人所接纳呢?在西医和中医之间会不会是出现了鸡同鸭讲或夏虫语冰似的某种沟通和认识上的误会呢?如果是这样,有没有一种全新的解释可以让鸡鸭“互译”或“夏虫”识冰?

西医习惯量化,把人体按功能划分了九大系统。既然九大系统无法解释中医的理论,西医会不会还存在着自身认识之外的盲区,还有第十个系统的存在呢?

很可能有这样一种情况:没有发现第十系统的西医,一直试图在用九大系统的理论去理解中医,而一直在使用着并以第十系统为理论基础的中医,又因处在了自己那一套类比的、带有哲理思辨的形象说法中,无法用西医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去进行阐述。

这就导致了西医在已知的九大系统中苦苦寻找着第十系统中才有的答案,而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并且是一直处在第十系统中的中医,又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理论所在,更不可能说个明白的局面的出现。

这种情况可以用十个阿拉伯数字来打比方:假定西医只知有1、2、3、4、5、6、7、8、9,中医又只知有一个10,前者不明白你那个10是什么东西;后者一直在说我这个10包含了所有,不但包含你的1到9,甚至还比你要更高一级更先进。

10是1和0的组合,这个1和0就是整个计算机世界的运算基础。中医从自己的角度感受着“它自己的互联网时代的魅力和美妙”已经数千年之久了。只有1没有0的西医们却如同站在“互联网”前的门外汉,呆楞在那里,怎么也想不明白地眨了一阵眼睛后,转身离去——不跟你们玩儿了!1到9已经非常科学了,又弄出个说不清道不明的0来。你们自己去糊弄自己,你们一群人自己在那里望闻问切、阴阳怪气吧。

在1和0的这个比喻中,西医是把所有的发病部位都当作了“1”个个磨损了的机器零部件来看待,要么修修补补,要么索性更换。多是就器官论器官,就组织论组织,头痛医头,脚痒抓脚。它的钻研方向至今仍未改变,各种高精尖的、愈分愈细的仪器设备和医疗技术的不断涌现就是最好的说明。

而有着1也有着0的中医,即不排除搞点麻沸散在十分紧急的情况下做个手术,也不冷落对病人身体的全局把握和调理。并且是以后者为主为重,从全局着眼,把疾病当作局部的失衡,同时也从局部入手,结合全身调整,最后形成了大河有水小河满的正气充盈状态。

阿拉伯数字的1在西医的眼中或许太像注射器和手术刀。中医在面对疾病时,却首先是把病人当作“1个人”来看待。0的意义很特殊,0的内涵很奇妙。1到9的每个数字都很实在,实在到了西医定义下对应着每个系统,实在到了西医眼中的每个器官、每块组织甚至是某一种类的细胞。

可是,若是有着那个看上去什么也没有的、近似于中医所说之“气”的、虚无飘渺的0的加入,1到9便立刻发生了数量级的变化。可以加一个0,可以加两个0,可以继续更多地不停加下去。这就正好表示着身体状况的好转好转再好转,就是正气从微弱到充盈的康复全过程的描述。

说到这里,似乎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只有着1和0的中医居然也能存续数千年而不灭了:1是一个人,一个整体的人。0是蕴含在人体内的正气、元气。把人当人看,又懂得调整这个人体内的气,这其实就够了。再加上“治未病”的理念为前导、作护航,其他的自然就都次要了,甚至是可有可无了。

那么,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第十系统呢?有的话它又是如何起作用,怎样在运行,又为什么迟迟没有被发现呢?

(二)

每一个人可能各有特点与众不同,但所有人的共性其实都一样。甚至其中的某些本性与动物,植物和微生物都没有差别,比如寻找配偶繁衍后代和想方设法生存下去。尤其以后者最为典型,表现在人类身上就应了一句老话:好死不如赖活着。

类似的还有“活着才是硬道理”“活着才有一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尽管这句话听起来像是把革命当成了做买卖,导致许多人一当官就去权钱交换?不过就算是做生意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有了生存才谈得上意义。

可是,不管你相信不相信,生存真的不容易。

身体太复杂太复杂了,身体又太脆弱太脆弱了。一个有着50万亿的活细胞组成的既复杂又脆弱的身体,还想活得长久些,正正常常的完成它的生命周期,安享天年。它必须具备一种能力,那就是自我检修——把随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问题,都尽可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及时发现并随时消化、解决掉。如果没有这种自我救治的能力,对这个数量超庞大的活体来说后果实在不敢想象。

为了将这种能力发挥到最强最好,发挥到极致,还要拿出自身最宝贵的资源作为物质基础,同时还必须将这一资源保护得最好,放到最安全的地方,不许被改变、被破坏,甚至不能轻易被识破,被窥视。

 

人体中哪个地方最安全,又有哪里没有被翻遍呢?答案自然是大脑。就算你掀开了盖儿,切成了片儿,到现在也搞不清它大部分的功能区都是在干什么,又是怎样工作的。在心理学范围的划分上,也只能笼统地区分为意识和潜意识。

没错,也许那个神秘莫知的潜意识区域才是——就是——正是负责这一检修任务的部门所在。潜意识区域保存着的这个身体的最最机密的、绝不允许改动的原始正常(健康)数据,它的日常工作不仅要随时响应意识的活动,调动自身的存储、搜索和逻辑思维的能力,去实现各种各样的它认为必须实现的目标。

同时它还要对比身体各处传来的实时数据是否与原始数据相一致,然后采取措施,发出指令,将异常处恢复正常。这个就在司令部隔壁的机房重地,时刻忙碌不停地监测、维护着身体各个部位的正常运行。绝绝对对地“闲人莫进”。

它的信息传输可能使用司令部的通讯线路——神经,更可能有着自己独立的传递渠道——经络。为保证海量信息的不间断来往,这条线路不但要宽畅,还要有备份,甚至是多个备份,以便随时切换启用。原来担负这一工作的细胞出现了问题,旁边的能马上顶替,就像预备役军人的身份转换,接过臂章,就上战场。“臂章”就是执行这一任务的特殊标志。

接受这些信息的地方就是穴位,穴位可能只是将其在自己的“辖区”内进行广播。当然分区内器官、组织和细胞的执行情况以及日常运行数据的汇报也经由穴位上传。

经络和穴位就像一条条通路和一座座城市一个个乡村,他们是身体上行政区域的天然划分,这里不会出现庸政、懒政和怠政的现象。随着修复指令的下达,必然会出现相应区域的状态改变,这一过程的令行禁止、不打折扣,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什么物质传递了过去才导致了变化的发生。也就有了“真气运行”的中医认识。

最接近于中医所说之“气”的物质是西医所指的干细胞,显然它们并非被“运送”过去,这些早就预备在各处的干细胞何时繁殖,以怎样的方式(对称还是不对称)分裂以及所需分裂的数量,去修复和替补的目标,也该是由传递而来的“红头文件”所决定。

反过来,针灸一类的刺激就是造成人为的“局部灾害”假象,并将这一“严重灾情”上报,引起检修部门的高度重视。持续不断加以重视的结果,就是“救灾指令”的不停下发。器官、组织和细胞也将依照这些“红头文件”不停地展开自救,生产出所必须的物质甚至是“药品”。当然,这个过程也必定包含了身体其他方面的配合与协同。

在中医来说,经络不通时,可以理解为只是病变局部的细胞组织的自救。疏通后,可能就加入了指挥部对真气——干细胞的调动。

从针灸治疗的现象,可以看出检修系统平时是经常处在超负荷运转中——本该正常完成的工作已经无法很好地完成,这导致了更多问题的积压,只能选择较严重、更紧急的地方优先处理了。

这也间接说明了一次针灸的选穴为什么最好是在同一经络上。如果仅从身体各方面的配合上看,极端来说,一次性地在全身扎上几百根针,其实等于没有扎——都遍地灾情了,哪还有外来的支援力量?

如果说免疫系统是安保,那么这个监测修复系统就是物业,它的检修时刻不停。到了夜间,身体的大部分进入安静休息的“停工状态”,但却是它工作最忙碌的时候。这时可以检修的更深入更彻底,以便为下一个白天的各部位的正常工作做好准备。

(三)

除了睡眠以外,还有一种状态,也极利于身体的自我检修——这种状态下意识活动减弱,身体基本上被潜意识接管,也即心理学上的催眠状态。就身体内部的活动情况来看,自我催眠状态最接近于睡眠,此时的潜意识除了要完成与意识配合的、协助意识的“外在任务”外,也是它展开自己本职工作的最佳时机。

这个时候,更可能是“主动巡视”,展开“专项检查”,把以往因为各种原因积压的待处理和处理不彻底的问题,来一次深入清理。这种在自我催眠状态下进行的主动、深入的检修和恢复,称之为眠愈状态。也即中医六术之一的导引术所进入的状态。

在人为创造的因放松、入静而引发的眠愈状态中,身体主动进行的彻底、深入的检修,可以从一个有着30多年病史的肩驼背弯脊柱已经呈竹节样改变的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的身上得到证实。在导引术作用下,病例在眠愈状态中出现了以下这些几乎不受意识控制的行为和动作:

在弯腰放松中突然起身后仰,任由脑袋在颈部肌肉也同样放松的情况下,向后甩去;在全身松软中缓缓提起脚跟,然后在膝关节不弯曲的情况下,突然将脚跟重重地踩下去;在全身放松中,双膝僵直不弯曲地晃荡着脑袋和身体长时间的行走。

诸如以上这些“挥鞭甩”、“踩踵”和“振脊走”的动作还有很多,他们的一个共同特点是,最初都是身体自发出现的动作,而非人为的设计。都是在双目似闭非闭屏蔽了外界干扰的情况下进行。并且其中的部分动作在脱离眠愈状态后,因其难度太大根本无法在意识状态下完完全全的模仿下来。

这种身体被意识之外的力量所控制的现象,在同一引导术的习练者中绝非个例,而是普遍大量地出现。比如在机器人研究领域蜚声海内外的、曾任国家863计划智能机器人型号总设计师的杨汝清教授,就在他的博文中不止一次真实而严谨地记录下了自己在这方面的感受。曾于八十年代中期编写出了《现代日语语法辞典》的杨树媛女士,也曾撰文详细而又生动地描述了自己对一状态的体验。(更多相关内容见文章末尾参考资料)

通过每天九十分钟分两次持续习练该导引术二十一个月的观察,病例从最初十几年以来一直因背部疼痛无法完成打喷嚏和咳嗽,到现在打喷嚏和咳嗽时,后背上的疼痛几乎消失;原来每天早晨起来因颈椎向前弯曲,喝水必呛水的现象也消失了。

同时在这一过程中,原来已经没有响声发出的脊柱也由开始时发出的单一的嘎吱声变成了不同地方、多种不同响声的叠加混合。由原来的只是在“振脊走”中出现到现在日常行走中也出现了这种椎骨之间的摩擦声。

伴随以上现象一起出现的还有该病例的胸颈椎弯曲度已经发生了明显的改变,胸椎出现了挺直,身体恢复高度将近两厘米。髋关节和骶髂关节的状况也明显改善,下蹲的幅度大大超过了从前。

眠愈状态下身体的自我检修是全身性的,病例由AS多次引发的虹膜炎,在该状态下也有强烈的异感体验,眼球经常有十分强烈的憋胀感和不由控制的旋转,导引结束后,经过整夜休息都未能消失的困涩畏光也几乎消失,且感觉眼睛更清明舒适。

还有由AS引发的心脏病,在二十一个月之前的状态是,早起加重略见轻的眼皮水肿已经持续了半年多,嘴唇乌黑,双耳垂有折痕,稍稍活动量加大,就胸部闷痛达两小时之久。二十一个月后,眼皮水肿完全消失,嘴唇颜色和双耳垂折痕变浅,步行爬十六层楼梯,与之前同样的速度,胸部闷痛不再出现。之前,对食盐的摄入量降到了最低,稍微增加一点点,次日的眼皮水肿就加重。现在已经在逐渐加量中,恢复到了更早以前的正常水平。

(四)

以上现象不但说明眠愈状态是一种比日常修复要更深入、更彻底,也更主动的检修状态。同时也表明了眠愈修复系统所采用方式的非常规性。换句话说,身体其实比我们更了解身体。其他诸多方面的配合姑且不论,仅从动作上来说,它知道做出哪些动作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它知道哪些动作和行为做到哪种程度,对身体所起的作用是良性的,是没有安全隐患,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的;以及某些部位持续使用怎样的特殊动作,才能尽快的从目前的异常状态中脱离出来。

显然,在本病例中,不进行这样反常规治疗的剧烈冲击,是不可能将脊柱关节中部分虚脆的椎间骨桥振裂,并使其相互摩擦以尽最大可能的恢复椎骨关节的活动范围的。

在熟练地掌握了眠愈状态的进出、切换后,病例体悟最深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即使脱离了由潜意识控制的眠愈状态,也时常能感受到的身体对想要恢复正常的那种无比强烈的愿望。

比如在近五十分钟的“振脊走”后,会不由自主地要去床上仰躺一阵,有时还能感受到一股很强的发自体内的力量将身体紧紧控制而无法起来,以保持更久的仰躺放松状态,给身体提供更充分的检修时间。在仰躺中,会不自觉地将腰臀抬起,然后不加控制地任其重重下落,撞击床铺。还有将枕头慢慢去掉,紧收下颔,借着脑袋和肩臂的重量,在难度极高的放松中,试图将胸椎最弯驼的地方“掰开”压下去等等。

正是这种不停出现的、想要回归正常的强烈修复意愿,泄露了隐藏极深的眠愈系统的存在。潜意识对意识的响应在这里也可体现出来,那就是越相信导引术并且康复愿望越强烈的人,习练的效果也越好。导引术的这种唯心性,也恰好说明了除体质之外同样的习练,为什么一部分人效果极好,另一些人却效果较差,甚至是没有效果的原因。

眠愈状态下身体的自我检修不但包括了肌体,同时也可以对心理上的不正常进行调整。不少平时心里总觉压抑的人在此状态中会表现出不由自主地流泪,甚至是无来由地失声大哭。结束后明显地感觉轻松舒畅了好多,更有极端的病例,经过多次的舒解、发泄之后,因此打消了原来有过的轻生念头。

如果说前述的穴位刺激,包括砭、针、灸、按跷,是由下向上反映情况,请求指示和支援,那么由导引术引导进入的眠愈状态则是“由中央向地方的主动巡检和治理”。后者可以调动起更多乃至全身的可用的、适用的资源去进行攻坚,其进程或许缓而慢,其效果却比较显而著。

中医六术中除草药的作用机理不是很清楚外,其他五术都是对眠愈系统的充分调用。文章开头提到的名人学者们主张对中医的取缔也多是针对中药,就算中药只是在起着安慰剂的作用,中医还有其他五术,怎么可以因为一根手指的不明白而将一只手都弃而不用,甚至是彻底剪除呢?

(五)

总结来说,在大脑的未知区域存在着这样一个功能区,它保存有身体的原始健康(正常)数据,负责监测和维护身体各部位的正常运行。身体各部位传来的监测数据在这里进行比对,发现的异常由这里发出指令,再经由经络和穴位向下传输和广播后,由异常区域的器官、组织和细胞通过自救执行修复,其手段包括但不限于生产特殊物质或是启动干细胞。经络和穴位是身体天然的行政划分,眠愈系统以此为基础准确而又高效地对身体进行监测和维护。

中医所采用的各种调治方法,就是对眠愈系统的调用,其中包括砭、针、灸、按跷的向上请求和采用导引术给眠愈系统创造机会,使其能够向下进行更主动、更专项的检修。

由于对身体的不恰当使用,常常使得体内故障的出现与检修的及时无法平衡,这时候,身体所急需的是一个机会,一个我们可以提供给它的检修机会。导引术就满足了身体的这一需求,就是我们跟身体浑然天成的自动配合。

在眠愈假说这里,西医和中医或许是时候摈弃前嫌,丢开一百多年来的恩怨情仇,伸出手来,说一声“误会误会”或是“原来如此”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