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u / 故事及争鸣 / 崇祯时一老仆,好色酗酒爱骗人,华山老道...

0 0

   

崇祯时一老仆,好色酗酒爱骗人,华山老道士却告诉主人:对他好点

2020-02-01  kenu

崇祯九年。

大明时任户部尚书侯恂因被阁臣薛国观、温体仁等构陷削职。下狱之时,扫视堂下诸仆说:“你们的衣食都取之于我,如今谁肯跟我去服侍我呢?”

诸仆犹在面面相觑之时,早有一老仆越众而出,大哭拜于堂下,表示愿往。

崇祯时一老仆,好色酗酒爱骗人,华山老道士却告诉主人:对他好点

谁知侯尚书扫了他一眼,却开始大摇其头起来。

此仆姓郭名尚,以郭老仆之名行于世,他从十八岁时跟着侯执蒲,后来开始服侍公子侯恂。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侯恂中举,翌年进士及第,身边都跟着郭老仆。天启年间,侯恂父子三人因得罪魏忠贤罢官归里,闲居数年。崇祯即位后诛除阉党,重新起用侯恂。侯恂一生宦海沉浮,足迹行遍大半个中国,西抵秦凉(山西道御史),南达贵州(贵州巡按,平息水西土司安邦彦之乱),北至居庸关(以兵部侍郎巡边黄花镇),最后督治昌平。十几载寒暑之中,身边跟着的都是郭老仆。

可见这位老仆人实在很得侯家信任,那么是因为他办事得力么?

答案是并不。

恰恰相反,用现在的话来说,这位老郭头简直奇葩之极。让我们看看他的一些奇葩事。

1、好色如命

侯家在南圃这个地方有一处别业。别业即别墅。南圃具体在哪里今天已经不详,应该就在归德府的南边,可能只有侯家自己人这么称呼。侯家两代高官,当然是建得起别墅的。

我们都知道别墅是不大可能经常去住的,侯家在去归德府治十里之遥的地方有个南园,这才是他们常住的宅子。既然不常有人,南圃那边自然需要有人随时打理、看守。侯家对郭老仆还是信任的,就把他派去办这个差事。

老仆一离开侯家就立刻开始放飞自我,把自己那些不良嗜好发挥得出神入化。过了很久,侯恂他们到别墅去住,喊了很久也没人开门,最后进去一看,只见院中花木枯死,杂草长满了台阶,屋里灰尘也积了厚厚一层,墙角蛛网暗结……显然老仆既不曾打理过院子,也不曾收拾过屋子,而且有可能都好久没回来住过了。

不用说,侯恂看到这一切非常生气,但生气也没用,眼前最要紧的是赶快找到老郭。

过了两天,派出去的人回来报告说在鹿邑才找着老郭,但场景极其荒唐。侯恂听说也大觉惊异,跑去一看,可不荒唐咋地!

只见鹿邑的城门楼上,郭尚一身文士长袍,潇洒地束着发,颔下一缕长须飘然,完全是一副士大夫的打扮。在他面前的案上,摆放着从别墅里携来的琵琶,指尖偶一拂过,声如玉珠落盘。再看他左手臂弯中,竟然搂着一个美艳的妇人,两人正自喜笑盈盈郎情妾意,时不时对个嘴儿,亲完那妇人便端起酒杯递到郭尚唇边让他饮酒。

这时的郭尚风采照人,即使真正的士大夫侯恂看了,也找不出一丝瑕疵。若无人点破,绝无一人敢相信他不过是侯家一仆人!

侯恂瞬间明白了身边下人的心情,面对这样的郭老仆,也难怪他不敢径直去叫人,毕竟他也不敢随便去跟别的士子说话。

这件事的结局是侯恂可能并没当场发作,而是给足了郭老仆面子,等喝完酒才把他叫回家。至于回家之后侯恂当然生了很大的气,严令郭老仆不准再在近旁伺候,守别墅的工作自然也不让他再干了。

这件事可能发生在侯家父子罢官居家期间。

崇祯时一老仆,好色酗酒爱骗人,华山老道士却告诉主人:对他好点

2、酗酒误事

好色之外,老仆尤其好酒。

崇祯初年侯恂起复后,赴京师上任。此时自然要挑选一些精干的仆人跟着去,而留下一部分昏聩老朽之人留守老宅,不用说,郭老仆自然是在留守之列。可他不干,三番五次固请,实在让侯恂烦不胜烦,带他去了京师。

这次他应该一改前愆了吧?

并没有。

到京城之后,郭老仆百事不理,比主人都更像大爷。他每天清早到城隍寺买酒,酣饮沉醉,日日忘归。偶尔一天早上,侯恂会交待他去办某事,可郭老仆天天喝酒,结果就是每次都把交待的事忘得干干净净。把侯恂气得不要不要的,他虽涵养极佳,也忍不住怒骂一顿,然而郭老仆浑然不以为意,只把他责骂的话当成催眠曲,这边侯恂骂得热闹,那边老郭已经鼻息如雷。

久而久之,侯恂再也不安排他去办任何事了。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侯恂仍然没断了老仆的经济来源,也确是度量极阔。这正好证明他是极富人情味之人。

崇祯时一老仆,好色酗酒爱骗人,华山老道士却告诉主人:对他好点

3、满口谎话

郭老仆有四个儿子,子嗣真是好生兴旺,孩儿妈就是他骗来的。

郭氏妇是燕人(河北一带),姓姚氏。她嫁了好几回人,丈夫都死了,这样她就有了很多财产。姚氏说:“看来我应该嫁给当官的。”老仆听说后心生一计,他告诉姚氏自己正是官员,就这样轻而易举就解决了终身大事。

姚氏明白受骗之后常常大哭继以大骂,揪他耳朵、挠他面门,老仆脸上常带指痕,日子倒也终于过了下去。

由上可知郭老仆人品有多恶劣,而侯恂在历史上则风评极佳,以清廉见称,按说这样眼里不容沙子的人会非常讨厌被人欺骗了。于是有人问了,侯恂为什么不狠狠心把老仆赶出府去?

其实在古代大家族里,除非是犯了类似谋财害命的根本性错误,或者说主家树倒猢狲散,一般是极少发配男仆出府的。侯家养着这个老仆,成事不足而败事有余,可说是白白养活他,虽然侯恂往往都原谅了他,但要说真正托以大事,那是怕年也要过错的。

但随着侯恂生命中最大劫难的到来,郭老仆终于像囊中之锥一般脱颖而出。

崇祯时一老仆,好色酗酒爱骗人,华山老道士却告诉主人:对他好点

崇祯九年。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年侯家迎来了大难。薛、温二阁臣授意宋之普等弹劾侯恂靡饷误国,崇祯大怒,削其职,不久,系入狱。

临行之时,遂有问诸仆“谁当从乎”之句。

答案既意外,又不意外。

当他看到郭老仆越众而出时,心里最先浮现的,竟是一丝辛酸和欣慰。

侯恂的思绪不由飘回了几十年前:那一年他偶经西岳华山,遂动了随喜之念。华山自古就有“一条路”的说法,上山的道路何等凶险?然而侯恂确非寻常贪财惜命的官吏可比,他当先而行,一路披荆斩棘、攀崖悬洞,终究登上了绝顶。当时还是郭小仆的郭老仆一路坚定跟随着他,手挽铁索、身背行囊,也登上了峰巅。疲惫而从容。

两人在峰顶遇到一个老道士,自云已活了180岁,他对侯恂说:“你是个贵人,然平生虽然能建立很多功业,福用却少。你在成为三品大员后就会遇到大难,并且在你的一生会有五次大劫,若都能平安度过就能活到耄耋之年(耄,八九十岁;耋,七十岁)。你身边的这位老仆人会在最危难的时候帮助你、保护你,请你好好对待他。”

从那时起侯恂就知道,虽然两人世俗的身份有高下之别,但作为人的禀性却是一样高贵。

“怎么会是你呢?”侯恂望着郭老仆。

老仆大哭:“主人盛时如何待我,老仆心里清楚。今主人患难,自当尽心竭力,效犬马之劳。华山老道士之言,或许正应验在今日吧。”

疾风才知劲草,家倾方识忠仆。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些人,在众人都营营碌碌的时候半醉半醒,在众人都退避三舍之时却迎难而上,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证明自己远比他人高贵的价值。

崇祯时一老仆,好色酗酒爱骗人,华山老道士却告诉主人:对他好点

从郭老仆说出这句话开始,他再也没有饮过一滴酒,也再没有误过一次事;

他也再没有在家里过过一次夜,尽管家中有美妻,有四子。

薛国观和温体仁先后秉政,对待政敌异常严苛,叫锦衣卫、东西厂这些番子严密注意和侯恂往来之人,欲抓住把柄治其重罪。侯家一向交好之人,包括亲朋故旧,全都避讳而去,只有郭老仆为了不引起番子的注意,常常穿得破破烂烂的,披星戴月以事侯恂。他还偷偷在老婆姚氏那里拿了很多钱出来,买了酒食去巴结那些番子,老仆本身就是好酒之人,对这些场面简直无师自通,番子们都给他维持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开方便之门。

就这样七年过去了,侯恂始终没有被杀,及至崇祯十五年被赦出狱,以兵部侍郎总督七镇军务,视师河南,欲解开封之围。

临行前,侯恂想把郭老仆带到军伍之中,就先提拔他当了军官,戴将军冠,穿将军服,让他回去见姚氏。姚氏大喜,至此几十年夫妻,终得一偿夙愿。

然而那七年戒酒、谨身、慎行的生活,于老仆实不啻人间最痛苦的煎熬,他是酒色财气的俗人,只不过时势使然做了英雄的事迹,一旦大事已了,便又肆其所好了。

他知道自己做不了军官,把将军服又还了回去,拜谢侯恂说:

我一生嗜酒,现在七年不饮酒,此后要日夜痛饮补偿自己。军官是做不了啦!

不久,饮酒加以积病,饮酒以致疾病,郭老仆重病而死,年五十七岁。

明末清初的商丘城北金家桥,有一座孤坟,碑上有一篇墓志铭,出自一位至今仍十分有名的文学家之手。文中所述正是义仆郭尚,郭老仆在当时便已名播两河(河南、河北),到了今日文以人名、人以文显,更算得上是流芳百世了。

而这位文学家名叫侯方域,表字朝宗,是归德府(即今河南商丘)人,为侯恂次子,户部尚书古称司徒公;侯恂之父名侯执蒲,为万历朝太常卿,即文中“太常公”。

那篇墓志铭,就是有名的《郭老仆墓志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