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静空空 / 时疫方 / 古人如何防疫?

0 0

   

古人如何防疫?

2020-02-04  松静空空
全文约4500字左右。

  • 古人预防疫毒的十一种方法,其中颇有值得我们参考借鉴的。

疫毒有传染性,往往会导致大范围的流行。中国古人没有现代医学知识,他们没有消毒水,没有高大上的设备,没有防护服,甚至没有口罩。那么,古人是如何防疫的呢?以下总结古人预防疫毒的十一种方法,其中颇有值得我们参考借鉴的。

一则,隔离

在古代经书、史书、小说、笔记、地方志等文献之中,记载了很多预防与治疗温疫疾病的方法,其中“隔离”,是古人很早就意识到的一个最佳的预防疫病办法。

比如,《睡虎地秦墓竹简·法律答问》中,两千多年前的秦国便有将麻风病人集中迁移到“疠所”居住的规定。

在汉代政府就要求做好隔离工作,以预防人与人的传播。《汉书·卷十二·平帝纪第十二》记载:“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

又如,《晋书·王彪之传》亦记载:“永和末,多疾疫。旧制,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说明晋代对传染性疾病的隔离要求更加严厉,只要有病人接触者,均需采取隔离措施。

到了南北朝时期,“隔离防疫”已经成为了一种制度。萧齐时,太子长懋等人曾设立了专门的病人隔离机构“六疾馆”,以隔离收治患上温疫之人。隋朝与萧齐类似,专门为麻风病人设立“疠人坊”。

由此可见,今时我们知道病毒是通过飞沫传播的,但古人对于疫毒的认识并不比我们差多少。

二则,养正

《内经》明确地讲:“……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因“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告诫人们“冬不藏精,春必病温”,“虚邪贼风,避之有时”,并要求“恬淡虚无,真气从之”,以达到“精神内守,病安从来“的目的。

古人重视内求,认为正为本,邪为标。预防感染,首重扶正。正旺则邪不能侵。这个理念值得我们学习。

从这几天的信息中可以见到,不少医护人员感染了疫毒。但是他们已经穿好了防护服,为什么还会感染呢?根本原因是正虚。因为临床工作压力大,饥饱失常,过度劳累,导致正气偏虚。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所以,扶正才是关键。

三则,艾灸

前人重视艾灸防疫。前人已经认识到,艾灸的作用甚大,能“壮固根蒂,保护形躯,熏蒸本原,却除百病,蠲五脏之痛患,保一身之康宁。”所以古人非常重视趁未病时艾灸,以扶避免感染疫毒。预防永远大于治疗,今人知道,古人也知道。

比如,唐代大医孙思邈提出:“凡人吴蜀地游宦,体上常须两三处灸之,勿令疮暂瘥,则瘴疠、温疟毒气不能著人也。”这是用灸法来预防瘟疫感染。

《扁鹊心书》里讲道:“保命之法,灼艾第一。”强调,艾灸能保命,不但可用于治疗,亦可用于预防。

对于平常人没有生病,也可以艾灸吗?当然可以。扁鹊认为:“人无病时,常灸关元、气海、命门、中脘,虽未得长生,亦可保百余年寿矣。”明确地说,不病之人可以施灸,灸能延寿。

我的观点是,可自己施灸足三里。因为足三里为胃经合穴,也是胃经下合穴,是土经土穴,最能培土补虚,最适合于预防此次疫毒。此次疫毒为湿为主,或兼热,或兼寒。若能灸足三里,使脾胃中焦气机健旺,湿浊得化,疫毒自然不能伤人。建议用麦粒灸法,而且最好是疤痕灸,越重灸越有良效。古人的经验是,要令局部灸后脓水流离,则正气健旺,邪不能侵。若怕痛,或不想伤害皮肤,艾条温和灸亦胜过不灸。

四、药囊

古人认为,疫毒是偏性极重一种邪气。可用药物的偏性来克制疫毒的偏性。比如,可用药物悬挂或佩戴的方法,或悬挂于门户、帐前或佩戴于手臂、头顶,可以有效预防疫毒感染。民间曾有“戴个香草袋,不怕五虫害”之说。佩戴香囊,虽是一种民俗,但也是一种预防瘟疫的方法。

晋代大医葛洪《肘后备急方》一书中记载了老君神明白散:“术一两、附子三两、乌头四两、桔梗二两半、细辛一两。上为末。正旦服一钱匕。一家合药,则一里无病,此带行所遇,病气皆消。若他人有得病者,便温酒服之方寸匕亦得。病已四五日,以水三升煮散,服一升,覆取汗出。”——笔者强调:此方有毒,若用于悬挂或佩戴完全可以。若内服,则只适合于寒疫,否则绝不可滥用,切记切记!!!

清代大医吴尚先在《理瀹骈文》一书中有驱除瘟疫的为辟瘟囊方:“羌活、大黄、柴胡、苍术、细辛、吴茱萸各一钱,共研细末,绛囊盛之,佩于胸前。”这个方法非常简单方便,人人可做。作者强调用绛囊,大概取红色为火之意,火能燠土制水,化去湿浊疫毒。

现代研究发现,中药香囊的作用可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1)预防流感,防治疫毒:中药香囊可以在预防普通感冒、甲型H7N9流感、手足口病等病毒感染性疾病起到一定作用,可减少人们受污秽之气或毒气的污染;(2)避秽化浊,清新空气;(3)吸汗、提神:“令小儿带之以吸汗也”;芳香走窜,开窍提神;(4)驱蚊虫毒蛇。

注意事项:(1)中药香囊由于它是纯天然的,所以一般只可以挂半个月到一个月,香气散尽,功效随消。(2)孕妇和易过敏者不宜。

学习古人的香囊配方,我们可以自己制作香囊。用方:雄黄10克、樟脑3克、八角茴香60克、苍术20克、生甘草20克、肉桂20克、藿香20克、艾叶20克,一付,共研细末,装入小布袋,每个可装入10-15克。可佩戴在颈前,或用别针固定于前胸衣襟。香药袋距鼻孔越近,其预防疫毒的效果越好。建议每7-10天更换一次,以保持最佳药效。

雄黄是其中的关键药物,雄黄有杀百毒、避百邪、制盅毒之功。人佩之,入山林而虎狼伏,入川水而百毒避。重用八角茴香,北方名为大料,此药辛温,能醒脾运脾,化湿祛邪,最适合于疫毒蕴湿的情况。现代研究发现,八角茴香中的莽草酸是抗甲流病毒药达菲的主要原料。

五则,药浴

通过中药药浴来避邪,这个方法值得我们学习。比如,《内经》提出:“又一法,于雨水日后,三浴以药泄汗。”

又如,清代刘松峰在《松峰说疫》一书中记载:“于谷雨以后,用川芎、苍术、白芷、零陵香各等分,煎水沐浴三次,以泄其汗,汗出臭者无病”。

刘松峰的这个药方可用,零陵香不好找,可代以等量藿香,功效亦当不减。药浴后不再次冲水,直接擦干穿衣即可。唯洗浴后要马上擦干,以免毛孔打开后易受风寒。

另外,古书还有记载用佩兰等草药洗浴,可以预防疫病,保持健康。

六则,取嚏

主动打几个喷嚏,这是最好的预防感冒的方法。我自己体会,凡遇流感时,赶紧用软纸搓成细捻刺激鼻腔,打几个大大的喷嚏,可有效预防流感。或者,在感冒初期马上用此法,亦能迅速缓解病情。打喷嚏是人体的主动排邪反应,越早应用效果越好,请读者不妨尝试。

比如,《济世良方》记载:“凡入疫病之家,……既出,或以纸捻探鼻,深入令嚏之为佳。”

又如,《串雅外编》记载:“凡入瘟疫之家,以麻油涂鼻孔中,然后入病家去,则不相传染;既出,或以纸捻探鼻深入,令嚏之方为佳。”

今时有人辟谣,说麻油涂鼻孔是不科学的,其实,古人没有口罩,用麻油涂鼻孔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方法。今时用上了口罩,若能再配合用麻油涂鼻孔,我相信,可提高预防效果。当然,别把麻油呛入气管中。

七则,粉身

身上抹粉,也能预防温疫邪毒。

比如,晋代大医葛洪《肘后备急方》中有赤散方,以“牡丹五分,皂荚五分(炙之),细辛、干姜、附子各三分,肉桂二分,珍珠四分,踯躅四分,捣,筛为散。初觉头强邑邑,便以少许纳鼻中,吸之取吐,温酒服方寸匕,覆眠得汗,即瘥。晨夜行,及视病,亦宜少许以纳粉,粉身佳。牛马疫,以一匕着舌下,溺灌,日三四度,甚妙也。”该方以各种祛邪辟秽的药物组成,既可纳鼻中吸之取吐,亦可外粉周身以御时行邪气,甚至还可以用于治疗牛马疫病。一方而兼多用。

《肘后备急方》亦记载了“姚大夫粉身方:芎䓖、白芷、藁本三物等分,下筛,纳米粉中,以涂粉于身,大良。”唐代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中的粉身散、《外台秘要》治温病粉身散方与此方同。

抹粉防疫,这个思路值得我们学习。而且,《肘后备急方》所用的这三味药比较平和,甚有可效可法之处。

八则,服散

今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期间,不少中医人及中医院都提供了预防药方。其实,古人也有预防方。

比如,晋代大医葛洪《肘后备急方》就记载了一个度瘴散,“辟山瘴恶气。若有黑雾郁勃及西南温风,皆为疫疠之候方。麻黄,椒各五分,乌头三分,细辛、术、防风、桔梗、桂、干姜各一分,捣,筛,平旦酒服一盏匕。辟毒诸恶气,冒雾行,尤宜服之。”此方中乌头辛热有毒,切记不可滥用。但此方甚是高明,多取辛温通气诸药,能宣畅人体阳气,使邪气不能着人。

再举葛洪书中的两个内服药方:“辟天行疫疠:雄黄,丹砂,巴豆,矾石,附子,干姜,分等,捣,蜜丸,平旦向日吞之。一丸如胡麻大,九日止,令无病”、“常用辟温病散方:真珠,肉桂各一分,贝母三分熬之,鸡子白熬令黄黑,三分,捣筛,岁旦服方寸匕,若岁中多病,可月月朔望服之,有病即愈,病患服者,当大效。”

与葛洪的预防相比,今时一些中医人开出的预防方则高下立判。葛洪的预防药方中诸药皆偏温,取温能通阳,阳旺则邪不着人之意。而今时的不少预防方喜欢用连翘、板蓝根、金银花、黄连等等苦寒伤阳中药。却不知服预防方的人是未感染疫毒之人,其身上没有热毒,为何要苦寒清热呢?更有人抢救连花清瘟胶囊、金花清感颗粒、疏风解毒胶囊等等,这些都是苦寒的药方,正常人越服越阳虚,越服越容易感染疫毒。

九、烧烟

古人面临疫病时,不但有隔离、养正、服散等等方法,还有空气消毒法。古人是用中药烧烟给空气消毒,这样可以干扰病毒,祛毒祛疫,调和环境,使人不病。

明代大医李时珍谓:“张仲景辟一切恶气,用苍术同猪蹄甲烧烟。陶隐居亦言术能除恶气,弭灾疹。故今病疫及岁旦,人家往往烧苍术以辟邪气。”

清代的《验方新编》有空气消毒方,以“苍术末、红枣,共捣为丸如弹子大,不时烧之,可免时疫不染。”古人重视用苍术烧烟避秽。苍术味道芳香,内可化湿浊之郁,外能散风湿之邪,烧烟亦可空气消毒之功。广西每年入春后会出现回南天,室内用苍术烧烟,既可祛湿,又可避秽,是个不错的方法。

《太病院秘藏膏丹丸散方剂》的“避瘟丹”,由乳香、降香、苍术、细辛、川芎、甘草、枣组成,谓:“此药烧之能令瘟疫不染,空房内烧之可避秽气。”

十、饮酒

疫病多发季节,古人重视饮雄黄酒、艾叶酒、菖蒲酒等,雄黄、艾叶、石菖蒲等都属温性药物,有温阳抑阴之功,有助于祛除疫毒。《本草求真》提到:“艾叶辛苦性温,其气芳烈纯阳,除沉寒痼冷,通诸经以治百病。”

十一、消毒

古人的消毒,一般是针对病人用过的所有衣物。大多用蒸煮的方法,进行高温灭菌。

比如,李时珍使用的,是蒸汽消毒法。而这个方法在清代也有记载,贾山亭《仙方合集·辟瘟诸方》说:“天行时疫传染,凡患疫之家,将病人衣服于甑上蒸过,则一家不染。”

古人没有一次性衣服,更没有防护服。这种衣服蒸煮消毒的方法很有价值,远比今人的方法经济、实用,减少浪费。

由此可知,古人非常重视疫毒的防范,古人所采用的预防疫毒的方法多种多样。千百年来的抗疫实践证明,这些古老的方法行之有效,即使在科技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以上这些预防疫毒的方法仍可借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