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晟堂 / 麻瑞亭下气升... / 【清 黄元御《四圣心源》白话版】卷八七窍...

分享

   

【清 黄元御《四圣心源》白话版】卷八七窍解

2020-02-09  昊晟堂

卷八七窍解

卷首

【原文】

清阳升露,爰开七窍,精神魂魄之所发,声色臭味之所司也。先圣既没,千载如梦,扶阴抑阳,辞乔入谷,箝娥青之舌,杜仪秦之口,塞瞽旷之耳,胶离朱之目,祸流今古,痛积人神!仆也,轻试老拳,道宗目眇,略婴利镞,夏侯睛伤,双睛莫莫,原非大眼将军,一目䀮䀮,竟作小冠子夏。渺尔游魂,不绝如线,操觚含毫,悲愤横集,作七窍解。

【翻译】阳气清轻上升表现在外面的,为开七窍(眼二、耳二、鼻孔二、口),精神魂魄所发挥,掌管声、色、嗅味的职能。先前的圣人没有了以后,千年如梦般的过去了,扶助阴气抑制阳气,相当于辞去高大的房子住进了山谷,钳住了娥青的舌头,堵住了张仪、苏秦的口,塞住了师旷的耳朵,粘住了离朱的眼睛,灾祸流传过去和现在,痛苦累积人神共愤!轻打,轻轻的试了一下老拳,道如同瞎了一只眼睛,遭遇锐利的箭头,夏侯惇的眼睛受伤,一双眼睛模模糊糊,本来不是大眼将军,一旦视力减退,最后成了小冠子夏(比喻眼睛不好的人)。茫茫然如同游魂,象差点就要断掉的线一样,构思为文,悲愤纵横交集,作七窍解。

耳目根原

【原文】

耳目者,清阳之门户也。阴位于下,左升而化清阳,阳位于上,右降而化浊阴。浊阴降泄,则开窍于下,清阳升露,则开窍于上。莫浊于渣滓,故阴窍于二便而传粪溺;莫清于神气,故阳窍于五官而司见闻。清阳上达,则七窍空明,浊阴上逆,则五官晦塞。晦则不睹,塞则不闻,明则善视,空则善听。木主五色,以血藏于肝,血华则为色也。血,阴也,而阳魂生焉,故血之内华者则为色,而魂之外光者则为视。金主五声,以气藏于肺,气发则为声也。气,阳也,而阴魄生焉,故气之外发者则为声,而魄之内涵者则为闻。木火升清,清升则阳光外发而为两目;金水降浊,降浊则阳体内存而为双耳。盖神明而精暗,气虚而血实,外明乃见,内虚乃闻。木火阴体而阳用,魂中有魄,外明内暗,故能见不能闻;金水阳体而阴用,魄中有魂,内虚外实,故能闻不能见。目以用神,耳以体灵,用神则明,体灵则聪。木火之用,金水之体,皆阳也,体善存而用善发,是以聪明而神灵。耳聋者善视,阳体已败,故神于用;目瞽者善听,阳用既废,故灵于体。所谓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也。清阳一败,体用皆亡,浊阴逆上,空窍障塞,则熟视不睹泰山,静闻不听雷霆,耳目之官废矣。

【翻译】耳朵和眼睛,清轻阳气的门户。阴气位于下,左升而化为清阳之气,阳气位于上,右降而化为浊阴之气。浊阴降泄,则开窍在下面,清阳上升,则开窍在上。没有比渣滓更浊的,所以阴窍通过大小便而传送粪尿;没有比神气更清的,所以阳窍在五官掌管见闻的职能。清阳上达,那么七窍空旷澄澈,浊阴上逆,那么五官晦涩不畅。晦涩就看不见,堵塞就听不到,明就眼睛好,空就听力好。木主五色,以血的形态收藏在肝,血液荣华就看见颜色。血,阴性,但却是阳魂生的,所以血内华的则为颜色,但魂的外光则为视力。金主五声,以气的形态收藏在肺,气发出去就是声音。气,阳性,但是阴魄生的,所以气发到外面就是声音,但在魄内涵的就为听力。木火上升清轻,清升则阳光外发而为两个眼睛;金水降浊,降浊则阳体内存而为双耳。因为神明而精暗,气虚而血实,眼睛可以看见,耳朵可以听到。木火阴气为本体而阳为用,魂中有魄,外明内暗,所以能见不能闻;金水阳体而阴用,魄中有魂,内虚外实,所以能闻不能见。眼睛为用的神气,耳因为体灵,用神则眼明,体灵则耳聪。木火之用,金水之体,都是阳,体善存而用善发,所以聪明而神灵。耳聋的人视力就好,阳体已衰败,所以神用在了用;眼睛瞎的听力好,阳的用神既然废了,所以灵用于了体。所谓断绝了非分的欲望,集思想与行动于一处,就能够催发出巨大的力量。清阳一衰败,体用都消亡,浊阴逆上,空窍障塞,你们熟视看不见泰山,静闻听不到雷霆,耳目的器官废了。

{解读}“体用关系”来自于易经,体用是传统文化里一个重要的概念。体是谈基础,用是谈作用,谈应用。没有体,这个用不可能发生,而没有用的体,那这个体也就从根本上失去了意义。

目病根原

【原文】

目病者,清阳之上衰也。金水为阴,阴降则精盈,木火为阳,阳升则神化,精浊故下暗,神清故上光。而清阳之上发,必由于脉。脉主于心而上络于目,心目者,皆宗脉之所聚也。《内经》:心者,宗脉之所聚也。又曰:目者,宗脉之所聚也。宗脉之阳,上达九天,阳气清明,则虚灵而神发,所谓心藏脉而脉舍神也。《灵枢经》语。神气发现,开双窍而为精明。《素问》:夫精明者,所以别白黑,视长短。目者,神气之所游行而出入也。窍开而光露,是以无微而不烛,一有微阴不降,则云雾暖空,神气障蔽,阳陷而光损矣。清升浊降,全赖于土。水木随己土左升,则阴化而为清阳,火金随戊土右降,则阳化而为浊阴。阴暗而阳明,夜晦而昼光,自然之理也。后世庸工,无知妄作,补阴泄阳,避明趋暗,其轻者遂为盲瞽之子,其重者竟成夭枉之民,愚谬之恶,决海难流也!慨自师旷哲人,不能回既臛之目,子夏贤者,不能复已丧之明,况委之愚妄粗工之手,随有如炬之光,如星之曜,安得不殒灭而亡失乎!然千古之人,未有如师旷、子夏之明者,所谓盲于目而不盲于心也。古之明者,察于未象,视于无形。夫未象可察,则像为糟粕,无形可视,则形为赘疣。官骸者,必敝之物,神明者,不朽之灵。达人不用其官而用其神,官随止而神自行,神宇泰而天光发,不饮上池而见垣人,不燃灵犀而察渊鱼,叶蔽两目而无远弗照,云碍双睛而无幽不烛,如是则听不用耳,视不用目,可以耳视,可以目听。此之谓千古之明者,何事乞照于庸工,希光于下士也!

【翻译】眼睛的病,清阳的上升衰败了。金水为阴,阴降则精盈,木火为阳,阳升则神化,精浊所以下黑暗,神清所以上光明。但清阳的上发,必定由于脉。脉主于心而上络在目,心、目,都是宗脉所聚的地方。《内经》说:心,宗脉所聚的地方。又说:眼睛,宗脉的所聚。宗脉的阳气,上达九天,阳气清明,则虚灵而神发,所谓心藏脉而脉含神。《灵枢经》说,神气发现,开双窍而为精明。《素问》说:精明,所以辨别白天黑夜,看远近。眼睛,神气所游行而出入。窍开而光露,所以无微而不洞悉,一有微阴不降,则云雾暖空,神气障蔽,阳陷而光损了。清升浊降,全赖于土。水木随己土左升,则阴化而为清阳,火金随戊土右降,则阳化而为浊阴。阴暗而阳明,夜里晦暗而白天光明,自然的道理。后世的庸医,无知任意胡为,补阴泄阳,避明趋暗,病人轻的就变了瞎子,重的就成了短命早死的人,愚昧乖谬的恶毒,决开海都难以洗掉!大慨自从师旷那样智慧卓越的人,不能恢复已经毁坏的眼睛,子夏那样贤能的人,不能恢复已经丧失的光明,何况托负给愚蠢胆大妄为的庸医,纵然有如火炬的光,如星星的照耀,怎么能够不毁灭而丧失!然而千古之人,没有如师旷、子夏的聪明智慧明,所谓盲于目而不盲于心。古代明智的人能够观察到事物的微小之处,看到无形的地方。本质可以明察,那么表像就为糟粕,不见形体的可以看见,那么外形就为多余无用。身躯,必然衰败的物体,神明,不朽的精灵。贤达的人不用其器官而用其神明,器官虽然丧失了但神主动运行,神态器宇泰然自然天光发露,没有饮天池的水而见仙人,不用灵犀而察渊鱼,叶子遮挡两个眼而无远弗照,云碍双睛而无幽不烛,象这样就听声音不用耳朵,看事物不用眼睛,可以耳朵看,可以眼睛听。这就是千古明智的人,为何恳求于庸医,仰慕于低下的人!

疼痛

【原文】

眼病疼痛,悉由浊气逆冲。目居清阳之位,神气冲和,光彩发露,未有一线浊阴。若使浊阴冲逆,遏逼清气,清气升发,而浊气遏之,二气壅迫,两相击撞,是以作疼。而浊气之上逆,全缘辛金之不敛。金收而水藏之,则浊阴归于九地之下,金不能敛,斯水不能藏,故浊阴逆填于清位。金水逆升,浊阴填塞,则甲木不得下行,而冲击于头目,头目之痛者,甲木之邪也。甲木化气于相火,随辛金右转而温水脏,甲木不降,相火上炎,而刑肺金,肺金被烁,故白珠红肿而热滞也。手足少阳之脉,同起于目锐眦,而手之三阳,阳之清者;足之三阳,阳之浊者,清则上升,浊则下降。手之三阳,自手走头,其气皆升;足之三阳,自头走足,其气皆降。手三阳病则下陷,足三阳病则上逆。凡下热之证,因手少阳三焦之陷;上热之证,因足少阳胆经之逆。故眼病之热赤,独责于甲木而不责于三焦也。其疼痛而赤热者,甲木逆而相火旺,其疼痛而不赤热者,甲木逆而相火虚也。赤痛之久,浊阴蒙蔽,清阳不能透露,则云翳生而光华碍。云翳者,浊气之所郁结也,阳气未陷,续自升发,则翳退而明复;阳气一陷,翳障坚老,而精明丧矣。其疼痛者,浊气之冲突,其盲瞽者,清阳陷败而木火不升也。木火之升,机在己土,金火之降,机在戊土。己土左旋,则和煦而化阳神,戊土右转,则凝肃而产阴精。阴精之魄,藏于肺金,精魄重浊,是以沉降;阳神之魂,藏于肝木,神魂轻清,是以浮升。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自然之性也。脾升胃降,则在中气。中气者,脾胃旋转之枢轴,水火升降之关键,偏湿则脾病,偏燥则胃病,偏热则火病,偏寒则水病。济其燥湿寒热之偏,而归于平,则中气治矣。

【翻译】眼病疼痛,全部因为浊气逆冲。目居清阳的位置,神气平和,光彩发露,没有一线浊阴。如果浊阴冲逆,阻止清气,清气升发,但浊气阻止了他,二气堵塞,两相击撞,所以发作疼痛。而浊气的上逆,全缘于辛金的不收敛。金收而水藏,那么浊阴归于底下,金不能收敛,这水不能收藏,重浊阴逆填于清阳的位置。金水逆升,浊阴填塞,则甲木不得下行,而冲击于头目,头目的痛,是甲木的邪气。甲木化气于相火,随辛金右转而温水脏,甲木不降,相火上炎,而刑克肺金,肺金被销熔,所以白眼珠红肿而且热滞积。手足少阳的脉,同是起于外眼角,而手的三阳经,阳气清轻;足的三阳经,阳气浊重,清则上升,浊则下降。手的三阳经,自手走头,其气都上升;足的三阳经,自头走足,其气都下降。手三阳病则下陷,足三阳病则上逆。凡是下热的病证,起因是手少阳三焦的下陷;上热病证,起因于足少阳胆经的上逆。所以眼病的热赤,只是问责于甲木而不问责于三焦。病人疼痛而且眼睛发红发热的,甲木逆而相火旺,病人疼痛而且眼睛不发红发热的,甲木逆而相火虚。眼睛赤痛的时间长久,浊阴蒙蔽,清阳不能透露,眼球角膜发生病变后遗留下来的疤痕组织,影响视力。云翳,浊气的所郁结,阳气没下陷,自己继续升发,则翳消退而眼睛复明;阳气一旦下陷,翳障坚硬老化,眼睛光明丧失了。病人眼睛疼痛的,浊气的冲突,病人瞎眼的,清阳陷败而木火不升。木火的上升,关键在己土,金火的下降,关键在戊土。己土左旋,则温暖而化阳神,戊土右转,则凝肃而产生阴精。阴精的魄,藏于肺金,精魄浓重浑浊,所以沉降;阳神的魂,藏于肝木,神魂轻清,所以浮升。本原在天的亲上,本原在地的亲下,自然的本性。脾升胃降,根本在中气。中气,脾胃旋转的枢轴,水火升降的关键,偏湿则发脾病,偏燥则发胃病,偏热则发火病,偏寒则发水病。补益病人燥湿寒热的偏性,回归于平衡,那么中气就治好了。

【原文】

柴胡芍药丹皮汤

黄芩三钱,酒炒 柴胡三钱 白芍药三钱 甘草二钱 丹皮三钱

煎半杯,热服。治左目赤痛者。

百合五味汤

百合三钱 五味(研)一钱 半夏三钱 甘草二钱 丹皮三钱芍药三钱

煎半杯,热服。治右目赤痛者。热甚,加石膏知母。

百合五味姜附汤

百合三钱 五味一钱 芍药三钱 甘草二钱 茯苓三钱 半夏三钱 干姜三钱 附子三钱

煎大半杯,温服。治水土寒湿,而上热赤痛者。或不赤不热,而作疼痛,是无上热,去百合芍药,加桂枝。

茯泽石膏汤

茯苓三钱 泽泻三钱 栀子三钱 甘草二钱 半夏三钱 石膏三钱

煎大半杯,热服。治湿热熏蒸,目珠黄赤者。

桂枝丹皮首乌汤

桂枝三钱 丹皮三钱 首乌三钱 甘草二钱 茯苓三钱 半夏三钱 干姜三钱 龙眼(肉)十个,煎大半杯,热服。治昏花不明,而无赤痛者。

桂枝菖蒲汤

柴胡三钱 桂枝三钱 丹皮三钱 生姜三钱 甘草二钱 菖蒲二钱

煎半杯,热服。治瞳子缩小者。

乌梅山萸汤

五味一钱 乌梅(肉)三钱 山萸(肉)三钱 甘草二钱 首乌三钱 芍药三钱 龙骨二钱 牡蛎三钱

煎半杯,温服。治瞳子散大者。

姜桂参苓首乌汤

人参三钱 桂枝三钱 甘草二钱 茯苓三钱 首乌三钱 干姜三钱

煎半杯,温服。治目珠塌陷者。

芍药枣仁柴胡汤

芍药三钱 甘草三钱 首乌三钱 枣仁(生,研)三钱 柴胡三钱 丹皮三钱

煎半杯,热服。治目珠突出者。

【翻译】柴胡芍药丹皮汤

黄芩(酒炒)11克 柴胡11克 白芍药11克 甘草7克 丹皮11克

煎半杯,热服。治左眼睛赤痛的。

百合五味汤

百合11克 五味(研)4克 半夏11克 甘草7克 丹皮11克 芍药11克

煎半杯,热服。治右眼睛赤痛的。热的严重的,加石膏、知母。

百合五味姜附汤

百合11克 五味4克 芍药11克 甘草7克 茯苓11克 半夏11克 干姜11克 附子11克

煎大半杯,温服。治水土寒湿,而且上热赤痛的。有的人不赤不热,但发作疼痛,是没有上热,去掉百合、芍药,加桂枝。

茯泽石膏汤

茯苓11克 泽泻11克 栀子11克 甘草7克 半夏11克 石膏11克

煎大半杯,热服。治湿热熏蒸,目珠黄赤的。

桂枝丹皮首乌汤

桂枝11克 丹皮11克 首乌11克 甘草7克 茯苓11克 半夏11克 干姜11克 龙眼(肉)10个,煎大半杯,热服。治昏花不明,而无赤痛的。

桂枝菖蒲汤

柴胡11克 桂枝11克 丹皮11克 生姜11克 甘草7克 菖蒲7克煎半杯,热服。治瞳子缩小的。

乌梅山萸汤

五味4克 乌梅(肉)11克 山萸(肉)11克 甘草7克 首乌11克 芍药11克 龙骨7克 牡蛎11克,煎半杯,温服。治瞳子散大的。

姜桂参苓首乌汤

人参11克 桂枝11克 甘草7克 茯苓11克 首乌11克 干姜11克

煎半杯,温服。治目珠塌陷的。

芍药枣仁柴胡汤

芍药11克 甘草11克 首乌11克 枣仁(生,研)11克 柴胡11克 丹皮11克

煎半杯,热服。治目珠突出的。

【原文】

医书自唐以后无通者,而尤不通者,则为眼科。庸妄之徒,造孽误人,毒流千古,甚可痛恨!谨为洗发原委,略立数法,以概大意,酌其藏腑燥湿寒热而用之,乃可奏效。若内伤不精,但以眼科名家,此千古必无之事也。

【翻译】医书自唐以后没有精通的,而尤其不通的,则为眼科。浅陋妄为的医生,造孽误人,毒流千古,特别令人痛恨!慎重梳理发病的原因,简单的写下几个治疗的方子,以概括大意,斟酌病人的藏腑燥湿寒热而选用,才可以奏效。如果内科不精通,只是眼科的名家,这是千古一定没有的事。

耳病根原

【原文】

耳病者,浊阴之上填也。阳性虚而阴性实,浊阴下降,耳窍乃虚,虚则清彻而灵通,以其冲而不盈也。目者,木火之终气,耳者,金水之始基,木火外明,故神清而善发,金水内虚,故气空而善内。凡大块之噫气,生物之息吹,有窍则声入,声入则籁发,非关声音之巨细也。窾窍空洞,翕聚而鼓荡之,故声入而响达,譬之空谷传声,万壑皆振。声不传于崇山,而独振于空谷者,以其虚也。声之入也以其虚,而响之闻也以其灵,声入于听宫,而响达于灵府,是以无微而不闻也。浊气一升,孔窍堵塞,则声入而不通矣。人之衰者,脾陷胃逆,清气不升,浊气不降,虚灵障蔽,重听不闻。阴日长而阳日消,窍日闭而聪日损,气化自然之数也。然窍闭于天而灵开于人,达者于是,有却年还聪之术也。

【翻译】耳病,浊阴的上填。阳性虚而阴性实,浊阴下降,耳窍于是虚了,虚则清彻而灵通,因为冲而不盈满。眼睛,木火的终气,耳朵,金水的始基,木火外明,所以神清而善于生发,金水内虚,所以气空而善内。凡大块的反食气,又名嗳气,生物的呼吸,有窍则有声入,声入则箫发声,与声音的大小无关。诀窍空洞,会聚并且鼓动激荡,所以声音进入而响声大,比如空谷传声,万壑都振鸣。声音不能传在大山,而只是振鸣在空谷,因为空谷的虚。声音的进入也因为虚,而响亮听到也因为灵活,声音进入听觉器宫,而声响到达心,所以没有一处细微不能听到。浊气一旦上升,孔窍堵塞,那么声音进入但不通了。人到了衰老的,脾陷胃逆,清气不升,浊气不降,虚灵障蔽,耳聋听不到了。阴气日益增长而阳气日益消失,窍日益闭塞而聪日益损消,气化自然的规律。然而窍闭塞在于天而灵开在于人,某方面有专长的人在这儿,有避免衰老恢复听觉灵敏的方法。

疼痛

【原文】

耳病疼痛,悉由浊气壅塞。耳以冲虚之官,空灵洞彻,万籁毕收,有浊则降,微阴不存。若使浊气升填,结滞壅肿,则生疼痛。久而坚实牢硬,气阻而为热,血郁而化火,肌肉腐溃,则成痈脓。浊气之上逆,缘于辛金之失敛,甲木之不降。甲木上冲,听宫胀塞,相火郁遏,经气壅迫,是以疼痛而热肿。凡头耳之肿痛,皆甲木之邪也。手足少阳之脉,俱络于耳,而少阳一病,则三焦之气善陷,胆经之气善逆,耳病之痈肿,尽甲木之为害,与三焦无关也。甲木逆升,相火郁发,则为热肿。木邪冲突,则为疼痛。木气堵塞,则为重听。仲景《伤寒》:少阳中风,两耳无所闻。太阳伤寒,病人叉手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无闻也。以重发汗,虚故如此。耳聋者,手少阳之阳虚,而足少阳之阳败;耳痈者,手少阳之火焰,而足少阳之火逆也。欲升三焦,必升己土,欲降甲木,必降戊土,中气不运,不能使浊降而清升也。

【翻译】耳病疼痛,全由浊气堵塞。耳朵因为是恬淡虚静的器官,空灵洞彻,万籁全收,有浊则降,一点阴气不存下。如果浊气升填,结滞壅肿,则产生疼痛。时间久了就坚实牢硬,气阻而为热,血郁而化火,肌肉腐溃,则成痈脓。浊气的上逆,缘于辛金的失去收敛、甲木的不降。甲木上冲,耳朵胀塞,相火郁遏,经气壅迫,所以疼痛而热肿。凡是头耳的肿痛,都是甲木的邪气。手足少阳的脉,都络在耳,而少阳一旦发病,则是三焦的气容易下陷,胆经的气容易上逆,耳病的痈肿,都是甲木的为害,与三焦无关。甲木逆升,相火郁发,则为热肿。木邪冲突,则为疼痛。木气堵塞,则为耳聋。仲景《伤寒》说:少阳经中风,两耳听不到。太阳经伤寒,病人两手交叉覆按心胸。因汗出过多,损伤胸中阳气所致,教他咳嗽,而不咳的,这一定是两耳听不到。因为发汗很重,气虚所以如此。耳聋的,手少阳经的阳虚,而足少阳经的阳败;耳痈的,手少阳经的火上焰,而足少阳经的火下逆。想升三焦,必升己土,欲降甲木,必降戊土,中气不运,不能使浊降而清升。

【原文】

柴胡芍药茯苓汤

芍药三钱 柴胡二钱 茯苓三钱 半夏三钱 甘草二钱 桔梗三钱

煎半杯,热服。治耳内热肿疼痛者。热甚,加黄芩;脓成,加丹皮、桃仁。

苓泽芍药汤

茯苓三钱 泽泻三钱 半夏三钱 杏仁三钱 柴胡三钱 芍药三钱

煎半杯,热服。治耳流黄水者。

参茯五味芍药汤

茯苓三钱 半夏三钱 甘草二钱 人参三钱 橘皮三钱 五味一钱 芍药三钱

煎半杯,温服。治耳渐重听者。

【翻译】柴胡芍药茯苓汤

芍药11克 柴胡7克 茯苓11克 半夏11克 甘草7克 桔梗11克

煎半杯,热服。治耳内热肿疼痛的病。热的很厉害的,加黄芩;化脓的,加丹皮、桃仁。

苓泽芍药汤

茯苓11克 泽泻11克 半夏11克 杏仁11克 柴胡11克 芍药11克

煎半杯,热服。治耳流黄水的病。

参茯五味芍药汤

茯苓11克 半夏11克 甘草7克 人参11克 橘皮11克 五味4克 芍药11克

煎半杯,温服。治疗耳渐渐的耳聋的。

鼻口根原

【原文】

鼻口者,手足太阴之窍也。脾窍于口而司五味,肺窍于鼻而司五臭。人身之气,阳降而化浊阴,阴升而化清阳,清则冲虚,浊则滞塞,冲虚则生其清和,滞塞则郁为烦热。上窍冲虚而不滞塞,清和而不烦热者,清气升而浊气降也,浊降而清升,故口知五味而鼻知五臭。而口鼻之司臭味,非第脾肺之能也,其权实由于心。以心窍于舌,心主臭而口主味。鼻之知五臭者,心也;口之知五味者,舌也。心为君火,胆与三焦为相火,三焦升则为清阳,胆木降则为浊阴,三焦陷而胆木逆,清气降而浊气升,则鼻口滞塞,而生烦热,臭味不知矣。而清气之升,由鼻而上达,浊气之降,由口而下行。盖鼻窍于喉,口通于咽,鼻者,清气之所终,口者,浊气之所始也。喉通于脏,咽通于腑,喉者地气之既升,咽者天气之初降也。浊气不降而清气下陷,则病见于口,清气不升而浊气上逆,则病见于鼻。故鼻病者,升其清而并降其浊,口病者,降其浊而兼升其清。升清之权,在于太阴,太阴陷则乙木不能升其清,降浊之机,在于阳明,阳明逆则辛金不能降其浊。得升降之宜,则口鼻之窍和畅而清通矣。

【翻译】鼻口,手足太阴经的窍。脾开窍于口而掌管五味,肺开窍于鼻掌管五嗅。人身的气,阳降而化浊阴,阴升而化清阳,清则冲虚,浊则滞塞,冲虚则生其清和,滞塞则郁为烦热。上窍冲虚而不滞塞,清和而不烦热的,清气升而浊气降,浊降而清升,所以口知五味而鼻知五嗅。而口鼻的职能是嗅味,不但是脾肺的功能,其枢纽实际由于心。因为心开窍于舌,心主嗅而口主味。鼻子闻五味,因为心;口的闻五味,因为舌。心为君火,胆与三焦为相火,三焦升则为清阳,胆木降则为浊阴,三焦陷而胆木逆,清气降而浊气升,则鼻口滞塞,而生烦热,嗅味不知了。而清气的上升,通过鼻子而上达,浊气的下降,由口而下行。因为鼻子开窍在喉,口通于咽,鼻,清气的终点,口,浊气的开始。喉通于脏,咽通于腑,喉是地气的既升,咽是天气的初降。浊气不降而清气下陷,则病见于口,清气不升而浊气上逆,则病见于鼻。所以鼻病的,升其清而同时降其浊,口病,降其浊而兼升其清。升清的关键,在于太阴经,太阴经下陷则乙木不能升其清,降浊的关键,在于阳明经,阳明经逆则辛金不能降其浊。升降适宜,则口鼻的窍和畅而清通了。

鼻病根原

【原文】

鼻病者,手太阴之不清也。肺窍于鼻,司卫气而主降敛。宗气在胸,卫阳之本,贯心肺而行呼吸,出入鼻窍者也。肺降则宗气清肃而鼻通,肺逆则宗气壅阻而鼻塞。涕者,肺气之熏蒸也。肺中清气,氤氲如雾,雾气飘洒,化为雨露,而输膀胱,则痰涕不生;肺金不清,雾气瘀浊,不能化水,则凝郁于胸膈而痰生,熏蒸于鼻窍而涕化,痰涕之作,皆由于辛金之不降也。肺金生水而主皮毛,肺气内降,则通达于膀胱,肺气外行,则熏泽于皮毛。外感风寒而皮毛闭秘,脏腑郁遏,内不能降,外不能泄。蓄积莫容,则逆行于鼻窍,鼻窍窄狭,行之不及,故冲激而为嚏喷。肺气熏腾,淫蒸鼻窍,是以清涕流溢,涓涓而下也。肺气初逆,则涕清,迟而肺气堙郁,清化为浊,则滞塞而胶黏,迟而浊郁陈腐,白化为黄,则臭败而秽恶,久而不愈,色味如脓,谓之鼻痈,皆肺气逆行之所致也。其中气不运,肺金壅满,即不感风寒,而浊涕时下,是谓鼻渊,鼻渊者,浊涕下不止也。《素问》语。肺气之郁,总由土湿而胃逆,胃逆则浊气填塞,肺无降路故也。

【翻译】鼻子病的,手太阴经的不清。肺开窍于鼻,掌管卫气而主降敛。宗气在胸,卫阳的根本,贯通心肺而进行呼吸,出入鼻窍。肺降则宗气清肃而鼻通,肺逆则宗气堵塞而鼻塞。鼻涕,肺气的熏蒸。肺中清气,氤氲如雾,雾气飘洒,化为雨露,而输入膀胱,则痰涕不生;肺金不清,雾气瘀浊,不能化水,则凝郁于胸膈而痰生,熏蒸于鼻窍而涕化,痰涕的发作,都是由于辛金的不降。肺金生水而主皮毛,肺气内降,则通达于膀胱,肺气外行,则熏泽于皮毛。外感风寒而皮毛闭固,脏腑郁遏,内不能降,外不能泄。蓄积不容,则逆行于鼻窍,鼻窍窄狭,通行的来不及,所以冲激而为喷嚏。肺气熏腾,淫蒸鼻窍,所以清涕流溢,细水缓流而下。肺气刚开始上逆,则涕清,迟而肺气堵塞,清化为浊,则滞塞而胶粘,迟而浊郁陈腐,白化为黄,则臭败而污浊,久而不愈,色味如脓,叫做鼻痈,都是肺气逆行所致。病人中气不运,肺金壅满,即使不感风寒,而浊涕经常流下,叫做鼻渊,鼻渊,浊涕下不止。《素问》说。肺气的郁积,总是由于土湿而胃逆,胃逆则浊气填塞,肺无降路的缘故。

【原文】

桔梗元参汤

桔梗三钱 元参三钱 杏仁三钱 橘皮三钱 半夏三钱 茯苓三钱 甘草二钱 生姜三钱

煎半杯,热服。治肺气郁升,鼻塞涕多者。

五味石膏汤

五味一钱 石膏三钱 杏仁三钱 半夏三钱 元参三钱 茯苓三钱 桔梗三钱 生姜三钱

煎半杯,热服。治肺热鼻塞,浊涕黏黄者。胃寒,加干姜。

黄芩贝母汤

黄芩三钱 柴胡三钱 芍药三钱 元参三钱 桔梗三钱 杏仁三钱 五味一钱 贝母(去心)三钱,煎半杯,热服。治鼻孔发热生疮者。

苓泽姜苏汤

茯苓三钱 泽泻三钱 生姜三钱 杏仁三钱 甘草二钱 橘皮三钱 紫苏叶三钱

煎半杯,热服。治鼻塞声重,语言不清者。

【翻译】桔梗元参汤

桔梗11克 元参11克 杏仁11克 橘皮11克 半夏11克 茯苓11克 甘草7克 生姜11克

煎半杯,热服。治肺气郁升,鼻塞涕多者。

五味石膏汤

五味4克 石膏11克 杏仁11克 半夏11克 元参11克茯苓11克 桔梗11克 生姜11克煎半杯,热服。治肺热鼻塞,浊涕黏黄者。胃寒,加干姜。

黄芩贝母汤

黄芩11克 柴胡11克 芍药11克 元参11克 桔梗11克 杏仁11克 五味一钱 贝母(去心)11克,煎半杯,热服。治鼻孔发热生疮者。

苓泽姜苏汤

茯苓11克 泽泻11克 生姜11克 杏仁11克 甘草7克 橘皮11克 紫苏叶11克,煎半杯,热服。

口病根原

【原文】

口病者,足阳明之不降也。脾主肌肉而窍于口,口唇者,肌肉之本也。《素问》语。脾胃同气,脾主升清而胃主降浊,清升浊降,则唇口不病,病者,太阴己土之陷而阳明戊土之逆也。阳明逆则甲木不降而相火上炎,于是唇口疼痛而热肿,诸病生焉。脾胃不病,则口中清和而无味,木郁则酸,火郁则苦,金郁则辛,水郁则咸,自郁则甘。口生五味者,五脏之郁,而不得土气,则味不自生,以五味司于脾土也。心主五臭,入肾为腐,心为火而肾为水,土者水火之中气,水泛于土则湿生,火郁于土则热作,湿热熏蒸,则口气腐秽而臭恶。太阴以湿土主令,阳明从燥金化气,脾病则陷,胃病则逆。口唇之病,燥热者多,湿寒者少,责在阳明,不在太阴。然阳明上逆,而生燥热,半因太阴下陷,而病湿寒,清润上焦之燥热,而不助下焦之湿寒,则得之矣。

【翻译】口病的,足阳明经的不降。脾主肌肉而开窍于口,口唇,肌肉的根本。《素问》语。脾胃同气,脾主升清而胃主降浊,清升浊降,则唇口不发病,发病的,太阴己土的下陷而阳明戊土的上逆。阳明经上逆则甲木不降而相火上炎,于是唇口疼痛而热肿,各种病生了。脾胃不发病,则口中清和而无味,木郁则酸,火郁则苦,金郁则辛,水郁则咸,土郁则甘。口产生五味的,五脏的郁积,而不得土气,则味不自生,因为五味掌管于脾土。心主五嗅,入肾为腐,心为火而肾为水,土是水火的中气,水泛于土则湿生,火郁于土则热作,湿热熏蒸,则口气腐秽而臭恶。太阴以湿土主令,阳明随从燥金化气,脾病则下陷,胃病则上逆。口唇的病,燥热的多,湿寒少,责在阳明经,不在太阴经。然阳明经上逆,而生燥热,一半因太阴的下陷,而发病湿寒,清润上焦的燥热,而不助下焦的湿寒,则得到治疗方法了。

【原文】

芩连芍药汤

黄芩三钱 黄连一钱 甘草二钱 贝母(去心)二钱 丹皮三钱 芍药三钱,煎半杯,热服。治舌疮疼痛热肿。

桂枝地黄汤

桂枝三钱 芍药三钱 生地三钱 阿胶三钱 当归三钱 甘草二钱,煎大半杯,温服。治肝燥舌卷者。若中风舌强语拙,或杂证舌萎言迟,皆脾肾湿寒,不宜清凉滋润,勿服此方。

【翻译】芩连芍药汤

黄芩11克 黄连4克 甘草7克 贝母(去心)7克 丹皮11克 芍药11克,煎半杯,热服。治舌疮疼痛热肿。

桂枝地黄汤

桂枝11克 芍药11克 生地11克 阿胶11克 当归11克 甘草7克,煎大半杯,温服。治肝燥舌卷者。若中风舌硬语拙,或杂证舌萎言迟,皆脾肾湿寒,不宜清凉滋润,勿服此方。

舌病

【原文】

心窍于舌,舌者,心之官也。心属火而火性升,其下降者,胃土右转,金敛而水藏之也。胃逆而肺金失敛,则火遂其炎上之性,而病见于舌,疼痛热肿,于是作焉。火之为性,降则通畅,升则堙郁,郁则苔生,舌苔者,心液之瘀结也。郁于土,则苔黄,郁于金,则苔白。火盛而金燥,则舌苔白涩,火衰而金寒,则舌苔白滑,火衰而土湿,则舌苔黄滑,火盛而土燥,则舌苔黄涩。五行之理,旺则侮其所不胜,衰则见侮于所胜。水者,火之敌,水胜而火负,则苔黑而滑,水负而火胜,则苔黑而涩。凡光滑滋润者,皆火衰而寒凝,凡芒刺焦裂者,皆火盛而燥结也。心主言,而言语之机关,则在于舌,舌之屈伸上下者,筋脉之柔和也。筋司于肝,肝气郁则筋脉短缩,而舌卷不能言。《灵枢·经脉》:足厥阴气绝则筋绝。筋者,聚于阴器而脉络于舌本,脉弗荣则筋急,筋急则引舌与卵,故唇青舌卷卵缩。足太阴气绝则脉不荣其唇舌,脉不荣则舌萎人中满。《素问·热论》:少阴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足三阴之脉皆络于舌,若其滑涩燥湿,挛缩驰长诸变,当于各经求之也。

【翻译】心开窍于舌,舌,心之官。心属火而火性升,其下降的病,胃土右转,金敛而水藏。胃逆而肺金失敛,则火发挥其炎上的特性,而病表现在舌,疼痛热肿,于是发作了。火的特性,降则通畅,升则郁结,郁结则苔生,舌苔,心液的瘀结。郁在土,则苔黄,郁在金,则苔白。火盛而金燥,则舌苔白涩,火衰而金寒,则舌苔白滑,火衰而土湿,则舌苔黄滑,火盛而土燥,则舌苔黄涩。五行的道理,旺则欺负其所不胜,衰则表现为侮于所胜。水,火的敌人,水胜而火败,则苔黑而滑,水败而火胜,则苔黑而涩。凡光滑滋润的,都是火衰而寒凝,凡芒刺焦裂的,都是火盛而燥结。心主言,而言语的机关,则在于舌,舌的屈伸上下,筋脉的柔和。筋掌管于肝,肝气郁积则筋脉短缩,而舌卷不能说话。《灵枢·经脉》说:足厥阴经气绝则筋绝。筋,聚于阴器而脉络于舌本,脉不荣则转筋,转筋则引舌到卵蛋,所以唇青舌卷卵缩。足太阴经气绝则脉不荣其唇舌,脉不荣则舌萎人中满。《素问·热论》说:少阴脉贯肾,络于肺,连接到舌本,所以口燥舌干而渴。足三阴经的脉都络于舌,如果其滑涩燥湿,痉挛驰长各种变化,应当到各经中寻求。

【原文】

芩连芍药汤

黄芩三钱 黄连一钱 甘草二钱 贝母(去心)二钱 丹皮三钱 芍药三钱,煎半杯,热服。治舌疮疼痛热肿。

桂枝地黄汤

桂枝三钱 芍药三钱 生地三钱 阿胶三钱 当归三钱 甘草二钱,煎大半杯,温服。治肝燥舌卷者。若中风舌强语拙,或杂证舌萎言迟,皆脾肾湿寒,不宜清凉滋润,勿服此方。

【翻译】芩连芍药汤

黄芩11克 黄连4克 甘草7克 贝母(去心)7克 丹皮11克 芍药11克,煎半杯,热服。治舌疮疼痛热肿。

桂枝地黄汤

桂枝11克 芍药11克 生地11克 阿胶11克 当归11克 甘草7克,煎大半杯,温服。治肝燥舌卷者。若中风舌硬语拙,或杂证舌萎言迟,皆脾肾湿寒,不宜清凉滋润,勿服此方。

牙痛

【原文】

牙痛者,足阳明之病也。手阳明之经,起于手之次指,上颈贯颊而入下齿,足阳明之经,起于鼻之交頞,下循鼻外而入上齿。手之三阳,阳之清者,足之三阳,阳之浊者,浊则下降,清则上升,手阳明升,足阳明降,浊气不至上壅,是以不痛。手阳明以燥金主令,足阳明以戊土而化气于燥金,戊土之降,以其燥也,太阴盛而阳明虚,则戊土化湿,逆而不降,并阻少阳甲木之经,不得下行。牙床者,胃土所司,胃土不降,浊气壅迫,甲木逆冲,攻突牙床,是以肿痛。甲木化气于相火,相火失根,逆行而上炎,是以热生。

[牙虫]者,木郁而为蠹也。甲木郁于湿土之中,腐败蠹朽,故虫生而齿坏。牙齿为骨之余气,足少阴肾水之所生也。水盛于下而根于上,牙者,水之方芽于火位而未盛者也。五行之理,水能胜火而火不胜水。水火一病,则水胜而火负,事之常也。而牙齿之位,以癸水之始基,微阴初凝,根荄未壮,一遭相火逆升,熏蒸炎烈,挟焦石流金之力而胜杯水,势自易易。以少水而烁于壮火,未可以胜负寻常之理相提而并论也。

【翻译】牙痛,足阳明经的病。手阳明的经,起于手之次指,上颈贯颊而入下齿,足阳明的经,起于鼻子的鼻梁,下沿着鼻外而入上齿。手的三阳经,是清阳的;足的三阳经,是浊阳的。浊则下降,清则上升,手阳明经升,足阳明经降,浊气不至向上堵塞,所以不痛。手阳明经以燥金主令,足阳明经以戊土而化气于燥金,戊土的下降,因为其燥,太阴经盛而阳明经虚,则戊土化湿,逆而不降,并阻少阳甲木的经,不得下行。牙床,胃土所掌管,胃土不降,浊气堵塞压迫,甲木逆冲,攻突牙床,所以肿痛。甲木化气于相火,相火失根,逆行而上炎,所以热生。

[牙虫],木郁而为蛀蚀。甲木郁于湿土之中,腐败蚀朽,所以虫生而齿坏。牙齿为骨的余气,足少阴经肾水所生的。水盛于下而根源在上,牙,水刚刚发芽于火位而未盛的。五行的道理,水能胜火而火不胜水。水火一病,则水胜而火败,事物的常态。而牙齿的位置,因为是癸水的始基,微阴初凝,根基未壮,一遭相火逆升,熏蒸炎烈,挟焦石流金的力量而胜杯水,势自易易。因为少水而消耗于壮火,不可以胜负寻常的道理相提并论。

【原文】

黄芩石膏汤

黄芩三钱 石膏三钱 甘草(生)二钱 半夏三钱 升麻二钱 芍药三钱,煎半杯,热服,徐咽。治牙疼龈肿。

柴胡桃仁汤

柴胡三钱 桃仁三钱 石膏三钱 骨碎补三钱,煎半杯,热服,徐咽。治虫牙。

【翻译】黄芩石膏汤

黄芩11克 石膏11克 甘草(生)7克 半夏11克 升麻7克 芍药11克,煎半杯,热服,徐咽。治牙疼龈肿。

柴胡桃仁汤柴胡11克 桃仁11克 石膏11克 骨碎补11克,煎半杯,热服,徐咽。治虫牙。

咽喉

【原文】

咽喉者,阴阳升降之路也。《灵枢·经脉》:胃足阳明之脉,循喉咙而入缺盆。脾足太阴之脉,挟咽而连舌本。心手少阴之脉,挟咽而系目系。小肠手太阳之脉,循咽而下胸膈。肾足少阴之脉,循喉咙而挟舌本。肝足厥阴之脉,循喉咙而入颃颡。五脏六腑之经,不尽循于咽喉,而咽为六腑之通衢,喉为五脏之总门,脉有歧出,而呼吸升降之气,则别无他经也。六腑阳也,而阳中有阴则气降,故浊阴由咽而下达,五脏阴也,而阴中有阳则气升,故清阳自喉而上腾。盖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不藏则下行,是天气之降也;五脏者,藏精气而不泄,不泄则上行,地气之升也。地气不升则喉病,喉病者,气塞而食通;天气不降则咽病,咽病者,气通而食塞。先食阻而后气梗者,是脏完而腑伤之也,先气梗而后食阻者,是腑完而脏伤之也。而总之,咽通六腑而胃为之主,喉通五脏而肺为之宗。阳衰土湿,肺胃不降,浊气堙郁,则病痹塞,相火升炎,则病肿痛。下窍为阴,上窍为阳,阴之气浊,阳之气清,清气凉而浊气热,故清气下陷,则凉泄于魄门,浊气上逆,则热结于喉咙也。

【翻译】咽喉,阴阳升降的路。《灵枢·经脉》说:胃足阳明的脉,沿着喉咙而入锁骨上窝。脾足太阴的脉,挟咽而连舌根。心手少阴的脉,挟咽而连接到眼睛。小肠手太阳的脉,沿着咽而下胸膈。肾足少阴的脉,沿着喉咙而挟舌根。肝足厥阴的脉,沿着喉咙而入鼻咽部。五脏六腑的经,不全沿着咽喉,但咽为六腑的通衢,喉为五脏的总门,脉有岔道出,但呼吸升降的气,则别无他路。六腑阳性,而阳中有阴则气降,所以浊阴由咽而下达,五脏阴性,而阴中有阳则气升,所以清阳自喉而上腾。六腑,传导转化的物质但不藏,不藏则下行,是天气的下降;五脏,藏精气但不泄,不泄则上行,地气的上升。地气不升则喉病,喉病,气塞而食通;天气不降则咽病,咽病,气通而食塞。先食阻而后气梗的,是脏完好而腑伤他,先气梗而后食阻的,是腑完好而脏伤他。总之,咽通六腑而胃为主管,喉通五脏而肺为主管。阳衰土湿,肺胃不降,浊气郁结,则发病痹塞,相火升炎,则发病肿痛。下窍为阴,上窍为阳,阴的气浊,阳的气清,清气凉而浊气热,所以清气下陷,则凉泄于魄门,浊气上逆,则热结于喉咙。

【原文】

甘草桔梗射干汤

甘草(生)二钱 桔梗三钱 半夏三钱 射干三钱,煎半杯,热漱,徐服。治咽喉肿痛生疮者。

贝母升麻鳖甲汤

贝母三钱 升麻二钱 丹皮三钱 元参三钱 鳖甲三钱,煎半杯,热漱,徐服。治喉疮脓成者。

【翻译】甘草桔梗射干汤

甘草(生)7克 桔梗11克 半夏11克 射干11克,煎半杯,热漱,徐服。治咽喉肿痛生疮者。

贝母升麻鳖甲汤

贝母11克 升麻7克 丹皮11克 元参11克 鳖甲11克,煎半杯,热漱,徐服。治喉疮脓成者。

声音

【原文】

声音者,手太阴之所司也。肺藏气,而气之激宕则为声,故肺病则声为之不调,气病则声为之不畅。而气之所以病者,由于己土之湿,手阳明主令于燥金,手太阴化气于湿土,阳明旺则金燥而响振,太阴盛则土湿而声喑,譬之琴瑟箫鼓,遇晴明而清越,值阴晦而沉浊,燥湿之不同也。燥为阳而湿为阴,阳旺则气聚而不泄,气通而不塞,聚则响而通则鸣,唇缺齿落而言语不清者,气之泄也,涕流鼻渊而声音不亮者,气之塞也。然声出于气而气使于神。《灵枢·忧恚无言》:喉咙者,气之所以上下也。会厌者,声音之户也。口唇者,声音之扇也。舌者,声音之机也。悬雍者,声音之关也。颃颡者,分气之所泄也。横骨者,神气所使,主发舌者也。盖门户之开阖,机关之启闭,气为之也,而所以司其迟疾,时其高下,开阖适宜,而启闭中节者,神之所使也,是故久嗽而音哑者,病在声气,中风而不言者,病在神明。声气病则能言而不能响,神明病则能响而不能言。声气出于肺,神明藏于心,四十九难:肺主五声,入心为言,缘声由气动,而言以神发也。闻之妇人在军,金鼓不振。李少卿军有女子,击鼓吉士而鼓不鸣,然则调声音者,益清阳而驱浊阴,一定之理也。

【翻译】声音,手太阴经所掌管。肺藏气,而气之激荡则为声,所以肺病则声音不协调,气病则声为之不通畅。而气之所以发病,由于己土的湿,手阳明经主令于燥金,手太阴经化气于湿土,阳明经旺则金燥而响振,太阴盛则土湿而不能说话,如同琴瑟箫鼓,遇晴明而清越,遇到阴晦天气而沉浊,燥湿的不同。燥为阳而湿为阴,阳旺则气聚而不泄,气通而不塞,聚则响而通则鸣,唇缺齿落而言语不清的,气的泄露,涕流鼻渊而声音不亮的,气的堵塞。然而声出于气而气主使于神。《灵枢·忧恚无言》说:喉咙,气之所以上下的通道。会厌(舌根后方帽舌状的结构),声音的门户。口唇,声音的门扇。舌,声音的枢纽。悬雍,声音的开关。颃颡(鼻咽部),分气的所泄。横骨(舌骨),神气所主使,主发舌的(横骨若弩,舌的发机)。是门户的开关,机关的启闭,气制造的,而所以掌管其快慢,时高时低,开闭适宜,而启闭合乎节奏的,神所主使的,所以久嗽而音哑的,病在声气,中风而不能说话的,病在神明。声气病则能言而不能响亮,神明病则能响而不能言。声气出于肺,神明藏于心,四十九难说:肺主五声,入心为言,缘于声由气动,而言以神发。听说妇人在军队,金鼓不振。李少卿(李陵)军中有女子,击鼓男子击鼓不鸣,那么调节声音的,益清阳而驱浊阴,一定的道理。

【原文】

茯苓橘皮杏仁汤

茯苓三钱 半夏三钱 杏仁三钱 百合三钱 橘皮三钱 生姜三钱,煎半杯,热服。治湿旺气郁,声音不亮者。

百合桔梗鸡子汤

百合三钱 桔梗三钱 五味一钱 鸡子白一枚煎半杯,去滓,入鸡子清,热服。治失声瘖哑者。

【翻译】茯苓橘皮杏仁汤

茯苓三钱 半夏11克 杏仁11克 百合11克 橘皮11克 生姜11克,煎半杯,热服。治湿旺气郁,声音不亮者。

百合桔梗鸡子汤

百合11克 桔梗11克 五味一钱 鸡子白一枚煎半杯,去滓,入鸡蛋清,热服。治失声沙哑声音低沉干涩者。

须发

【原文】

须发者,手足六阳之所荣也。《灵枢·阴阳二十五人》:手三阳之上者,皆行于头,阳明之经,其荣髭也,少阳之经,皆荣眉也,太阳之经,其荣须也。足三阳之上者,亦行于头,阳明之经,其荣髯也,少阳之经,其荣须也,太阳之经,其荣眉也。凡此六经,血气盛则美而长,血气衰则恶而短。夫须发者,营血之所滋生,而实卫气之所发育也。血根于上而盛于下,气根于下而盛于上。须发上盛而下衰者,手足六阳之经气盛于上故也。《灵枢·决气》:上焦开发,宣五谷味,熏肤,充身,泽毛,若雾露之溉,是谓气。冬时阳气内潜,而爪发枯脆,夏日阳气外浮,而爪须和泽,缘须发之生,血以濡之,所以滋其根荄,气以煦之,所以荣其枝叶也。宦者伤其宗筋,血泄而不滋,则气脱而不荣,是以无须,与妇人正同。然则须落发焦者,血衰而实气败,当于营卫二者双培,其本枝则得之矣。

【翻译】胡须头发,手足六阳经的所荣华。《灵枢·阴阳二十五人》说:手三阳经到上面,都运行到头部,阳明的经,其荣华胡子,少阳经,都荣华眉毛,太阳经,其荣华胡须。足三阳经到上面,也运行于头,阳明的经,其荣华胡子,少阳的经,其荣华须,太阳的经,其荣华眉毛。凡此六经,血气盛则美而长,血气衰则丑陋而短。须发,营血所滋生的,但实际上是卫气所发育的。血根源在上但旺盛在下,气根源于下而旺盛在上。须发上盛而下衰的,手足六阳经经气旺盛在上的缘故。《灵枢·决气》说:上焦开发,宣发五谷味,熏肤,充身,泽毛,如同雾露的灌溉,这叫气。冬时阳气内潜,而爪发枯脆,夏日阳气外浮,而爪须温暖湿润,缘于须发的产生,血来滋润他,所以滋其根基,气来温暖他,所以荣华其枝叶。太监伤了睾丸,血泄而不滋,则气脱(阳气衰竭称为亡阳,气脱与亡阳只有程度的不同)而不荣,所以没有胡须,与妇人正相同。既然这样须落发焦的,血衰而实际上是气败,应当对营卫二气双方面培固其本,枝则得之了。

【原文】

桂枝柏叶汤

首乌三钱 桂枝三钱 丹皮三钱 生地三钱 柏叶三钱 生姜三钱 人参三钱 阿胶三钱,煎大半杯,温服。治须落发焦,枯燥不荣。黄涩早白,加桑椹、黑豆。阳衰土湿者,加干姜、茯苓。肺气不充者,重用黄芪,肺主皮毛故也。

【翻译】桂枝柏叶汤

首乌11克 桂枝11克 丹皮11克 生地11克 柏叶11克 生姜11克 人参11克 阿胶11克,煎大半杯,温服。治须落发焦,枯燥不荣。黄涩早白,加桑椹、黑豆。阳衰土湿者,加干姜、茯苓。肺气不充者,重用黄芪,肺主皮毛的原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