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txu / 公益慈善 / 能把印巴吓得和谈的蝗灾,真的不能光靠吃....

分享

   

能把印巴吓得和谈的蝗灾,真的不能光靠吃...

2020-02-21  timtxu

话说,

相信很多人都不解,前些天还在东非肆虐的3600亿只蝗虫群,怎么速度如此之快,才过几天就飞到了我们的邻国巴基斯坦和印度?!

在各种传言之下,网友们也有点慌了,

不过,现在还不必慌张,

我国目前没有沙漠飞蝗入侵的历史,因为全国大部分地方的气候不适宜喜爱干旱和高温的沙漠飞蝗。

而且沙漠飞蝗能飞越青藏高原、克服低温和粮食缺乏的困难一路大军猛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从南线“缅甸-泰国-云南“的行进路线也不是那么好走,湿润的气候复杂的生态系统也是它们繁衍的阻碍,

就算是这批蝗虫克服千难万险成功从云南入境我国,我们也早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防蝗举措,生物、化学办法双管齐下,不会形成大规模灾难。

(体型更大的沙漠飞蝗)

倒是印度是真的很惨,因为联合国粮农组织已经警告,如果这几个月沙漠飞蝗群没有得到有效打击,到5月份东非的沙漠蝗虫可能到达印度,到时候和印度现有的伊朗蝗群一起,两大超级蝗群汇合,到时对印度的在贫困线水平以下人民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但是,蝗虫能否在这几个月得到有效控制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比如,巴铁和印度,年年受灾,今年灾情特别重——

蝗群横行大地,势如破竹,只要有粮食或者植物的地方,都面临着被数以百亿计的蝗虫啃食一空的危机。

小麦等基础粮食减产近五成,棉花等重要经济作物被毁。

农民无处可哭,债台高筑,全国粮食价格上涨……

对这两个农业大国来说这绝对是致命般的打击。

大家可能还记得去年印巴两国因为领土纷争问题差点兵戎相见,到达双方历史关系降到冰点、战争一触即燃的地步。

如今在共同的大敌——沙漠飞蝗面前,两国已经暗戳戳在私下“促膝长谈”了。

据报道,自从本月以来,印度和巴基斯坦政府官员已经就蝗虫危机召开了五次线下会议,共同商讨治理蝗灾的有效办法。

去年沙漠蝗虫就曾肆虐过巴基斯坦,也给当地造成了不小的灾害,按理说,印巴应该对蝗虫治理有一定办法。

然而,年年都遭蝗灾的困境和如今不惜暂时和好治蝗的事实也说明了他们也只能是勉强想出处理的办法——

派出有效但是势单力薄的飞机撒农药几乎是印巴人民对抗滔天蝗虫的唯一办法。

印度官员抱怨撒灭虫农业的深远影响——

“因为用了高浓度的杀虫剂,那些作物也不能收成了,几乎等同于废物,拿去给牲畜吃都不行。”

环境代价和长期影响可见一斑。

但要说的是,其实蝗灾发生后,用农业飞机喷洒灭蝗农药几乎是唯一的办法,这对全世界哪个国家来说都如此,这也是蝗灾最可怕的地方,成群之后难以治理。

说起来这个沉重的话题,我国的灭蝗治蝗付出和成效就要单独拿出来好好表扬一番了,

要知道,在我国古代,蝗灾可是和旱涝两灾同级别国家最大灾难,“久旱必蝗”,蝗灾又是伴随旱灾产生的“二次伤害”,古籍史书里无一不记载着蝗虫给社会带去的伤痛,饿殍遍野。

两相对比之下,就可以一窥我们国家在蝗虫危机应对处理上的巨大进步了。

其实蝗灾一旦成型,我们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解决,只能喷洒药剂,简单粗暴控蝗。

不过就算是喷洒药剂,我们在多年的经验累计和技术进步的帮助下,也成功研发了一系列生物药剂,比如绿僵菌、微孢子虫等绿色生物农药,尽量减少对环境的污染。

而为了降低后期消灭蝗虫所花费的财力物力和环境代价,在蝗灾还没形成的前期,我国勤劳朴素的劳动人民,在农业专业研究人员的带领下,扎扎实实做到了防患于未然的成效。

除了定期深耕,消灭埋藏于土地之下的大量蝗虫卵,让里面蠢蠢欲动的“种子”永不得天日以外,他们还借鉴中国农业上千年的历史智慧结晶发挥奇思妙想——

鸡鸭爱吃虫子,这蝗虫可不也是一种虫嘛!没“破土”没长翅膀之前,那不还和我们的蚯蚓差不多嘛?!

说实验就实验,2000年,新疆发生了一场特大蝗灾,在战局紧迫,时不待人的危机情况下,浙江的一群平凡无奇的鸭子,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

彼时浙江某县的养鸭大户杨大元,突然接到一位认识的农研员的消息——

你那里有没有一万只鸭苗现货?新疆等着急用,没错,新疆政府想把你的鸭苗全买了,干啥?今年新疆蝗灾又很严重,没办法了,只能让鸭子去试试,看能吃掉多少。

养鸭大户老杨当然无比激动和快乐地答应了。

于是,他农场上的一万只45天大鸭鸭被特制集装箱密挨密地装着,开启了一段不寻常的飞行之旅,从杭州萧山机场一路就直飞到了乌鲁木齐。

下了飞机,鸭鸭们果真生存能力超强,并没有水土不服,照样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很快,它们被分配到了新疆的牧民手中,在当地农业工作人员的指导下,牧民开始努力学习养鸭的技能,而他们立马就被鸭鸭们的一项惊人表现震惊了——

“这些鸭太有纪律性了,真的就像军队一样!”

毕竟了解鸭子的人都知道,人家平时也是这纪律——


发现鸭子非常好管理、听招呼不用费心以后,牧民们训练鸭鸭的激情就更高了。

没错,以前新疆都没有什么人养鸡鸭,大部分草原上的农民都是牧民,靠放牛羊为生,蝗虫侵袭,牧草受损,他们急需和蝗虫对抗的办法。而小鸭子们过来新疆成长,也可以更好适应本地水土,了解本地土地。

这个思路可以说机智中带一股清奇了,当时BBC等外媒都专门报道了这一“奇怪”的治蝗手段。

虽然是试一试,但是让牧民和农业部研究人员都高兴坏了——鸭鸭们真的吃蝗虫,而且行动神速,每天战功累累。

描述起鸭鸭们工作的状态,牧民们无比激动——

“那可真是打仗的料啊,它们的鸭掌一脚踏地,土里就飞起来一两只小蝗虫,鸭子脸不变色心不跳,嘴巴在半空中一张,只见那蝗虫就稳稳落进了它们口中,如此循环,毫不停歇,一踩一个准,一吃一个准,看久了简直想给它们鼓掌。”

再来看看群鸭上场的大场面,

雄赳赳气昂昂,

随时都是上战场的精神面貌,

有时打打游击也敬业表现,

一天一百多只,就是一只鸭的战果。

看到这个结果,牧民们都强烈要求再从浙江多进几万只鸭苗过来。于是乎,养鸭大户老杨的两万多只鸭鸭又分批次坐上了飞机,浙江其它地方另一品种的鸭也补上了几万只——

“老杨的鸭子是肉鸭,这次麻鸭是下蛋鸭,行动更加敏捷,效果更加好。”

配合上新疆本土专治高空蝗虫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粉红椋(liang)鸟,

三个月之后,当年的蝗灾有了还算不错的进展——

1/10的蝗群被消灭了……

没错,因为当年蝗灾已经形成了,所以鸡鸭鸟再能吃,在动辄十几亿的蝗群数量面前,还是力量渺小。

而在后来,我们就涨经验了——在蝗灾前就会派遣这些天兵天将前去支援,早早布置鸭兵上位,在蝗虫还没上天成灾之前就扑杀之,可谓放长线,治蝗灾。

内地农村常见的麻黄鸡也被派去实验,效果证明良好,但是鸡没有鸭生存能力强,不适宜高海拔地区。

还有珍珠鸡,

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这些功臣们最后的下场了——

立功后成为肥美鸡鸭……

近些年,我们听到的蝗灾报道很少,最多也不过是局部闹小型蝗灾,那时再通过生物试剂和化学试剂扑杀。

如今,我国也想通过一带一路将最新研发的生物试剂治蝗灾分享给非洲、南亚这些蝗虫肆虐的地方,鸡鸭鸟的办法或许不可互通,但是在治理蝗虫这件事情上,相信我们算是世界领先者。

但最终来看,蝗虫危害还是在于防治,我们打赢了与蝗虫的战役,只因为在灾难还没形成之前,一大批农林人就已经在紧锣密鼓地侦查、处理了,默默把未来我们该有的担忧转化成了他们无声的奉献了。

这些付出以前是无声的,但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在一些的安稳背后,是另一批人用“先天下之忧而忧”和辛勤付出换来的。

也希望东非和印巴这些严重的蝗灾可以早点过去,再来把我们的先进技术学,一起防治蝗虫于未然,让蝗灾可以更少一点……

ref: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4-17/hungry-chicken-army-deployed-as-china-seeks-locust-solution

http://agri-history.ihns.ac.cn/news/jiyamiehuang2.htm

https://www.mnn.com/earth-matters/animals/blogs/china-drafts-chicken-army-consume-locust-invaders

https://theprint.in/india/locust-army-from-pakistan-caused-rs-5-crore-loss-to-gujarat-rajasthan-farmers/34393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