孑襌 / 待分类 / 缠中说禅枯木龙吟诗词解析

分享

   

缠中说禅枯木龙吟诗词解析

2020-02-21  孑襌

 一

浊水倾波三万里,愀然独坐孤峰。龙潜狮睡候飙风。无情皆竖子,有泪亦英雄。

长剑倚天星斗烂,古今过眼成空。乾坤俯仰任穷通。半轮沧海上,一苇大江东。

=========

五浊之水浩浩荡荡倾泻翻波三万里,无边无际。水面孤峰之上,我独自坐在那里,看着这无边的渺渺之水,看着众生在浊水随波逐流,本来平静的脸上容貌变得有些肃然。

我虽然已看透这渺渺世界,但是众生也都是有智慧的人啊,众生和我一样都是潜水之龙,

睡着之佛,只等待着天地飙风之机。无情的人都是小子,有泪的人也是英雄。

我无欲无情,我也是老婆心切,乾坤有泪。

手持倚天剑,把浊水污染的星斗击碎,古今的先圣哲人名利通过我的眼,一切都不复存在。

我俯仰这个天地和大千世界,不管是通达还是穷尽,不管是缠还是禅,我统统不管,任我自由驰骋。苦海之上,浊水泛滥,这浊水是浊水么,海面之上,月亮在照耀着清澈之水。

大江东去浪淘尽,淘金一切浮华,如何过江?一叶轻舟而已。

 

渺渺天涯渺渺秋,绮霞烟水自空流。谁怜西岭西风后,满地相思满地愁!

满城风雨满城秋,一水横空天地流。独上孤峰倾百斗,披云啸尽古今愁。

一番风雨一番秋,依旧青山枕碧流。溅血长虹贯天地,羲和鞭堕六龙愁。

万古长空春复秋,一朝风月乍星流。乱峰深处斜阳下,木落花飞愁自愁。

=========

渺渺的朦胧的天地,渺渺的朦胧的秋天,美丽的彩霞像烟像水一样在天空上流淌。

众生啊站在西岭上,吹着西风,

哀叹可怜这秋天的苍凉,最后留下了满地的相思和满地的哀愁。

起风了,大雨开始了,整个城风雨交加,增加了整个城的秋意,

大雨好像一湖水横在天地间,在天地之间流淌。

我独自登上高峰把百斗的哀愁倾倒,

披着云彩,在高峰仰天长啸,把古今所有的哀愁倾倒诉说。

风雨过后,秋天好像也变了景色,但是青山依旧在,碧水在青山间流淌。

我的热血翻腾,溅出的血化作漫天的长虹贯穿天地,

義和的鞭子抽打着拉着太阳的六龙,六龙也在哀愁。

虽然雨后的景色如此美丽,斜阳夕下,在乱峰深处,

雨后枯木落在泥泞的地上,秋天的花也被雨水打飞打散了,

枯木和葬花都在哀愁。

万古的天空还是那个天空,春夏秋冬更换复始,众生到底在哀愁什么?

今天晚上突然间起风了,月亮挂在天空上,流星突然划过。

 

曹源一滴曹源水,嵩岳千重嵩岳山。今古骷髅今古眼,乾坤声裂血斑斓。

=========

有一个地方叫曹源,据说在那里能找到一滴名为曹源的水(六祖禅)。

有一个地方叫嵩岳,据说在那里能找到千重名为嵩岳的山(祖师禅)。

任何人不用外求,

古往今来所有的任何死去的人活着的人都有着贯穿古今的慧眼,能看穿一切,看空一切,

贯穿古今天地,眼声裂空,热血幻化成灿烂绚丽的世界。

 

浮世多拙意,算计总失机。俯仰真亦假,浮沉是已非。真假全少义,是非皆多违。

骑鹤赴扬州,逐鹿望京畿。鹤冲双翅折,鹿死几人归。春回杨柳青,冬至雨雪霏。

碧水跨山去,白马过隙飞。谁心观日月,谁耳听嘲讥。万事元幻化,鹿鹤不可祈。

陟彼南山石,南山何巍巍。靡迤林陵莽,阡陌麦苗肥。嵯峨藏异兽,陂陀步锦翚。

高岩覆清阴,幽壑满白薇。天崩忽倾雨,惊云乱景晖。飙风折盘木,奔洪缺石圻。

虬蛟舞金爪,駻突脱玉玑。山削千尺土,海泻万重围。山海穷迹处,月明星未稀。

流光幻五彩,剑气拂霓衣。云间蔼蔼木,涧底郁郁菲。乾坤袖中笼,日月尘里微。

驱马猎秋原,垂竿钓夏矶。偶作蜉蝣灭,时生龙虎威。澶漫无清浊,悠然续琴徽。

=========

浮沉的世界太多笨笨的偏执的想法,

算计来算计去总是感觉失去最完美的机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得陇望蜀得寸进尺。

俯仰之间,真的也变成假的了,有的也变没有了,

沉浮之间,已然是非不分,物是人非。

真真假假都是不究竟的,是是非非大多违背了当下的现实和自己的初心。

 

骑着仙鹤去扬州寻找长生不老的方法,逐鹿中原寻求无上的权利。

仙鹤俯冲中双翅折断了也没有长生不死,麋鹿都死了也没几人都带上皇冠。

春天又来了,还是杨柳依依,冬天也到了,雨雪霏霏,天地还是那个天地,

人和名利已经不在了。

 

清澈的水在青色的山流淌,时间一点点的流淌,如白马过隙。

有谁在观照天地日月,宇宙万物。有谁在尘世间被嘲笑讥讽。

不管是脱离尘世的观照日月万物的人,还是在世间被各种名利关系所纠缠的人,

所有的事其实都是幻化空花,世间的名利和所谓的长生不死都是不可以过度祈求的。

 

登高南山上,山上的石头林立,南山是多么的高大雄壮啊。

从山上往下看,丘陵上的树林和野草曲折蔓延无边,田地里麦苗正在绿油油的生长。

山势嵯峨高俊如祥兽相伴,路面崎岖不平好像奇鸟在步行。

高大的岩石覆盖了清凉纳音的地方,沟壑了充满了白薇的清香。

忽然打雷了,大雨倾斜而下,惊跑了乱云,刚刚的太阳和阳光之景也没有了。

狂风折断了巨大的盘木,山顶奔流而下的洪水折断了石头的棱角。

 

水势如同虬龙,舞动着金爪激流澎湃。又像奔腾的骏马脱离了蹄子上的束缚,纵横驰骋。

洪水冲刷了山上千尺的土泥,像大海之水冲破了万重禁锢和提坝,势不可挡。

山穷尽的地方  水穷尽的地方 大海穷尽的地方

雨停了,洪水从山脚汇入大海, 一切都结束了,

月亮出来了 清澈明亮,星星几颗散落在天上。

风雨过后,留下的是漫天的流光幻彩,

空气清净无暇如同宝剑之气吹拂着云裳羽衣。

微云身后,环绕着蔼蔼树木,更加苍翠挺拔。

山涧里的青草经过雨水的冲刷更加郁郁葱葱。

 

天地不过是衣袖间笼的一朵花,日月不过是尘土里一个微小的粒子。

 

秋天,在草原上,骑马打猎。

夏天,在河边石头上,垂竿钓鱼。

人生苦短,时机来了要虎虎生威,为万人瞩目,如虬蛟駻突

有时还真需如蝼蚁一样过活生灭,平凡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虽然天地澹漫,但又有何清浊之分?在日月清明间,你仍可悠然再续心中的琴歌。

 

无生尽日欢,何来生死疑。有疑因患有,有患自缠丝。浮云万世名,粪土千年碑。

此身更无寄,未住早已离。依依河边柳,呦呦林中麋。日日皆好日,时时作花时。

潮起复潮落,月圆复月亏。世本无多事,何在有无为。莫窃尘上珠,莫恋法中奇。

明珠岂属有,说无亦是痴。无有全不立,犹在鬼作思。坐看天地转,起看天地垂。

雁行风过水,花落月临枝。法法皆无染,尘尘皆不遗。廓然泯凡圣,悠然入喜悲。

生死凭一笑,净污两由之。死生众生恩,净污众生慈。空花演佛事,幻镜戏魔师。

赴劫千身去,行难一愿随。阿鼻空未空,菩提期未期。琴歌自澹漫,莫向月中窥。

=========

从来没有生死,所以尽情的欢乐吧,哪里来的生死的疑问?

有疑问是因为有了生和一切,一切虚妄和生命从来都是自己给自己的纠缠。

把万世的名利当成浮云一样过眼而散,把千年的利益之石碑当成粪土一样丢之弃之。

 

甚至把生命也看成浮云 粪土。

所以我的身体也是浮云粪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和寄托。

没有留恋和寄托所以我的身体从来没有生,生来就已经离去了。

没有了留恋和寄托,就可以愉快的玩耍了。

河边的柳树正在翠绿吹拂,林中的麋鹿正在欢快的叫着。

我没有一切包括生命的纠缠,所以我才可以每天都是好日,

每一刻都是花开的优美,从来没有纠缠伴随着我。

 

大海潮起潮落,月亮阴晴圆缺。世上没有太多的纠缠之事,有没有作为只是世间很微小的东西。所以不要执着风尘中的明珠,也不要贪恋猎奇的万法,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东西。

 

人人都有明珠一颗,有还是没有呢?说有不对,说无也是痴,

有和无都不确切,都是阶下汉在妄想。该如何是好?坐着 看天地  围着你旋转,

站起来看天地因你而下垂降落。

 

大雁飞过湖面,如同风吹过湖面一样,什么也没留下。

盛开的花总是要落回大地的,如同月亮在树枝上停留一样,都是虚妄。

虚妄是究竟的么?不是的,法法都是纯净无染的,每一个尘土都有他存在的意义。

达摩廓然无圣,没有凡和圣的分别,也没有妄和相的分别,

悠闲安然的出入喜怒哀乐,随喜而喜,随悲而悲。

 

生死一笑置之,净污随他去吧。生死无别都是是众生的恩惠福得,

净污无别都是是众生的慈悲。参佛的人啊 ,入魔的人啊,都没什么分别,

演着空花  戏着幻境,都是被空花幻境所转。

 

奔赴劫难即使我有千年的肉身我也不可惜,只是心中一个行愿而已。

阿鼻地狱空不是空,菩提智慧有不是有,。天地澹漫无清浊,我自己弹着自己的琴歌,

不要向月亮偷窥求取般若智慧啊。

 

人生是梦梦何如,雁落秋山月落湖。半辈常怀千岁怨,一生永处两分途。

谁寻生又谁寻死,谁作主来谁作奴。谁到无门无走处,无门早入死人窟。

谁为迷又谁为醒,谁是净来谁是污。谁有无得无证物,无得已使大树枯。

死人窟里嚼大树,庄子梦中惹蝶哭。哭碎山秋湖下月,雁惊回望到天竺。

=========

人生是梦,这个梦是好还是坏呢?先不管这些梦,

看看鸿雁落在秋天的山,月亮照在平静的湖面上。

人生不满百岁,确有千年的贪嗔痴怨,一生永远处在分别心的路途上,

永远在思考梦是好还是坏!

有人寻生有人寻死,有人求主做主有人无奈做奴。有人走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但是无路可走早就是死人了,死人也还是在茫然寻路。

有人迷有人醒,有人干净的有人是污垢。有人不需要得到不需要证明,但是如果一无所有 大树的心早就枯死了,只能是外强中干之树。

无路可走的人,无得无证的人,都如同死人一样,再死人窟里虚妄的嚼着干枯的无心大树,

类似庄子在梦里意淫着蝴蝶,意淫着喜怒哀乐。到底该如何?

别哭了 ,别意淫了,还是看看山秋和月亮吧。

哭碎了山秋和湖月,山穷月尽处,你的心如同栖息了的大雁 

是时候该惊醒了,回头望望,你的希望在天竺,在禅宗,在缠中说禅。

 

可怜网中客,流转自颠错。四大谁为住,天地谁入镬。形神空无有,何缚何所缚。

缘生非一体,如幻相映烁。糊涂识物始,忧患起年弱。五蕴妄成织,形器终难托。

尘念随境逐,三界怅寥廓。宿习随行消,福田莫令薄。盲龟苦海渡,孔木曷能获。

浮华镜里梦,须臾已舟壑。贫子衣安在,明珠诚凿凿。

=========

五蕴织成的幻网的众生,在网络中的众生,都是可怜的。

一直处于颠倒错乱的状态,在颠倒错乱中流转,在轮回中流转。

是谁把四大(地大火大水大风大)当做可以依托停留,是谁把天地万物当做归宿。

不管是形还是神,心物,知行等等,说空不空,说有不有。

被束缚又被什么束缚。

 

缘起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而是互相映烁的,就好比幻象一样,是互相作用的结果。

从认知开始就是糊涂的开始,从年少开始就是忧患的开始。

五蕴织成的幻网,任何有形的东西始终难以托付。

 

世间的尘念随着各种境界被人流转,即便是三界也是空虚的。

宿业的恶习随着修行消灭,智慧的福田不要让他变小或者消失啊。

盲龟在苦海浮沉,怎么样才能得到孔木,任何人都能得到孔木。

 

世间或者出世间任何浮华都和镜子的梦一样,很短的时间 ,坚固的舟壑 已经不复存在。

贫穷的人穿的衣服不知道去哪里了,但是衣服里的宝珠  却依然在那里。

 

乾坤处处净,何来污与秽。万物等无差,庸人自执爱。

莲舟空无有,什么都能载。识取衣中宝,莫被文字碍。

=========

天地之间到处都是干净的,那里来的污和秽。

万物都是平等的,没有差别。一些庸俗的人自己根据自己的偏执爱好无端弄出来的分别。

菩提之舟没有净污的区别,什么都能承载。

认识并且取走自己衣服中的宝珠吧,不要被文字障碍了你的道路使自己迷失了方向。

 

三界迷尘侵海色,    

一星无语枕霄寒。

狂虬折足惊滩堕,

碧溅龙泉指上弹。

=========

三界的迷幻尘世侵染了苦海的颜色,

寒冷的夜   一夜无语  枕着孤独的月亮。

虬龙即使折断了足从空中坠落,也会惊到茫茫被侵染了的海滩

碧血溅在龙泉剑上,手指照样弹出自己心中的琴歌。

 

投壶巨海梦何频,一叶随波四主宾。河汉清空星散野,琉璃碧净宇无尘。

颠簸六道皆同病,辗转三途不二身。九五干戈七八巧,缘来执果更迷因。

========

人生如梦,梦是什么?众生频频追寻,在巨大的苦海沉浮,

独坐孤峰的禅师老婆心切,把自己当做剑投壶到苦海。随缘而度。

一叶扁舟,在苦海随波漂流,混迹于幻网,和某些人玩起了四主宾的辩论游戏。

辩来辩去,发现应者寥寥,众生理解不了禅师的境界。

银河清净空灵星星随处散落,琉璃碧净宇无尘,禅师只能在苦海小船上孤独一下。

 

孤独一下之后,禅师继续老婆心切,普渡有缘人。

六道颠簸的众生都有着同样的病,五蕴五浊。浊水倾波,五蕴妄成织。

灭掉一切妄想,辗转三途    照样身不动,才有点禅的样子。

所谓赴劫千身去,行难一愿随,辗转三途不二身。

禅师和众生玩四主宾的游戏,干戈一番后,不管九五至尊的中间主位,

还是七上八下的宾位,也没有个答案。虽然禅师和众生的缘分来了,但是还是不要执迷于

因和果,如果偏执于禅师的因果 ,反而失去了禅师的本意。

 

十一

红尘醉入几围城,刹那悲欢化酒倾。岁月歌回心远大,乾坤影动眼空明。

皆缘皆我皆同病,非妄非真非二名。东海藏身山走马,天台华顶作么生?

=========

我本来独坐孤峰,因老婆心切投壶苦海,可能是喝醉了吧,

醉入红尘之中,醉入重重幻幻围城之中。

偶尔刹那之间也感受到了悲欢离合,喜怒哀乐,这些情绪化作烈酒,倾倒进我宽广的胸怀。

世间的悲欢都是应该承受的啊。

我的心胸广大幽远,看着岁月更换来回,如同琴歌一样轻重缓急,跌宕起伏。

我的眼睛空澈清明,看着天地反复,天地的一切包括影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我醉入红尘,这是你的缘分,也是我的缘分,互相作用的结果啊,

我们同在红尘,就是一样的人,有一样的悲欢。

我醉入红尘,这不是虚妄,也不是本真,也不是虚妄本真的结合,所以你和我缘分到了,

都不要求什么因果。

我把自己的身心藏在了东海,隐藏了我的一切,和你一样骑着马来到了天台山,看看众生都是怎么求取的。

天台山上华顶峰上,每个山头的先圣大德,都会问我同样的问题,

你会悟了么?可笑可叹啊。

 

十二

秋深于水夕涨风,微蓝缥缈紫朦胧。千重影没乾坤幻,四起声浮今古空。

恍觉燃灯汰孤寂,犹迷举指扣圆通。天心处处明如昼,一点冰花溅火红。

========

秋色已深,日落了,起风了,水借风势,海水涨潮了。

天空是微蓝的,带着点紫色夕阳的余晖,缥缈朦胧。

天地万物千重影子都湮没了,天地消失了,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四方的声音此消彼浮,白天的声音消失了,晚上海浪的声音清晰了,

时间的流逝好像这白天晚上的声音一样从来没存在过,又这么的清晰。

夜深了,我醉入红尘,又喝多了。

我恍恍惚惚感觉燃灯佛太孤寂了,只有晚上大家才能想起他,作为一个淘汰了的过去佛,

大家都把他遗忘了,大家都修行现在的佛。也许燃灯佛和众生时机不对,没缘分吧。

我和燃灯佛一样的孤寂,我举指之间就能圆通一切,众生穷尽一生求取万法还是迷惑,

就像不了解燃灯佛一样不了解我,也许是时机不对没缘分吧。

黑夜越来越浓,这黑夜只是你心里的黑夜业障。

拨开这黑夜,在你内心,燃灯佛天心处,处处灯火通明,明亮如白昼,

即使秋天的一点零星冰花溅下来,瞬间就被灯火吞噬。

 

十三

风卷重云云逗雨,鲸翻恶浪浪腾天。蓬莱终化三杯土,阿鼻犹输九吊钱。

无事商量非少劫,有情计较总多缘。茫茫欲海舟随系,一苇何曾到日边。

=========

狂风卷起了重重乌云,乌云连着倾倒而下的大雨。

鲸鱼群在海里也闷的受不了,翻起了一个个撒满海面的骇人恶浪。

海浪借着狂风,夹着大雨,冲上了天空,分不清是海水还是雨水,

也许海水就是雨水,雨水也是海水吧,如梦幻泡影。

 

神仙住的蓬莱仙岛最终也会化成三杯土,消失不见,极乐世界如梦幻泡影啊。

为名利等一切贪嗔痴所转堕入无间地狱,时时刻刻承受痛苦,地狱难道不是极乐世界?

地狱也如梦幻泡影啊。

人世间被各种关系纠缠,无事和有情不停侵扰,商量计较不停奔波,有时遇到劫难,有时碰到缘分,这也是我们应该干的事情啊。

在茫茫欲海中随波逐流,随着小船浮沉,没有尽头,也看不到尽头,

这才是众生当下的现实啊。

这是欲海沉浮还是极乐世界,分不清楚也不用分清楚,如梦幻泡影。

 

不要老想着一苇大江东,一苇什么时候到过日边?这是梦幻泡影啊。

不要老想着半轮沧海上,沧海什么时候有月亮了?这是梦幻泡影啊。

不要老想着浮云万世名,粪土千年碑,万世名千年碑,才是应该追求的啊。

不要老想着乾坤袖中笼,日月尘中微,还是关心自己的九吊钱吧,

关心自己的有情无事吧,这才是无情皆竖子,有泪亦英雄,这也是禅啊。

 

十四

穹苍灼日血淋漓,雨碧风蓝撼地维。叠浪翻腾龙鼓促,群山踊跃鬼啼悲。

尘涵万象今即古,法缚无言髓亦皮。天幕为书星作字,难寻片语属真知。

=========

天空一片血红,好像在灼烧太阳,太阳早就跑没影了。

蓝色的狂风,绿色的暴雨,风雨交加,震撼着天地,丈量着天地的大小。

洪水如虬龙翻腾,一个浪接着一个浪的奔腾,如敲打着急促的鼓声,不停歇。

群山也踊跃低鸣,好像魔鬼在啼哭哀伤。

一粒尘土能够包含万象,过去能预测今天,今天也能回忆过去,今古有同样的情怀。

无言之中包含着万法啊,内在的骨髓能看穿表面的皮肤,皮肤能透过内在的骨髓。

即使天幕为书,星星作字,也很难寻找到只言片语属于真正的知识和智慧啊。

尽快找到自己的宝贝吧,不要被文字障碍了,即使是天书星字。

你的心就是宇宙,宇宙就是你的心。

 

十五

石虎松虬浴日眠,苔痕深浅径蜿蜒。孤峰有雾皆图画,空谷无风自管弦。

照破山河光万叠,观成世界影三千。须弥顶没冰中火,劫海波随漏底船。

=========

巨大的石头好像老虎,茂密的松树好像虬龙,静静的睡在那里,沐浴着阳光的洗礼。

苔痕有深有浅,通往山顶的小路在石头和松林中蜿蜒曲折。

山顶上有雾,好像一幅画。

往下看,山谷空寂,虽然听不到风,但是我心里弹起了优美舒适的琴曲。

美丽的画,动听的曲。

我无生尽日欢,生死一笑置之,

我生,就是阳光万叠,照破山河万朵,观成三千幻影世界。

我死,就是须弥山顶没于冰火万物,漏底船沉于万劫苦海。

 

十六

死亦幻时生亦幻,谁人事事竞相煎。法相犹舍甭非法,船楫应离况渡船。

黄卷千车终蔽眼,灵台一点不关缘。大唐境内无知识,明镜何曾景外悬。

=========

死是幻,生也是幻。

事事纠缠,是谁争先恐后,前仆后继,在梦幻幻相中煎熬挣扎。

法相尚且要舍掉,更不用说非法了。

渡过了河,船桨都应该舍弃何况渡船。

就算有千车的佛经知识最终也是蒙蔽双眼的东西,

发自内心的头脑的一点偶尔顿悟和因缘究竟也没有什么关系。

大唐时代,安居乐业,即便是盛世也没有知识啊,需要玄奘去西天取经。

明镜虽然映照着景色,什么时候挂在景色之外了?也是悬挂在景色之中啊。

 

十七

五蕴元空有,百年终一尸。可怜红尘客,处处作蚕丝。

=========

五蕴本来空有,即使寿命百年最终都要死去。

可怜红尘中的众生,处处作茧自缚。

 

十八

循流执爱总无期,散发同尘一味痴。月涌群山沧海静,云浮孤岛断崖危。

沙岩水屋凌风立,草马泥牛劈浪弛。北斗横斜南斗赤,银河决决响春澌。

=========

沿着河流找源头,固执的以爱为本,总是没有期望和结果的。

不管是解冠隐居、散发绝世还是和光同尘、与世同行都是一样的的痴。

明亮巨大的月亮从群山升起涌现,沧海一片安静。

云朵漂浮在孤岛之上好像站在悬崖边上那么危险。

水面上沙岩突兀,岩石上的水屋凌风而立。

弱不禁风的水屋如同草做的马泥捏的牛即便柔弱但是也能劈浪奔驰。

北斗七星横斜在天空,南斗六星光秃秃的显现。

银河好像水流,星斗好像春天河流上的浮冰,发出决决声响。

 

十九

清风逐袖似人闲,素影婆娑碧水湾。几处幽花添野趣,一春酥雨润天颜。

扬眉便是声前句,触目无非末后关。莫作禅思深处会,云生空际幻斑斓。

=========

清风吹着追逐着衣袖,悠闲的嬉闹,和人一样悠闲,

月亮的影子倒映在碧水的水湾,随水波晃动,如同在跳舞。

寂静偏僻处的几处花朵增添了野郊的乐趣,

春天的蒙蒙细雨滋润了天地的容颜样貌。

扬起眉毛就是语言文字之前的本真(世间名言游戏都是虚幻),

眼睛所能看到的就是通透三关。

不要把禅思这个行为一味去深奥处寻找相会,

如同天空中漂浮着白云,随缘而显,幻化成斑斓世界。

 

二十

拜佛求禅只是贪,趋生远祸尽痴谈。醒迷困眼心诚窄,苦乐摇情酒更憨。

空且应离其执有,一犹不立宁居三。惊风飘日云沙赤,浪涌千江入海蓝。

=========

拜佛和求禅只是为了贪婪,

趋向生远离祸都是痴人的呓语。

清醒和迷惑都可以困住双眼使自己的心诚然变的窄小。

悲苦和快乐摇摆着自己的情绪即便用酒来麻醉只会更加的痴呆。

空尚且应该舍离更不用说执着于有。

一还不能立怎可把三居留。

起风了,

风受到了惊吓,狂风吹散着太阳乱跑,

狂风吹起了海边的沙子和白云混在一起,白云沙子一片血红,

狂风吹起千江的水,巨浪奔涌着江水流入蓝色的大海。

 

二十一

河汉难容爪,浮沤自可栖。摧星搅日月,天地一团泥。

===========

即便河汉如此广大的银河也很难包容潜龙的爪子,

只会栖息一些水泡短暂生灭。

潜龙催动星辰搅动日月,

把天地弄成一小团泥巴。

 

二十二

乙夜灯花开甲宅,墓田丙舍正愁辛。丁年只恋黄金重,暮岁终知戊土亲。

欲本为情动天癸,己元是客幻空尘。壬儒墨士多相垢,庚续泉途尽作邻。

============

乙夜,富贵人家的豪宅灯火通明,

坟墓边上的陋舍,穷苦的人正哀愁着辛劳。

成年时候一直贪恋着黄金的重要,

老年最终知道修身养性,延年益寿才是最亲。

欲望本来就是一种人情,骚动着男女的精气,

自己从最初开始就是幻化空尘中的客人而已。

能言善辩的儒士和文人互相攻击,指责对方的污秽和肮脏,

即便到了黄泉路上年岁延续还是不停歇,互相指责,好像是纠缠的邻居,永世不得解脱。

 

二十三

袅袅烟归树,悠悠尘洗心。云间山月色,石上海潮音。

净土犹成缚,明珠不属寻。光流天黯淡,醒醉酒空斟。

============

袅袅烟雾归回到树林。

悠悠红尘洗涤心灵。

山、月亮和云彩互相映烁争色,

海边的石头有大海的声音。

西方净土世界还是成为束缚,

明珠不属于任何人不用去寻找。

流光天终究也会黯淡,

喝醉醒来杯子的酒都空了。

 

二十四

无酒饭无味,无诗酒无趣。吸尽千江水,何能说一句。

=========

没有酒吃饭没有味道,

没有诗喝酒没有乐趣。

吸尽千江的水,

哪里能够值得说一句。

 

二十五

龙蛇混野鼠为魁,豕喙难盈处处灾。鸡后无猴枉血溅,羊前有犬不心开。

嘶风代马悲蓬转,喘月吴牛恐日回。假虎欺天诚可恶,兔毫无墨尽成灰。

=============

龙蛇混杂世间,分不清是龙是蛇,是好是坏,谁前谁后,发现老鼠才是排第一位的。(疑)

猪的食欲难以填满,人的贪欲不能满足,就会到处产生灾祸。(贪)

鸡后面没有猴,杀鸡儆猴也只是白白浪费了鸡的鲜血,(痴)

羊前没有狗,挂羊头卖狗肉,以幻迷幻,终究心灵不会开脱。(嗔)

代地的骏马奔驰,带起了一阵嘶风,只是可怜了蓬草随风乱转漂泊,(慢)

吴地的牛对着月亮喘着热气,以为太阳又回来了,恐惧着炎热的天气。(恐)

假借着老虎的威武,欺骗世间的天地人,这是真正的可恶。(妄)

兔毛做成的笔没有了墨水,一切名言文字都化成了灰烬。

 

二十六

三脚骞驴两眼瞎,蹄蹄踏遍草千山。湖南长老湖南老,未识威音旦夕闲。

==========

三只脚的跛驴两只眼睛也看不见,

不妨碍它蹄蹄踏遍了万草千山。

寺院里的长老一生研究佛经,

如果不能认识到纯真的威音本真,

从早到晚的修行都是闲谈。

 

二十七

九绝危岩横鸟道,一江东去两山分。长空雁过风行水,万里波涛万里云。

==============

只有鸟能飞过去的道横在曲折婉转的危险山岩上,

尽头处一条江水向东流,把山岩分成两段。

大雁飞过长空,风吹过水面,吹起万里波涛,

万里波涛之上天空万里无云。

 

二十八

何谁散发赴鸥盟,银汉无舟日夜横。

月朗九天江海白,人游三界境尘明。

析真辩假心元幻,惑彩迷光眼不盲。

何省沧浪存滴水,残灰焦土问枯荣。

=========

是谁解冠归隐和海鸥结伴?

银河即使没有船也日夜横在天空。

月亮明朗在九天之上照亮了江海一片白,

人在三界畅游如同镜子里的尘土一样明白。

分析辩论真假,心原本是虚幻,

色彩和光影如何变化,眼睛也不会迷茫。

难道经历了沧海就不能和滴水共存?

残灰和焦土纠缠着现在的枯败和曾经的繁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