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味道 / 待分类 / 您喜欢人生如梦还是人间如梦?苏轼念奴娇...

0 0

   

您喜欢人生如梦还是人间如梦?苏轼念奴娇赤壁竟然有这么多版本

原创
2020-02-24  老街味道

前几天遇到了这样一个有趣的问题: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究竟是“人生如梦”,还是“人间如梦”?


其实大家都知道苏轼的《东坡词》有很多刻本,一般的宋词选本中关于这首《念奴娇·赤壁怀古》都会有一些标注。不过未必标注的那么全面。

例如仅仅“人生如梦”这四个字,还有“人间如梦”、“人间如寄”、”人间如构“等等。

除了这四个字以外,前面的内容也有好几个不同的版本。

一、南宋人的两个版本

南宋胡仔(1110~1170) 距离苏轼(1037年—1101年)去世时间不算太长,他的《苕溪渔隐丛话后集》这一版《念奴娇·赤壁怀古》是今天最常见的版本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上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酬江月。’”

比较早一些的讨论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版本不同的,可见于南宋《容斋续笔·卷第八 》

向巨原云:“元不伐家有鲁直所书东坡《念奴娇》,与今人歌不同者数处,如【浪淘尽】为【浪声沉】,【周郎】赤壁为【孙吴】赤壁,乱石【穿空】为【崩云】,惊涛【拍】岸为【掠】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为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人生如梦为如【寄】。”

不知此本今何在也?

作者是南宋诗人洪迈(1123年-1202年),他的书距离苏轼(1037年—1101年)去世差不多隔了几十年,但是可以看出这首东坡词已经出现不同版本了。

向,字巨源,他也是道听途说。他告诉洪迈,元勋(字不伐)家里有黄庭坚的一幅字,内容就是苏轼的这首《念奴娇·赤壁怀古》,但是已经和当时南宋人所唱的有好几处不同。

从洪迈转述向巨原(源)的话中,苏轼这首词是这样的:

大江东去,浪【声沉】,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孙吴】赤壁。乱石【崩云】,惊涛【掠】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人生如【寄】,一尊还酹江月。

鲁直,是黄庭坚的字,苏门四学士之一,他所书写的东坡词应该是最有权威的一种证明了。

不过洪迈说,虽然朋友言之凿凿,但是我也没有见过原本,不知道黄庭坚的那幅书法在哪里?

二、清人关于这一段话的分析

清朝词家郑文焯 ,与王鹏运、朱祖谋、况周颐合称为晚清四大词人 。他的《大鹤山人词话》写这样一个版本:

念奴娇,赤壁怀古云:“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构】,一尊还酹江月。”

这里用了人【间】如【构】, 不知道源自何处。这个且按下不表,关于《容斋续笔》中的说法,郑文焯此文继续写道:

案:此从元祐云间本,唯“崩云”二字与山谷所录无异。汲古刻固作“穿空”“拍岸”,此又作“裂岸”,亦奇。愚谓他无足异,只“多情应是”句,当从鲁直写本校正。,

从郑文焯的话中可见,这是他见过的”元祐云间本“《东坡词》,不过,这句话可能是”元延佑云间本“ ,一个元朝,一个北宋,时间差别不少。

另外的”汲古刻“,是指明朝毛晋的”汲古阁“刻本。

郑文焯认为,”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这一句,应该遵从黄庭坚的写本。

三、诗词改字 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容斋续笔》中,洪迈所写的黄庭坚书写东坡词这一段话,有个小小的题目:诗词改字。

在向巨源谈论苏轼词这个故事前,还写了两个改诗的故事,一个是王安石改《泊船瓜洲》:

荆公绝句云:“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吴中士人家藏其草,初云“又到江南岸”,圈去到字,注曰不好,改为过,复圈去而改为入,旋改为满,凡如是十许字,始定为绿。

王安石为了改这个绿字,前后改动了十几次,后来才定下了“绿”字。

还有一个黄庭坚自己改诗的故事:

黄鲁直诗:“归燕略无三月事,高蝉正用一枝鸣。”用字初曰抱,又改曰占、曰在、曰带、曰要,至用字始定。

黄庭坚最后选定了一个”用“字,大家看看哪个好呢?

高蝉正【用】一枝鸣,高蝉正【抱】一枝鸣、高蝉正【带】一枝鸣、高蝉正【占】一枝鸣、高蝉正【在】一枝鸣、高蝉正【要】一枝鸣。

看完这两个故事,不由得想起唐人所说: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卢延让《苦吟》)。

由此可见古人炼字的认真与辛苦,也更能理解贾岛的感慨: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从上面两个故事,可以知道《容斋续笔》中关于黄庭坚书写东坡词的故事,主要目的是说诗人改诗的事。

苏轼这首词的原貌可能就是黄庭坚的版本,但是苏轼很可能后来又改过了。

四、人【间】如梦、人【生】如梦、人生如【寄】

关于这个”人间如梦“,提问的朋友附上的图是《辽海出版社》的版本。我们看一下更早的。

1、人【间】如【寄】

清朝诗人朱彝[yí]尊(1629年 -1709年 )的《词综》里,是这样的版本:

大江东去,浪【声沉】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孙吴】赤壁。乱石【崩云】,惊涛【掠】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人【间】如【寄】,一尊还酹江月。

这个版本和洪迈所记黄庭坚的版本比较一下:

大江东去,浪【声沉】,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孙吴】赤壁。乱石【崩云】,惊涛【掠】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人生如【寄】,一尊还酹江月。

仅仅差了一个字,黄庭坚是”人【生】如寄“, 朱彝尊:人【间】如寄。

朱彝尊的版本肯定是源自早期的黄庭坚版本了,但《容斋续笔》是人【生】,不知道是不是朱彝尊看到的版本已经变为”人间“了,还是他自己记错了。

2、《钦定词谱》中的人间如寄

更为权威的是由康熙皇帝下令,让陈廷敬(1639年―1712年)等人编撰的《钦定词谱》。在这部书卷二十八中记录《念奴娇》词谱时,这首词和朱彝尊的版本完全一样。

《钦定词谱》以明朝万树(1630-1688)《词律》为基础,纠正错漏,并予以增订而成。

但是《词律》中的版本和胡仔 《苕溪渔隐丛话后集》一样 ,也就是说,和我们今天所常见的版本完全一样。

《钦定词谱》为什么不用万树的版本呢?是不是这首词也在”纠正错漏“之中呢?

结束语

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古诗词都有不同版本,例如李白的《静夜思》、曹植的《七步诗》等等。

至于苏轼的这首词到底是人间如梦、人生如梦还是人生如寄,真的很难说。

《钦定词谱》是皇帝下令官修的版本,编者有丰富的资源可以博览群书,或许这些御用文人们找出了最早最权威的版本吧。

现在的版本那么多,可能当年苏轼自己就改了好几版,另外后人抄错、印错也是一种可能。

作为诗词的爱好者,您是喜欢人间如梦、人生如梦还是人生如寄呢?

@老街味道

 四库全书为其抱屈 他的诗文有欧阳修苏轼遗风 为何湮没不传

云舟驭风去,烟雨渡江来,自驾游江南时的几首原创诗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 纳兰这首词里面 隐藏了这么多的历史故事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