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边羽 / 文化杂谈 / 「寄生虫」:奥斯卡虽好,却未必对味

0 0

   

「寄生虫」:奥斯卡虽好,却未必对味

原创
2020-02-25  梧桐树边羽

其实这个片子在我的笔记本中有一段时间了,当时并没什么名气,冲着宋康昊下的。但是一直没有打开看,因为韩国片中除了动作、战争片之外,基本上是同一个叙事结构:前半截搞笑轻松浪漫,后半截沉重悲伤郁闷,反正要让你笑着笑着就极其难受就是了。韩国电影很喜欢这种结构,认为是拍出“笑中有泪”的味道,以至于只要是慢节奏的片子,基本上就是这种类型,逐渐形成了一种风格。

年轻的时候看【色即是空】就有这种感觉,后来看得多了,虽然很喜欢韩国电影的其他方方面面,但是挺讨厌这种一半搞笑、一半煽情的切菜方法。可能是上了年纪的缘故,我现在就不喜欢看煽情过重的东西,所以经常为了不看后半段就干脆不打开韩国慢片——因为打开,就要看完——这是对创作者的尊重,除非实在是烂得看不下去,或者三观完全不符——而韩国片子基本上都不是烂片。

这也是我看慢电影一般要看看剧情介绍,再决定看不看的原因。上了年纪的心,不喜欢被虐待,而且是完全可以预测的却无法自控地被煽情,很不喜欢。这就是为什么下了【寄生虫】却大半年没有看的缘故。我很怕那种穷富的大论题太过现实、宋康昊的眼神鄙视或者打击我,好像没必要去自讨苦吃。

结果居然在奥斯卡大胜,那么要看看了。虽然每年的奥斯卡最佳也不一定看,比如喜欢小李子,并不代表要看【荒野猎人】,喜欢【阿凡达】,并不一定要看当年击败卡梅隆的前妻得奖作品(什么来着?好像是部战争伪纪录片),但是韩国电影破天荒拿下最佳电影,而且同为亚洲文化体系,还是要看看的。特别是这个导演和主演都相当有实力。

所以,我在昨天晚上痛下决心,看完了【寄生虫】。

看完觉得相当魔幻,但是并没有觉得好到哪里去。虽然历来对奥斯卡并没有心水,无所谓得奖片的好坏,但是就这部片子来说,真心感觉一般般。虽然导演草蛇灰线地在片子里安插了非常多的隐喻细节,间或也能看出来,但是总觉得就那样,并没有多大意思。

这种感觉在看姜文的【让子弹飞】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大把的人说好,确实好,可你硬要说姜文进城的时候周韵的一段大鼓(好像是大鼓)有什么特别意味的话,那就是拍马屁。那么长的过门,无非就是给周韵更多的镜头罢了,有什么蛮多意义?还有就是后来黄四郎、师爷、张麻之站面前却硬要“翻译翻译”的梗,后来众人起义的反反复复喊口号,就没人觉得拖沓么?确实是导演的手法,但是我的观感就是拖沓,什么麻木的人民之类的隐喻,哪里那么多阿谀奉承?

一部片子,拍得让人来故意寻找隐喻,就是宋诗类型的说理文章,永远比不上唐诗的寓情于景、寓理于情,情到深处、自然发生,理到明处,自然服人。

【让子弹飞】让人尴尬的地方不多,但是很明显。【寄生虫】没有那种持久的尴尬,但是这种逻辑错误的隐喻到处都是。

我不想讨论电影关于贫富对立、人生对立这样导演想表达的大论题,因为这部电影并没有做到“理到明处,自然服人”。两个小时的电影而已,我又不是奥斯卡评委,没有兴趣去让自己难受。

从电影的结构来说,同样是前半截轻松,一切都在主角视角愉快地进行,看着有计划、有野心。后半截一切突然坍塌,宋康昊却说出一番“没有计划才是最好的计划”的借口来,也不知道是骗自己呢,还是骗两个鬼精的小孩。可这两个孩子智商前期超高,后期超低,也是莫名其妙。更不要谈富人家庭的智商停摆。

还是那句话,缺乏逻辑的宏观阶级对立讨论也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还是可以看的。再怎么说,比国内电影水平还是高很多。只是这种结构的电影对我还是有观影不愉快,所幸的是正因为逻辑有问题,所以后期的煽情和思考并没有真正深刻起来,对我也没什么打击。

所以,也就是普通韩国电影的水平。因为现在韩国电影水平已经相当高,但是在奥斯卡称雄也许是整个韩国电影界的厚积薄发,并非代表这部片子本身水平有多高。

中国电影界,输在整体水平上。大数据情况下,整体水平差,很难出精品,水平之下的东西倒是层出不穷。

杠精们尽管留言,反正我觉得这电影一般般,奥斯卡的水准也就这么回事。我也不会拍电影,保证不会回复你的“你行你上”。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