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邮客 / 邮票上的故事 / 《中国古代科学家》(二)纪念邮票蔡伦“...

   

《中国古代科学家》(二)纪念邮票蔡伦“公元前?”传奇

2020-03-09  过往邮客
原创 高华 方寸邮缘

新中国第一枚发行后收回的错票

——蔡伦“公元前?”传奇

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首的造纸术的出现,促进了人类文化的传播和文明的发展进程,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巨大贡献,中、外尊蔡伦为纸的发明者,谓之“纸的父亲”、“纸神”,称其纸为“蔡侯纸”,其向汉和帝刘肇献纸的公元105年,举世公认为纸的诞生年份。美国《时代》周刊公布的“有史以来的最佳发明家”蔡伦上榜;麦克·哈特《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位名人排行榜》中,蔡伦排在第七位;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其中特别展示了蔡伦发明的造纸术。

图1

中国邮政于1962年发行《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二组)纪念邮票1套8枚(图1),8-1为“蔡伦像”,8-2为“造纸术”。蔡伦生于东汉中期,但确切年份失考,学术界有关其生年均以“公元?”存疑表示之,8-1“蔡伦像”邮票亦采用这一通常方式,其正确标注应该是“蔡伦(公元?-121年)汉”。不料,在邮票绘制阶段,设计人员手误,在“公元”后多缀一“前”字,于是,本应是“公元?”成为了“公元前?”——“蔡伦(公元前?-121年)汉”。于是,只因这一“前”字,中国集邮界生出一段邮票珍闻,邮票大家族多出一枚世界级珍邮,由此演绎出充满“味之素”——未知数的蔡伦“公元前?”传奇。

本应是“公元?”的“公元前?”,使蔡伦的寿命陡增至少121岁之多,这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亦属罕见,无疑,这是一原则性重大失误。但是,就是这样一个重大失误,直到正式开机印刷之前的邮票打样阶段才被发现。怎么办?重新制版?无疑来不及,显然不可行。经技术层面再三研究、比较,刮去印筒上的“前”字,成为当时唯一能够采取的补救措施。当然,生生刮去一个字,稍稍有些不自然,凭空少了一个“前”字,“公元”下边必然留有一个字的空白位。然而,两害相权取其轻,当时境况只能如此,舍此无它。好在邮票票面的生年标注字体原本不大,不太显眼,只有小米粒般大小。一般情况下,这一因修版刮字造成的差异,如果不刻意关注,通常不会引起人们注意,并不容易被发现。“前”字刮除完毕,于是争分夺秒,印版抓紧上机,《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二组)邮票迅即开始印制。

1962年12月1日,纪92《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二组)邮票如期发行,广大集邮爱好者踊跃购买。拿到新邮,尽情欣赏,逐枚过目,认真解读,甚至在高倍放大镜下,从正面到背面,再三审视辨析,这是集邮者的惯例,必做的功课。

图2


果其不然,有细心的集邮者无意中发现,8-1《蔡伦像》邮票竟然有两种版别:一种生年标注为“公元?”(图2,正票),另一种则为“公元前?”(图3,错票)。一字之差,天壤之别,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同一枚邮票却两个版,这是不应该、不正常、从来没有过的事。经过研究分析,一些思路敏锐的集邮者初步判断,“公元前?”似量少,罕见,应为错版票。于是,有人从集邮公司或集邮门市、集邮台再一次购买纪92套票,或数次从邮政业务窗口购买通信用《蔡伦像》单枚零售票,希冀所获。然而,情况并非所愿,未能再见一枚“公元前?”错票。

图3

尽管邮政业务柜台当时正常销售作为通信邮票的“蔡伦像”单枚票,尽管面值仅仅区区4分钱人民币,限于当时个人收入低下,虽刻意寻找“公元前?”错票,当时全国众多集邮爱好者居然无一人“大手笔”购买“蔡伦像”整版票(“蔡伦像”整版50枚面值2元,较之赫赫有名的小型张之王——梅兰芳《贵妃醉酒》小型张面值3元,仅仅只差1元),如果整版购买,无疑“中彩”的几率要大了许多。遗憾的是,囿于经济能力,当时的人们太“保守”了,无人购买整版票。于是,有心人不善罢甘休,通过种种关系,通过邮局熟人刻意寻找“公元前?”邮票。当时的上海市集邮分公司有关人员得悉这一情况,感到其中有“文章”,有问题,不正常,迅即向上级汇报。

邮电部接到相关报告,感到事关重大,种种迹象表明,纪92《中国古代科学家》8-1“蔡伦像”邮票“大有玄机”!遂认真核实内情,之后,紧急电令全国各省市邮电管理局,严格检查纪92《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二组)纪念邮票,主要精神三点:一、按套出售的纪念邮票中,8-1“蔡伦像”邮票如是“公元前?”,务必以“公元?”换下;二、排查“蔡伦像”邮局全张版票,将16号票位的“公元前?”这一枚邮票单独撕下。三、将检出的“蔡伦像公元前?”邮票全部点数密封迅即上缴邮电部,严格禁止外流。部令虽急,甚严,但之前已售出的纪92套票和8-1“蔡伦像”零票中极少量的“公元前?”错票,因已流入民间则难以追回。

事后,通过相关资料披露人们才知道,“公元前?”错票率仅仅1%,无怪乎,“无意插柳成荫,有意栽花不发”,当年彼时无意之中偶然得到“公元前?”者,纯属可遇不可求的巧遇、邂逅。捡漏之幸。当回过头来刻意寻觅,希冀再次斩获这一错票时,当然犹如太平洋底捞绣花针、撒哈拉沙漠中找一粒珍珠般希望渺茫,岂能轻易如愿!

纪92《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二组)纪念邮票以影写版印制,印筒由两块印版组成,印筒滚印一周产生一个印刷全张,将印刷全张一切为二即为供邮局售卖的邮局全张邮票成品,集邮界统称邮局全张为“版票”。“公元前?”错票即产生于其中的一个印版(即一个邮局全张)之中,而另一个邮局全张并无,均为“公元?”正常邮票。每一邮局全张邮票数量为横10竖5,即10枚×5=50枚,一印刷全张由两版邮局全张组成,故“公元前?”错票率理论上为1%。

时过境迁,岁月荏苒,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依然令人费解的是,如果说印制前邮票图稿的审批通过是“三堂会审”,印制后邮票成品的检验出厂则是“层层把关”,然而,“公元前?”这一严重疏忽乃至重大失误,却依然“过五关斩六将”,堂而皇之公然出现在邮局柜台售卖的“蔡伦”邮票成品之中。

图4

而尤为蹊跷的是,开机印制之前,作为这一失误的最后一次补救措施——刮去印版上“公元前?”中的“前”字,一共两块印版,每版50个票图,一快印版上的50个“前”字按照部署悉数正常刮除。然而,另一块印版其中第16号票位上的“前”字,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竟然被漏刮(图4),仍为改前状态,且悄无声息、自始至终未被发现。

按说,印前发现问题,采取修版补救措施之后理应复查,再次确认排除。如果正常复查,毋庸置疑,应能清楚、准确发现“潜伏”于16号票位、诞生于“公元前?”的这位“蔡伦同志”。然而,所有这些,只是有关部门的事后总结和广大集邮爱好者的猜测与假设,历史没有如果。至于是否检查和复查?如何检查和复查······?这些历史尘埃之下的印痕,当时情况绝难复原再现,今天已经模糊不清,故而,彼时真实原因现已无人知晓。最终的历史史实是:“邮网恢恢疏而漏之”,第16号票位漏刮“前”字的那块异常印版,与另一块全部刮去“前”字的正常印版一同上机,纪92.8-1“蔡伦像”与该套其余7枚邮票同时开始正常印制。

于是,诞生于“公元前?”某年的“蔡伦同志”不动声色地来到了人间,而为了将其召回,当时邮电部急电通令全国,邮电系统因之空前骤忙,为之做了大量的应急工作。但是,极少数“公元前?”蔡伦仍未能“接旨返京”,于是,新中国珍邮系列有了蔡伦“公元前?”。只因这一“前”字,引无数邮人为之“竞折腰”,当然,这是后话。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将集邮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之后,“文革”终于结束,拨乱反正,百业复兴,中国集邮也同样迎来了明媚的春天,各项集邮活动活动逐渐恢复。1983年,天津市集邮分公司奉令接收当地某邮局移交的陈年档案,其中有封存已久的一批老纪、特邮票,经清点整理后作为集邮邮票,按照当时正常牌价公开出售。但谁也想不到,这一批老纪、特邮票中的纪92《中国古代科学家》纪念邮票(第二组),其中竟然有含“公元前?”错票的完整版票。更谁也不能解释的是,封存的该部分版票,1962年当时因何未能落实原邮电部将“公元前?”这一枚错票“单独撕下,迅即上缴”的紧急电令。

1983年集邮业务刚刚恢复,公司员工业务生疏,加之时隔将近二十年,集邮业务停止二十年,集邮知识荒废二十年,何况人员更新,物是人非,原班人马早已各奔东西。邮电部原关于“公元前?”的紧急电令岂止是无人记得,经历了“文革”的浩劫,这份文件的文本恐也杳无踪影难以寻觅。因之,身为集邮公司的工作人员,没有起码的“应知应会”——必需的专业集邮知识,甚至没有“蔡伦错票”这一概念。于是,含有“公元前?”错票的纪92版票,浑然不觉地经他们手眼检视,完全是正常渠道、正常售价、合法途径出售给了久旱逢霖的集邮爱好者,总计流出数量约十多版,亦即“公元前?”错票十多枚。

事情并未到此为止。在出售纪92《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二组)套票时,让人出乎意料的情况再次发生:总计售出的1300多套邮票,其中的26套8-1《蔡伦像》居然为“公元前?”错票!即:“公元前?”错票再次流出26枚。天津一地正规销售渠道、正常状态下流出如此之多含版票、单枚票的“公元前?”错票,让人匪夷所思,令人为之震惊,这是新中国邮政史、邮票史、集邮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

纪92.8-1《蔡伦像》邮票计划印量300万枚,理论上“公元前?”错票有3万枚,但因发行后发现及时,绝大部分被邮电部急电通令收回销毁,只有极少数在部电之前已售出及“文革”后疏忽再次售出者,侥幸留存民间被集邮者所收藏。依据销毁数量及通信使用等自然损耗和存档、偶见拍卖等相关数据综合研判,专家测算含有“公元前?”错票的“蔡伦像”版票存世量约数十版,至于“蔡伦像”“公元前?”错票单枚票(含新、销票),总计存世量仅恐约千枚不到。

纪92.8-1《蔡伦像》“公元前?”错票首次亮相拍卖会是1988年2月,香港鉴珍拍卖会一件新横双连“公元前?”(一错票一正票)以4500港币成交。之后,蔡伦像“公元前?”错票屡次亮相,屡创新高,一路飙升:1995香港鉴珍拍卖,含“公元前?”错票一枚的六方连新票以3.2万元港币成交;1995北京’95邮品拍卖会,新票一枚以2.1万元成交;1996北京’96邮品拍卖会,新票一枚以2.3万元成交;1996年北京嘉德春拍,第118号拍品“公元前?”错票新上品一枚,估价2.3万元,成交价2.53万元;1997年北京桌德国际春拍,一枚“公元前?”错票新上品一枚,以2.97万元成交;1997上海’97邮票钱币博览会拍卖会,含“公元前?”错票一枚的六方连新票以6.1万元成交;2006年嘉德春拍,一件带上边纸、含“公元前?”错票一枚的四方连新票,以22万元成交;2009年中国嘉德秋拍,含“公元前?”错票的二十方连以9.856万元成交;2014北京诚轩春拍,新票一枚上边纸泛黄以2.3万元成交;2016年北京保利秋拍,旧票一枚以1.725万元成交;2017年6月,新票一枚在北京保利春拍以3.45万元成交;2017年香港Interasia Auctions拍卖会,一枚背面揭薄的旧票以4.6万港币成交······。

含“公元前?”错票的版票首次亮相是十年后的1998年国内嘉德春拍,底价8万元却流标,与此成为鲜明对比的是,当年11月中邮大地第四期月末拍卖会则以8.9万元拍出;2008年上海泓盛以11.2万元拍出了含“公元前?”错票的版票;2010年嘉德秋拍,含一枚“公元前?”错票的全新版票以22.4万元成交;2012年上海华宇春拍,含“公元前?”错票的全新版票以27.6万元成交。目前,《蔡伦像》“公元前?”错票新票单枚市场价约5万元左右,旧票单枚市场价约2-3万元左右。

1981年4月,美国一邮商在拍卖目录上如此描述“公元前?”:“1962年4分《蔡伦像》邮票全张50枚包括1枚‘公元前?’错体票孤品(UNIQUE)······”。事实上,《蔡伦像》“公元前?”错票并谈不上“孤品”,此说未免夸大其词、言过其实,稍有渲染,但其珍罕性及国际集邮界对其珍视的程度可见一斑。

纪92.8-1蔡伦像“公元前?”错票集设计失误、纠错失误、检验失误、销售失误······等已知、未知多种因素于一体,又因为是新中国第一枚正式发行后被部令急电正式收回的错票(注:未发行邮票、撤销发行邮票或样张、图稿等邮票资料,均不能等同于正式发行后予以收回邮票),因而,成就了它的“传奇”身世和经历,因而,成为了新中国乃至世界著名珍邮之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