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外国诗歌 / 莱蒙托夫诗歌5首:我独自一人走到大路上

分享

   

莱蒙托夫诗歌5首:我独自一人走到大路上

2020-03-11  江山携手

莱蒙托夫(1814—1841),是继普希金之后俄国又一位伟大诗人。被别林斯基誉为“民族诗人”。

1814年10月15日生于莫斯科,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塔尔罕内度过的。他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天资聪颖通晓多种外语,在艺术方面也很有天分。后来考入莫斯科大学,经过一段时间学习后转入圣彼得堡近卫军骑兵士官学校。

1841年7月27日,他因病到皮亚季戈尔斯克疗养,和这里的退伍少校马丁诺夫决斗而死,年仅27岁。外祖母将其安葬在塔尔罕内。

1,《一只孤独的船》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

它既不寻求幸福,

也不逃避幸福,

它只是向前航行。

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

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将要直面的,

与已成过往的,

较之深埋于它内心的,

皆为微沫。

该诗是作者寻求自由,追逐理想;把懦弱和平庸遗弃在故乡。展现了,在淡蓝色的大海中,有一只孤独的船在游弋。它闪着白色的光,刺眼的白光。这白色的船似乎在承受着极大的折磨。它在遥远的异地漂泊,波涛汹涌,夹杂着呼啸的海风。它们要打翻这精灵,要让这孤独的反叛者葬身在自己威猛的打击中。而船,在狂风骤雨中顽强前行,向着理想和光明,与风暴斗争的情形。

2,《乞丐》

在那神圣的修道院门口

站着个乞讨施舍的老人,

他有气无力,他形容枯瘦,

忍受着饥饿、干渴与苦辛。

他只是要乞求一块面包,

目光显示出深沉的苦痛,

但有人却拿了一粒石子

放进他那只伸出的手中。

同样,我带着眼泪和哀怜

在向你虔诚地祈求爱情;

同样,我所有美好的情感

永远为你所欺骗、所戏弄!

这首诗是写给诗人的女友苏什科娃的。1830年8月,苏什科娃和莱蒙托夫同一些年青的朋友去托洛伊采—塞尔基耶夫瓦修道院徒步旅行。苏什科娃在她的回忆录中写道:“我们在酒店里换去了满是尘土的衣服,洗过了脸,就赶快跑到修道院去做祈祷。在大门台阶上我们遇见一个讨饭的瞎子。他用枯瘦颤抖的手把他的木钵拿到我们的面前来,我们给了他一些钱;他听见了钱响的声音,便画着十字,感谢我们道:‘善心的老爷们,上帝保佑你们;前几天也来过几位老爷,也都是年青的,但却是些好闹玩的人,他们同我开玩笑:在我钵子里放满了小石子。上帝保佑!……’我们回来了,要吃午饭,也好休息一下。我们大家都在餐桌前忙乱着,焦急地等着午饭,只有莱蒙托夫没有加入我们这一伙;他跪在椅子前用铅笔在一块小纸上很快的写着,好像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没有听到我们吵闹成什么样子。他写完以后,站起来,摇了摇头,坐在给他留下的那把椅子上,面对着我,把他用铅笔刚写好的这篇诗交给了我。”

3,《又寂寞又悲伤》

又寂寞又悲伤,在这心神郁闷的时候,

没有人分担我的忧愁,

期望!徒劳而长久的期望何用之有?

岁月蹉跎,金色年华似水流!

恋爱?谁是意中人?短暂的爱易于到手,

但是难啊,难以爱得持久。

自我反省么?欢乐与痛苦都无足轻重,

过往的踪迹已渺茫难求。

激情为何物?——须知那些迷人的征候,

迟早会被理智的言词駆走;

而生活——竟如此空虚,如此愚昧可笑,

当你以冷峻的目光环视四周……

4,《剑》

我爱你,我的百炼精钢铸成的短剑,

我爱你,我的光亮而又寒冷的朋友。

阴郁的格鲁吉亚人为复仇把你铸造,

自由的契尔克斯人磨快你为了战斗。

一只百合般的纤手在那送别的时候

把你赠送给我,作为永远的纪念物,

在你的锋刃上第一次流淌的不是血,

而是那晶莹的眼泪——痛苦的珍珠。

那双黑色的眼睛,当它对我凝视时,

整个充满了一种神秘的难解的悲伤,

正如同你的钢锋在这摇曳的灯光前,

时而昏暗,时而又发射出闪闪寒光。

你是我的伴侣,爱情的无言的保证,

流浪人将要把你看作他很好的榜样:

是的,正如你一样,我的钢铁朋友,

我也永远不变,我的心也永远坚强。

5,《我独自一人走到大路上》

我独自一人走到大路上,

一条石子路在雾中发亮。

夜很静。荒原面对着太空,

星星与星星互诉衷肠。

天空是多么庄严而神异!

大地在蓝蓝的光影中沉睡……

我为何如此忧伤难受?

我期待着什么?为什么而伤悲?

我对于生活无所期待,

对过去的岁月毫不后悔。

我在寻求自由和宁静!

愿忘怀一切而入睡!

但不是在阴冷的坟墓中长眠……

我希望永远是这样的睡眠:

要胸中保持着生命的活力,

要呼吸均匀,气息和缓;

整日整夜能够听到

悦耳的声音歌唱爱情,

使我头顶上茂盛的栎树

随风摇动,终岁长青。

哲学诗画释义:诗人独自走在路上,内心荒凉、无助、安静,他满目望见的唯有星星和无尽的太空。大自然的一切他都感到庄严神奇。至于为何会如此,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无法理解,人呀,就是这么复杂且难以捉摸。他唯一能理解的是,自己一旦如今人群就会感到忧伤和难过,也许人的群居生活并不适合他,人类的文明看似很光鲜亮丽,但背后却隐藏着龌龊和肮脏,并不值得神圣自然之垂青。

因此诗人不再抱有希望和幻想,他想忘记一切,进入到一种永恒解脱之状态,就像死后的无声睡眠。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再次体验生命的活力与激情,才能再次品味美妙的音乐和甜美的爱情。在诗人那里,人的生命变得惆怅和短暂,就连记忆也变得陌生。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唯有希望头顶的天空像往昔一样明亮澄净,眼前的树木,随风摇摆,可以万古长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