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历史 / 血战日本 / 日本老兵回忆:中国汉子以为要放了他,却...

分享

   

日本老兵回忆:中国汉子以为要放了他,却不知外面是“手术台”!

2020-03-11  图说历史

2000年9月16日,一位83岁的老人,在原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内,蹒跚欲倒、痛哭不已。一旁的女记者安慰道:“这不是您的责任,都是军国主义的错!”老人闻言,立刻直起腰身,挥起右拳断然否决,说:“不!国家当然有责任,但事情是我亲自干的,我该负执行者的责任!”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日本战犯——渡部信一。


1917年,渡部信一出生于名古屋,家里开了个小工厂,条件还算不错。和一般的日本民众不同,渡部在家从未受过军国主义教育,对中国和朝鲜也从未有过蔑视之情。然而,当日本军国主义的战车全速启动后,他也无法避免地被绑在车上,成为侵华日军的一员。

1939年3月,渡部信一从东京齿科医学专门学校毕业,回到名古屋医院工作。8个月后被征召入伍,成为日军第25师团的一名侵华日军,驻扎在山西老营堡。他们的任务是防止苏军南下,可当地的中国百姓却遭了殃。


拿中国百姓练手

1940年2月10日,还在接受新兵训练的渡部信一,被一名少尉军医叫到医务室,说明天有个手术,让他过来帮忙。渡部也没多想,就一口答应了。第二天,军医带着他走出城门,来到一处小山岗,那里已经有好几个卫生兵在等着了。旁边有一个健壮的中国农民,被蒙着双眼,卫生兵见人已经到齐,给他注射了麻药,军靴踩着农民的手脚,令他动弹不得。冻得硬邦邦的土地,就成了一处手术台。


这时,军医发话了:“我们现在开始做阑尾摘除手术!”然而,这名军医也是个半桶水,从没有手术经验,压根不知道阑尾在哪?渡部更不清楚,只是凭感觉在农民的下腹切开了个口子,可是阑尾很小,找半天还没找到,军医气急败坏的说道:“把肠子全掏出来”。好不容易找到阑尾,军医又突然贫血病发作,手术只好草草结束。可怜的农民被一枪打死,丢进了事先挖好的深坑里。

“军医只是感兴趣,就拿一个活人做解剖,最后还是什么没学到”,渡部回忆道。可是,等到他自己也成为军医,也开始用中国人做活体解剖。


精神崩溃

1942年11月,渡部信一被调往伪满洲国,在富锦陆军医院任职。1944年春,日本决定对卫生兵进行彻底教育,在渡部的提议下,活体解剖成为新卫生兵的必学实习项目。恰巧,宪兵队长说他们那有个“很难处理的家伙”,可以用来当“实习教材”,渡部便开着车去领人了。


在日军宪兵队的牢房里,关押着一个40出头的汉子,已经被打的无法站立,宪兵朝着他喊:“出来!”这个汉子以为要放了他,高兴地用臀部和手臂,艰难地往牢房外蹭。渡部信一看到他,脑子里闪过一丝念头:“真可怜,拷问真够狠的!”可是,也就闪了一下而已,随即让人将这个汉子拉走。

在富锦医院的太平间,一处石台子被当作手术台,十几个新卫生兵围在旁边学习。军医切开那位汉子的腹部,向卫生兵们讲解胃、肠、肝,渡部也亲自上阵。当手术刀触到肺部时,男子的呼吸骤然停止,脸色发青,手术只好结束。虽然男子还有心跳,但卫生兵还是朝着他的头部开了一枪,然后草草埋葬。


从他被宪兵队长称为“难处理的家伙”以及遭受的拷打来看,被解剖的显然不是普通农民,遗憾的是,他也成了无数默默无闻的烈士之一。渡部信一给他做完手术之后,精神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总感觉对不住他,整日失魂落魄、不知所措。从这之后,他就辞去了新兵训练的职务,从此不再参与活体解剖。


日本投降后,渡部信一先是被苏军关在西伯利亚当苦力,后来又被引渡至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在这里,他受到了中国医生的悉心照顾,还治好了他的精神病,从此把中国人当作“恩人”看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