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西 / 李商隐七律119... / 060 李商隐七律《宿晋昌亭闻惊禽》读记

分享

   

060 李商隐七律《宿晋昌亭闻惊禽》读记

2020-03-12  小河西

李商隐七律《宿晋昌亭闻惊禽》读记

(小河西)

宿晋昌亭闻惊禽

羁绪鳏鳏夜景侵,高窗不掩见惊禽。

飞来曲渚烟方合,过尽南塘树更深。

胡马嘶和榆塞笛,楚猿吟杂橘村砧。

失群挂木知何限?远隔天涯共此心。

因卢弘正病逝,李商隐离开汴上回到长安。迫于生计,向令狐绹陈情,得“太学博士”之职。这不是李商隐想要的。大中五年(851)七月,李商隐决定接受柳仲郢辟征,远赴东川柳幕。本诗系在悼亡、失意和即将远行三种情绪交织之下写成的。本诗作于深秋初冬赴梓州幕前。诗题中“晋昌亭”应指长安大雁塔一带晋昌坊附近的“驿亭”。

首联:羁绪鳏鳏夜景侵,高窗不掩见惊禽。

羁:马笼头。引申为束缚,拘束,停留。羁旅:寄居异乡。羁绪:羁旅之思。《东归在路》(隋-孙万寿):羁恨虽多绪,俱是一伤情。《萤》(唐-唐彦谦):羁人此夕方愁绪,心似寒灰首似蓬。《日暮倚仗水边》(金元-王寂):“水国西风小摇落,撩人羁绪乱如丝。大夫泽畔行吟处,司马江头送别时。尔辈何伤吾道在,此心惟有彼苍知。苍颜华发今如许,便挂衣冠己是迟。”

鳏(guān):指无妻或丧妻的男人。《孟子-梁惠王下》:“老而无妻曰鳏,老而无夫曰寡,老而无子曰独,幼而无父曰孤,此四者,天下之穷民而无告者。”

鳏鳏:因忧愁而张目不眠的样子。《释名》:愁悒()不能寐,目恒鳏鳏然也。故其字从鱼,鱼目恒不闭者也。《洛阳卫良臣以星图见贶漫赋》(金-元好问):鳏鳏鱼目漫漫夜,盼到明星老却人。

大意:因羁旅之思泛滥,夜不能寐。未掩的高窗之外,夜色浓重,有惊禽掠过。(用“鳏鳏”来描述愁绪,或是想说自己丧妻不久。)

颔联:飞来曲渚烟方合,过尽南塘树更深。

曲渚:即曲江池,在长安城的东南,此地距晋昌坊很近。《晓望》(唐-杜牧):曲渚疑江尽,平沙似浪浮。

烟:暮烟,晚烟,夕烟。《后园宴乐》(南北朝-魏收):“树静归烟合,帘疏返照通。《赠李若》(隋-卢思道):庭空野烟合,巢深夕羽迷。《渝江绿阴亭九日燕集》(宋-戴复古):“山迥暮烟合,江空秋水寒。

南塘:指位于晋昌坊中慈恩寺前的南池。

大意:(这只禽)飞来曲江池时,夜暮刚降临。后来又飞过慈恩寺南池的树林更深的地方。(写禽之“惊”。飞来曲渚时“烟方合”,为什么还要飞呢?飞过南塘为什么还要飞向更深处呢?皆因此禽乃“惊禽”。参考:《饮酒》(魏晋-陶潜):栖栖失群鸟,日暮犹独飞。裴回无定止,夜夜声转悲。看来这只“惊禽”是一只“失群鸟”。)

颈联:胡马嘶和榆塞笛,楚猿吟杂橘村砧。

榆塞:又称榆林塞。此指边塞。《汉书》:蒙恬为秦侵胡,辟地数千里,以河为竟,累石为城,树榆为塞,匈奴不敢饮马于河。《咏怀》(南北朝-庾信):榆关断音信,汉使绝经过。胡笳落泪曲,羌笛断肠歌。《度关山》(南北朝-戴皓):蓟门海作堑。榆塞冰为城。

楚猿:楚山之猿。因其啼声悲哀,常以渲染悲情。《初发道中寄远》(唐-张九龄):旧闻胡马思,今听楚猿悲。《逢郴州使因寄郑协律》(唐-刘长卿):相思楚天外,梦寐楚猿吟。《梅雨》(唐-柳宗元):愁深楚猿夜,梦断越鸡晨。

橘村:又名橘洲,在今长沙湘江中。自古以产橘闻名。也可作村庄通称。《送盛秀才赴举》(唐-姚合):橘村篱落香潜度,竹寺虚空翠自飘。《却望无锡芙蓉湖》(唐-李绅):丹橘村边烛火微,碧流明处雁初飞。

大意:胡马的悲嘶应和着榆林塞的征人凄清的笛音;楚猿的哀鸣中夹杂着橘村思妇的捣衣砧声。(由惊禽想到了“胡马”因惊而“嘶叫”,想到了“征人”因思乡而吹笛,想到“楚猿”因惊而悲吟,想到了“思妇”因思念而捣衣。)

尾联:失群挂木知何限?远隔天涯共此心。

失群:离群失伍。《七谏-自悲》(汉-东方朔):鸟兽惊而失群兮,犹高飞而哀鸣。《李陵录别诗》(魏晋):胡马失其群,思心常依依。《黄鹄曲》(魏晋):黄鹄参天飞,半道还哀鸣。三年失群侣,生离伤人情。《丹霞蔽日行》(魏晋-曹丕):孤禽失群,悲鸣云间。《长歌行》(魏晋-曹睿):静夜不能寐,耳听众禽鸣。哀彼失群燕,丧偶独茕茕(qióng)。《秋夜望单飞雁》(北周-庾信):失群寒雁声可怜,夜半单飞在月边。

挂木:两典。一是《左传》:“將及华泉,骖(cān)絓(guà)于木而止。”(春秋时齐和在鞍地打仗。齐顷公出战时轻敌,马不被甲,结果被晋军打败,在逃跑时马被树木绊倒。与下属替换衣服才免于难。)这里挂木,指被树绊住。引申为遇到危难。二是“函牛鼎”。《后汉书-刘陶传》:其危犹举函牛之鼎,絓纤枯之末。(函牛之鼎:能容纳牛的大鼎。纤枯:纤细的枯枝。)也是说非常危险。

大意:天下有多少失群之马、挂木之猿?那些与他们相隔遥远的“征人”、“思妇”也是和他们一样惊魂不定。(“失群”包括但不限于“失偶”。“挂木”是指遇到危难,遭受打击。)

此诗首联说在“羁绪鳏鳏”中见到了“惊禽”。惊魂未定之人遇到了惊魂未定之禽。颔联描写惊禽的表现:“日暮犹独飞”、“裴回无定止”,隐含的表现还有“夜夜声转悲”。颈联说到了“胡马嘶”、“征人笛”、“楚猿吟”、“思妇砧”。胡马为什么嘶叫?征人笛声为什么让人断肠?楚猿叫声为什么凄厉?思妇的砧声为什么急促?尾联给出了答案。一个是“失群”一个是“挂木”。失群当然包括失偶也不限于失偶。挂木指遇到危险或遭到打击。惊禽之所以“惊”,或是失群或是挂木也或是既失群又挂木。“惊马”、“惊猿”也是一样。同样,与这些失群挂木相隔遥远的“征人”“思妇”不是一样担惊受怕吗?李商隐现在就是“失群”的鸟,失去了心爱的妻子,也失去了朋友。李商隐同时也是“挂木”的马(或猿),已经不止一次被绊倒。李商隐在晋昌驿亭,看到一只惊禽。想到这世界有多少失群者、挂木者还有他们远在天涯的亲人或伴侣,不都像惊禽一样“羁绪鳏鳏”!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