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王府图书馆 / 职场参考 / 曾经轰动全国的北大学子:如今还在卖猪肉...

分享

   

曾经轰动全国的北大学子:如今还在卖猪肉,历经半生沉浮,终与自己罢手言和

2020-03-15  振王府图...


前段时间,抖音上一条小视频火了,短短几天的时间点赞量就超过了五十万。
这个视频里的主人公是一位大家熟悉的陌生人,说他熟悉是因为,他曾经轰动全国,争议很大,说他陌生是因为走红后,他又渐渐地从大家面前消失了!
如今,在镜头里,他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磨刀棍,从容地对着镜头说:“大家好,我是陆步轩,就是北大毕业卖猪肉的那位……”


这条视频让陆步轩再次回到了人们的视野里,回忆起这位曾经轰动全国的“北大屠夫”。让很多人唏嘘,多年过去了,他还在卖猪肉,并且,卖得风生水起,如今身价已经上亿。

01
朝为田舍朗,暮登天子堂
陆步轩出生于陕西省长安县的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文盲。像所有的农村孩子一样,十年寒窗苦读,经过自己不懈的努力,考上了西安师专,成为了当年全校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人。
那个年代,迈进了大学的校门,就意味着可以吃公家饭。但陆步轩却在别人艳羡的目光中,把录取通知书撕掉了。

02

谈及那段经历,陆步轩曾说:“我有个亲戚在国防科技大学,他父亲总是跟我父亲炫耀,我心里不服,坚决要考更好的学校。”
当年高三是承受着巨大压力的一年,而对于撕掉录取通知书的陆步轩来说,更是背负着双重压力,因为没有退路,必须背水一战。
经过一轮的严寒酷署,终于是工夫不负有心人。1985年,他以长安县的文科状元,陕西省第14名的成绩,收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朝为田舍朗,暮登天子堂,从长安县的地埂田头走向北大燕园的湖光塔影。他深信这是他命运的转折点,深信他这样的天之骄子,就是以后能改造社会的人。
然而,陆步轩怎么也不会想到,四年北大,不过只是未名湖畔的一场梦。
“毕业分配时的一次错位,使我在人生道路上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陆步轩这样评价他毕业以后的错位分配。


“我的派遣证开到西安市人事局,参加二次分配。几十个日夜里,我骑着自行车挨个单位去敲门,最后被分配到快要破产的长安县柴油配件厂。我上午报到,下午就走了,一天都没干。”
而后进入计经委机关内,他因为性子耿直,不善于阿谀奉承,攀附拉拢,混了几年,分房无望,奖金只得别人一半,郁郁不得志,心里很是郁闷。
1992年,陆步轩被迫“下海”。
那些年,他做过无数行业,干过装修,开过小卖部,甚至利用超强的记忆力为优势,靠赌桌上赢的一点钱来度日。
那段日子无疑是人生的最低谷,妻子也不理解一个北大毕业生,为什么会混成这样,最终愤而离婚。
他说:人们都认为北大才子成功了是理所应当,失败了就觉得异常诧异与鄙夷。这便是北大的包袱。当然,没有人不在乎大众的看法,勇于承认自己也是,这也是好的。

02
饱尝艰辛,北大才子沦为屠夫
1999年,陆步轩开了一家肉铺。这不是什么深思熟虑,也不是什么机缘巧合。只是因为猪肉生意投入少,周转快,对于走投无路的陆步轩来说,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肉摊上当时都是苍蝇乱飞,血水横流,肉腥刺鼻……”通过他的描述,就知道,没有人会喜欢这种环境,他也一样。但是为了生计,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北大才子与屠夫这两个身份的落差,在世俗的眼里是不能接受的,陆步轩也接受不了。他开始刻意地与“北大”撇清关系,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文盲。
封印了北大带回来的八箱书,书报从来不看。
虽然表面能跟“北大”划清界限,但是,那四年的学习,北大的精神已经存在他的骨子里。他只卖最优质的肉,从不缺斤短两。
生意很快做了起来,年入过万,后来又开了分店。
2003年,陆步轩平静而红火的日子被一个闯进店里的记者打破了,《北大才子西安街头卖肉》一文发出,一石激起千层浪。
无数记者蜂拥而至,当他们把话筒穿过肉案放到脸上的时候,陆步轩才明白,北大又一次进入了他的生命,以这样的方式。
各种报到铺天盖地,引起了全民议论,“读书无用论”也再一次被推上的风口浪尖。
“北大毕业的卖猪肉!读书有什么用?”
“国家浪费了多少资源培养出来的人才,用来卖猪肉?”
“北大就不能卖猪肉了?喜欢什么就做什么,有什么问题!”
“……”
当街卖肉,以一个屠夫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的丑恶与善良,真切而凄惨。

03

人生沉浮,意气书生依然放下笔杆子“磨刀霍霍向猪羊”
2004年,陆步轩终于有机会成为“公家人”,在地方志办公室做编纂工作。这份又苦又累的工作,他做了十二年,参与了2部年鉴和1部地方志的编纂,其中一部,还获得了国家级奖项。
但在此期间,“猪肉”从未离开陆步轩的生活,店铺一直交给自己弟弟打理。
2005年,另一位“北大卖肉佬”陈生找到了陆步轩,这让他和猪肉的故事又有了新的生机。陈生是个头脑灵活,善于抓住机会的人。江湖上流传着他“400万套利2000万”的创富神话。
陆步轩看到陈生上百家的土猪品牌公司,才明白原来猪肉也可以成规模。
次年,他与陈生在广州开起了屠夫学校,陆步生还编撰了教材《猪肉营销学》,内容涉及市场营销、营养学、烹饪学等。


2013年4月,他收到了来自母校北大的邀请,让他去讲一个就业讲座。
几十年的挣扎与矛盾,让他一度哽咽:“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2016年,陆步轩辞去公职,回归肉铺。他开始在陈生的公司担任副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对于卖猪肉这件事,他完成了“谋生”到“谋事”的逆袭。
年过半百才明白,其实干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如此才可能有所作为。”
陆步轩觉得自己在猪肉知识方面,“至少算得上半个专家”。
“很多专家对猪肉的了解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很多人都在玩概念。虽然不比专家专业,但我跟他们比,多了实践经验。”可以说,几百年才能出一个把两方面都结合起来的人。
同样都是杀猪卖肉,陆步轩说自己比一般的“猪肉佬”更有知识文化。
一头猪身上一共有几根肋骨?他把这个问题抛给做了许多年的老屠夫,许多人答不上来。
陆步轩卖猪肉,也爱琢磨,他研究市场上的注水猪肉,跑去屠宰场,翻书找资料,发现往往有些猪肉并非注水,而是很多瘦肉型猪在屠宰时引发了应激反应,导致猪肉发白、松软没弹性,通常被称为“PSE猪肉”,也就是“水猪肉”。他想出应对办法,公司里的猪肉出现这种问题的概率大大降低。

04
与过去和自己罢手言和
随着互联网的大潮,壹号土猪登陆天猫,成为第一个“出栏”面向大众消费者的互联网+猪肉品牌。
如今他的公司有近万名员工,门店进驻全国20多个城市,超过2000家连锁超市,年销售额达到18亿。而陆步轩本人,也已经积累了上亿身家。
在新的一次演讲的时候他说:“大学生应该把自己定位成普通的劳动者。”
重提“读书无用论”,他说:“北大教给我的是思维和知识,用这点,才在猪肉行业能够做到顶尖,如果不是我的教育背景,我今天可能还是个小贩。”
回望过去,被北大的身份和自己的心结禁锢半生,终于明白北大也不是只能培养官员和富翁的地方,也可以培养当街卖肉的卖茶叶蛋卖书的卖电脑的,培养什么不说明本质,也不能衡量这个学校的成功,关键是培养出来的人对社会有多大的贡献,是否坚持着人性善良与真知。
正如北大老校长许智宏回应过“陆步轩现象”:“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并没有什么不好。从事细微工作,并不影响这个人有崇高的理想。北大可以出政治家、科学家、卖猪肉的,都是一样的。”

05

终于可以坦然面对,和过去的自己罢手言和。
再也不是那个能说出“如果认为北大学生卖肉完全正常的话,为什么不在北大开设屠夫系,内设屠宰专业、拔毛专业、剔皮剁骨专业,那样卖起肉来岂不更专业?”的那个人。
当他在档口穿着围裙,拿着磨刀棒的时候,人们仿佛看到了“猪肉佬”与“北大生”的慢慢重合,最后重合成一声从容的吆喝:“我是陆步轩,北大毕业卖猪肉那个。”
谁说读书无用?不管你做什么行业有知识兜底总是好的,我想陆步轩便是最好的例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