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庄 / 个人日志 / 闽大回忆二三事

分享

   

闽大回忆二三事

2020-03-23  香光庄

         2003年参加理科高考时成绩很不理想,所以只考上大专院校,当时的学校叫闽西职业大学,简称闽大,后来更名为闽西职业技术学院。我就读的是计算机系计算机应用与维护专业。


         时间过得太快了,转眼之间从学校出来已有十几年了,在这期间我没有再回去过,原本的十年聚会因为某些原因也没有举行,我也很少和同学联系,这么多年也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现在对于闽大的记忆是越来越模糊了。今天,如果不是因为在练习写作,也许也不会刻意去回忆那些往事。很多事确实记不清了,但也有一些事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吃了没?


         我们平时跟别人打招呼时一般都比较习惯问:吃了没?我也保持了这个优良传统,只是有一次用错了。那时到午饭时间了,大家赶着到食堂吃饭,我先去厕所方便了一下,走进去碰到同学李勇,出于礼貌和习惯,我脱口问他:吃了没?他看了我一下没有回答,等到从厕所出来后才笑了笑对我说:在里面不能问“吃了没?”我一下领悟了过来,确实在那种地方不应该这么问,我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由此我明白了,说话是应该注意场合的,即便是再真诚的心再美好的意也要用对地方。


我是武术爱好者协会会长


        读大学时学校有很多社团,我参加过几个社团,后来申请创办了武术爱好者协会,当了会长。有一次接到社团总部通知,说是各个协会的会长几点在教学楼的某某教室开会。那时我的时间概念不是很强,加上自己也算初来乍到的,生怕迟到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就提前了将近一小时到指定地方找了个座位做好,然后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本书看了起来。那时教室里已经有一些人了,都在各忙各的,我一个也不认识,也不在意。毕竟大学的教室是流动型的,同一间教室在一天的不同时间段会有不同的老师和同学在里面上课和学习,没有固定隶属于哪一个班级。

         看了一会儿书,我听到有人走到我身边跟我说:同学,我们要开会了,你能不能出去一下。那时我听到说要开会,以为是社团的,也没多问,就说了一句:我是武术爱好者协会的会长。那人看了我一下,停了几秒,也没多说什么就走开了,但很快我就发现气氛不对,直到有一位老师走进来,他们在开会,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确实不属于那里。赶紧灰溜溜的走出教室,我觉得尴尬极了,虽然走错地方是很平常的事,但自己这么冒冒失失的就说自己是武术爱好者协会会长,还杵在那儿不走,真的是…还好对方比较有涵养,没跟我一般见识。我在教室外的走廊呆了一会儿,等到点了,社团的人来了,里面的也散会了,才再次走进同一间教室开会。

         经此一事,我才意识到走错场又说错话真的是一件太尴尬的事了。严格讲,我并没有走错地方,只不过我进错了时间。我们的一切活动都离不开时间和空间,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是多么重要的事。只不过我们很多人常常在该出现的地方进错了时间,有的则是在该出现的时间走错了地方。


那一夜,我夜不归宿


         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一个比较文静、安分老实的人。其实那只是表象,因为自小体弱多病,所以可能看上去比较文弱些,但我并不安分,也不老实。相反,我内心总是有很多想法,很多尝试的冲动,有时也很喜欢刺激和冒险。有一次,我夜不归宿了…

        其实情节并不复杂,我简要说一下。我是学计算机的,但那时我还没有属于自己的电脑,虽然平时也可以到机房去上,或在宿舍,有几个舍友有买电脑了,只要跟他们说一下,他们也会让我上的。但我总觉得不太方便,不太过瘾。后来看到有舍友晚上出去到凌晨才偷偷回来,一了解才知道原来是到外面的网吧去打游戏了。竟然通宵达旦的,也太猛太刺激了。也许因为有这种蠢蠢欲动的心,终于有一次,感召到一位不同系的同宿舍楼的比较熟悉的同学问我要不要一起出去通宵达旦玩电脑。我几乎没有犹豫一下就答应了。但不好意思跟舍友说,就在那晚偷偷和那位同学出去了。

       后来怎么样了呢?后来呀,我们宿舍留下一两个看守大本营的,其他的都出来找我了。也不知他们是怎么找到的我。只是我知道,太不容易了。因为宿舍一般十一点多熄灯,然后会关门。学校大门晚上也是有关的。我那群舍友在晚上熄灯前久久等不到我回去,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也许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也会夜不归宿,和别人一样出去鬼混,毕竟平时是多么安分和体弱的一个人。他们先是在宿舍楼熄灯关门后从宿舍楼爬了一次墙,之后又从学校后山再爬一次墙,然后走过一条暗摸摸的崎岖的小路才走了出来。他们找到我后只是笑了笑把我领回去了,也没多说什么(即便有说什么我也忘了。)我很感激也很惭愧,其实经过那晚我才发觉打通宵实在太无聊了,而且也不适合我这种体质去玩的,就没有再出去过了。


最难忘的,还是我的舞伴


        在闽大感觉经历过很多事:第一学期补考了一科,第二学期补考了两科,第三学期呢?自己猜!不仅没好好学习,还乱花钱,甚至被骗…这些都不值得再多想了,还有,考过高级物流师职业证、没参加计算机二级考就直接报三级然后幸运的一次过了、参加过一些社团并创办武协、皈依三宝…,好像还经历过很多事,但印象最深刻最难忘的却是学习交谊舞的经历。那时遇到了我的舞伴~王清松。

        那是在一次迎新晚会上,她和两个男的一起在台上跳街舞,真是太好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所以就只能说太好看了。那时的那首歌叫《爱的主打歌》,以致后来每当听到这首歌我就会想起她,想起她在台上跳街舞的风采。当得知她也是厦门的,我就很想去结识她,应该说在我第一眼看到她跳街舞时就被吸引了。她比我矮一些,人看上去也有一点点的胖,但长得也挺清秀的。就在我想着不知道怎么才能再遇到她时,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学校有贴出交谊舞培训的广告,那时也不知怎么想的,也许是觉得交谊舞以后可能用得上,也许觉得有可能会再遇到她,就报名参加了。结果学习的当天真的看到她了。

        本来她应该不会成为我的舞伴的,因为老师让男生和女生各排成一列,由男方按顺序依次的去邀请女方出来,那时我用眼睛扫了扫一一配对了一下,唉,太可惜了,我和她之间还多了一位男生。本来也不抱什么希望,觉得只要能看看她也是挺好的。不巧的是我前面有个男的临时不知怎的离开了几分钟,这样到我时正好遇到了她。我强忍住内心的欢喜,走过去伸手邀请她。她看了一下好像有点失望但还是和我走了出来。后来那男的归队后跑来跟我商量想跟我换舞伴,我当然坚决不肯了。但我没表示什么。这时老师就跟那男的说男士要有风度一些。就这样她成了我的舞伴。

         我们每周学舞两次,我身体比较僵硬呆板,但她还是和我配合得很融洽,我们也渐渐有了一些语言交流。对于我来说,其实应该说,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当你的一只手牵着一位女孩子的手,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而这女孩子又正好是自己喜欢的,那种感觉很微妙很美好也很满足很幸福。有时在宿舍我会一个人傻傻的发呆了一会儿,就很自然的满脑子是她。后来在某一个节日里我给她写了一张贺卡。虽然以前是有过写情书和情诗的经历,但被拒绝过后,我就不敢再轻易表露什么。这次遇到她我也就不敢轻易说出什么爱慕之类的话了。就这样很快交谊舞培训完了,我们也没再联系了。

        其实,我是很想再联系的,但我没有足够的自信、勇气和魄力。即便后来创办了武协,我内心还是觉得自卑的,因为当时我觉得自己身体不好,学习不好,没什么本事,家境也很一般,不知道要凭哪一点去追求人家,好像整个学校随便抓来一个男生都比我优秀的样子。所以即便知道她宿舍的电话,即便很多次想打,但都没有打过。不过后来还是有一次又相遇了。那时我才相信心灵感应是真的存在的。

          那是一次我上完某一学科准备下楼时,不知为什么还没下楼就感觉到内心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熟悉的情感,下意识就觉得会碰到她。果然走下去拐弯时就碰到她要走上来。我们相视了几秒,我向她微笑点了点头就走开了。没走几步,她追了过来有点腼腆的对我说某某晚上几点她们会在我们练舞的场地旁边的草地上举办舞会,叫我一定要过去。我点了点头。那晚我也确实去了。但人太多了,我躲在人群中不敢露面。她在人群中望了好一会儿,但是好像觉得很失望失落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定在找寻我,结果一定认为我没去,那晚她打扮得挺好看的,我想一定用心准备过了。但却让她失望了。最后她拉着身边一位女的跳了舞蹈。我觉得心中有愧,没过多久就悄悄离开了。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再次看到她时,她身边已有一位帅哥陪着,我们又相视了几秒,然后笑了笑继续各走各的。我知道她已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除了祝福,我内心还多了点凄凉。就这样,我们就没再见面过。这么多年了,相信她一定幸福着,也祝她一直幸福着。

         本来是打算再回忆一下自己的皈依因缘的。但写到这,内心像是被什么充斥着,写不下去了,也不想再写了。关于闽大的回忆就分享这些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