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王德峰老师《中国哲学的人生境界》之二

 有而无限 2020-03-24

今天继续听写王德峰老师的录音,把上一次最后两段又做了补充听写。供大家参考。

        我们的心,有生理的心(heart),是生理学的对象,还有有意识状态的心(mind),是心理学的对象,但是,人心不绝于此,还有一个超越生理、心理之上的一个层面。我们通过孟子了解到了这个部分。孟子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这个心,就是无限的心。     

        我们活在当下,人的存在是时间性的存在,比如我现在,每说一句话,都在筹划下一句话。我们每一个当下都是在筹划未来中度过的,我们一直在筹划未来,我们在筹划尚未存在的东西。如果我们不能突破当下的事实,当下的现实,我们就只是有限的心,只是发现了欲望的对象和认知的对象,他们无一不是有限的。倘若我们要突破现实,要超越现实,去设想一个尚不存在的东西,就是指向那未来,就证明了心有无限的一面。因此,人心提出了理想。我们作为人肯定有生命理性。无限的一面如何安顿,就成了真正的问题,就成了人生的问题。

        无限的心不能安顿在有限的事物(名、利-房子、官位、富豪排行榜、博士学位)上,心的安顿真是一个问题。我们行走在人生的路上,有时成功,有时失败。每一项具体的成功都不足以安顿心的无限的一面。我们达到了我们曾经追求的目标,马上陷入空虚。我们这个心的麻烦总要有一个解决的方法,就是要超越现实世界获得心的安顿。

        这个方法就是走进哲学,第一步就是出世。人最后的毛病都在人自己,人最可爱,也最可恶。人可以往上,上通神圣,可以称圣称贤,也可以往下坠落,禽兽不如。究其根源,本有那无限的一面的心没有安顿好。中国哲学从一开始的着眼点就在于关注人如何安排自己最难安排的生命,安顿心的问题。中国先秦时候的先哲们就认识到安顿无限的心的道路叫“出世”,超越现实。西方人的心也是人心,他们也要出世,但他们的路叫宗教。基督教教人出世的方式是说,我们的灵魂是有罪的,是原罪的,无限的卑微、渺小,灵魂必须被拯救,谁来拯救,就是上帝。上帝就是超越的存在,超越现实。欧洲的基督教安排了人出世的道路,把自己的人生看作是上帝意志的体现。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以出世的精神活在每一个当下,把每一个行为看作上帝意志的体现,把生活的内容看作是奉献给上帝的礼物,不是自己的事,西方人就是用宗教的方式来安顿自己的心的无限的一面。

        中国不用宗教的方式,而是哲学。了解这一点非常根本。中国哲学不是一个普通的道德教导。我们要走一条超越现实的路,叫出世,然后再回来,叫入世。我们说,要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情。如果我们出世,而后才能入世。如果没有出世,谈不上入世。也就是在世。在世的心是无法安顿的。出世然后回来,无限的心有了家园,这样的人生就有它的意义,才会精彩。

        儒道佛三家是中国哲学的主干。儒家为道统,道家没有被遗忘。两汉期间传入的佛经,几经知识分子努力,到唐朝完成了汉化。成为中国哲学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叫佛学。这三家关于出世和入世的统一,侧重点不同。

        如何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情。人生的内容就是做事情,不做事情的人生不是人生。做事在汉字中叫“为”。怎么样的“为”是出世与入世的统一呢?

且听下回分解。

谢谢浏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