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与画 / 文艺复兴时期 / 曼特尼亚-文艺复兴画家

0 0

   

曼特尼亚-文艺复兴画家

原创
2020-03-25  楚天与画

安德烈亚·曼特尼亚

(Andrea Mantegna,1431~1506)

意大利帕多瓦派文艺复兴画家,北部意大利重要的人文主义者。热衷于描绘古罗马的建筑和雕像,并从古代的历史神话和文学中汲取创作的养料。其作品的古典主义特色对后世艺术家产生了极大影响。在壁画领域创造了用透视法控制总体的空间幻境,开创了延续三个多世纪的天顶画装饰画风。

《婚禮堂》

﹝Camera degli Sposi﹞1465 ~ 1474 年

濕壁畫

公爵宮殿,曼多﹝Mantua﹞,義大利

1456年,路德維科.貢薩加邀請曼帖那到曼多來定居,以取代當時的宮近畫家畢薩內洛的位置,當作是對他的特殊獎賞。曼帖那的作品《婚禮堂》,是他曾在曼多活動的證明。

畫中的房間裝飾華麗,虛構出一個由柱子支撐的大理石大廳,一面被繡金的布遮蓋,另一面的布幕敞開,露出畫面的眾多宮廷人物。北牆有一個壁爐,畫家大膽地將它放進構圖之中,壁爐上方,路德維科.貢薩加從他秘書手中接過一份公文,旁邊坐著他的妻子巴巴拉.底.班德布格,周圍站著他的家人,而一些朝臣在台階上走動著。

《園中祈禱》

﹝Agony in the Garden﹞1459 年

蛋彩‧畫板,63 x 80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曼帖那在這幅作品中,所表現出來的莊嚴動人,就在如下的構圖中顯現:那孤獨的耶穌,跪在如祭壇般的岩石臺中,一群信徒卻早已在他的腳下熟睡,一座遙遠而帶著古意的城市,和幾座不可攀登的山巒,構成整幅畫面的背景,天使們向基督呈獻象徵受難的物件,一些乾枯細長的枝幹伸向天空,遠處則走來一群差役。

這幅畫中沒有一樣東西是純粹屬於大自然的,舉凡建築、城牆和塔臺等,都是用來訴說一部份的歷史史蹟,因為就曼帖那看來,這一切就像猶大率領的那一隊人群一樣,是和我們的現實有關的,是時間和歷史的再現,而過去和現在也是不可分割的。

曼帖那從唐那太羅那裡,學到了用明快的手法,勾畫出景物的輪廓和造型,以及用複雜的透視法來構圖。但是不同的是,唐那太羅的歷史觀是執著而動人的,而對於曼帖那,則感覺上是冷漠無情的。

《聖母榮耀像》

﹝Madonna della Vittoria﹞1496 年

蛋彩‧畫板,250 x 160 公分

羅浮宮,巴黎﹝Paris﹞,法國

在《聖母榮耀像》這幅畫作中,曼帖那把人物排在由蔓藤編織成的一個半圓形屋頂的周圍,人們可以從頂棚上隱約看到天空中飄浮著的淺灰色雲彩。聖母坐在中間,聖徒分列兩旁,法蘭契斯可.頁薩格則跪在寶座邊,他就是委託曼帖那創作出這幅畫的人。雖然這幅畫有傳統的結構,圖案表現的方式也是曼帖那的特點,但是除此之外,仍然可以看到一種不同以往的、獨特的莊嚴氣氛。聖母的姿勢很奇特,她不是像傳統的雕塑像所塑造的姿態那樣,而是微微地傾向跪在她右邊的人,她伸出右手,做出一個衛護的姿勢。

在這幅作品中,曼帖那所有的藝術特點都表現了出來,而且我們也依稀可以感受到,他所傳達出的一種情懷,對已經屬於過往的偉大時代的懷念之情。

《聖詹姆斯前赴刑場途中》

﹝St James on the way to his execution﹞1455 年

濕壁畫﹝已在二次大戰中毀壞﹞

伊雷米塔尼教堂,帕度亞 ﹝Padua﹞,義大利

1455 年,曼帖那為帕度亞 ﹝Padua﹞的伊雷米塔尼教堂﹝Eremitani Church﹞完成一系列描繪聖詹姆斯﹝St. James﹞傳奇的壁畫。這教堂在二次大戰轟炸時受到嚴重的損壞,曼帖那的絕妙壁畫也因此泰半被毀。其中一幅是《聖詹姆斯前赴刑場途中》。曼帖那像喬托或唐那提羅一樣,設法想像那情景的實際模樣;但是他的「真實」標準,比喬托來更精確得多了。喬托在乎的是故事的內在意義,譬如男男女女在一個特定的情境下是如何地動作與舉止,而曼帖那則對外在環境也有興趣。他知道聖詹姆斯是活在羅馬帝國的時代,也希望按照實際發生的樣子來重組那一幕。為了這個目的,他特地研究過古代的遺物。主角正通過的城門是個羅馬凱旋門,引導他的士兵一律穿著古羅馬軍團的衣服和甲胃,就像我們在可靠的古代紀錄或紀念碑上所見的一樣。

《聖詹姆斯前赴刑場途中》這幅畫能令人聯想到古代雕刻的,還不僅是服裝與飾物這些細節;整個畫面的精拙簡樸、嚴峻雄偉都使羅馬藝術的精神呼之欲出。曼帖那也像馬薩其奧一樣,熱切地應用透視法的新藝術去創造一個舞台,他的人物似乎可以像堅實有形的人一樣在上面佇立走動。他以熟練的戲劇製作者手法去配置人物,而期望傳達那一刻的意義以及整個事件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出正在發生的事情:護衛的行列中止了一會兒,因為有一個迫害聖詹姆斯的人後悔了,他跪倒在聖人跟前祈求祝福。聖人平靜地轉過身來替他畫十字,羅馬士兵則站著旁觀,其中一個無動於衷,另一個則用生動的姿態舉起手來,好像他也被感動了。拱門的圓形部分正好框出這一幕,並使它和衛兵擋回去的圍觀者的一片騷亂分開來。

觀賞者欣賞這幅畫時,必須把視線從下往上急速移動,並且不再只是看到一個景象,而是一個正在進行的事件。曼帖納使觀賞者向上望的方法是把消失點放畫面的下緣,強迫觀賞者的眼睛必須趨隨從消失點四散出來的斜形路線,加上畫中人物的許多斜線,為觀賞者的視線加添了力量,因而增強了這個景象的緊張氣氛。不過這氣氛卻把那站得最挺直的聖雅各突顯出來。

《参议院的胜利》

《圣母子与圣徒》

《墓室玛丽》

《复活》

《勿碰我》

《圣母升天》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