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边羽 / 诗词相关 / “落花时节又逢君”,用最简单的语言,注...

0 0

   

“落花时节又逢君”,用最简单的语言,注解半世纪的沧桑

原创
2020-03-27  梧桐树边羽

《江南逢李龟年》:“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首七绝,也是杜甫一百多首七绝中最好的作品。在格律诗范畴中,特别是在五律、七律之中,杜甫的成就,无人可匹敌。就好像李白的古风,其他诗人都只能望洋兴叹,绝无超越的可能。李杜这两个人,一仙一圣,霸占了中国古诗两大分类的顶峰,让人高山仰止。

而在互相交错的领域,就各有长短了。比如在七绝、五律中,李白的意兴酣畅,灵感纵横,可与杜甫一争,七律就明显要逊色一些。而杜甫在七律的领域内堪称王者,但在七绝中,相对来说比李白、王昌龄就要精品少一些。

杜甫七绝,千古流传、脍炙人口的就是《绝句》和这首《江南逢李龟年》,另有名句的是《赠李白》:“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还有就是“黄四娘家花满蹊”了。笼统的来说,真正的翘楚就是“两个黄鹂鸣翠柳”和“落花时节又逢君”。

以前在讲绝句文法的时候,曾经说过《绝句》这首诗。绝句两联都是绝世名对,但都是并肩对,于整诗来说,缺乏对仗的灵活性。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这首绝句非常的工整、漂亮。这种写法,我们称之为“四扇屏”,是初学者最喜欢使用,却是最流俗,最容易写坏的方式。

什么叫“四扇屏”?四句话,一句一景,看上去精致漂亮,缺乏内部逻辑联系,景色描写也没有轻重之分,写诗的时候很容易陷入平庸、油滑的创作思维。这种手法写出来的作品,基本上都是缺乏思维走向、情感冲突的作品。

初学者一定要尽量避免。

当然,诗圣的写景确实精致、唯美,即便是四幅风景摆在面前,也能让人心旷神怡之后去追寻创作背后诗人的心态,进一步发掘作品的内部联系和含义。

不过这是名家作品,好看得让人上心,特别是乾隆皇帝对这首作品的超凡喜爱,让《绝句》家喻户晓具有了可能性。

单看诗本身,《江南逢李龟年》的意境沧桑,在对人类共情的表达,打动读者层面上来说,是要远远高于《绝句》的。

岐王府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这首作品,既是杜甫最后的七绝,也是杜甫最好的七绝——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它具有了盛唐诗歌的典型特色,字词简明易懂、情感冲突明显、意蕴深远而击中人心。

这是一首平起不入韵,押平水韵“十二文”部的七言绝句。其中第三句的“江南好风景”是“平平平仄仄”的变格,称作“鲤鱼翻波”。这个都在以前的文章或者专栏都讲过,这里就不再复述。

诗的内容也不复杂,我们只需要稍稍了解一下背景,就能读通这首七绝,也很容易被杜甫所表达的诗意所感动——因为他所表达的正是我们任何人都逃不过的人类共情。

诗圣在人生的最后一年,还在江南流浪。不过当时的“江南”是指湖南地区。765年严武去世,杜甫失去了在成都的靠山,南下至夔州,在都督柏茂林的关照下,过了两年安稳日子。这两年也是他创作的黄金时期,诗歌技法已经完全成熟,经典作品层出不穷。

随着年事已高,因了“落叶归根”的思想,杜甫在768年踏上回乡之旅。可惜时势动荡,生活也陷入困境,两年之间一直在岳阳到潭州(长沙),潭州到衡州(衡阳)之间往返(投靠亲戚),最终于770年在小船上病逝。

而在去世之前,他意外地碰到了一位老朋友——李龟年。

李龟年是开元间长安著名的音乐家、歌唱家,深得唐玄宗恩宠。贵妃游园、李白写清平调、李龟年演唱、玄宗亲自吹笛伴奏,是盛世大唐最传奇和香艳的画面。李龟年也因此名动天下,被称为“乐圣”,受到皇亲贵胄的热烈追捧。

而开元年间的杜甫,因为家境无忧,年少聪敏,受到各种文化艺术的熏陶。他年轻又文采飞扬,在长安王爷权臣的府邸也是来去自如,是座上常客。迎来送往,觥筹交错之际,自然与李龟年有了交集。

731年,杜甫离开长安,四处游历,家道也渐渐中落,直到755年安史之乱后才谋到个左拾遗的官位。而此时唐玄宗已经入蜀,杨贵妃惨死马嵬坡,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宫中伶人也各自飘零。随后唐肃宗自立,玄宗被尊为太上皇,日子并不好过,自然也无法顾及李龟年了。

那个曾经站在王朝最高殿堂歌唱的李龟年,也不得不卖唱为生,四处流离。在安史之乱平定后八年,诗圣、乐圣生命中的最后一年,两个人奇迹般地在江南相遇了。

所以这首诗题目就是《江南逢李龟年》。之后没多久,两人相继去世,一个旧时代完全结束了,盛唐的光辉也就逐渐黯淡下去。

“岐王府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晚唐之前的诗好懂,在于字词平常,明白简单。这两句就是回忆两人四十年前时常相会的境况。“岐王”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弟弟李范,以好学爱才著称,精通音律;崔九是崔涤,是玄宗宠臣。这两人当时是京城文化娱乐的中心,文人才子经常在他们的府邸聚会,谈诗宴乐。两人的地位尊贵,也是有一定档次的文人才能受邀的,杜甫就是其中之一。而他和李龟年的相识,就是在这些聚会中。

这里不仅交待了杜甫、李龟年四十年前的朋友关系(正宗的老友),也将我们的思绪瞬间带入这两人相互对视的回忆中去。那是一个多好的时代啊,谈文论乐、吟诗作赋、激扬文字、指点乾坤、夜夜欢歌、不醉不归。我们能看到杜甫和李龟年苍老的容颜焕发出年少时的光芒。

回忆是美好的,现实呢?是残酷的。但是时间是无情的,大自然是无情的,并不会因为我们的苍老就改换了颜色。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江南正是风景极好的春天啊,我们在这暮春又相遇了呢。寥寥数言,只字不提个人境况,话里话外却是言语无数。

毕竟,天下动乱日久,我们是乱世飘萍,居然还能活着,居然还能相遇,在这马上就要逝去的春天,意外地看到了老朋友,回忆起共同的荣光,四十年的沧海桑田,人间巨变,也不过如此吧。

有很多朋友读这首七绝,读出悲伤来。可我却读出一丝老朋友重逢的欣慰来。

你看,好的诗歌,随着读者的心态不同,会生发出不同的情感枝丫。但是这些都是人类共情,我读出来的,你有一天也会读出来,你读出来的,我可能下次也能读出来。

唯有书写人类共情的作品,才能长存。唯有在不同人心中幻化出不同感情,契合不同读者心灵的作品,才会广为传唱。

有朋友问:“落花时节”中的“落花”有没有寓意呢?

你读出悲伤落魄来,那么“落花”当然就意义广阔,熟悉杜甫生活背景的人,必然联想到世运的衰颓、社会的动乱和诗人的贫病漂泊,既迎合了实景描写,又无限扩张了诗歌背景,无形中加深了诗句的厚重,让悲伤的人更加悲伤。

但是我读出欣慰来,那么“落花”在这里就是落花,仅仅代表了暮春时节,即便改成“花开时节又逢君”,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前面的交待已经跨越了四十年的时事沧桑,“落花”与“花开”于我对诗意的理解和想象不会起到多大不同的影响。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和暗示?得看读者自身的心态和历史知识范围。

读不读得出“落花”的涵义,都不影响这首作品的成色。

这是杜甫最好的一首七绝。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