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鹏 / 待分类 /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第六章 波密王旺青...

0 0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第六章 波密王旺青堆堆

原创
2020-03-27  马兴鹏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

 波密王旺青堆堆

1 

波密王朝的出现是在吐蕃第八代王止贡赞普被弑之后的事,很大程度上它是吐蕃王与臣下争斗的产物。相传,止贡出生时,父母请他祖母卓夏玛吉琳玛给他取名字。祖母问,“吉拉湖水是否干涸?扎马尔岩是否坍塌?拉邦当玛止邦草场是否焚烧?”部落父系九族派人查看,发现湖水未干,岩未坍塌,草场未焚烧,回来如实告诉祖母,由于祖母耳聋,误听成湖水已干,岩已坍塌,草场已焚烧, 因此取了不吉利的名字:止贡的含义是“死于刀下”。

当时,赞普和普通人不一样,有升天驾云的能力,头上有光明天绳:当儿子能够骑马时,父亲就会借着那条天绳返回天上光明境界,不留尸体在人间。止贡十分傲慢,强迫他属下跟自己比武,但没人敢跟他交手。最后,他逼娘若香布城的首领洛阿木达孜跟他比试,洛阿木只好答应了,但提出了一些要求:把赞普的神妙武器自动攻击的大枪、自动切割的宝剑、自动穿戴的铠甲、自动护身的盾牌等赐给他,并割断天绳才敢比武。止贡赞普在与洛阿木比武中身亡,他的尸体被放入铜锅丢进雅鲁藏布江中。

洛阿木达孜弑君后,止贡赞普的三个王子夏赤、甲赤、娘赤连夜出逃。其中,三子娘赤逃到工布地区,后被拥戴做了工布王;二子甲赤逃到了山南娘布地区;长子夏赤逃到波密地区,在嘎朗湖畔一个叫做“桑”的小村庄里隐居起来。夏赤为什么要逃往波密呢?是因为波密据称是西藏第一代赞普聂赤赞普的故乡。根据《雍布拉康志》、《迪乌宗教源流》等藏文史籍的记载,聂赤赞普本是天神的儿子,后降临人间波密,母亲叫姆姆增。因其出生时“舌大覆面、趾间有蹼”,且相貌古怪、性格刚烈,被家庭放逐。当他游历到雅砻河谷羌脱神山时,被十二个放牧者看见了。这个小伙子的言语举止与本地土著不同。放牧的人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个年轻人,便派人回去报告。长者派出十二个颇为聪明的苯教徒上山,盘问小伙子从哪里来,这个小伙子用手指指天。这伙人以为小伙子是从天上来的,是天神之子,格外高兴。十二人中为首的便伸长脖子,给这位天神之子当轿骑,前呼后拥地把他抬下山来。人们见这个从天上来的小伙子长得聪明英俊,便公推他为王,当上了第一任赞普。此为题外话。

桑,在藏语里是保密的意思,也就是说夏赤王子来到波密,是一个秘密的事情。后来,夏赤又跑到一个叫衮唐的地方,与当地一个妇女来往密切,但是没有留下后代。过了一些日子,夏赤重返桑村,和当地的一个名叫措美布姆的女子生下一子,起名僧格章。若干年后,止贡赞普的王妃鲁赞梅江和一个由雅拉香波山神化身的男子相好,生下第四个儿子茹来杰。茹来杰长大成人后,非常聪明能干。这时,母后鲁赞梅江便将罗昂木杀死赞普、赶走三个哥哥、篡权夺位之事一一向他哭诉。茹来杰听后大怒,遂起兵将罗昂木杀死,报了前父之仇。因他不是止贡赞普的嫡子,不能继承赞普之位,于是,他便将同母异父的兄长夏赤从波密迎回山南琼结,作了第九代吐蕃赞普,称号“布德贡杰”。当时,夏赤的儿子僧格章也打算离开波密,回到赞普那里去。但是,由于波密地区一个大贵族见他的手掌也像第一代藏王一样长有鸭掌,觉得他有王者之风,便执意挽留,将其推举为王,并将自己的土地、奴隶全部送给了僧格章。同时,还在桑村修建了宫殿,这才使得僧格章留了下来,波密地方的第一代王就此诞生了。波密王朝建立初期,势力范围很小,当时只管辖曲、布堆、易贡三个区域。

到了第二代波密王根聂波波时期,在嘎朗湖畔的色阿宗山上重新修建了王宫,并扩建了嘎朗城堡。传说根聂波波即位时,就想修建一座城堡来抵御外敌侵犯,于是向一位高僧求卦,高僧对根聂波波说:嘎朗德巴(嘎朗村)地理位置险峻,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而且那里有一座极为像狮子卧着姿态的小山,小山后面有一座很像孔雀开屏的大山,衬托着那只卧狮,卧狮远远看去就很像一个金碧辉煌的宝座。如果你把王宫建在那里,必将如鱼得水、一帆风顺、勇往直前,而且你的后代也会享尽荣华富贵,子民也会生活富裕,王朝也会逐渐强大起来。果如高僧所言,根聂波波把王宫建在卧狮山上后,波密地方的政治、文化中心也随即移至于此,波密地方的各个部落相继归附于根聂波波,波密王朝的势力不断扩大,将边界线扩张到了山南、贡布、康区等地,并向这些地方收取税收。波密王朝的领土越来越大,管理上也就更加复杂,为了更好的治理王朝事务,根聂波波特地任命三位大臣,让他们分别管理王朝的军事、法制和税收。同时,设立了易贡宗、布堆宗、曲宗,由王朝的内臣担任宗本。此外,他还任用一位叫弄令登巴的得道高僧管理王朝的佛教事物,波密王朝由此逐渐兴盛起来,影响力不断扩大。据传,后来吐蕃第三十二代赞普松赞干布为迎娶尺尊公主和文成公主而兴建布达拉宫时,便参照了嘎朗宫的样子,而他所实施的一些治蕃之策,也颇具嘎朗特色,足见波密王朝对吐蕃后世影响之深远!到了第四十三代波密王尼玛加布时期,波密王朝势力达到了顶峰,此时,波密王朝的版图向南经营墨脱、察隅,直至珞瑜深处、不丹境内;西边控制了东久沟和鲁朗,并向工布一带渗透;向东势力延伸到八宿、昌都一带。

在嘎朗政权统治波密的后期,第五十二代波密王白玛泽文掠夺成性,抢劫、焚烧、残杀百姓和过往商客,受害商民怨声载道,纷纷上书告状。清朝驻藏大臣联豫命令左参赞罗长奇率清军开赴波密进剿,同时,电请四川总督赵尔丰调边军,协助噶厦政府攻击。清军和噶厦军队从东西两路夹击,白玛泽文招架不住,往南逃到门巴族居住的墨脱。西路清军继续追剿,当抵达墨脱的仁青朋寺时,门巴族第十任宗本道布和仁青朋寺管家普宗探知白玛泽文的去向,设计将其毒杀,献首级给清军验视。

1911年秋,辛亥革命爆发,清政府被推翻。驻藏清军闻讯,发生内讧,嘎朗家族在白玛泽文的女婿旺青堆堆的带领下,乘机复辟,刺杀了墨脱宗本道布,为岳父报了仇,并报复当年支持清军的各族头人。重新复辟的波密王依然属于独立王国,不受噶厦政府节制,也不向其上缴赋税。这使噶厦政府十分恼火,必欲除之而后快。

2 

新登上王位的旺青堆堆是个身形高大,脸膛开阔的大汉,一头乌黑的长发披于身后,直及脚跟。他的装束据说承袭了吐蕃王室的习俗,额头箍着一根红白相间的彩带,正中嵌一枚月牙环抱太阳图案的金饰,含有"日月同辉"的寓意。每每出行时,旺青堆堆总是身披一件深红色的披风,骑一匹高头大马,看起来非常威风。

相传,旺青堆堆的母亲在生他时,朦胧之中,只见一道金光照射进屋里渐渐的那金光缓缓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缠绕在屋子的立柱上,旺青堆堆的母亲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揉揉眼睛仔细看去,没错,那赫然就是一条传说中的金龙,龙抓、龙身、龙头,还有闪着金色磷光的龙鳞,都跟古画上的巨龙一般无二!根本不容她多想,那金龙瞬间便化作一阵水雾消失,紧跟着,屋子里白雾弥漫,竟又无声无息地出现一只猛虎,那猛虎通身雪白,昂首翘尾,作势扑人,旺青堆堆的母亲着实吃了一惊,猛然醒了过来,随即生下旺青堆堆。在民间传说中,旺青堆堆是个身怀特异功能的人,他能够在嘎朗湖水中看到自己家族从吐蕃开始的一代代历史;他还会书写,并且将写成的故事沉入湖底;敌人和刺客到来,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因为他会跑进石头房子的地窖里藏起来,跑进正在吃草的牛群,跑进跳舞的人群,跑进莽莽林海里,跑进白雪皑皑的大山里……

旺青堆堆出生时发生的奇异故事传到老波密王白玛泽文那里,让他暗暗称奇。于是,在在旺青堆堆18岁时便将他招募进宫,由一个下级兵士一步步擢升为一个头目。鉴于旺青堆堆在战斗中屡次表现英勇,老波密王便将自己与一个女奴的私生女果果嫁给了他。第一次藏波之战老波密王白玛泽文兵败退往墨脱时,并未带他们夫妻俩,因此免遭白马冈人的毒手。后来证明老波密王白玛泽文此举可谓深谋远虑,波密王朝经历短暂覆灭后不几年,这对年轻的夫妇重新使王朝复辟。不过令人惋惜的是旺青堆堆的发妻果果没有来得及享受复辟的胜利果实就死去了。果果去世后多年,旺青堆堆出于各方面的考量,迎娶了他的第二任妻子次仁卓玛,她是藏军总司令擦绒·达桑占堆的亲妹妹。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是一场政治婚姻。旺青堆堆与次仁卓玛的婚礼虽铺张、奢华不在话下,但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两人自拜天地的那一刻起,即拉开了一场悲剧婚姻的序幕。旺青堆堆娶次仁卓玛的惟一目的就是为王室延续香火,他曾不只一次地在大众场合道白:"我娶的是次仁卓玛的子宫。"因此,大家在私下里将王后次仁卓玛称为"头顶王冠的高贵子宫"。而擦绒·达桑占堆呢,将自己的亲妹妹嫁给旺青堆堆自然也有他的考量,无非是为了更好地牵制旺青堆堆,进而动摇王朝的统治根基。

3 

当落日的余晖洒向东边皑皑雪山的时候,雄伟的嘎朗宫顶的一个阁楼的窗口出现了波密王——旺青堆堆的身影,夕阳照在他那魁梧的身上,像镀了金一样。嘎朗,藏语意为“白色天空”,这里有着"一山连四季,十里不同天"的万千气象,放眼望去,远方的山巅冰天冻地、白雪皑皑,山间万木峥嵘、郁郁葱葱,谷地野果满枝、稻菽飘香,山腰鲜花盛开、一派春意。这一切,站在高高的阁楼上的旺青堆堆尽收眼底。然而,此时此刻,旺青堆堆却无心去欣赏眼前如画的美景。自1911年复辟以来,至今波密王朝已经延续了十七个年头,在这十七年间,旺青堆堆殚精竭虑、励精图治,吸取老波密王白玛泽文灭亡的教训,统治比较宽松,对老百姓轻徭薄赋,爱护有加,土地可以自由开荒、自由买卖,土地、森林、牧场分个人私有和村落或部落公有两种,农奴不支乌拉,只向波密王缴纳田赋。征收的税也很少,一亩青稞地的收成只交2斤,一块酥油只用刀子轻轻削一点。因此,旺青堆堆深受波密百姓爱戴。为了能够与噶厦政府相对抗,旺青堆堆不断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嘎朗部落重新拿起珍藏多年的战刀,刀锋不断划过藏东南的天幕,其中最耀眼的一笔,是将西藏历史上与之齐名的,控制工布江达、林芝、米林一带的工布王斩杀于战刀之下,并以此为标志,结束了工布王在这几个地方的统治。而噶厦政府呢,也充分意识到了波密王朝的存在无疑是一大隐患,一直想征服波密,统一全藏。噶厦政府曾多年观察波密王朝,寻找将其征服的办法。观察的结果是波密人自恃其勇,久轻藏人,不易征服;波密的地形复杂,山高水长,进军困难,强攻很难。后来,噶厦政府采取了诸多怀柔之策,试图招安旺青堆堆,但均告失败,因为,旺青堆堆自称是松赞干布的后裔,应该与噶厦政府平起平坐才对,而不是向噶厦政府称臣。还有一种说法称,波密部落系汉人后裔,“本来就是中国大皇帝的属民”,因此,波密王一直不愿屈尊降位在拉萨为官。但经调查,波密部落系汉人后裔的说法没有根据的。只有康玉地区有个叫甲学珠的村庄,称其是6个汉人的后裔。“甲学珠”即六个汉人的意思。不管怎样,波密王旺青堆堆这种软硬不吃的态度,着实让噶厦政府非常恼火,同时,也下定了用武力剿灭波密王朝的决心。

1924年,噶厦政府派出了昌都总管贡布索朗以“商务总管”的名义进入波密,对波密和门隅地区人口、地形、物产暗中进行调查和登记,摸了个一清二楚,为军事进攻做了准备。贡布索朗调查时与当地群众发生了不少争端,甚至准备派人暗杀旺青堆堆。被旺青堆堆察觉,阴谋未能得逞。这时,旺青堆堆才吃惊地发现噶厦政府向他开刀的意图已经开始转化为实际的行动了,藏波之战在所难免,是迟早的事。于是,旺青堆堆也开始行动,试图暗杀贡布索朗,决定把他和佣人一齐干掉,后来消息败露,贡布索朗潜回昌都。留在驻地的管家曲桑被杀。至此,旺青堆堆所掌管的波密地方政权与噶厦政府间的矛盾公开化了。

1925年噶厦政府命令昌都总管派藏军第七代本达那瓦率500藏军进驻波密达兴,企图伺机而动。后因达那瓦强派乌拉差役,统一升、斗、称等问题激起了波密人民的反抗,波密王旺青堆堆于192510月(藏历)率领波密士兵、民众3000人围攻达兴,将达那瓦击毙,残部逃回类乌齐。

虽然,由于旺青堆堆足智多谋,英勇善战,带领波密民众同仇敌忾,多次打退来犯之敌,使噶厦的企图始终没有得逞。但旺青堆堆清楚地知道,波密民众之所以拥护和爱戴他和他的王国,是因为他施行了不同于噶厦的一整套好政策。民众在他的治下有地种、有衣穿、吃得饱、穿得暖,几乎可以用安居乐业来形容,这在那个时期的西藏是十分罕见的。但不断的战争也使王朝的元气大伤,不仅造成粮饷糜费、军士劳顿,更会徒增民众的负担,激化各种矛盾。对此,旺青堆堆深感忧虑。

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连日来,有消息称噶厦又要运兵波密,旺青堆堆一边苦苦地思索着对敌之策,一边又想着如何去号召民众,团结起来,凝聚力量,一致对外。

旺青堆堆正想着,忽然,一阵杂乱的吵嚷声,掺杂着厉厉的吆喝声传进耳朵。

发生了什么事?他禁不住回过头去观看。(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