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挑灯花 / 待分类 / 王发茂 || 青春之忆

分享

   

王发茂 || 青春之忆

2020-04-05  闲挑灯花

灯花物语——属于大众的原创文学平台!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 关注 灯花物语



每次唱起“太子呀山上飘彩霞,大夏河泛起了浪花……”(《美丽的家乡尕临夏》)眼前顿时浮现出在临夏师范读书时的情景:大夏河畔的欢声笑语,尕庙台前的结伴出行,苹果树下的追逐嬉闹……,至今历历在目。

临夏师范曾是临夏地区唯一的以培养小学师资为己任的中等专业学校,从她建校的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算起到十年前结束其使命,走过了六十年的风雨历程。毕业生遍布州内几乎所有的中小学校。我毕业于临夏师范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距今快三十年了。

每当与同学们谈起那段青春岁月里的点滴往事,同学们感慨良久、总有那么多话要说。今天,我采撷了几束浪花,捧献给昔日的伙伴们,算作我的记忆仓库中的点点往事。


当年没有读懂《人生》

路遥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他写的《人生》却深深地留在了我们的脑海中。不是因为作品本身有多美,而是主人公的形象长久的留在了我们那些人的心底。

我们看完电影的第一感觉,就是骂高加林忘恩负义,是当代的陈世美;其实高加林从农村走出,在县城找到了一份工作,他自然很高兴,因为他的理想不是当一个农民。所以,我们该清楚,他高中毕业,拿着锄头,拼命翻地的时候,孤独落寞的生活中出现刘巧珍,无疑给他灰色的生活增加了亮色。刘巧珍喜欢他,因为他长得帅,而且有文化,但当年我们这些个孩子却天真的认为,高加林做得不对。今天,我把这个说出来,也许有人不认同。我当年也跟大家一样,抱着同样的心思。现在我的想法却不一样了。
 我喜欢过一个农村姑娘,尽管后来没能成为鸳鸯,但我现在不觉得后悔。因为我们错怪了高加林。当然,刘巧珍是一个美丽纯洁善良的农村姑娘,她喜欢高加林没有错。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刘巧珍做得很对。其实,作品中的高加林,是一个值得歌颂的对象。他有文学才华,在宣传部工作,可谓如鱼得水。他写的报道,连黄亚萍都自愧不如。

黄亚萍尽管世俗,但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又跟高加林是高中的同学,她追求自己的爱情,这是她的选择,我们没有理由批评她。

我今天想说的是,一个人要追求属于自己的生活。高加林虽然没能与黄亚萍结为伉俪,也没能娶到刘巧珍,那不是他自身的原因;当年他走出农村,想实现自己的理想,追求自己的人生,这一点难能可贵。

路遥先生写《人生》,告诉我们的是,人生的道路尽管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当年的我们,谁走好了这一步呢。

我当然没走好,我当年没有读懂《人生》。


史老师,对不起

事情已经过去二十九年了,但如同昨日,历历在目。

那天早晨,我和万成在宿舍,我是值日生。万成可能是教室值日生,我到宿舍时,他也在。我提来了开水,洗了脸,万成也洗了脸。我准备去教室看书,刚要出宿舍门,万成随后也端着一盆洗脸水出来了。万成做事一向大大咧咧,顾此失彼,所以就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万成前脚跨出门,后脚还在门内,看也没看周围,直接把一盆洗了脸的污水泼向门外,不幸的事偏偏发生了。这盆水正好泼在走过宿舍门口的史老师身上,我愣住了,只见水从史老师的头上、身上往下滴流。万成双脚叉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脸唰的红到了耳根。还是史老师开口了,“没事,没事!以后倒水看看外面。”

望着史老师离去的背影,我俩很愧疚。我心里一直很内疚,不该让万成倒水,因为我是值日生。不知道史老师还记得这件事没有,如果记得,那我向他再说一声:“对不起!”


慈母般的阿姨

我和光学也许是同饮黄河水之故吧,从进入师范那天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好伙伴。也许,人之有缘,如同天地相合,所以成就了今生注定要走过一段美丽浪漫的时光。

我们上学那会儿,交通极为不便,回家很不容易。一学期回一次家,还要折腾上好几天。所以,与其回家,还不如在临夏市逛街。当然最好的选择,是到家离学校不远的好友家转转。

光学家在莲花,离学校几十里路,骑辆自行车,花上两个小时,就能到达。

师范四年,我们一起去过四五次莲花。我的记忆中,最弥足珍贵的记忆是一起捕鱼,然后由光学的母亲用油一炸,那香喷喷的味儿似乎还留在口中,连梦中也似乎嚼着小鱼儿。

阿姨那时候五十岁过一点,但家庭的重担一直落在她老人家身上(丈夫在她三十七八上去世了),给我的印象:沧桑的脸颊、粗壮的身体、忧郁的神色,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老像很多。农村出生的我,第一次去光学家,阿姨一口一声叫着:“我的娃!”慈祥的脸上洋溢着对我的疼爱。由此,我从心底里把老人家当成了我的“母亲”。每次到莲花,阿姨总要让光学去水库边捕鱼,鱼儿都是二指长的半大小鱼,用渔网捞上一两次,就能盛满一盆子。回家后,我和光学一起剖膛、刮鳞,用清水洗干净,交给阿姨油炸。那香味,至今还能让我嘴馋。

一晃二十九年过去了,那些事似乎在眼前,有时也入梦。

谢谢您,可敬的阿姨。我的青涩年华中曾有过您的关爱,我今生不会忘记您。祝您老人家健康长寿!


敬重,有你

喇占忠同学,作为班里的老大哥,我一向对你敬重!稳重,老练,负责,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这样一个人!虽然我们交往不多,但我仍说一句真心话:这辈子你是我第一个敬重的同学。敬重来自你的忠厚与对同学的负责。有件事,对我来说,刻骨铭心!临近毕业时,陈华老师让同学们学画黑板画,而且给每个上课的同学发了一块小黑板,没去上课的同学可能面临毕不了业的惨景!因为没有给他们发小黑板。那天,我们班有个男同学没去上课,没领上小黑板。我把小黑板带到一号宿舍,正在画画!他见了说,你也没去上课,小黑板从哪里来的?我说,我从教室拿来的,他不信,别的同学都在教室里,你肯定多拿了一块,而且强行夺我的小黑板,我不论怎么解释,他也不信!同宿舍的同学也正好不在,眼看他和我要打仗!他硬要找个证人,如果没证人,那我有口难辩,有理难讲!还好,你在教室里跟我一起领了小黑板。你给某同学一说,矛盾总算了了!为此事,我伤心了两三天!实习开始了,同学们各自回本县了!那天早上下着雨,送我的同学中就有你,你把我的自行车和行李扛着上了客车行李架,绑好后才下来。

我感谢你,我的老大哥,我的好同学!


结束语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倏然而过,但那段纯真、情谊深长的岁月,让我们欲忘很难;恰恰相反,时间愈长,记忆日渐愈加清晰。这里撷来的几束,只是我脑海中的小浪花。若当年的同学们能忆起你们的往事,那样师范那些年的浪花更会朵朵绽放。

王发茂,笔名,田园,田园闲客,男,土族,本科学历,籍贯甘肃积石山县。现为某高中高级教师。喜读文学作品,闲暇时,写诗,散文,小说,有多篇文字在纸媒和网媒发表。相信坚持即胜。在余生陪文学走一程坎途,今生则无憾!喜欢山水名胜,喜爱一花一草,钟情文字,充实生活,享受快乐!


(本文编辑/杨关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