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伪简之上博简清华简安大简《诗经》『蟋蟀』伪古文字造字进化史

 昆曲及文史小站 2020-04-14

伪简之上博简清华简安大简《诗经》『蟋蟀』伪古文字造字进化史 ~~~~~上博简《孔子诗论》、清华简《耆夜》、安大简《诗经》皆伪简

上博一伪简《孔子诗论》里的『蟋蟀』被造伪古文字者造成了『七(彳+上幺下止+亍)』。整理者指出:『七与蟋为同部声母通转字。(彳+上幺下止+亍)释为(彳+率+亍),古文作(彳+上玄下十+亍) 邱德修先生《上博楚简(一)(二)字词解诂(上)》(台湾古籍,2005)为之释,认为《说文》有(上帅下虫)字,指『悉(上帅下虫)也』而《毛传》释『蟋蟀,蛬也』邱先生以『七、蟋同在段氏十二部,古韵同,可以互借』。而(彳+上幺下止+亍),《说文》指『将(彳+率+亍)也。』段注以此字为今之帅字,帅行而(彳+率+亍)字废。邱先生以『简文(彳+上幺下止+亍)乃(彳+率+亍)字之省,而(彳+率+亍)与蟀皆从率声,为同声母之字,古音必同,彼此可以假借。』其实是就既成之怪字找理由。因为先秦除了上博及清华及安大等这些伪简有这种假借方式由『七』造『悉』及『率』省为『上幺下止』之自创而非先秦文字演进之迹的造字外,其他先秦文字里全不见任何实例造出此字之踪。

清华一伪简《耆夜》里的『蟋蟀』更加精进了,造伪者又在原上博简的造伪古文字『七(彳+上幺下止+亍)』的基础上,在下方再分别加上一个『虫』。

安大简《诗经‧魏风‧蟋蟀》里的『蟋蟀』再从清华伪简又再进化,这时,在上博简的造伪古文字『七(彳+上幺下止+亍)』的下方再上了并排的两个『虫』(此之的『蟀』里的『止』去掉)整理者指出:『(上七下双虫),从『双虫』,七声,蟋字异体。『上(彳+幺+亍)下双虫』,从『双虫』,(彳+幺+亍)(率)声,蟀字异体。』并指出与上博及清华的怪字,『并可通』。这整理者的所言都是就既成之怪字找理由,因为先秦除了上博及清华及安大等这些伪简有这种假借方式由『七』造『悉』及『率』省为『上幺下止』之自创而非先秦文字演进之迹的造字外,其他先秦文字里全不见任何实例造出此字之踪。而殊不见,其实是伪简的假古文字,而且还一次比一次加油添醋,上博及清华及安大伪简是同一批造伪组织的分子的成果吗?而且还一次又一次地精进已业,在既有造伪文字的基础上更加硺磨改进及创新出样出奇?

从此一进化看来,造伪古文字者,一次一次把先秦不曾有过的古文字创造出来,再加上演化之迹,十足搞笑。中国先秦古文字被这上博伪简及清华伪简及安大伪简搞乱到不行。(刘有恒,2020,4,10于台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