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oshu / 待分类 / 被湮没的邯郸城中这些古老建筑(王景春)

分享

   

被湮没的邯郸城中这些古老建筑(王景春)

2020-04-29  taoshu

被湮没的邯郸城中这些古老建筑(王景春)

邯郸乃历史文化名城,然而明清时的古城墙人们看不见了,城里的一些名建筑也被拆了,只剩下邯郸城东北角上的一座孤丛台成了邯郸的标志。那么,城里都有哪些老邯郸人最熟悉的古建筑已经消失的无踪无影了呢?那就先从丛台南门外西头城中街口东南角的“观音阁”(邯郸人叫稿儿)说起吧。

这里的阁(稿)家喻户晓,如果有人问这一片的人在哪儿住?回答说;“在阁(稿)底下。”全邯郸的人都一清二楚。看来观音阁在邯郸是多么闻名。可惜没了!

原先观音阁建在三米高的台阶上,阁楼高大宏伟,黄琉璃筒瓦四坡形的顶上,有一挺胸的琉璃锦色大公鸡,非常显眼,一进城的南北门就能看见,甚是壮观。整个楼阁外檐乃金色琉璃筒瓦,五脊六兽,八角风铃随风叮当。阁分上下两层,上层乃藏经楼,下层供奉观世音、文殊、普贤三尊大菩萨。阁下是一大院,院内四周有神殿,院墙上镶嵌多块名人题写的碑刻。总之,整个观音阁的建筑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玲珑宝阁闻名于邯郸大地。可惜在“文革”破四旧时全部拆除,成了不堪入目的一片瓦砾,再也无法见着闻名的阁(稿)了!

人民路上的地委礼堂,其实就是原邯郸地委,前身是县政府,明、清时是邯郸县衙。小时候,和几个小伙伴去地委大院看过几次露天电影,那时的大门还是旧时留下来的,没变。两尊大石狮蹲坐大门两旁(现移至丛台下登丛台的南门前),大院里的建筑我就不清楚了。我的先祖王作砺在清朝咸丰年间授六品军功之衔,不断走动衙门,经他口述,世代相传,我才对衙门内的建筑布局略知一二。据说:大门上的建筑是鼓楼,鼓楼北是宜门,门内台阶上是县衙大堂,堂后是宅门,门内是二堂,堂北是后宅院,院北是后楼。县衙东部有县丞、礼、吏、柬、仓,县衙大厨房,东花园等。县衙西部有县衙帐房,兵,承、工、刑,四桐轩、西花园等。这些建筑,虽然都是青砖,布瓦的灰色建筑,但与百姓的民房不同,那种高大深邃的建筑群,既为百姓之禁地,又呈现出一种官府的威严,令人望而却步。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有过一片古建筑和曾是邯郸的老县衙了。

被湮没的邯郸城中这些古老建筑(王景春)

县衙之西是文庙,因为我伯母李觉民曾在文庙内的女子学堂教过书,故我小时候进去过。里面很气派,好像进了皇宫。出于好奇,长大后多方查找资料,方知大门内的“三坊”名曰棂星门。坊北过泮池为戟门。门内正面大台阶上是高大庄严的大成殿,殿内供“至圣孔圣”和颜回,孟子等人。殿前东西两庑各供历代在邯郸的清官和历代邯郸的名人。大成殿后的大院是明伦堂,堂后是敬一亭。文庙东院宣讲署北是崇圣宫,庙西院是教谕署。文庙整个建筑高大严谨,金碧辉煌,文化气息浓重严肃,令人油然起敬,故门前的东西一条街名曰“文庙街”(现这里是文庙街社区),现已成了人民路的一段。

文庙之西,是一座小巧玲珑的“苗圃园”。园内以圃香亭为中心,假山、湖水、小桥、亭榭、游廊等古色古香。西临邯山书院,东临文庙,故这里是文人聚汇之地,他们在此吟诗、作画、是邯郸城内的一块文化宝地。以上三处皆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在西关小学上初小的时候,有一位同学父亲在邯郸专署工作。一天他带我去他家玩儿,当进了城内中街路东专署大门后,一直向东,下一大台阶便又是一个大院,他住在东屋。只见当院坐着一尊铜铸的大神仙,我不知是何路神仙,他告诉我是“城隍爷”。原来他们住的是城隍庙大院。当时我年纪小,不懂得啥是城隍庙,长大之后才知道,城隍庙是设在县城之内,供奉主导亡魂之神的城隍老爷的庙。据说邯郸城隍庙规模不小,前为“阐威门”,主殿是“大威灵殿”,殿内正中是城隍爷,两旁分列判官、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等鬼族,非常阴森恐怖。后殿为“寝殿”,供城隍奶奶。东西两庑为十八阴司,分别供十殿阎罗、地藏王等。大殿前有一琉璃瓦硬山顶,紫黑色明柱,座南朝北阴森的大戏楼,每逢城隍老爷生日时,必演三天教化人的“鬼戏”。可惜这里气势恢宏的建筑群被拆了,改建为专署家属大楼了。现在,一些“老善友”们自发的在南墙外盖起了一座小城隍庙,引来不少“善男信女”前来烧香。

南门里路西有座“关帝庙”,大院的北围墙就是“回车巷”的南墙。大殿建筑恢宏,大殿内,正气凛然的“关帝圣君”两旁分别是周仓和关平。殿前两庑是“三义祠”和“春秋阁”,每逢阴历五月十二“关帝圣君”诞辰日便演 “关公戏”,这时南门里的人潮涌动热闹非凡。不知何时这里成了“军区司令部”,便无人知道这里曾经是“关帝庙”的大院了。

被湮没的邯郸城中这些古老建筑(王景春)

原先,邯郸城外东南的田野里,突兀一座孤山,邯郸人叫“土山”,实是“邯山”。山顶有一座四合院式的庵院建筑群,座北朝南月洞山门上挂有“邯山”二字的匾额。门前有二十多级的青石台阶,下台阶是一大广场,广场南端有一座古戏楼,庙会时,这里人山人海。东边不远处也有一座小土山,名曰“小邯山”。山下水塘中有莲鱼,塘岸有草棚,棚中有钓鱼台。该园名曰“半园”,乃名人王铭鼎私人花园。此处可称得起,风景如画的邯郸城山水之名地,可是,现在这里成了高楼大厦,只有土山街和土山前街的街名,却不见了独具邯郸特色的“山寺”美景了。

我有一位老姑,就是著名相声演员康达夫的母亲,住在南关路西。小时候每次去那里走亲戚,总能看到南关南头的“南沙门”(现沙门巷仍在)。那时,我在表叔康达夫的带领下上去过,真的闹不清这里的建筑是什么。长大以后,在《邯郸晚报》上看到耿长安,封俊两位“邯郸历史研究专家”的一篇《湮没在历史深处的邯郸古观四士堂》的文章,才知道“南沙门”原来叫“四士堂”。该建筑的两个阁门,将南关街南头分成“丫”叉形,东阁门正冲城南门。西阁门偏西南,直通南大路(现邯山南大街劳动路西段一带)。“四士堂”座北朝南,门前有一影壁墙,门楣上挂一“四大士堂”鎏金字匾,进拱形大门是一大院,院北为三座大殿,中为地藏王殿,东西配殿供十殿阎罗。中殿西北有一“奶奶庙”,供送子观音。后院正殿是“大慈大悲观音殿”,乃 “四士堂”的主体建筑。建在两米多高的台阶上,金碧辉煌,殿内正中供观音菩萨。两旁分供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殿前有东西厢房,东厢房是慈善机构“逢春善社”。西厢房是文人们修身养性的“在理会”。从该院西门进去高的台阶上,迎面是吕祖和关帝两殿,殿内各供吕洞宾、关帝真君。殿西是钟楼。楼东拾级而上,过一门便是魁星楼,沿魁星楼旁之梯向上攀登,是文昌阁,阁内供文昌帝君。此处是“四士堂”的最高点,凭栏远眺,古城、丛台、紫山、滏水、田野、村庄尽收眼底,美如图画。再看脚下,整个建筑群,雕梁画栋,亭台楼阁,鳞次栉比,布局严谨,金碧辉煌,令人惊叹而拍案称绝。可惜这一壮丽的建筑群,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全部被拆除,消失得无影无踪。

被湮没的邯郸城中这些古老建筑(王景春)

在城北的北门外,学步桥北,有一座“玉皇阁”,与南关南头的“四士堂”在一条中轴线上,南北对应。阁上的玉皇爷大殿也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犹如神话中的凌霄宝殿,殿下拱形阁门直通北京。这一大的古建筑与“四士堂”一样,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全部被拆除。

邯郸有座大“财神庙”,“乐颐电器大楼”和 “赵都小学”就是大财神庙的原址。庙院很大,座北朝南,气派的山门内两座大殿建筑恢宏。大殿内分别供奉“文财神比干”和“武财神赵公明”及“关公”。这里人潮涌动,香火供品不断,都祈求自己发财。在解放后财神庙及庙院一度改成了“邯郸师范附属小学”,后来又改成了“西关小学”和现在的“赵都小学”。庙的山门处盖成了“乐颐电器”大楼。而门前的河坡街也更名叫成了“环城西路”。不要说外地人,就是现在的本地人,也不知道这里曾有过邯郸的大财神庙了。

除以上几处外,邯郸城还有城隍庙西边的“邯郸义仓”(又名仓廒),整个建筑简洁古朴。可惜现在无有了半点痕迹。在邯山书院南边(现粮食局家属楼)却是邯郸著名的“丛台驿”;对面路东有一条长巷直达城的东门,名曰“马军营”,又称“营场”。古时这里有“演武场”等。小时候我不断从这里穿过到东城门。可惜现在连半点痕迹都看不见了。

邯郸城的古老建筑,数不胜数,可惜这些能体现我们老祖宗们的聪明才智、价值很高、珍贵的古建筑都不存在了。让人们深感遗憾!

(王景春;邯郸市西关街人,已是耄耋之年,经济师,从银行退休)

2020年4月9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