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库尔德人的建国梦(一)

2020-05-05  陆一2

  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一个古老的族群,他们是中东地区位居阿拉伯人、波斯人、土耳其人之后的第四大族群,人口大约为2800万——3500万;其中土耳其约有1500万——2000万人,约占该国总人口的23%;伊拉克约有500万人,占该国总人口的20%;伊朗约有700万——900万人,占该国总人口的15%;叙利亚约有150万人,占该国总人口的9%;此外,约有100万——200万人居住在外围国家、欧美等地区;库尔德人的居住范围分布在土耳其东部和东南部、伊拉克北部、伊朗西北部和叙利亚东北部四国交接地带,面积大约40万平方公里。西方研究库尔德人的专家、学者将这四国交接区域称为“库尔德斯坦”。

    库尔德人具有自己的文字和语言,其语言母体属于波斯语言族,但是与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又有差别。一般认为,库尔德语分为南方和北方两个语言群、三个语种,而且语种在发音和词汇方面也存在较大的差异,有学者也认为属于不同的三种语言。因此,目前许多不同地区的库尔德人语言交流较为困难,而且,库尔德人虽然有文字,但是并不同一。伊拉克和伊朗的库尔德文字以阿拉伯字母为基础,土耳其和叙利亚主要用拉丁字母为基础,俄罗斯的库尔德人以斯拉夫字母为基础;虽然两种书写方式其实相通,但可能因为长久的分隔,使两方语言在用词方面开始有着显著不同。传统上的库尔德人过着游牧生活,并从事农业生活;居住在山区的库尔德人以游牧为主,饲养绵羊、山羊、黄牛和马,并织地毯、伐木材、制皮革;平原的库尔德人以农业为主,多种大麦、小麦、玉米、稻谷、烟草和棉花,并经营果园。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严格规定的国家边界阻碍了牧群的季节性迁移,迫使库尔德人定居耕种,另一些人则从事非传统性的其他职业。由于有关国家政府多迫使库尔德牧民定居,弃牧就农者日众。自伊朗、伊拉克石油工业兴起,库尔德人中又出现了石油工人。但无论游牧或定居,库尔德人仍保留着许多部落制残余,由酋长统率,土地为贵族所有,向佃户收租。多数酋长系牧民出身,少数受过教育。库尔德妇女不戴面纱,与外客自由交谈,能参加管理工作。大多数库尔德人是逊尼派穆斯林,并带有神秘的、异端的本地教派特点。库尔德人通常是同族结婚。

                  库尔德人分布图(深色部分):

公元前6 世纪,统治伊朗高原的是古老的米底人部落,后来他们平静的生活被强大的民族波斯人打破,波斯帝国一举征服了这个民族占领了这片土地,并开启了与米底人长期共融的生活,这就是库尔德民族的来源。从而,开启了库尔德民族被外族交替征服的命运,先后被塞琉古王朝、安息帝国、罗马帝国、波斯王朝等周边强大民族占领,古老的库尔德民族始终处于被统治被欺压的地位。到了公元7世纪中晚期,默罕默德带领着阿拉伯人在西亚建立起自己强大的政权——阿拉伯帝国,其统治范围一度横跨西亚北非等中东广大地区。库尔德人与阿拉伯民族长期共融,共同信奉伊斯兰教。库尔德人从此开启了被阿拉伯民族征服的命运,由此形成了库尔德人与阿拉伯人长期共处的局面。在库尔德民族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外族人的入侵与征服从未间断。萨拉丁是这一时期最著名的库尔德民族领袖,曾被赋予重望统一库尔德民族各部并建立国家,但是,萨拉丁最终在埃及建功立业未能实现建立库尔德国家的愿望。【萨拉丁·阿尤布·本1137年或1138年-1193年),中世纪穆斯林世界著名军事家、政治家,埃及阿尤布王朝首任苏丹(1174年-1193年在位)。】

公元13 世纪中后期,库尔德聚居区被蒙古帝国征服,后来又被波斯萨非王朝占领。当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与萨非王朝的矛盾由来已久,饱受宗教派别打击的库尔德人转而支持奥斯曼土耳其的逊尼派,使双方战争处于焦灼状态。在此期间,大多数库尔德人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而波斯萨非王朝信奉什叶派,不同派别的宗教信仰给库尔德人带来了强烈的宗教压迫。1639年奥斯曼帝国与波斯萨非王朝确定两国之间的边界签订了瓜分库尔德斯坦的“席林堡”条约,库尔德斯坦大部分土地归属奥斯曼帝国。占领后的奥斯曼帝国对库尔德人采取宽松包容的态度,承认其建立的公国和领地的独立地位。

近代以来,库尔德人作为一个勇敢的民族一直为争取独立与自治而斗争,在一次次不断被强族征服的历程中,库尔德民族寻求独立的呼声从没间断。1847 年,奥斯曼帝国与波斯萨非王朝重新划定边界,所属库尔德人的最后一个公国和领地被奥斯曼帝国占领,至此库尔德斯坦的全部土地归属奥斯曼帝国。1880年,库尔德民族英雄乌贝杜拉(Sheikh Ubeydullah)领导库族部落武装同时在土耳其东部、东南部和伊朗西北部发动大规模起义,宣誓为建立独立库国而“战斗到底”。该起义遭到奥斯曼帝国和波斯恺加王朝的联合镇压,但在库尔德斯坦广大民众中播下世代独立的火种。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奥斯曼帝国战败,协约国瓜分了奥斯曼帝国;1920年协约国强迫奥斯曼帝国签订《色佛尔条约》。该条约规定,库尔德人可在幼发拉底河以东和亚美尼亚以南、叙利亚和伊拉克以北库族占多数的地区建立自治区或独立国家。这是国际上唯一涉及库尔德人自治或独立的文件,至今被四国库尔德政治势力所借用,成为其谋求建立库族独立国家的主要法理依据。然而,“一战”结束之际,协约国军队开进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并支持希腊入侵土耳其本土。在亡国灭种的危急关头,土耳其民族主义领导者凯尔末带领土耳其各族人民,积极开展抵抗运动,经过三年多的艰苦斗争,终于将侵略者赶出本国领土,赢得了民族解放战争的胜利;于1923年,宣布土耳其人民共和国成立。1923724日土耳其凯末尔政府与协约国之间重新签订了《洛桑条约》,取代了《色佛尔条约》;至此库尔德人的建国梦错失了一次宝贵的机会!据说,在土耳其独立之前,土耳其为了团结所有的人获得独立,曾承诺土耳其独立之后库尔德人可以获得区域自治;但是,土耳其独立之后并没有给库尔德人区域自治。土耳其独立后不久,国内就爆发了库尔德人全国性的大起义,要求获得自治,遭到土政府的残酷镇压,此后库尔德人数次起义均以失败告终。而且根据1923 年土耳其签订的《洛桑条约》的规定,只有非穆斯林才能被视为少数民族,信奉伊斯兰教的土公民都属于土耳其人。因此,土耳其不承认库尔德民族的少数民族地位,对其实行同化政策,甚至将之称为“山地土耳其人”。土耳其政府在经济、文化、民主、人权等方面对库尔德人实行打压的政策刺激了库尔德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加之库尔德人历史上就存在独立建国的倾向,因而他们不时以暴力方式与政府进行政治对抗。历届土耳其政府均尝试对库族实行同化,但至今未果。尽管1982年宪法第10条规定各种族一律平等,但序言强调“土耳其民族意志至上”,实际上指的是主体民族意志至上。因无法根除库族反抗,从20世纪80年代起,土耳其政府调整对库族方略,从一味镇压和同化转为软硬兼施,试图逐步化解库尔德问题对国家发展和振兴的巨大牵制。1991年,厄扎尔总统推动修宪,取消对库语广播和出版物的禁令。1992年,德米雷尔总统宣布承认库尔德人为少数民族,并承诺政府将支持库区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执政后,为实现“2023战略愿景”,于2009年出台了对库族的一系列怀柔政策,包括增加库区经济与社会发展投资,允许用库语开展竞选和造势活动,特赦那些已向政府“忏悔”的库工党被俘人员等。但是,这些政策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对库尔德人的民族问题。

1945年12月,在苏联支持下,库尔德民主党(KDP,简称“库民党”)在伊朗马哈巴德成立,分为伊朗和伊拉克两个委员会,伊朗委员会负责人为卡奇·穆哈马德(QaziMuhammad),伊拉克委员会负责人为穆斯塔法·巴尔扎尼(Mustafa Barzani)。库民党宣布成立“马哈巴德共和国”,选举穆哈马德为党主席和“总统”,巴尔扎尼为库族武装司令,奋斗目标是推翻伊朗、伊拉克封建王朝,最终建立统一的“库尔德斯坦共和国”。库民党党纲确定“马哈巴德共和国”为“库尔德斯坦共和国”的初级阶段。19468月,库民党选举巴尔扎尼为党主席,从此“老巴尔扎尼”便牢控库民党。194612月,巴列维王朝调集重兵剿灭“马哈巴德共和国”,伊朗库民党大批骨干战死或被俘,从此进入蛰伏期。穆哈马德被俘并被处以绞刑,老巴尔扎尼流亡苏联。60年代后期曾再度掀起与政府军的激烈冲突,70年代末,在伊斯兰革命中,库尔德人与霍梅尼并肩作战,库尔德民主党乘势控制了库尔德人聚居的大部分地方政府,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后,库尔德人向霍梅尼提出自治的要求,遭到拒绝。1980年掌权后的霍梅尼对库尔德人发动“圣战”,伊斯兰革命卫队与伊朗国防军进攻库尔德民主党控制区;到1983年库尔德地区全部被政府军所控制。掌权后的霍梅尼继承了巴列维王朝对库尔德人的高压政策,伊朗的库尔德民族运动一直未成气候,离不开伊朗政权严密的控制。不过,虽然库尔德人在伊朗自治的要求不被政府允许,但是库尔德人在伊朗可以自由地表达他们的文化认同,这使得伊朗的库尔德问题没有其他国家那样严重,因此以暴力谋求库尔德人更大权益的大规模行动在目前的伊朗非常少见。

1958年7月,以卡塞姆准将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政变,推翻费萨尔王朝,成立伊拉克共和国。卡塞姆在内政和外交领域推行一系列进步政策,包括缓和阿拉伯人与库族的关系,邀老巴尔扎尼回国帮助政府治理库尔德地区。老巴尔扎尼帮助政府平息了摩苏尔复兴党叛乱,但他与伊拉克共产党合作推行土改引发党内纷争,遂提拔贾拉勒·塔拉巴尼(Jalal Talabani)等一批少壮派进入党中央领导层助其控局。塔拉巴尼借机拉帮结派,培植嫡系势力,迅速在党内坐大。库民党内部形成两派,即传统派和左派,老巴尔扎尼和塔拉巴尼分别成为两派领袖。传统派在老巴尔扎尼的领导下,奉行库尔德民族主义、部落主义、民粹主义和保守主义。左派在塔拉巴尼率领下,主张对库民党进行世俗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改造,引发老巴尔扎尼的警觉。此外,两派在如何与历届伊拉克中央政府周旋的问题上也存有严重分歧。1961911日,巴尔扎尼号召所有库尔德人起来反抗伊拉克中央政府,并实质上控制了伊拉克北部的部分区域。在19647月库民党六大期间,老巴尔扎尼设计抓捕了塔拉巴尼及其追随者4000余人,将他们驱逐到伊朗。塔拉巴尼后来利用伊拉克复兴党与叙利亚复兴党之间的矛盾,率追随者进入叙利亚。这次“清党”确立了老巴尔扎尼在库民党内的绝对领导地位。196410月巴尔扎尼提出库尔德地区自治,并进一步提出对基尔库克油田的要求,伊拉克在1968年宪法框架下承认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在统一的伊拉克国家内享有平等权利。伊拉克库尔德人在自治权、文化权和参与中央政府的管理权等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就在同时,伊拉克中央政府开始考虑强化对库尔德人的阿拉伯化政策,而且库尔德人内部也出现了较大的分歧。1970年,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巴尔扎尼达成“三月协议”,中央政府向库尔德人开出了立国以来最好的条件。中央政府向库尔德人公布了“自治法”,库尔德人居住区获得了自治的地位,但库尔德人拒绝了该法案。在冷战大背景下,美国、伊朗和以色列联手向亲苏的伊拉克施加了巨大压力,构成了这一时期伊拉克库尔德人获得诸多权利的另一动因。而后,由于伊拉克与伊朗于1975年就共同对抗库尔德人问题达成协议,库尔德民族主义事业陷入低潮。197561日,流亡叙利亚的塔拉巴尼成立库尔德爱国联盟党,引发库尔德斯坦民主党的分裂。库尔德斯坦民主党与库尔德爱国联盟党之间展开了包括武装冲突在内的激烈斗争;并使土耳其和伊朗得以利用库尔德人内部的分裂来实现自身的利益目标。1978年的哈卡里大屠杀,主要就是库尔德斯坦民主党联手土耳其以及伊朗对库尔德爱国联盟的打压,这一事件加深了库尔德人的内部分歧。

                 杜坎湖     伊拉克库尔德地区    1974

           逃离伊拉克的库尔德难民      土耳其乌卢代雷镇       1991

1980~1988年的两伊战争导致库尔德人的命运生变。一方面是库尔德人深度卷入到伊朗与伊拉克的冲突之中,其部落主义的特性和危害再次凸显。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和伊拉克都对生活在对方境内的库尔德人进行策反,以削弱对手;同时对自己境内的库尔德人进行严密控制。更多的情况是,库尔德人与伊朗军队一道作战,对抗伊拉克政府军。19881月,随着伊朗人和库尔德人军队对于一些战略要地的占领并直逼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伊拉克感受到严重威胁。萨达姆决计报复库尔德人在战争中的“背叛”行为,对库尔德人实行屠杀政策。19871988年,萨达姆针对库尔德人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安法尔行动”,将生活在农村的库尔德人整体性迁徙,从根本上切断库尔德武装力量的各种供应,从而永久地消除库尔德人反叛的可能性;在哈拉巴贾镇,甚至对库尔德平民实施毒气袭击。结果适得其反,将国际社会的注意力引向伊拉克库尔德人,使库尔德人获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库尔德问题就此开始国际化。动用化学武器对付库尔德人,为外部力量推翻萨达姆政权提供了足够的理由,但并不足以为库尔德人建国提供合法性。美国政府对伊拉克库尔德人的真正关注则是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后。19901991年海湾战争造成的库尔德人难民问题,使库尔德问题再次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199135日伊拉克北部两大库族势力借海湾战争发动反叛,遭萨达姆镇压。47日,美英法在伊北划设“禁飞区”,库族被保护起来,两派开始在各自所控区域建立“国中之国”。1994-1997年,库民党和库爱盟在伊北打了三年内战,经美国调停实现“和解”。19989月,两派签订《华盛顿协议》,“共建自治区”。

                                                  (未完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